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都市小说 > 驶向欧洲的班列 > 第六十八章:突发奇想
    “挺神秘呀?这次又要举报谁”?马克西姆心里暗暗的想着,赶紧打开录音机,并迅速拿起了电话,

    “谁呀?半夜三更的,让不让人睡觉了”?他装出一副十分不耐烦的样子,好像刚从睡梦中被惊醒。

    “你是马克西姆?我有重要的情报告诉你”!电话那头好像是在故意压低声音,但马克西姆听出来了,依然还是上次那个沙哑的声音,还是那个低沉的语句,

    “这应该是个公共场所,他是怕人听到吧”?他暗暗的想,并马上大声的回答,

    “我是马克西姆,请您大声点说话,我这里听不清”,马克西姆故意让他提高音量,以便不经意间露出他的本来嗓音,

    “上次给你提供的情报,可是让你立了大功,难道把我忘记了”?对方果然提高了嗓音,这是一个浑厚的男中音,说话的语气,却好像在和他开玩笑,

    “真能装啊?如果不仔细听,这就是两个人”,马克西姆知道,这对手绝不是一般人,”必须把他挖出来”,他心里想着,立即发问,“怎么会忘呢?我正需要给您请功,请告诉我,您是谁?您的国籍和姓名,200万美金的标的哦,只要破了这个案子,有大笔奖金给您呢”?

    “有奖金当然好,不过这次不方便,我下次告诉你吧”,对方敷衍着,但态度坚决,看来一时半会儿,他是不会暴露自己身份的。

    “保密是我们的义务,如果需要您随时找我,刚才,您说有情报”?

    “常建铭还在你手里吗”?对方不答反问,嗓音不在沙哑,声音也很大,看来他十分关心常建铭的去向。

    “此事保密”,马克西姆不卑不亢,”但因为你是案件举报人,又在此案中立了大功,我可以透露一点给你,常建铭态度十分不老实,非常不合作,咬紧牙关,一问三不知”,

    “他就是这样,当过兵的么。不过,你们就没办法从他嘴里掏出点东西来”?

    “嘻嘻,既然他愿意把牢房坐穿,那就关着吧,我们的牢房,会让他的钢铁意志,最终消融。当然,如果你有什么新的证据,也希望提供。只要能给他定罪,我是非常感激的”,马克西姆有意把事态说的严重,

    “那好,你听仔细了,有最新情报显示,常建铭勾结的那个劫匪头目季诺维也夫,已经返回莫斯科。有可靠证据表明,他将在一两天内前往中心市场,洗劫商户,请务必小心提防”,

    想起了白天和常建铭的约定,马克西姆立即反问,“你是怎么知道的?这情报有把握吗”?

    “你想立功吗”?

    “那当然,这还用说”?

    “既然如此,请你即刻带人去中心市场设埋伏,只要你能抓到这个劫匪头子,就能给常建铭定罪,你就能立大功了”,“啪”的一声,电话挂上了,对方并没容他多讲。

    “嘿,这是谁呀?人又没在俄罗斯,怎么会知道季诺维也夫的行踪呢”?虽然马克西姆和常建铭制定了金饵钓龟的“秘密计划”,但听到这个消息还是让他十分震惊。这让他陷入了沉思,“不行,明天立即去找常建铭,把这个录音放给他听,季诺维也夫的情况也要通知他,不管真假,既然他说劫匪要去中心市场,就得布置警力,大意不得”,

    “老刘那里进行的怎样了”?这个举报电话,让他想起了刘易隆,“不知道举报电话,他查到了吗?今看来天的情况也得尽快通知他,举报人上来就问常建铭的情况,十分反常,两个举报电话,明显的都是在往老常头上泼脏水,看来这一定是个大阴谋家,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说不定他才是和季诺维也夫勾结的幕后指使者!如果是这样,查清这个人就迫在眉睫,必须尽快查出他的真实身份”,

    马克西姆在地上转来转去,认真的思索着。

    他不知道,几乎与此同时,在北京的一隅,刘易隆也正在和他思考着同样的事情。

    只不过,马克西姆没有看到打电话的人,而刘易隆却看的十分清楚——他在远处秘密的跟踪着余聚森。

    因为距离远,他听不清楚余聚森讲的什么,但断断续续传过来的声音,还是让他听到了几个敏感字,“常建铭”,“季诺维也夫”“中心市场”——他终于发现了余聚森的诡秘行动。

    刚才老王给他打电话,说余聚森回来了,他就感到十分吃惊,“两个人好容易一起去了国外玩一趟,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而且又住进了招待所,实在不同寻常”?

    “两个人吵架了吗?情绪怎么样”?听到这个消息,他问老王,

    “没吵架,看样子关系很好,但情绪十分低落,两个人都无精打采,很沮丧的样子”,

    “是不是旅途劳顿,太累了”?

    “不像,这才刚走了几天啊?飞机又飞不了几个小时,我想,他们肯定是在国外碰到了什么事情”,老王把自己的分析告诉了刘易隆,

    “好,你在招待所盯着他们,有什么异常情况,立即打我手机”,

    “好嘞”,老王答应着。

    就像一种直觉,刘易隆觉得,这俩人突然从国外回来,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重大事项,否则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回来。“这也太突然了?他不会有什么突然行动吧,不行,我得过去看看”,他立即穿上衣服,开车直奔招待所。

    没多一会儿,他的手机响了,是老王的电话,“老刘,快,余聚森出去了”,

    “我知道了,放心吧,我去追他”,刘易隆加足马力向前跑去。没走多远,他已经看见了余聚森,

    “看样子又是去打电话的,这次,我看你还往那儿跑”,这条线路,刘易隆已经十分熟悉。

    他立即加快速度把车子放进小胡同里停好,然后拿上照相机,远远地跟在余聚森的后面,他要拍几张照片,当作证据,这个马克西姆已经教过他了。

    果然,又是那个公用电话亭,老刘立即把相机对准了他,一张张的证据,就这样保存了下来。

    余聚森打完电话走了,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刘易隆很纳闷,“他会给谁打电话呢”?

    他苦思着,不仅突发奇想,“如果我按一下这个电话的重播键会怎么样?是不是就能查到,余聚森是在给谁打电话呢”?想到此,刘易隆迅速的向公用电话跑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