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穿越历史 > 虞书 > 第一百七十四章巧言诡辩
    昭穆尊说到这里,似乎觉得自己这话有些不妥,于是笑着说:“当然,你们有自己的顾虑,这顾虑是好的,不过老朋友呀,有时候想的太多可不是一件好事,若是想着事事算尽,那么就办不成事了,我喜欢就是搏一搏。当初长乐逆侯作乱地时候,何尝不是一场豪赌。”

    萍踪不系舟觉得昭穆尊这话似乎有些不妥,但是仔细想来,还有几分道理,他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含含糊糊地说:“老钱,你说的倒是不错,那么接下来你准备应该怎么办?”

    昭穆尊从衣袖里面拿出一面三角令旗,上面写着止武两个字,昭穆尊对着萍踪不系舟说:“将这个止武令旗送到各门各派,希望老朋友,你也能帮我一把。”

    “那么封禅这件事你准备怎么办呢?”

    “这皇帝老儿愿意在哪里封就在那里封,这封禅之后亡国也不少,所谓神灵,虚无缥缈,我们干自己的正经事情要紧,他的事情,多注意就好了。”

    昭穆尊说完,在院子里面踱着步说:“这一次出关,我想做的事情可不少,现在真的一点时间都不想耽误,明天我就出发去找其他门派,老朋友你,你还是留在这里,帮助益善处理一些事情吧,益善是少年心性,做事还太年轻了。”

    昭穆尊说到这里,询问萍踪不系舟说:“你知道庄九通这个人吗?”萍踪不系舟点点头,说听说过,是狂人陆通的弟子,和九世秀才交好。

    “是这样的,你先听我说。”昭穆尊将钱多多的事情说完,然后再次说:“就是这么一回事,益善这个孩子,也是种了别人的圈套。他本质不坏,既然这木已成舟,那么说别的没有用,你若是遇到庄九通,就和他解释一下,让两人成亲吧。”

    昭穆尊说的很轻松,而萍踪不系舟却气的浑身发抖,对着昭穆尊说:“老钱,这件事怎么这么处理!”

    “老朋友,不这么处理怎么处理?难道还真的要拿庄九通一掌打死益善,这件事本来就不是益善的错,等我的人找到钱福,自然会送到他们那里去,让他们处置。”

    萍踪不系舟如同看着陌生人一样看着昭穆尊,思索几番,才苦心全说:“虽然是钱福献出的丹药,但是坏了别人贞洁的是益善呀,老钱,你不是一个糊涂的人,怎么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

    “我看老朋友你不明白,这钱福是四圣司的内奸,四圣司苦心设计益善,益善避开了千次,这一次没有避开,怎么会是益善的错。这贼要偷东西,房子主人一时忘记关门,被贼偷去了,这不去怪贼难道还怪主人吗?益善不是什么圣人,自然也会犯错。夫子都说过,人恒无过。如今自责益善已经没有什么用,还是想办法弥补。”

    昭穆尊说完,见萍踪不系舟还准备说什么,摇手说:“这件事不用再提了,老朋友,你只用告诉我,杀了益善能不能让这件事变得更好就可以了。”

    萍踪不系舟被他话这么一堵,心想这昭穆尊太过溺爱自己的孙子,自己一个外人再多谈的话,反而会得罪昭穆尊。

    他也不准备说什么,等到昭穆尊走后,自己先斩后奏,让钱多多去谢罪。若是庄九通想要杀的话,自己就出手保护,若是只是废去钱多多武功,或者其他惩罚,萍踪不系舟就选择不理会。

    萍踪不系舟说自己多日奔劳,有些累了,准备去休息,昭穆尊说好,说有空再和萍踪不系舟叙旧。

    这天亮之后,知府就得到了消息,在城中发生了命案,知府亲自前去勘察,他旁边的府丞见到钱福,对着知府说:“老爷,这好像是钱家的那个家人。”

    知府听到后一惊,让人去通知钱多多,让钱多多来知府衙门。

    知府让人将尸体搬到衙门,就等待起来,钱多多也很快就来了,钱多多对着知府行礼说:“草民钱多多见过知府大人,大人金安万福。”

    “贤契,起来吧,不用如此多礼。”知府年年接受钱家的供奉,对钱多多自然有亲近之心。

    钱多多站起来之后,知府询问说:“不知道大人找草民前来,所谓何事?”

