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玄幻魔法 > 不正常的修真 > 第三十二章,强杀
    猞猁站在一棵大树的树枝上,已经完全进入战斗状态了,就等着陈志远露出破绽,准备随时扑下来终结掉陈志远。

    陈志远左手持刀,右手拿着黑针,金身符也早就贴在身上了,就等着注入灵力激发就行。背包丢在了一边,陈志远眼睛紧紧地盯着猞猁,以防它突然发难。

    对峙了数十息,就如同是已经约定好了一样,两边同时发动了。猞猁越下树枝,跳到另外一颗树上借力蹬了一下,欲从另外一个攻击陈志远。

    陈志远的反应也不慢,身体随着猞猁的移动慢慢的转动着,脚上也在一点点调整自己的步伐,一直保持正面对着猞猁。

    之前的时候陈志远只觉得这只猞猁的速度很快,自己完全不能捕捉到它的身影,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陈志远已经能跟得上它的动作,完全不给猞猁一点从侧面攻击自己的机会。

    猞猁不断在树上跳动,陈志远在树下也在朝着猞猁跑去,不断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当然也不能靠太近,不然会给到猞猁跳到自己头上的机会。

    每靠近一颗树,陈志远都会挥刀在树干上用力砍上一刀,就这样在和猞猁不断地周旋的时候,附近的树木的树干上都已经布满刀痕了。

    陈志远并不是无聊或者想不开。猞猁一直在树上,保持着高点的优势,陈志远在防御的同时不断地破坏着树干,只要时间够,这些比碗口稍粗的树干迟早会被砍断,到时候猞猁就只能下地和陈志远肉搏了。

    猞猁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这次在跳到一棵树上后,速度猛的一提,朝陈志远扑了过来。

    来的好!

    陈志远心里喊了一身,险而险之的避开了这一下扑咬,但是没想到猞猁还能在空中调整身体状态,在错身而过的瞬间扭了过来,在陈志远的手臂上狠狠地抓了一下。

    刺耳的金属刮擦声响起,陈志远只觉右臂被一股巨力拉扯着,力气的程度完全和猞猁的体型不成正比。

    借力转身,陈志远顺势把左手的刀狠狠地朝猞猁劈了过去。从感觉上来看,陈志远这一下是砍实了。

    错身后陈志远听见了猞猁吃痛的叫声,很是尖锐刺耳, 但是等陈志远看清的时候,却无法在猞猁身上见到任何伤痕,反而是看见精钢刀的刀刃伤布满了许多细细小小的缺口,就像是用刀在沙石里劈了一天的结果一样。

    眨眼间猞猁又爬到了一颗树上,用舌头舔着刚刚被陈志远劈中的地方。

    没能破皮,有些可惜,不过起码看样子还是有些效果的,至少普通的刀对它还有伤害。不过要是真的想杀掉它,还得靠黑针才行。看看手臂上的护甲,上面有四道深深的划痕,不过还没能突破。看来这一回合是陈志远略胜一筹。

    情况又回到了一开始对峙的样子,不过陈志远现在没之前这么紧张了,因为就目前情况来看,陈志远的赢面是更大的,而且他还有一张金身符当底牌没用。虽然不知道猞猁是否有什么底牌,不过它只是一只野兽而已,能有什么底牌这种东西可言?身上根本就没能藏东西的地方,而且就陈志远对野兽的理解,野兽都是第一时间就会用全力的。

    猞猁没动,不代表陈志远也只能傻愣着和它对视。陈志远趁这个时候疯狂对一边的树输出,很快,之前已经被砍了几刀的一颗树在一股令人牙酸的“嗞呀”声中慢慢倒地。而在陈志远的视野里,随着树木的倒地,猞猁也动了起来。

    这次陈志远就没那么容易被它近身了。双眼牢牢锁定着奔袭过来的猞猁,右手握着的黑针早就开始动了起来了。虽然黑针最有效的攻击方式是刺,但是这并不妨碍陈志远把他当刀来使。

    黑针的针尖非常锋利,虽然针身击在猞猁身上的时候造成的效果还不如精钢刀的效果好,但是等到针尖划过猞猁的身上的时候,陈志远明显感觉到,在接触的瞬间就刺破了猞猁的皮肤,然后顺势给划开了条细长的口子,鲜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不过攻击凑效的代价就是陈志远另外一边手的护臂直接给猞猁咬了下来,手臂上能明显看到猞猁犬齿留下的一道长长的划痕。

    又是一次以甲换伤,不过这次更赚。猞猁身上的口子不长,但是很深,陈志远能见到划开的地方皮下的肋骨了。

    猞猁这次的反应比上次的更大,低头朝陈志远嘶吼着,完全不顾鲜血一滴滴的顺着漂亮的皮毛滴下来。

    不过陈志远也注意到了,伤口虽然没愈合,但是血止的很快,只是短短的一段时间而已,伤口就没有鲜血继续流出来了。而且还在猞猁的控制下勉强吻合了起来,看起来没那么明显了,不过皮毛上的猩红还是证明了伤口的存在。

