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诡道之主 > 第一九八章 吃席不闲死人多,饿疯了的大鬼(10k)

第一九八章 吃席不闲死人多,饿疯了的大鬼(10k)

第一九八章 吃席不闲死人多,饿疯了的大鬼(10k) (第1/2页)

天火加上龙鲸油,引燃的熊熊烈焰,持续燃烧了三天,才在众人的努力下扑灭。
  
  说是扑灭,其实也不能算。
  
  只是因为附近已经没有可以引燃的东西,三天时间,已经将琅琊院的一座书库被烧成了废墟。
  
  三天时间,程净哪也没去,全程都在这里盯着。
  
  他不敢走,他怕走了,可能就会出现,谁一个不小心,让火势蔓延到其他地方。
  
  琅琊院的书库,几乎每隔一些年,都会修缮一下,然后隔个几百年,可能就会新修一座新的书库。
  
  不止是因为原来的书库放不下了,更是为了保险。
  
  若是他们愿意,甚至可以直接炼化一座福地入建筑之中,当做一座新的书库。
  
  保证一座书库,几乎就能囊括琅琊院内所有的藏书。
  
  很早之前,他们的确有这种想法,只是后来出过一次事,整个书库被毁,那一次损失惨重。
  
  他们便学会了,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哪怕绝大部分的书,都是可以复制的。
  
  可还有很大数量的书、玉简、竹简、金箔、玉册等等,都是只能复制出内容,其内真意没法复制出来的。
  
  那些蕴含极强真意的典籍,被毁了,那就真的没了。
  
  从此之后,可能都没人能将一个法门,修行到曾经的最高境界。
  
  修行出了岔子,很多时候,就是捡了一本看起来很好的典籍,但是其内要么没真意,要么真意本身就是错的,能不出岔子才怪。
  
  程净静静的站在这座书库的废墟前,面沉似水,身后有一个琅琊院的人,正在汇报情况。
  
  “已经查清楚了,是一个学子,最近不知在哪个犄角旮旯里找到一门秘法,可以趁着月色,牵引蕴养出一朵灵火。
  
  然后他不知为何,引出了一丝天火,引火烧身,在第一时间便被烧死。
  
  至于龙鲸油,应当是五年前,采购得来的,有一部分对不上数了。
  
  按照记录,那一部分,是已经伏诛的张院首拿走了……”
  
  “呵,把黑锅让一个死人去背,真是一点脸都不要了。”程净忍不住冷笑出声。
  
  周围忙活的人,全部都噤若寒蝉,都装作没有听到。
  
  那位姓张的院首,便是此前被程净击杀的那个出头鸟倒霉蛋。
  
  其他人明显都看出来,程净手里肯定已经拿到明确的证据,只是还留了点颜面而已,当时都没敢再说什么。
  
  就那个家伙,激的程净杀心大起,当场将其击杀,直接撕破脸。
  
  可惜,这家伙死了也落不下一个好,现在还被人甩锅。
  
  “你继续说。”程净看了一眼旁边低着头,不敢说话的家伙,让他继续说。
  
  “龙鲸油的来源,不太好查,因为按照记录,张院首曾经已经基本用完,剩下的那部分,也消失不见了。
  
  那位学子,更没法查,因为他就是前几天,在整理书库的时候,才找到的那本书。
  
  的确是有这本书,原本已经找到,根本不在这座书库之中。
  
  那本到底是什么,谁也不知道了,已经被烧毁。”
  
  汇报的人微微一顿,压低了声音。
  
  “至于去借法宝回溯,宋大人也传来话,此地被龙鲸油加天火烧毁,怕是连残留的气息都被烧成了虚无。
  
  任何神朝法宝,都绝无可能再找到什么了,只能靠人去追查。”
  
  “那就去查,龙鲸油,谁用的,用在什么地方,所有的细节全部都要对上。
  
  消失的龙鲸油,谁负责掌管的,谁带走的,一点一点查。
  
  还有谁去过这座书库,有可能偷偷放的那本书,都查。”
  
  “程院首,书库这个查不了,连记录都被烧毁了,若是没有记录,这些天进进出出这个书库的人,少说也有数千个……”
  
