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穿越历史 > 虞书 > 第五章师爷
    过了大约两刻钟的时间,那两个小二回来,掌柜询问说:“银子呢?”

    小二摇摇头,一个小二对着掌柜说:“这个,那位老爷请我们吃了一顿饭,等我们吃完,到了码头,那位老爷的船已经开走了。”

    听到小二这话,掌柜看着那个老乞丐,询问老乞丐,询问了几次,老乞丐才明白过来,连忙带着掌柜去那个官员的家。

    刘思永买了一匹布,然后放下银子,对着小二说:“这个热闹有的看了,这布先放在这里,等下我们再来。”

    小二心中惶恐,也没有多留意,刘思永和东小姐跟在后面,到了原来那屋子,刚好看见有人搬进来。

    掌柜连忙找到管家,对管家说明来意,管家听了之后,冷漠地说:“这件事,我们可不知道什么刘老爷,张老爷的,这是我们丁老爷买下来的房子,今天他到任了,要住在这里。”

    掌柜听到这话,看着乞丐,气不一处来,想打这个乞丐,但是想到这个老乞丐已经年老,自己这一拳头下去,要是倒地不起,那么自己岂不是惹上了人命官司。

    掌柜询问老乞丐,才得知这人不是那个人的父亲,这老乞丐到了这府邸,那个骗子告诉老乞丐,他如今当官了,是一个体面人,让老乞丐不要随便说话,让人耻笑。而且不要表现的没有见过世面一样,见到喜欢的,就摇头,骗子就会知道他的心意。

    掌柜听清楚来龙去脉,只好只认倒霉,让老乞丐将这件外衣给脱下来,勉强弥补自己的损失。

    刘思永一直看完,对着东小姐说:“如何?小姐,我说的没有错吧,可惜这丐门的遇上丐门了,强中更有强中手。”

    东小姐好奇看着刘思永,对刘思永说:“当初在客栈里面,我帮你写的那一封信也是告地书了。”

    刘思永点点头,东小姐不由好奇起来,刘思永到底是怎么赚到银子的。

    刘思永没有回答,带着东小姐去了衣裳铺子,让东小姐挑了几件衣服,然后去吃饭的时候告诉东小姐自己的事情。

    东小姐听他说完,颇有不解,询问刘思永,这县衙不是县丞和县尉管事吗?师爷是什么。

    刘思永告诉东小姐,这其实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主要很多知县都是勋贵举荐,基本上不通世情,当上官了,好一点的庸碌无为,这差一点,那就是为祸一方。

    不过就算为祸一方,总是要判案收税,处理地方事务,所以除了县丞之外,还找了师爷。

    师爷是不算是正式官员,也不拿俸禄,称呼上也是西席东主。

    最开始,一个县里就只有三个师爷,后来知县觉得这师爷越来越好用了,于是有六房,九房,甚至十二房之多。

    当然最为重要的就是刑钱师爷,这个一般是由两人担任,一个叫做刑名师爷,一个叫做钱粮师爷。

    刑名师爷主要就是帮助知县判案,尽可能印用律例,让双方无话可说。当然这其中也有颠倒是非,混肴黑白的,所以刑名师爷都觉得自己作孽。

    钱粮就是协助税收这方面,这个是要对朝廷交代的,因为养廉银现在按照等差分发,而税入是朝廷考核的重点,朝廷倒是没有多大精神去专研案卷,看看是否有覆盆之下,难见天日。但是税少了分毫,朝廷就要追究了。

