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穿越历史 > 虞书 > 第两百九十三章符谶
    四皇子说完之后,宴会才算开始了,大家吃着饭菜,鹰扬殿中央也是乐坊女子那里献舞。

    等这些女子献舞一曲之后,一个侠客说:“圣人,这舞蹈太过柔媚,我们这些粗人实在欣赏不了,不如我们几个人表演一套武术,圣人看看。”

    四皇子说好,这群人走到中间,开始表演起来,最开始还规规矩矩,但是很快,他们越来越靠近四皇子了。

    在最前面的那人离四皇子只有三十步的时候,突然张开嘴,将藏在嘴里的暗器吐了出来。

    这暗器虽然来得快,但是玉玲珑出手也快,她拿起藏在案桌下玉箫,挡住了玉箫。

    东岛长离见到这个情况,出手阻拦这些人侠客,玉箫郎君没有出手,还是望着风笑天等人。

    这些人的武功虽然不错,但是比起东岛长离还是有些差距,东岛长离挥动祝融掌,几掌就解决了一个刺客。

    若水仙子也抓起一把蚕豆,使用漫撒金钱的手法,将为首三个个人的要穴打中,让他们无法靠近四皇子。

    玉玲珑就拿着玉箫防御在那里,不到半刻钟时间,这十几个刺客全局覆没,除若水仙子点中穴道的,其他都死在了祝融掌下。

    若水仙子看着四皇子,想要将这三人带下去审问,四皇子摇摇手,让若水仙子解开三人的穴道,对着三人说:“你们三人可知道,刺杀朕,会有什么后果?”

    “无非就是杀头而已,你这狗皇帝,难道还以为我们会怕死吗?”一个人倨傲地说着,四皇子笑着说:“看来,你们还知道,你们按照大虞律,要株连九族,九族是父四族,母三族,妻两族。你们就算孤家寡人,但是你们母亲那边未必是。如今已经入秋了,正是一个好日子。”四皇子说完,对着若水仙子说:“去查清楚他们九族还有多少人在,若是没有儿子,那么弟子也算。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父母已经亡去的,就找他们师傅的家人吧。等送到京城,先不要杀,将他们关押在一起。”

    四皇子安排好了之后,对着剩下的人说:“这件事,朕知道和你们无关,你们不用担心,这件事不会牵连到你们。”

    四皇子说完,引荐东岛长离给众人,然后告诉众人远赴东海的事情,原本众人倒是不愿意去,但是如今出了这么一件事,他们心中恐惧,担心朝廷会因为这件事连累到自己,于是只能应承了。

    四皇子也一番许诺,然后这一场鹰扬殿宴会就算完毕了。

    回到勤政阁的四皇子,见到归王妃,对着归王妃一笑说:‘今天你怎么来了?’

    “是母后,希望圣人前去永和宫见她一面。”

    四皇子有些为难,看着归王妃说:“母后那边,很严重吗?”

    “有些急,圣人你还是早些去比较好。”

    四皇子点点头,到了永和宫,进入永和宫,就看到了费贞娥跪在那里,贤妃看着四皇子,对着四皇子说:“文渊,你倒是好本事,将我身边的人都挖去了。”

    “母后,费贞娥做错了什么,让你这么生气。”

    “做错了什么,还需要本宫多说吗?有四圣司的人来求见我,反而遭了他的暗算,还好那人命不该绝,留下一口气,将这个消息告诉本宫,而且还告诉本宫,前段时间,四圣司有人传递消息给本宫,也无缘无故地死了。”

    贤妃说到这里,然后对着四皇子说:“这些事情,本宫都不想追究了,本宫只想问你一件事,文渭你准备怎么办?”

    “十弟一错再错,所谓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母后,你是一个明事理的人,应该知道孩儿的为难。”

    “昭宁圣人,昭宁圣人,天下无异议,便是安宁之术。你何必说这些呢?你上次呵斥你弟弟的三隐三偏,那么你何尝没有三隐三偏呢?”

    “朕不明白母后你说什么?若是孩儿有什么说的不对,还请母后你指点。”

    “这去西戎,你可知道?”

