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穿越历史 > 虞书 > 第两百六十一章穷酸书生
    等赵猗房一曲舞罢,耀棣高兴地拍手说:“果然还是这剑舞看着好看,你以后就跳这个舞蹈吧。”

    耀棣准备让赵猗房再次跳一曲的时候,只见桂华走了进来,对着耀棣说:“殿下,那天我们见到那个书生求见,他手中拿着安远侯的荐书,应不应该接见呢?”

    “有人来找小王,自然是要见了。”耀棣很开心,来到南都之后,他感觉自己都不受到重视了。

    赵猗房准备退下的时候,耀棣笑着说:“没事,来找小王的,不是什么大事,你也在一旁。”

    赵猗房伺候在一旁,很快那个老年书生走了进来,对着耀棣行礼说:“殿下,老朽这厢有礼了。”

    “免礼,你找小王有什么事情?”

    “老朽见小王爷喜欢听唱词,于是特意有一首奉上,还请这位姑娘吟唱一番。”

    耀棣点点头,赵猗房接过纸,看着上面的词,对着这个书生说:“这是贺新郎吗?”

    书生点点头,赵猗房先用调子唱了一番,然后才让人奏乐对着耀棣唱道:“梦绕神州路。怅秋风、连营画角,故宫离黍。底事昆仑倾砥柱,九地玄流乱注?聚万落千村孤兔。天意从来高难问,况人情老易悲难诉!更南浦,送君去。”

    这半阙唱完,耀棣似懂非懂的地说:“这前面倒是挺有趣,但是后面,感觉差了那么一点那么一点意思。天意从来高难问,这句小王知道,这是化用的杜工部,天意高难问,人情老易悲。”

    书生弯腰行礼,说耀棣说的是,这句的确是化用这个典。

    然后赵猗房再次念下阕:“凉生岸柳催残暑。耿斜河、疏星淡月,断云微度。万里江山知何处?回首对床夜语。雁不到、书成谁与?目尽青天怀今古,肯儿曹恩怨相而汝?举大白,听金缕。”

    耀棣高兴地说:“这后面好,这首词除了更南浦,送君去,不好之外,其他的都很好。”

    书生没有说什么,看着耀棣说:“殿下,不知道你是否知道这一首词说的什么?”

    “不太明白,只是觉得有豪气,昆仑倾砥柱吗,玄流乱注,这一句真是写的好。你和小王说说吧。”

    “这首词老朽写作天定三年,那一年,老朽不才,还是魏臣,这前面两句,是老朽感叹魏朝即将灭亡。这天下纷纷乱乱,外加玄河决堤。老朽看到了千村万户残破,心有戚戚。”

    “你这首词似乎要送给某人?”耀棣不喜欢送君去那句,但是也明白,这首词是友人相送。

    书生点头,对着耀棣说:“那时候老朽一个好朋友,准备前去京城,为那时太子,也是如今圣上效力。老朽于是告诉她,圣人的心意从来是无人知道的。而且我们之间多年的感情,如今分离,老朽的又应该是何等伤心。”

    “嗯?你的朋友最后见到圣人吗?”

    “见到了,承蒙圣人不弃,让她当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官。说来惭愧,这一首词下半阙还是她填的。”

    “这人小王见过吗?”耀棣倒是有了兴趣了,书生没有直接回答说:“小王子恐怕是见过了,只不过她如今是贵人,老朽若是说出的她的名字,怕殿下笑我如今满头白发,还要攀附权贵。”

    耀棣见书生不愿意说,也没有多管,他询问下半阙说的什么。

    “下半阙的景物,不用老朽解释了,这万里江山知何处,是说我们两人分别了之后,隔着万里江山,不知道对方的处境。这里知何处,也指她协助太子,国事又当如何?想要想以前那般对床夜语已经是不可得了。这里对床夜雨,不过是用的白乐山和玉溪生的典,非是实指。”

    耀棣见书生要这么解释一番,心中奇怪,这两个男人就算真的对床夜话,也没有什么。不过他想了想说:“对床应该是原句是能来同宿否,聆雨(原句是听雨,耀棣为了避讳孝懿太后讳改听为聆)对床眠,不过夜语是出自玉溪生的哪句呢?”