    两次出击不能得手,甚至不能在陈志远身上换到有效的伤害,猞猁已经有了退意。

    它已经可以算是南风山浅处山区的霸主了,晋升为灵兽进入深处完全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没必要和陈志远在这里死磕。要真的气不过,它完全可以等成为灵兽后再来找陈志远的麻烦,反正见过两次,还接触过,它已经记下了陈志远的味道了。

    陈志远现在是越打越有信心,趁着猞猁不动的这段时间,又砍到了三颗树,现在这片地方突然就空旷了许多了。

    猞猁就这样冷眼看着陈志远砍树,被划开伤口的一边身体的肩膀一下一下地耸动着,慢慢在调整着。

    深深看了陈志远一眼,猞猁已经准备放弃陈志远这块肉了,虽然诱人,但是带刺,一不小心自己可能就变成别人嘴里的肉,而且看样子这种概率还挺大的。

    猞猁趁着陈志远还在砍树的时候,就这么转身跑了。

    陈志远看到这一幕,哪能答应?想打就打,想走就走,有这么随便吗?也不看看现在是谁占优势!

    精钢刀用不上了,直接丢进了储物袋里,陈志远就提着黑针撒腿追了上去。

    虽然猞猁在树上跑的快,而且由于是猞猁在前面跑,所以它随时能改变方向。但是陈志远在后面追着也不慢,无名修士的鞋子让陈志远基本无视了地形对他的影响,而裤子又很好的防御了来自腿部的伤害。除了猞猁突然转向时拉开的差距,两者之间的距离其实是在一点点的缩小。

    曾经你很快,但是现在我更快!

    打着打着对方突然不管不顾的跑了,要么是家里失火,要么就是打不过了。很明显,家里失火的可能性不大,那么就是打不过了。

    陈志远紧紧跟着猞猁,跑的时候还不忘用黑针在沿途的树上留下一道划痕,毕竟现在对他来说已经很深入南风山了,乱跑迷路的话就实在是得不偿失。

    猫科动物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爆发力很强,但是持久力比较差。这只猞猁虽然不是普通的猫科动物,但是它还是没能脱离这个范畴,这种深入骨髓的生物特性是无法避免的。

    跑了几里路,陈志远渐渐有了当初追那只鹿的感觉,只不过鹿的速度没有这么快,而且追上之后也不会可能遭遇反杀。

    意识到自己是无法摆脱陈志远的了,猞猁果断的回头朝陈志远冲了过去。

    眼见猞猁在树上突然回头朝自己扑来,陈志远也不慌,双手持黑针就这样对着猞猁加速冲去。

    来呀,对冲!

    谁都没做出闪避,陈志远的黑针从猞猁身上透体而过,自己也被猞猁给顺势扑倒。

    经过这么多天的运用,陈志远对黑针的特性已经十分熟悉了,在刺进猞猁体内后就果断松手,黑针失去灵力快速变成铁棒留在猞猁体内。而由于松手较快,陈志远还能在猞猁咬到自己之前用手抵住猞猁的喉咙,避免自己被猞猁咬伤。

    腰以下的部位不用担心,猞猁的腿蹬在陈志远的身上并不能造成任何一点伤害,这是金丹的装备,陈志远虽然不能完全激发裤子的效果,但是基础的防御力摆在这里,猞猁完全不能破防。

    上身有精钢甲覆盖,不过看样子并不能坚持太久,猞猁爪子疯狂的在这些甲上划过,陈志远能感受到身上有东西划过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手里还在用力掐着猞猁的脖子,猞猁没能成功咬到陈志远,不过眼神里透出来的杀意都已经快化为实质了。

    一人一兽在地上滚着,谁都想占据上方的位置。不过陈志远在和猞猁肉搏的过程中,渐渐由两只手掐着猞猁的脖子换成了一只手,虽然这样会导致猞猁的挣扎力度更难控制,但是陈志远也空了一只手出来干别的事。

    别担心,这次不是又要用拳头来锤猞猁的头。陈志远的手摸到了黑针在猞猁身上露出来的部分,用力一扭,调整了黑针的方向,然后往黑针里输入灵力。

    一股凉意突然从抓住猞猁脖子的手上传来,黑针从猞猁的胸口透体而出,然后从下巴穿过猞猁的头骨穿了出去。

    猞猁的挣扎开始越来越弱,原本细线一样的瞳孔开始逐渐放大,到最后,终于失去了力气,被陈志远一把从身上推开。

    终于干掉你了,我从见到你第一刻就这么想了。

    看着倒在地上的猞猁,陈志远在心里默默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