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穿越历史 > 虞书 > 第二十九章裹挟而去(求订阅,均百抽奖)
    只见他剑招如同飞龙跃虎,动作矫健,剑尖变幻无定,指东打西,坤道全身要穴都被剑尖给盯住。

    刘思永看着这狂风骤雨的剑招,对着东小姐说“东小姐,不知道你是否能胜过这剑招。”

    东小姐点点头,告诉刘思永说“这人剑招还没有熟练,而且那个坤道,似乎真的想让。”

    刘思永准备说什么的时候,这十三招已经用完了。

    乔安邦在最后一招使用完毕之后,开始回剑防守,心想自己只要坚持一招就可以了。

    只见坤道握住乔安邦的剑,施展借物传功的本事,乔安邦只觉得虎口一麻,右手一松,长剑到了坤道手里,坤道施展了一招剑法,正好是归元剑第一招。

    坤道能躲开这一招,而乔安邦却不能,乔安邦只能看着自己万分熟悉的招式,刺入自己胸膛,在那里一刹那,乔安邦似乎明白了什么,嘴里喃喃要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因为那个坤道的霸道无比的真元顺着他的长剑,将他肺腑给震碎。

    坤道也松开手,对着乔安邦说“福生无量天尊,承认了。”

    坤道看着剩下的三人,对着他们三人说“三位,接下来是谁呢?”

    剩下的三人点点头,只见厉光华先出手了,然后就是顾召然的判官笔,而唐天兴握着一把夺魂神沙,看准机会,打向坤道。

    坤道不慌不忙,单掌对上厉光华,厉光华这一接掌,直接如同一个球一样,在地上滚了几圈,等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气息了。

    而坤道另外一只手,用了一个引字诀,将毒沙直接给打了回去。

    唐天兴闪躲不及,被毒沙打在脸上,连滚带爬,逃离了这里。

    至于顾召然,准备逃跑的时候,坤道出现在他面前,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的笔给夺回来了,只见坤道点了一下他的双眼,然后在他的两只耳朵附近点了一下。

    顾召然一路嚎叫,一路逃跑,很快就消失在三人的面前。

    “好了,店家,如今我可以向你讨要一杯茶水了吗?”

    刘思永颤抖地说“好,好,客官,你暂且做一会儿,马上来,马上来。”

    刘思永去后面烧水的时候,坤道对着东小姐说“东小姐,今日相见有缘,你我不如去祥云府如何?”

    “这位道长,看来你也是有备而来了?”

    “有备算不上,有缘才是,贫道这一次是为了祥云府的事而来,我们之间目的都是一致的。”

    东小姐没有回答,这时候坤道对着东小姐说“这件事,坤道也不骗你,云家家主云昭南和贫道还是方外之交,贫道和飞云的掌门是好姐妹,贫道的身份,你倒是可以放心。”

    东小姐看着那三具尸体,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人是一个良善之辈。

    “实不相瞒,贫道先天元气不足,不能长时间动武,而且这些乃是朝廷爪牙,地方恶霸,杀了反而是百姓之福。”

    东小姐看了看坤道,过了良久说“我还是信不过道长你。”

    “是吗?那个小子,听说是毕一东的弟子,想必他懂玄女剑法,若是不信的话,等下他出来,贫道演练几招玄女剑法如何?我和这小子的父母都是好友。”

    东小姐没有说什么的,等到茶水烧好了之后,坤道先是洗了手,然后用了茶,最后对着刘思永说“你是毕一东的弟子,自然懂玄女剑法,我也曾蒙魏思思指教过,今日你看看,这是不是玄女剑法呢?”

    坤道没有用剑,而是用自己的浮尘,坤道用了三招玄女剑法,这三招刘思永也曾从毕一东那里学过,不过这坤道的玄女剑法,精妙远在毕一东之上。

    “敢问道长上下?”刘思永询问了一下,坤道笑着说“上忘下月。”

    忘月,刘思永琢磨这个道号,怎么琢磨都觉得奇怪,不过他也不敢怀疑什么,只能赞叹。

    忘月听着他的赞叹,喝着这茶水,等喝完之后,对着刘思永说“其实贫道这一次,是想请你们一起去祥云府的,这件事,这位姑娘已经答应了,而如今不知道你意下如何了?”

    刘思永看着四周,咽了咽口水说“这个,这个小生有拒绝的余地吗?”

    忘月笑着说“如今看来,是没有。”

    “那么小的可以拿银子吗?”