    书生摸了一下脑袋,然后对着耀棣说:“老朽也忘了,这人老了,记忆不好,还请殿下恕罪。”

    “无妨,你继续吧。”

    “后面就是她入了宫中,那么一切书信就算写成了,也难以寄给老朽。她抬头望天,感怀古今,这自古以来,要成大事的,怎么能够像小孩子一样整日那般,你埋怨我,我归罪你。不如举起酒杯,听我为你唱一曲金缕曲。”

    书生解释完毕,耀棣看着书生说:“这么看来,你那个同伴比你还是厉害一些。你只知道圣人的心思难以揣摩,但是他却要目尽青天。”

    书生听到耀棣这般说,心中一震,看着耀棣,没有想到耀棣竟然能看出这一层意思。他过了一会儿,才对着耀棣说:“殿下,的确,她什么事情都比我看的远。”

    “好了,你来找小王,就是为了献这一首词吗?”

    “是的,到时候希望殿下能够在圣人面前吟诵这一首词,以圣人的才智,一定能猜出她是谁?”

    “你这么说起来,小王倒是又兴趣了,这个人到底是谁?你不愿意说的话,那么就告诉小王,他是死是活,是还在当官,还是已经乞骸了。”

    “她已经去世了。”书生说到这里,眼中出现了点点泪花。耀棣说了一声遗憾,然后对着书生说:“小王若是见到圣人,一定会为在圣人面前吟诵这首词。圣人知道了之后,或许会给追封他一个美谥。”

    赐谥在虞朝是一个恩典,除了四妃和国公,没有立下大功劳的,是没有资格有谥号的。

    耀棣心想这个书生是为他朋友抱不平,想要用这一首词来说动圣人,让圣人赐谥。

    “那就多谢殿下了,其实老夫,只是想告诉圣人,有些人未必如他知道的那般。”

    这话在耀棣看来没有什么区别,于是对书生说:“那么你是否愿意当官呢?”

    “多谢殿下了,老朽已经过了知命之年,对于仕途已经没有那么热心了。只不过老朽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殿下是否能够答应?”

    “你说吧。”

    “老朽少年时,自负有帝师之才,恨未能遇到明主,如今老矣,方知少时之荒谬。但是老朽还不死心,希望能够教导殿下你几天,实现儿时的愿望。”

    耀棣见这书生谈论诗词时候倒是有趣,心想自己闲着也是闲着,于是点头答应了。

    这几天,耀棣发现这个书生的学问比起自己老师还能厉害,这个书生不但懂今文,还会写古文,他教耀棣尚书,给耀棣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见书生真的有本事,耀棣又想起了帝范里面的那句话,他拿出来,没有给书生看书名,对着书生说:“老师,你看这是不是旁求俊五?”

    “是的,这的确写的旁求俊五。”

    耀棣高兴,心想自己果然没有认错字,然后对着书生说:“那么,这四个字应该怎么解释呢?”

    “这个是用的典,出自文心雕龙,原句是及孝武益明,旁求俊乂,对策者以第一登庸,射策者以甲科入仕,斯固选贤要术也”

    “啊,老师你刚才说的是旁求俊乂吗?”

    “俊五也罢,俊乂也罢,你是王子,不用寻章摘句,你只要明白这个意思就可以了,俊乂是它,俊五也是他。日后殿下你开科举士,选贤举能,便是这四个字的意思。”

    耀棣开心起来,对着这个书生说:“不愧是老师,魏姨还非要说这是圣人写的别字。”

    书生当做没有听到,耀棣也拿着帝范,让书生讲解起来。

    这书生讲解的深入浅出,耀棣听的很高兴,整天缠着这个书生,也不听歌曲。

    四皇子原本得知一个书生来到皇宫,还有一些担心,但是见耀棣一心求教书籍,也就放心了。

    半个月之后,一本帝范就被讲解完毕了,最后耀棣有些感叹地说:“老师,我母亲说了,若是圣人问起来,我要回答,共理旷道,共守重任,那么老师应该认为我应该回答什么呢?”

    “不如回答礼乐之兴,以儒为本。宏风导俗,莫尚于文;敷教训人,莫善于学。”

    “为什么?”

    “殿下,你日后就知道了。不过殿下,老朽也要送你帝范里面的一句话。土地虽广,好战则人彫;邦国虽安,亟战则人殆。”

    耀棣点点头,对着书生说:“小王知道了,小王会记得。”

    书生见着耀棣不以为然的样子,深深叹了一口气。

    “老师,你为何叹气?”

    “没事,希望是老师我多心了吧。如今老朽心愿已经了结,多谢殿下能给老朽这个机会,明日殿下就会回京了,老朽也应该告退了。”

    “老师,你不愿意和小王一起回到京师吗?”

    书生摇摇头,告诉耀棣,自己已经老了,受不了这奔波之苦,如今心愿已经了结,自己也应该告退了。

    耀棣见无法挽留,于是亲自设宴,招待书生,第二天早上,耀棣他们离开的时候,书生也离开了。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输入"大熊猫文学",即可找到本站,谢谢。

    第两百六十一章穷酸书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