  程净深吸一口气,面色更加阴沉。
  
  下手的人,肯定就是琅琊院里的人,绝对没错。
  
  而且就专门挑的这个时间,正好是重新整理书库,分门别类,开始了好几天之后,从书籍,到人员,都是最混乱的时候,一把火烧了这里。
  
  “整理书库的事,全面暂停了,就去给我按照总名录,一本一本的对。
  
  整个书库被烧毁的名录,尽快整理出来。”
  
  他迈步进入废墟之后,亲自去寻找,看看还能不能找到没被烧毁的东西。
  
  一个时辰之后,程净走出了废墟,对旁边的人叮嘱了一句。
  
  “废墟里的东西,一样都不准少,也不准带走。”
  
  幕后的人,不但时机挑的好,下手的人,就是个普通学子,再怎么查估计都没问题。
  
  牵出来背锅的人,也是个死人。
  
  目前来看,就是一个死胡同。
  
  那他就只能从最根本的地方下手了。
  
  当夜,这座书库因为重新整理书库的事,已经没有继续对人开放了。
  
  晚上里面一个来看书找书的人都没有,那便不可能是要对某人下手。
  
  只能是要烧书。
  
  找到他们要烧的是什么书再说。
  
  回到了办公的高楼里,程净看着已经在这里等候的几位院首。
  
  “有个事,需要有劳诸位了。”
  
  “程院首尽管说。”说话的院首,皮肤黝黑,很是壮硕,眼中此刻也冒着寒光。
  
  在琅琊院,故意损毁典籍,都是大过,更别说烧了一座书库。
  
  里面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心血在。
  
  “对照总目录,排查出来被烧毁的到底都有什么,这个尽快进行。
  
  还有,查清楚近三年,不,五年内,每一座书库,所有的访借记录。
  
  这个东西,都会汇总的,每一座书库留下的只是存档,肯定会有。”
  
  “这恐怕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吧?每一座书库,每天的访借记录,都可能牵扯到数千人,从学子到教习、博士,整个琅琊院的人,都会在里面。
  
  若是所有的书库,都要加上,这……”
  
  “麻烦也要做。”程净很是坚持。
  
  他当然知道,那数据会极为庞大而且繁琐。
  
  但是,越是如此,就越要去整理,去一点一点的查。
  
  那背后做这些事的人,一定就藏在这片庞大繁琐的记录里。
  
  一定会有蛛丝马迹,就看他们能不能发现了。
  
  等人都走了,程净坐在这里,鉴真的身形,无声无息的在一张椅子上浮现。
  
  他看着程净那一步不退,眼中蕴含杀机的样子,暗叹一声。
  
  以前他还会劝劝程净,想要整顿琅琊院的心是没错的,只是能不能别这么大杀气。
  
  可现在,他连自己都劝不住了。
  
  暴露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如今在琅琊院最重视的书库,都敢烧了。
  
  说句不好听的,在不少院首心里,那一座座书库,可能比那些学子的命都重要。
  
  “我要杀人了,你要劝我么?”程净直勾勾的盯着鉴真。
  
  “不,我不拦你,也不劝你,你之前说得对,是需要流血来铺路。”
  
  “之前有些话我没说,想要在那么短的时间,点燃整座书库,是需要提前做布置的。
  
  那就必须调走石俑傀儡,有资格调走石俑傀儡的人,就只有院首。
  
  我想知道,是谁调走的石俑傀儡,为什么调走。”
  
  “好,这件事我来办。”鉴真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程净这是在给他面子,让他去办,起码程净不会忍不住去杀人。
  
  杀机一动,想要在压下去,那就难了。
  
  “要是那位还在,这件事恐怕也不会这般艰难。”程净低声自语。
  
  “他若是在,蜍叶也没闭关,这次的事,的确会容易不少。
  
  仅仅全部整理,按照总目录对照,这么多人手,恐怕也需要数年的时间。
  
  而且,还不能保证中间是不是会漏掉东西。
  
  他若是还活着,仅凭一人,怕是三个月之内,就能整理出来一份分毫不差的缺失目录。
  
  甚至连那些被烧毁的书籍里,到底说的是什么,恐怕都能说出来一二。”
  