    知府对着府丞点点羊头,府丞立马下去,很快就有人抬着钱福的尸体上来了。

    钱多多看到钱福的尸体,脸色一沉,拿出一块玉,对着知府说:“晦气,晦气,没有想到草民这个家仆死也会冲撞到大人,这块玉,乃是千年羊脂玉做成,能够消灾辟邪。还请知府大人收下,免得被这厮的怨气污了贵体。”

    知府笑着说无妨,无妨,将玉给收下了,然后对着钱多多说:“既然是你的家人,那么你就领会去,好生安葬吧。不知道这件事是否要衙门出面呢?”

    钱多多心想你这知府要是知道是四圣司背后下手,肯定会转身对付钱家,于是笑着说:“不敢有劳大人,大人应该知道,我们钱家还是薄有钱财,难免会被贼人惦记。”

    知府也懒得追查什么真凶,如今钱多多不要追查,自己也得了好处,这件事就算完结了。

    钱多多带着钱福一家人的人到了钱福一家原来的房间,仔细观察钱福一家的死因,他怎么看都没有认出来,只是知道有人用重手法点了钱福一家人的死穴。

    他于是让人将萍踪不系舟请来,萍踪不系舟正好准备和钱多多谈这件事,于是到了这里。

    看到尸体的时候,萍踪不系舟不由倒吸一口气,对着钱多多说:“你杀的?”

    “老前辈,若是晚辈杀的,晚辈怎么会请你过来呢?”钱多多苦笑一声,对着萍踪不系舟说:“如今这厮死了,看来这天下没有人能够证明我的清白了。”

    “益善,你到现在还不认为是自己错了吗?”

    “错?老前辈,晚辈的确有错,就是误信了这贼子,没有将他早日逐出家门。”

    听到这话,萍踪不系舟严声说:“钱福的确有错,但是你若不想坏人名节,那么也不会此事,我看钱福不过是从犯,而你益善才是主谋。”

    钱多多连忙摇头说:“老前辈,这话你就说差了,我和你打个比方,这钓鱼丢了鱼饵到了河里,这鱼去咬了饵,这件事难道老前辈也要指责鱼说,都怪你,贪吃才会被抓吗?这鱼吃饵乃是天性,明知道陷阱也要挑,鱼儿固然有错,那最大的错,不是那个钓鱼的人吗?”

    钱多多滔滔不绝地说着,说到这里,再次开口说:“这鱼儿已经被抓,指责已经无用,鱼儿现在要做的就是逃出生天,想办法让渔夫不要再来伤害自己。”

    萍踪不系舟听着他这一番歪理,气愤地驳斥说:“鱼儿那是咬饵,但是你这是骗其鱼儿去咬饵,自己在一旁吃剩下的饵食,罢了罢了,老夫也说服不了你,这件事老夫说破天都没有用,只有去找庄九通他们,看庄九通如何处置。”

    “庄九通算什么,也配处置我。不过算了,老前辈,我敬你如同我的祖父,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现在你且看看,这钱福是什么人杀的。”

    萍踪不系舟本来准备拂袖而去,但是想到庄钱两家都对鬼府有恩,于是只能耐着怒气,看着钱福的伤口,然后说:“这不是点穴,而是截脉之法,这是益安唐家的独门手法,真是奇怪了,唐家有了勋爵,怎么还会来这里暗杀这些人呢?”

    “唐家的人也可能进入到四圣司。”

    “是,但就算进入四圣司,也应该在西南才是,唐家的子弟若非有要事,绝不会轻易离开西南二府。”

    钱多多不以为然地说:“这不过是老规矩,如今天下都是虞朝的天下了,朝廷让唐家的人来东海,唐家的人难道还敢不尊吗?”

    萍踪不系舟想想也有道理,对着钱多多说:“这人能肯定不是你杀的,你可知道庄九通在什么地方?”

    “知道是知道,但是老前辈,有件事还需要你帮忙。”

    “什么事,你说吧。”

    “你见到庄九通的时候,替我作证,我不知道那丹药是什么,是钱福这厮私自给殷姑娘服下的。我也是被钱福骗过来的,对于此事,我一点也不知情。”

    萍踪不系舟听到这话,冷笑地说:“你这是要让我帮你作伪了?你为什么不这么告诉你祖父呢?”

    “这件事我可不敢欺瞒祖父和老前辈,晚辈也算读过圣人之书的,知道怎么尊老。至于庄九通,这么说也对他有好处,若是他执意要杀晚辈,那么我祖父只能迫不得已杀了他,若是闹到那种地步,想必也不是姜前辈愿意见到的。”说到这里,钱多多看着萍踪不系舟,落泪说道:“关于殷姑娘,大错已成。晚辈别无他法,只有真心对她,才能够弥补晚辈的过错。”

    萍踪不系舟听到这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对于殷洛来说,这样或许是最好的结果。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输入"大熊猫文学",即可找到本站,谢谢。

    第一百七十四章巧言诡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