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穿越历史 > 虞书 > 第两百七十八章遗诏
    三毒对着慈恩师太行礼说:“贫道三毒,师太如何称呼?”

    “贫尼慈恩,见过三毒道友,三毒道友进京,是去文华殿了吧。”

    三毒没有否认,慈恩说自己来这里,是等着她徒儿出来的,没有想到会遇到三毒。

    三毒看着慈恩师太,对着慈恩师太说:“有劳你照顾公主殿下了,唉,如今,他们两人都去了,只剩下贫道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里了。”

    慈恩师太没有说话,这个感觉她比三毒更明白,她的全家都已经死了,如今她没有一个亲人了。至于海外那个魏帝,是不是她的侄儿,还有待查证。就算真的是,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也没有什么感情。

    两人沉默了一番,最后三毒对着慈恩师太说:“若是你见到公主殿下,告诉公主殿下,她去劝劝江离郡主,让江离郡主嫁给当今圣人。”

    “贫尼知道了,不知道你这一次又将去什么地方呢?”

    “贫道也不知道,天地这么大,总是有我容身的地方。”

    第二天早上,虞慧儿她们出宫了,慈恩师太也迎了上去,虞慧儿看着慈恩师太,忍不住落泪。

    慈恩师太带着虞慧儿,到了一处茶馆雅间里面,等小二上了茶,慈恩师太安慰虞慧儿不要太过伤心。

    虞慧儿和慈恩师太贴心谈了一阵,然后告诉慈恩师太她们出来的原因,也希望慈恩师太能够帮她们找到吴王。

    “你们运气不好,昨天吴王就离开了,看样子,这一时半会是难以找到他了。”慈恩师太说着,将昨晚的事情说了出来。

    虞慧儿听到慈恩师太这么说,才知道三毒原来就是吴王,心想怪不得自己看到三毒的时候,有一种奇特的感觉。

    “嗯?吴王既然已经进宫了,看来事情差不多已经成了。今天我们暂且在外面逛逛吧,等到明天回去。”

    虞慧儿点点头,心想今天宫里也没有什么大事,于是就答应了。

    这时候宫里恰好出了一件大事,四皇子被邀请到了起居馆,馆臣等四皇子入馆之后,就关闭馆门,然后孔兴泰对着四皇子行礼说:“臣孔兴泰率起居注太史学士三十二人,恭请圣安。”

    “免礼,如今宫中大事不少,你们有什么问题,还是尽快问吧。”

    “唯。臣忝为起居注监笔,对于太宗文皇帝这月言行举止,因未能封诏,不能伺候一旁。至尔底蕴空泛,无以为注。万恳圣人将有关事项一一垂示,臣等载入档案,传之后世。不敬之请,诚惶诚恐。”

    四皇子知道这一次起居馆馆臣可不是诚惶诚恐,而是想要找自己茬,于是对着他们说:“文渊奉旨承嗣,尚未登基。现在来这里听勘,也是以四皇子礼亲王的身份。诸位不必以圣人视我,也不用诚惶诚恐。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问,若是本藩知道,自当据实已告。若是本藩不知道的,也不敢虚言以对。”

    四皇子知道这些馆臣都是弄笔杆子的高手,如今文皇帝还没有下葬,他也没有正式登基,在一般人面前称朕倒是无妨,但是若在这些人面前称朕,他们肯定要春秋笔法,暗中编排自己。说什么先帝未葬,新皇不哀,自称圣人,先给自己扣一个不孝的帽子,然后再暗示,自己可能杀了文皇帝。

    “王爷恩典,王爷恩典。”孔兴泰也识趣的将称呼改了,后面的学士也开始写了起来。

    “臣请问,王爷前去白马寺为大行皇帝祈福时,大行皇帝可有交代。”

    四皇子听到大行皇帝这个称呼,心中不满,自己已经给文皇帝定了谥号和庙号,这还称大行皇帝,是不认可自己了。

    不过四皇子先说他以王爷的身份来听勘,就不好在说什么,只能说:“太宗文皇帝交代本藩,斋戒之事,诚心为上。天数有常,神佛莫变。”

    四皇子也先堵住他们的话,免得这些人有暗中编排自己去祈福,最后把文皇帝给祈死了。

    “请问王爷,你可曾离开白马寺?”

    “二十七日早上,宫中传诏,让本藩到了琼华园,除此之外,本藩没有离开过卢师山。”

    四皇子也知道他们想问什么,他也巧妙地将白马寺给换成了卢师山。

    孔兴泰写下来,然后询问四皇子说:“王爷当时见到大行皇帝的时候,大行皇帝气色如何?”

    “面如枯槁,神情憔悴,眼中有泪。”

    “大行皇帝可有什么交代?”