    除了这两个重要的,剩下的就是征比师爷,这是钱粮师爷的副手,主要帮助征收钱粮的,钱粮师爷将任务交代下来,征比师爷就去征收。

    挂号师爷就是的协助帮助将来往信件,朝廷公文这些整理存档,在昭宁前,这个师爷倒是没有多大用,毕竟朝廷回折官员一般不看。

    不过到了仁皇帝这里,仁皇帝在奏折上面喜欢指示,要是不按照仁皇帝的指示来办,让仁皇帝知道了,那轻则罢官,重则坐牢。连李星野就因此被幽禁了,更不用说他们这些小官了。

    除此之外,挂号师爷还要催办刑钱两位师爷,毕竟这两位都是能拖就拖,想着法子休息。当然还要协助帮忙两位师爷看看有没有纰漏。

    书启师爷就是余竹泉担任的,主要是帮忙写文章,回禀公函这些。某些知县,大字不识几个,写一封家书都难,更不用说写官府往来文函了。

    当然书启师爷下面还有书禀师爷,朱墨师爷,章奏师爷,这都是知府一级才会这么细分。毕竟一府之事事务繁多,靠着一位书启师爷,忙都忙不过来。

    书禀师爷就是专门写禀帖,递给朝廷的,讲究文章典雅精炼。朱墨师爷就是专用红、墨笔点、勾告示,向下一层官员传递朝廷旨意的。

    鉴于这些知县的文化水平,所以这个必须要浅白以懂,免得下面的知县产生误会。

    至于章奏师爷,那就是专门递呈给圣人的,这个必须要懂避讳等要点,免得上奏上去,惹得圣人不快。

    书启师爷是师爷当中最为好的,被誉为以研为田,事最清高。

    书启师爷因为文化水平高,经常陪着幕主出席宴会,帮忙捉刀。

    书启师爷很少经手脏活,权势虽然不如刑钱,但是入幕的多想当

    书禀自然也是公门中第一流人物,专门和朝廷打交道。

    最惨的是朱墨师爷,因为差事是交代下面的,写文章又不能骈四俪六,被人讥讽为红鼻师爷。

    账房师爷顾名思义就是掌账房的,衙门各种开支用度,都要经过账房之手。

    当然这个自然是主官的亲信才能担任,有些时候,账房就需要制造两本账本,一本递交给的朝廷,一本自己心知肚明。

    知客师爷就是专门接待,办理宴会的,基本来说,就是如同管家。这个师爷是一些勋贵大臣硬生生给多出来的。管家管理私教应酬,知客师爷管理官府交流。

    教读师爷基本上就是西席了,教主官的子女,当然这个师爷基本被其他师爷看不起,这些师爷认为自己是老爷的先生,而教读师爷是少爷的先生,基本矮了自己一辈。

    这是衙门里面的,当然在总督衙门里面还有戎幕师爷,专门佐理事务,出谋划策的。

    在总督这边只有一个,在禁军之中就有细分为画策师爷,专门出谋划策,谋敌制胜。

    军需师爷,负责粮饷军需。

    文案师爷,专门写奏章和战报的,这也是最为辛苦的,他们经常要在马背上放上一个木架,边走边写。以最快的速度将军情传递出去。

    除了军队里面的,就连学馆都有了,

    因为昭宁二年那件出卷案,这被派遣的学正开始养师爷,这就是阅卷师爷,他们专门帮学正出题阅卷,免得再闹笑话,这些人学问自然不差,很多都是著名的通儒。

    当然还有著书师爷,这个就是帮学正编写文集,修订地方志这类。

    这个著书师爷的出现,还是因为海澜城修三朝诗选,吴织造找人来协助编修。

    还有漕粮师爷,这个主要是几个地方才有,漕粮乃是京城的根本,不可不重视。

    然后河工师爷,专门协助治理河道,毕竟这些知县水平堪忧,要是发水了,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甚至连整修河道都不知道。

    这些都是主要的,剩下就五花八门,看知县自己缺什么就召集什么。

    刘思永滔滔不绝地说了出来,东小姐听完之后,对着刘思永说:“这么说来,师爷倒是有趣了。”

    “岂止是有趣,这天下能够安定,他们出力不少。第一,他们原本是读书人,只是因为科举难以图出身,以前也只能怀恨当一个西席,如今有了师爷,他们就相当于出仕了,这样大家就有了出路,若是办事得力,蒙上司看重,还可以飞黄腾达。”

    刘思永说到这里,语气之中充满了讥诮,喝了一口汤,继续说:“这第二,原本天下知县昏庸,百姓怨声载道,如今有师爷协助,天下可是安定了不少。以前冤判错判,现在也可以有理有据了,让黎庶难生怨言。”

    东小姐没有说什么,看了看刘思永,询问说:“真是奇怪了,你一个小乞丐,对于公门之事,似乎了如指掌。”

    “当然了,这师爷界可是有着汪一,武二,陈三,周四。我的老师就是周四,这师爷的门道,这天下就没有我更清楚的。”刘思永啃着一只鸡腿,得意说。

    东小姐看着刘思永得意的样子,对着刘思永说:“那我就不明白了,你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还在当乞丐呢?”

    刘思永叹气一声说:“我就是游戏风尘的异侠,小姐,你只要知道我厉害就是了。套用不知道从哪里看的话。非吾小天下,才高而已;非吾纵古今,时赋而已;非吾睨九州,宏观而已。”

    东小姐不再多说什么,自己前去休息了。

    刘思永拿着自己两件东西,得意地回到自己房间。

    在刘思永准备睡觉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吵闹声,刘思永好奇的看了看外面。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输入"大熊猫文学",即可找到本站,谢谢。

    第五章师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