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玄幻魔法 > 不正常的修真 > 第四十五章,分别
    “怎么会这样?我不是让你们发现事情不妙的时候就快走吗?怎么那么多还在后面的人没事,你们却出事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陈志远看着眼前这一幕实在是难以接受,这一路走来,那么多在他们前面的人没事,在他们后面的人也没事,为什么就偏偏他们出事了?

    “没了,师傅,全没了。”刘里双眼无神地看着地面,嘴里不断地喃喃,“都死了,爹娘死了,刘气死了,包子叔也死了,全都死了,他们都死了……”

    陈志远走过去,双手抓住刘里把他提了起来,然后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手掌印。

    “你倒是说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大家都死了!”陈志远心里现在很难受,他也知道刘里心里现在一定也很难受,不过他还是选择用巴掌把刘里给扇醒,他必须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否则他心里难安。

    刘里被陈志远扇了一巴掌,双眼渐渐聚焦,慢慢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陈志远,突然就抱着陈志远放声号哭了起来,整个身体都软了。毕竟刘里还是个十八岁的年轻人,哪经历过这种突如其来的生离死别?还是自己最亲的亲人就这样当着自己的面一个个死掉?

    陈志远抱着刘里,手轻轻地拍在刘里的背上。以现在刘里的情况,估计也不能问出些什么来,还不如等他的情绪稳定些再问。陈志远发誓,一旦他知道是谁干的,那他这辈子就和他耗上了,不死不休的那种!

    刘里哭着哭着,哭累了,慢慢地就把头靠在陈志远的肩膀上睡着了,毕竟精神受到这么大的冲击,又是一天多都没有睡,虽然他是修行者,但是身体也早就撑不住了,若不是陈志远来叫醒了他,估计再过不久他就这样倒下去了,以后就算醒了过来,也只是一个行尸走肉而已,精神早就崩溃了。

    陈志远把睡着的刘里轻轻抱起放在了一旁,然后开始收拾地上刘强他们的尸体。

    刘气最惨,身体都断成了两截,陈志远还要忍痛把他的身体拼回来,然后再给用布给缠起来,拼成一个完整的身体。

    陈志远从储物袋中摸出了铲子,找了一块地方开始挖坑,越铲越用力,虎口都裂开了,血慢慢沿着握把流下,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宣泄他的情绪。

    坑挖好,陈志远又用刀把旁边的几颗大树给砍了,然后再给削成四个棺木,把他们一个个放进去,再盖起盖子,重新填土埋了下去。

    陈志远在每个小坟包上面立都为他们立了牌,刻上字,然后仔细地把周围的杂草和灌木都收拾干净,撒下一层厚厚的驱虫粉,防止有东西来打扰他们长眠。

    陈志远做完这些,重重地在坟前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背起刘里,朝着南风山深处走去。

    走了半天,天色黑了下来,陈志远找了一个干净的地方把刘里放下,然后起锅煮东西,开始准备晚饭。

    晚饭做好后,陈志远摇醒了刘里,刘里还是一脸的憔悴,嘴巴抿的紧紧的。

    “吃点东西先吧,既然活下来了就要好好活着,现在你是在替他们四个人活着,不能放弃,知道吗?”

    陈志远端了一碗肉粥塞到了刘里的手中,刘里一边吃着粥,眼泪一边慢慢地往粥里滴。

    陈志远见状叹了口气,他也不指望刘里能那么快恢复过来,毕竟自己当时不也是缓了好几天?这种事情只能让时间先把它给冲淡了,才能再去了解。

    接下来的几天,陈志远带着刘里慢慢在山中前进着,也不着急了,现在山里一个人都见不到,陈志远木鸟所能见到的地方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而已,也不用担心有什么人突然跑出来。

    刘里有陈志远带着,精气神也慢慢的恢复了过来,沿路也一点点地把事情的始末告诉了陈志远。毕竟光靠他一个人能有什么用?自己现在可能连父亲刘强都打不过,怎么报仇?那天刘气拿着精钢刀砍都砍不出一点伤害,现在除了依靠陈志远之外,还能干什么?