    “文皇帝见到本藩到来,拉着本藩的手,对着本藩说:你来了,你来了。然后将贴身玉珏递送给朕。”

    这件事倒是真事,只不过当时文皇帝说的你来了,你来了,到底是不是指四皇子,那就只有文皇帝知道了。

    四皇子说着,将玉珏拿出来,对着馆臣说:“这个玉珏是高皇帝临终时候送给文皇帝的,文皇帝如今送给本藩,就有承嗣之意。”

    “除此之外,大行皇帝还有什么开示?”

    四皇子知道问题来了,这群人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一定要弄的自己无言以对才是。

    “文皇帝当时病重难言,并没有什么开示。”

    “后来呢?”

    “后来我和诸位皇子站在门外,戌初时分,文皇帝传口诏,言皇四子人品贵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统,著继朕既皇帝位。当时诸位皇子都在场,本藩一字不假。”

    “可曾有诏?”

    四皇子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外面突然传来:“江离郡主求见。”

    众位馆臣心中一惊,连四皇子都纳闷,不过四皇子还是准了。

    和江离郡主一起来是当朝九卿,江离郡主对着馆臣说:“事出紧急,多有叨扰,还请诸位大人恕罪。”

    “不知道娘娘到此所谓何事?”

    “文皇帝御龙之前,曾交给本宫一把钥匙,让本宫在他御龙后第三天前往名山,在众位大臣面前打开金匮,取出里面的遗诏。如今已经是第三天,本宫在九位大臣面前取出遗诏,如今遗诏尚未开启,不知道监笔大人是否愿意当着众位大臣面前宣读。”

    孔兴德听到这话,自然不敢,退让一番之后,就有大司农亲自宣读:

    “……盖愆成昊端伏,后贤皇子文渊。仁孝天植,睿智夙成。宜上遵祖训,下顺群情,即皇帝位。勉修令德,勿遇毁伤。丧礼依旧制,以日易月,二十七日释服,祭用素馐,毋禁民间音乐嫁娶。宗室亲、郡王,藩屏为重,不可擅离封域。各处总督镇巡三司官地方攸系不可擅去职守,闻丧之日,各止于本处朝夕哭临,三日进香差官代行。府县并土官俱免进香。郊社等礼及朕祔葬祀享,各稽祖宗旧典,斟酌改正。

    自即位至今,建言得罪诸臣,存者召用,殁者恤录,见监者即先释放复职。方士人等,查照情罪,各正刑章,斋蘸工作采买等项不经劳民之事悉皆停止。于戏!子以继志述事并善为孝,臣以将顺匡救两尽为忠。尚体至怀,用钦未命,诏告天下,咸使闻之。”

    大司农宣读完毕,众人觉得这诏书倒是有文皇帝的风格,那个人品贵重,深肖朕躬。的确不像是文皇帝这种有才的人写出来的。

    大司农宣读完毕,看着上面的印玺,诧异地说:“竟然是高皇帝那枚印玺,此印在高皇帝殡天后,文皇帝就藏而不用,如今遗诏用此印,应当是文皇帝本人遗诏。”

    大司农说完,然后给众人看,众人看着大虞奉天倡义皇帝玺九个字,都点点头。

    这个印出现的很少,除了天定年间登科进士,其他人都不知道有这个印玺。

    这字迹也和文皇帝一样,这时候一位馆臣说:“听闻王爷字迹和文皇帝相似,不知道……”

    “本藩这几日何曾动笔写过什么?而且这字迹和本藩不同。”

    说着,四皇子让人拿来纸笔,对着这个圣旨写了起来,写到自己的名字的,四皇子笔画很快。三点水再次写成像两点水

    “如何?你们都是辨识字迹的行家,本藩是否作伪,你们一目了然,”

    众人辨识了一下,发现这两个字迹的确有区别。

    “孔兴泰,如今这遗诏,你们是否要誊写一份,进入这起居注呀。”

    诸位馆臣一时无言,九卿见到起居馆还要勘问,于是就告辞离开了。

    等到众人离开之后,孔兴泰他们抄写完毕,然后再次说:“王爷,这遗诏的确是大行皇帝所写,只是臣翻阅了档案,没有见到有此诏书。不知道此诏系什么时候写成。”

    “当时在文皇帝病重之前。如此重大诏书,不见起居注详细记载。如今你们不思其责,反来询问本藩,真是怪事了。到底你们写起居注,还是本藩写起居注呀。”

    四皇子如今见遗诏在手,心中胆气也足了几分,也不愿意再给这些馆臣什么面子,直接嘲讽说。

    “臣等知罪,臣等知罪。”

    四皇子见他们不敢追究,不用松了一口气,他自己都不知道,这诏书到底是什么时候写的,或许是写在文皇帝驾崩之后也说不定。

    大虞奇侠传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输入"大熊猫文学",即可找到本站,谢谢。

    第两百七十八章遗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