  鉴真叹了口气,神情颇有一些复杂。
  
  程净的眼神更加复杂,他的内心里满是矛盾。
  
  “所以,当年的事,我必须要查清楚,为什么,谁做的。
  
  若非琅琊院内部出了问题,有琅琊院的人出手,我不信他会陨落了。
  
  你知道,我仅仅只是查到一点点蛛丝马迹,我竟然会生出一种不敢往下查的想法。
  
  我是真怕,万一查出来点什么,等到蜍叶也知道了,他会直接离开琅琊院。
  
  这些日子,我知道了很多有关大兑的事情。
  
  一个神朝尚且如此,更何况琅琊院。
  
  这让我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哪怕血流成河,我也不能手软,绝对不能任由其发展下去。
  
  再这么下去,等到我们察觉到琅琊院快完的时候,便真的无力回天了。”
  
  “你查到了点什么?”鉴真的神色略有些凝重。
  
  “我查到一点蛛丝马迹,再结合这些年琅琊院如今的情况,我推测,他可能是陨落于……琅琊院里某人,不,是某些人之手。”程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忍不住痛苦的闭上眼睛。
  
  因为以当年那位的学识,还有护道人在。
  
  想要让他死的不明不白,那就绝对不是琅琊院里的某个人能做到的。
  
  必须是好几个人,不但要有足够的实力,还要从行踪到布局,配合的极为完美,才能让他死的不明不白。
  
  毕竟哪怕没有入道,可是那可怕的积累,若是一口气爆发出来,在短时间内所能拥有的实力,是绝无可能死的无声无息。
  
  程净的话还没说完,鉴真便打断了他的话。
  
  “别瞎想了,也不要随便推测。”
  
  俩人一起沉默。
  
  其实,他们都心知肚明,锦衣卫都查不出来什么,肯定是有原因的。
  
  再加上他们现在也知道了一些东厂的事。
  
  所以,过去这么多年了,朝廷还查不到有价值的线索,那大概率只剩下一个可能了。
  
  这事,当年就有锦衣卫或者东厂去参与。
  
  他们之间聊起这个事,到这里就到头了,剩下的无凭无据,都是不能说出口的。
  
  沉默良久之后,程净拱了拱手。
  
  “追查的事,就有劳了。”
  
  “这也是我的事,是我们所有人的事。”鉴真郑重的回了一句,这是态度。
  
  琅琊院内,风起云涌。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宋承越自然要问候一下,问问需不需要帮忙什么的。
  