    “这位天下百姓而行,谈钱就太俗气了。”

    “可是小的就是一个俗人呀。”

    “俗人这一趟到了祥云府,也会洗心革面,超凡入圣。”

    刘思永苦着一张脸,对着忘月说“这么说,道长你是真的准备一文不出了。”

    “自古出家人都是受施的,哪有施舍的,所以这一路上,还要刘施主你多多布施了。”

    刘思永脸色更加苦了,拿着自己破碗说“这个,道长你看,我也是一个吃百家饭,穿万家衣的。除了不出家,我和道长你一样,都是靠人施舍。”

    “这就前世之因,如今刘施主能够礼敬三宝,布施僧道,到时候皇天垂怜,神佛庇佑,就能脱下这万家衣,穿上玉冠金带。”

    刘思永叹气说“算了,算了,看样子是我上辈子欠了女的债,一个个如今来这里磨我。”

    “哈哈,或许如此吧,刘施主,请吧。”

    刘思永等人骑上唐天兴他们马,然后就往祥云府那边前去。

    这走了没有多久,刘思永就看到老车夫到来,如同发现了救星了一样说“楚大爷,楚大爷,我们在这里。”

    老车夫也打马过来,原本高兴的脸在见到忘月的时候,笑容就凝固了。

    “小姐,你们怎么会和她在一起。”老车夫有些惊恐地询问。

    “这位道长准备带我们去祥云府,楚大叔,你们认识吗?”

    忘月一笑,对着车夫说“三哥,你这些年还好吗?”

    “承蒙阁下挂念,还好。”老车夫说到这里,沉默了一会,然后继续说“不知道阁下是否能给在下一个面子,放了他们两人,他们两人都是孩子。”

    “三哥,你误会了,我带着他们,是去见见世面。这个女子和你的关系,难道妹妹我还不清楚吗?你放心吧,妹妹保证,她不会掉一根毫毛,而且她到了之后,还有大机缘。”

    老车夫听到这话,勉强说“只怕他们福缘浅薄,享受不了这机缘。”

    “这件事,三哥你可以放心。其他人不说,难道你还信不过我吗?”

    老车夫思索再三,对着忘月说“既然这样,就有劳你了,只是我想和小姐说点事情。”

    “这里也没有什么外人,三哥你说就是了。”

    老车夫心中明白,忘月不愿意自己说出他的身份,于是只能叮嘱东小姐,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违逆忘月,这一趟祥云府之行,要一切听从忘月的。

    老车夫说完,望着他们打马而去。

    在路上,东小姐询问说“道长,你似乎认识我楚大叔。”

    “是呀,不过他肯定没有和你说过他的家事,这种事情,贫道也不好越俎代庖,告诉你们这些小辈。”

    东小姐这边不问了,而刘思永却来了兴趣,询问忘月,所谓的大机缘是什么?

    “你们知道云家和颐教为什么结怨吗?”

    刘思永瑶瑶头,忘月解释起来。

    在很久以前,云家高祖和颐教教主是师兄弟,那时候自然也没有颐教,也没有云家,他们的师傅是当时北诏第一高手,号称元天天尊。

    这云天天尊武功的确出神入化,当初祥云府的夷人都尊称他为神仙。

    这云天天尊有两样本事,一是玄门内功,名叫指原。一个是点穴功,名叫点八脉。

    这两项功夫,最后一个记录在书里,叫做指原录,一个是铜人,名叫穴道铜人解,

    原本,这两样东西应该传承下来,但是谁都没有想到,一天夜里,云天天尊突然暴毙,云家老祖和颐教教主互相是对方杀了云天天尊,吞了这两样东西。

    于是云家就和颐教成为了仇敌,就这样生生世世在祥云府斗了起来。

    刘思永听到这里,不以为然地说“不对,《利病书》里面明明说的是,一山不容二虎,这才是两家相争原因。”

    “朝廷有朝廷的看法,江湖有江湖的传说。至于哪个说的对,就不知道了。不过这两件东西倒是的确在祥云府,这一次我带你们去,就是取这两样东西。”

    说到这里,忘月对着东小姐说“剑师的本事,主要在剑上面,她的内功心法不是很高明,如不是她少年时候服用了优昙花,凭借奇花之效,练成了雄厚的内力,这才能当上六君子。”

    这时候刘思永说“这优昙花不是服用了可以头发长青吗?难道还能增长内力?”

    “这花既然是奇花,若是只能让白发变黑,秀发长青,那就不算什么奇花了。剑师也是凭借这个,才能被孝文太后毁了功力,又重新修炼。如今你没有奇花可助,那么只能靠这个内功。”

    “至于你,有了那铜人穴道解,这天下怕是没有人能制得住你了。”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输入"大熊猫文学",即可找到本站,谢谢。

    第二十九章裹挟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