    “阴山!”陈志远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对一个东西一个组织有过这么大的恨意,现在陈志远恨不得马上回头去和阴山的人拼命,但是他知道,这么做的话除了把自己的命白白送掉,完全没有什么意义。

    寻常的刀剑无法造成伤害,那是金丹揩油可能,而刘里的描述中,那两个人无疑就是阴山的两个金丹修士。现在陈志远能做的,就是利用手中从阴山那边抢到的资源,尽快提高自己的修为,不然别说报仇,他可能连仇人的面都见不到就被阴山的小喽啰给干掉了。

    要尽快提高修为,是不能靠一个人单打独斗的,现在陈志远手中空有资源,却没有能加快修炼速度的功法,那四枚储物戒戴在手上都还没能打开,因为上面有禁制在,贸然打开可能会导致储物戒崩溃。

    陈志远决定加入御灵门,就是不知道人家要不要,毕竟自己身上也没有一技之长,而且修为又低,估计是很难的。

    至于刘里,陈志远决定把刘里送到老生那边,让老生来教导,一是因为刘里现在需要的是调整,等他调整过来后,若是自己能加入御灵门,那到时候自己也推荐他加入就好,毕竟莫禾的人情也不能滥用,这是在给莫禾添麻烦。

    二是老生也老了,自己把一部分物资交给刘里,就当是让刘里去照顾老生吧,老年人的生活还是要有人关注的,陈志远这一年找老生好几次,看着他一次比一次变得苍老,手脚的肌肉都开始有些缩水了,估计老生剩下的时间也不是很多了。想到这里陈志远的脸色就更加的黯淡了几分。

    来到约定的地点,取走莫禾留给自己的信息,然后陈志远又留下了一道消息,大概就是下次自己来的时候时间会推迟几天,再者就是自己能不能加入御灵门,加入有没有什么要求,自己要不要准备些什么。

    留下信息后,陈志远又带着刘里朝青水镇走去了。

    并不是陈志远闲的没事干要带刘里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逛,而是刘里这个情况确实不好见人,别说刘里,陈志远自己也要好好地走几天来舒缓一下心情。

    老生见到陈志远就叹了口气,草草的结束了今天的讲书,打包东西回家了去了。

    “说吧,这次又来找我这个老骨头干什么?”桌子前,老生一边慢腾腾地剥着花生,一边问陈志远。

    “哪能,我是来给你送徒孙的,怎么样,开心吗?”陈志远把旁边的刘里给往前推了推。

    刘里有些拘谨,第一次见师爷,让他有些不知所措,而且发生这么多事后,刘里更加沉默了,于是被推出来后就低头沉默地站着,憋了半天憋出一句“师爷好。”

    “可别,我什么时候答应收你为徒了?别以为你和我熟就能乱攀关系,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你知道我修的什么功法吗?你知道我什么门派吗?什么都不知道拿怎么就成我徒弟了?”老生一听陈志远的话,就知道陈志远这次不仅仅是来麻烦他的了,而是把一个大麻烦给带过来丢给他了。

    “别这样师傅,给我留点面子,我们到旁边仔细说,刘里能先等师傅和师爷一下。”也不管老生答应不答应,陈志远拖着老生就往旁边走去。

    “你玩什么呢?怎么带人来给我?还说我是你师傅?”老生有些不满,自己一个人过的本来就不容易了,虽然现在有陈志远接济,生活过的轻松了很多,但是钱少能花,钱多也能花呀。

    陈志远沉默了一下,便把南风城最近发生的事情慢慢地告诉了老生。虽然南风城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但是消息传播的确实不快,青水镇现在还是风平浪静的样子,完全没有因为南风城换主人而发生什么变化,不过接下来几天就不好说了,得看看南风城的新主人是个什么意思。

    老生得知情况后,叹气摇了摇头,嘴里说了声“造孽啊!”,然后又把问题给拐了回来,“所以你认我做师傅到底是为什么?我也只是个没门没派的筑基散修而已,这种事我也掺和不起啊。”

    陈志远闻言,慢慢拉开了外衣,把里面整整齐齐的三十多个储物袋露了出来,看得老生眼都直了。

    “夭寿了,你打劫哪家势力了?跑我这里来干什么?”老生压低着声音,悄悄看了一眼周围,没发现有什么人躲在自己的房间里。

    “这是我捡的,只要你答应收下他,承认是我师傅,四分之一就是你的了!”陈志远也压低着声音,觉得怪怪的,好像在做贼一样。

    “我信你个鬼!我长这么大都没捡过,你哪里捡的?”老生一脸怀疑,这么多储物袋,这谁能捡?

    陈志远见老生不信,只得把整个事情的经过都给老生说了一遍,总算是打消了老生的怀疑。

    听完陈志远的故事,老生想了想也答应了把刘里收下来教导他。别的不说,就单单八个储物袋加一个储物戒的价值就已经够了。

    老生挑走了陈志远答应的报酬,然后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摸出了三本书交到了陈志远的手上。

    “这是我修行的功法,《纳气法》和《补气法》,加上《食气法》一共三本,是从同一本功法《本源决》里拆出来的。听说只要三本合一的练,就能练出原来功法。只可惜,我练了这么多年都没练出来。”

    老生有些留恋地看了一眼陈志远手上的三本书,不过摸摸怀里的储物袋,留恋的眼神瞬间就消失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