  虽然他知道,琅琊院是肯定不会让锦衣卫的人进去查案,可人家让不让那是人家的事,他问不问就是他的问题。
  
  程净虽然说了不用,宋承越却还是尝试着在琅琊院之外,帮他们找找线索。
  
  这件事,乾皇也亲自过问了一下,让宋承越能帮什么就帮,但是不要越线,不要进琅琊院。
  
  琅琊院内部的事,便是乾皇,也不会直接插手。
  
  顶多是当个甲方,给拨了经费,提个要求,甚至大多数时候,他连要求都不会提。
  
  琅琊院有什么成果,就拿给他看看,能用了就用,不能用了拉倒。
  
  锦衣卫衙门里,宋承越闭目养神,实则进入了七楼戒指,他正在七楼戒指里,跟余子清吹水。
  
  话题,自然是琅琊院的事情和大离最近的动作。
  
  片刻之后,宋承越睁开眼睛,心满意足。
  
  女儿开始慢慢打开了心结,儿子这个月只挨了五顿打。
  
  大离的动作也跟其他势力没什么关系,只是深渊里的妖魔,正在攻打深渊裂缝。
  
  按照以往的经验,这些妖魔,要么是得了失心疯,要么就是数量太多,送出来些炮灰淘汰掉。
  
  另一边,余子清睁开眼睛,也是心满意足。
  
  大乾朝廷一直在看戏,谁想到,大乾朝廷内最近也不太平。
  
  因为大兑的事,基本已经板上钉钉,再过个一百年,或者几百年,就可以归来,开十阶之路。
  
  所以,大乾的太子和那几个皇子,闹腾的更凶了。
  
  乾皇是肯定要冲击十阶的,届时必然会有一段时间长期闭关,到时候基本上就是确定,谁能继位了。
  
  大乾太子也好,那几个夺嫡的皇子也好,都不可能到时候临时抱佛脚。
  
  所以,情况就变成了,天灾变少,下面明显有蒸蒸日上的感觉,可朝廷内却闹腾个不休,琅琊院也不太平,书库都被人烧了一座。
  
  余子清笑的有些幸灾乐祸。
  
  早看那些等着吃现成的家伙不爽了。
  
  站起身,余子清晃晃悠悠的去找老羊,分享刚得到的情报。
  
  把最近发生的事,跟老羊说了一遍。
  
  说到大乾朝廷的时候,他还在笑,只是说到一座书库被烧,老羊便收敛了笑容。
  
  “被烧了一座?哪座?”
  
  “听说是因为最近在整理书库,重新分门别类。
  
  我估计是因为之前的事情,让他们开始收紧借阅政策了。
  
  所以,被烧的那一座,到底损失了什么,到现在还不确定。”
  
  老羊眉头一皱。
  
  “有人故意要毁掉一部分东西,还不想让人知道被会毁掉了什么。”
  
  “很显然啊。”
  
  “一整座书库被烧掉,纵然他们后面能查到被烧掉的都有什么。
  
  可一整座书库的庞大容量,他们也没法查到放火之人的具体目标是什么。”
  
  “我也知道,他们也知道,老羊,你到底想说什么?”余子清有些纳闷。
  
  老羊沉思了一下,对余子清道。
  
  “有机会的话,拿到被烧毁的典籍目录,还有,拿到以前的备份总目录,如今这个情况,想要拿到这些,应该有一点机会了。”
  
  “你要帮他们?”
  
  “不,我肯定不能帮他们,我若是帮他们,立刻就会有人知道,我没死。
  
  我只是自己想知道。
  
  而且,我觉这次琅琊院的一座书库被烧毁,可能跟我也有关系。
  
  跟我身上的缄言神咒也有关系。
  
  只是因为琅琊化身术之类的事情,实在是没必要去趁机烧毁一座书库。
  
  你不是琅琊院的人,不知道琅琊院的院首,对书库的感情。
  
  无论心性如何,纵然是那位已经死掉的吴院首,也肯定干不出来这种事。
  
  放火的人,绝对不是任何一个院首。
  
  这一把火,便是毁自己的道。
  
  我之前就在猜测,琅琊书库,包罗万象,纵然我中了缄言神咒。
  
  那琅琊书库里,也绝对不可能什么都没有留下。
  
  如今,我便愈发确定。
  
  本来什么都不做,被找出来的概率都极小,琅琊书库的存书实在是太多了。
  
  如今有人宁愿冒险去做,表面上看,似乎是个昏招。
  
  那只说明一件事,他们宁愿去暴露点东西,去毁掉一些东西。
  
  也不愿意去赌那些东西被人发现的可能,或者是从那些东西发现别的事情的可能。
  
  你记住了,我只是想知道,不是要帮他们。”
  
  “我懂,拿不到我也不会勉强的。”余子清缓缓的点了点头。
  
  本来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吃席不嫌死人多。
  
  不过,老羊都说,这里面肯定会牵扯到他。
  
  那余子清的心态就有点不一样了。
  
  所以,既要知道,又不能暴露老羊。
  
  以后者优先,哪怕拿不到名录,也不能暴露老羊。
  
  实在是老羊的学识和见识本身,就是最明显的特征。
  
  把整个琅琊书库的书,全部过一遍,拥有这种特征的人,以前有没有,余子清不确定。
  
  不过,当世之中,的确只有老羊一个人。
  
  只要拿到名录,很快就能对比出来,被烧毁了什么。
  
  因为有缄言神咒在身,也只需要扫一遍被烧毁的名录,立刻就能知道。
  
  这事跟他有没有关系。
  
  若是没有激发缄言神咒,那就是没关系。
  
  若是激发了缄言神咒,便能确定,烧毁典籍这件事,跟他有密切关系。
  
  只要拿到名录,这个过程,对于老羊来说,可能连三天都用不了。
  
  而这么短的时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夜的命名术 生存在轮回世界 三国我在许都开酒馆 不科学御兽 三寸人间 天开眼 漂亮姐姐爱上我 公车奇缘 大明皇长孙:朱棣送我上皇位 黑道首领小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