    “孩儿自然知道。”

    “既然知道,为什么在你十弟立碑的时候,你不劝谏,国库空虚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对圣人劝谏。这出征西戎,是天家愿意的吗?那是西戎先开战衅,这才有朝廷出兵,这也叫黩武吗?暂且退一步,你弟弟没有绥边之术,而你有了吗?你还不是让归无妄在那里打着,西北局势一如往常,既然你可以因此治你十弟的罪,为什么不治文皇帝的罪,怎么不治归无妄的罪。”

    “母后,十弟获罪,非是一块碑,而是擅自离京,母后,为什么你面对十弟的事情,总是这样意气用事,偏心于他呢?若是换作朕今日被困在天牢之中,你可曾会为我求情。”十皇子说到这里,闭上双眼,不忍心再说下去。

    贤妃看着四皇子,对着四皇子说:“怎么不会,而且老十绝不会如你那般心狠手辣,你的心思,我难道还不清楚吗?你可知道,文皇帝在临终前,我曾经问过他,文渊适不适合继承大位,文皇帝告诉哀家,你只知斗人,不知道治人。要说权谋手段,这天下没有比你还高了,而要说治天下,你还差的远了。文渊,你这些年来,可曾想过如何治理天下。你在文皇帝身边,你没有提议过如何治理天下,而是想着怎么和其他人斗,怎么让他们输。”

    “你如今倒是做到了,但是你这样对天下万民有什么用呢?就算你的兄弟被你全部干倒,鬼府被你瓦解,天下万民又有什么好处呢?他们是能吃好,还是能穿暖了吗?文皇帝不立你为太子,他知道你能够夺取大位,因为任何人都斗不过你,但是你却不是一个他希望的明君,所以他宁愿你去争,也不愿意送给你。当初哀家不明白文皇帝为什么要问耀棣那一番话,如今哀家总算知道了,非是力争可得,他到了死,也不认可你这个大位是应该的。他心中要登大位是你耀棣,耀棣才是那个不争之人。”

    四皇子听到这话,对着贤妃说:“母后,你可知道,孩儿登基,乃是应了符谶。”

    “晓月那符谶,红颜死,大乱止,十四子,主神器是不是,十四的确是你,但是这位主神器可不是你,而是你的儿子。文渊,你八字不贵,星布暗弱,你能登上天子之位,完全是耀棣元龙之气扶持而已,这大苦之位,不过是你替元龙坐上而已。而且你可知道,在魏末的时候,京城曾经有童谣,玄河崩,天山裂,四辅尽诛灭,金乌死,假龙窃,元凰凌空成大业。这前半句应在魏祚将终。至于后半句,怕是要应在你文渊身上了。”

    四皇子也曾听到过这个童谣,对着贤妃说:“元凰虽然有愧师尊,但是师尊你这样挑拨你我之间的关系,似乎有失厚道。这童谣说的元凰,未必是真的名叫元凰。”

    “你可还记得元凰郡主?”

    四皇子听到这话,对着贤妃说:“孩儿自然记得,元凰郡主乃是武英将军后人,许配给吴王,吴王死后,元凰郡主十六岁那年,也病逝在京城。”

    “病逝?你还曾见过她,你这一身武功还是她传的。楚元凰也是被她打通三阴绝脉的。”

    “啊,她是神尼,她年龄不是和母后你一样大吗?”

    “是呀,但是我可是出家当坤道,她当初传我内功,于是就成为了我的师尊。她贵为郡主,为什么会出家,继承三界神尼的名号,你可知道为什么?”

    四皇子摇摇头,贤妃看着远方说:“因为她叫元凰,而孝懿太后才想当那只元凰,吴王他不明白,为什么孝懿太后会追杀他们,在孝懿太后心中,元凰郡主比起吴王,是更加棘手的对象。最后孝懿太后也没有当上元凰。”

    四皇子思索了一番,对着贤妃说:“那么楚家为什么要让元凰叫这个名字呢?”

    “因为这个童谣就是赵燕然弄出来的,赵燕然的父亲赵龙城当时外号点天机,先预测魏祚将终,假龙窃位。赵燕然再次散播了这童谣,为沈徽音造势。这个元凰,自然指的是沈徽音。定国公他家对魔教那套那么熟悉,所以才会这么苦心竭虑弄出一个碧梧栖老凤凰枝来掩人耳目。”

    贤妃说完,对四皇子说:“符谶之学,哀家可是远比你精通,晓月这些道士,总是以为我这个掌教真人没有什么水平。岂不知在哀家眼里,他们献符之简单,实在让人笑话。哀家今天告诉你这些,是想让你日后将这个消息告诉吴王,这么多年,他们两个人分别这么多年了,也应该再次聚首了。”

    贤妃说的这话,让四皇子产生一种不好的感觉,对着贤妃说:“母后,你今日怎么总是说这些不祥之言。”

    “如今,哀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你走吧,费贞娥,你也走吧,哀家身边不需要你了。”

    费贞娥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四皇子对着她使了一个眼色。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输入"大熊猫文学",即可找到本站,谢谢。

    第两百九十三章符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