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都市小说 > 驶向欧洲的班列 > 第九十七章:思路迷惘
    “你说他要去郊区”?常建铭有些疑惑,

    “对呀,这可是地铁沟通地下大厅的唯一通道,大厅里面的线路,全都是去往郊区的,如果不是去郊区,他到通道里来干什么”?

    “这正是劫案发生地点,蹊跷的地方”,

    “嘿嘿,如果你们想到马诺科夫抢了贺蕊,身上有钱,他可以买西服,买车票,甚至买身份,而且,他身上有枪,到大本营就可以为所欲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所有的钱,他可以全部吞下,不用和任何人分钱。可季诺维也夫就惨了,他身上即没钱也没枪,所以,第一个念头就是抢钱,而且,只能用拳头,只能硬抢”!

    “可他为什么要到通往郊区的地下通道来呢?难道不是为了去郊区”?马克西姆疑问不止,

    “你们想想对于逃跑的人来讲,他最怕什么”?

    “最怕找到他逃跑的踪迹啊”?

    “所以,他们是不会轻易,让我们找到逃跑踪迹的?我们被季诺维也夫的劫案迷惑了,其实,他不是真聪明,而是因为,事情恰巧就在这里发生了”,

    “我们都以为,这是通往郊区的必由之路,他必然会前往郊区,如果是那样,他完全可以坐出租车去。干嘛费劲吧啦的跑到到火车站来”?

    “他是想跑到更远的地方”,

    “对呀,那他为什么不坐上一列火车出国,何必要去郊区呢”?

    “那他在这里抢劫为什么”?

    “为了钱”,常建铭十分确定的讲,“你们想想,不管季诺维也夫要去哪里,他首先得买一张火车票吧?可别忘了,他逃跑的时候,穿的可是死人的衣服,我想那衣服里边,肯定是干干净净的什么也不会有的”,

    “是,尸体放入太平间,身上的证件和随身的物品肯定都会掏走做登记”,

    “对呀,巴沙,你执行任务的时候,兜里会带东西吗”?

    “报告长官,不会”,巴沙回答的更干脆,”执行任务的时候,身上只有身份标牌,私人的东西,必须放在军营”,

    “那季诺维也夫为什么选择这个地点”?

    “地点不是他选择的,是随机的。他在跟踪这个人,也可以说,是在跟踪这个钱!所以,他才会跟踪到厕所,想想季诺维也夫是什么人,他是干拳击的出身,有名的地下打黑拳的,现在,为了能更快的逃走,为了弄到钱,他终于找到了下手的好机会,还不是稳准狠?他身上没枪,只能用拳头,凭他的狠劲儿,一拳打晕一个没有练过任何功夫的人,还不是太容易了”?

    “对,没有练习过抗击打能力的人,肯定两拳就晕了”。

    “所以,我想他的目标绝不会是郊区,他应该是想跑到国外的任何地方,想想还有什么,比在国外更安全的”?

    “可他会去哪个国家?会在那个车站下车呢”?

    “我心里隐隐约约的有个方向,但为了慎重起见,我们需要审问一下伊诺维奇,他现在不是醒了吗?我想见见他”,

    “这个可不容易,为了保护他的安全,能见他只有两个人”,

    “哪两个人”?

    “我和局长”,

    “现在又多了一个”,常建铭斩钉截铁,似乎不容商量,“那就是我”,

    ”这个得请示局长”,马克西姆看着常建铭,“他可不容易松口,毕竟你和伊诺维奇是合作伙伴啊”!

    “呵呵,这好办,你就跟局长说,大本营已经找到,就在哈萨克斯坦”,

    “哈萨克斯坦”?

    “对呀?你要是听马诺科夫经常唱的一首歌就知道了,叫茫茫大草原,那歌词是怎么说的来”?常建铭慢慢哼着,“茫茫大草原,路途多遥远?有个马车夫,将死在草原”,

    “请把马带去,交给我爸爸,再给我妈妈,说上几句话”,巴沙和马克西姆几乎一块儿唱了出来,

    “哈哈,瞧你们两个,一说起大草原,这歌词多熟悉?我听苟仲山说过,他想带着自己的老婆到那美丽的大草原上,呼吸一下青草的味道,然后骑着骏马,纵马驰骋!所以说,他的大本营不在哈萨克斯坦才怪”,

    看到这位中国长官的笑意,巴沙终于知道刚才问自己第六感官是什么意思了,“那我们现在就去吧”?他兴奋的说,

    “哎呀,哪那么简单?这只是我们的臆想而已”,常建铭沉吟着,”为了稳妥起见,我必须当面问下伊诺维奇,他在昏迷的时候,听没听劫匪说过大本营什么的”?

    “老常啊,你可真能白唬,哪那么巧,劫匪会说到大本营”?

    “他们见到200万美金,首先想到的是这么多钱,放去哪里?自然只有大本营最牢靠”!常建铭肯定的说,“当然,不管他听到什么,我们都需要详细的问一下,你们想想,喀山火车站铁路线这么多,万一我们猜错了,跑错了方向,那可就真是背道而驰了,这个理由能说服你们局长吧”?

    “好吧,算你说的有理,既然知道他们已经去了大本营,就不用过于着急了,我马上和局长联系一下”,

    “对,我也要再去中心市场一趟,那里应该清理的差不多了,也不知道贺蕊父女怎么样了,她毕竟是为了救我,才遭此大难啊”,

    马克西姆利用车上的通讯工具,很快的和伊凡局长联系上了,“您见到那个酒鬼了”?他什么也不说,上来先问这个,

    “见到了,那酒鬼身上的血衣已经送去检验室,上面有两个人的血迹,一个是季诺维也夫手下的,还有一个是马诺科夫的,看来他也受了伤”,

    “呵呵,我说他那手指刀,使用的还不那么灵活吧”?

    “别说废话,马诺科夫在哪里”?

    “这小子穿了酒鬼的运动衫跑了,车子已经找到“,

    “人呢?估计是上火车跑了”,

    ”去哪啦”?

    “去向不明,估计是去大本营的时候多”,

    “季诺维也夫呢?他在哪里”?

    “他在火车站又做了新的案子”,

    “啊?又有新案子”?伊凡局长一听就急了,“快点说,他们去哪儿啦”?

    “可以确定,两个人分别逃到了喀山火车站,初步判定,他们想通过喀山火车站,逃往大本营,但具体地点是哈萨克斯坦,还是乌兹别克斯坦目前无法确定”。

    “废话真多,老常怎么说”?伊凡局长还是想听听常建铭的意见,

    “他推测大本营就在阿拉木图,为了慎重起见,他要求面见伊诺维奇,确定追击方向,以判定劫匪的确切地点和逃亡路线”,

    “哼哼,这还差不多,你们马上到中心市场来,一块儿去局里”!

    “是”,马克西姆双腿并拢,表情十分严肃,心里却在偷偷的笑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