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穿越历史 > 虞书 > 第五十一章有情人终成眷属
    魏思思看着江离郡主说:“弱女子,义亲王真是说的好笑,若是她真是一个弱女子,你现在怕是早已经喊放箭了,今日我们只希望你们能放我们离开,我们保证不伤这个女子一丝毫毛。”

    听到这话,二皇子反而犹豫起来,鱼鼎天见到这个情况,心中想着莫非是二皇子看中了这个女子,舍不得下手,于是开口劝说:“义亲王,这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为了一个女子让这些人离开呢?”

    “她是乃是圣人最为宠爱的江离郡主,若是今天又半点损失,别说本藩,就算你东海王都担不起。”情急之下,二皇子将江离郡主的身份给泄露出来,东海王这几年关心虞朝朝政,也知道,比起九位皇子来,圣人的确最为喜爱这位郡主。

    魏思思听到这话,也没有想到这个女子竟然是江离郡主,在江离郡主耳边道歉说:“郡主娘娘,多有得罪,还请恕罪。”

    江离郡主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神箭营的人,似乎在思索什么。

    鱼鼎天思索了一番,用传音入密的方式告诉二皇子:“义亲王,暂且等金教习伤好,他若是出手,自然可以夺回郡主娘娘。义亲王你可以放心,这些侠义道人士自诩正义,只要我们不先动手,他们绝不敢先下手。”

    二皇子听到这话,心想也没有办法,现在只能等玉箫郎君先将伤治好,将江离郡主夺回来。

    剑师看着鱼鼎天嘴唇蠕动,二皇子又在点头,心中就明白,这鱼鼎天在用传音入密和二皇子说着什么,她也是一个聪明人,见二皇子的目光落在了玉箫郎君的身上,就将鱼鼎天的打算猜测的八九不离十。

    剑师走到魏思思身边,伸出手,拉住魏思思的手,凭借衣袖的遮挡,在魏思思的手中写到:“速速离开,迟则生变。”

    魏思思点点头,大声说:“义亲王,你若是送我们上船,回到岸上,我们就将江离郡主奉还。”

    二皇子听到这话,没有做声,只是沉默,四皇子也没有说话,看着神箭营,对着为首的首领悄悄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们将弓箭放下。

    神箭营统领自然认识四皇子,见四皇子的暗示,都将箭撤下,放入箭囊之中,现场众人看到这个情况,气氛为之缓和几分。

    魏思思见二皇子不作声,也无奈了,她如今挟持女子已经有失侠义了,若是再伤了江离郡主,那就真的和邪道没有什么区别了。

    双方僵持的时候,大厅右面突然闹了起来,鱼鼎天不由脸色一沉,对着叶汉成说:“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不用去看了,父亲,是女儿我来了。”一个渔家打扮女子手中握着一把剑,傲然从后院走进到了前厅。

    “放肆,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不在后堂好好呆着,来这里做什么。”鱼鼎天虽然语气严厉,但是目光却是十分温柔。

    鱼娘走到了白车丰的身边,对着白车丰说:“勿忧,你我已经互许终身,鱼娘已经是你的妻子,如今勿忧你有难,妾身只能陪同你一起闯出去了。”

    鱼娘一往深情,让白车丰心中感动不已,拉着鱼娘的手说:“如今你父亲是东海王,你是郡主,你还愿意跟着我这江湖人士,此等深情,白某怎么能辜负,我们就算生不能同眠,死后也算可以同穴了。”

    “鱼娘,回来,你若真是和这群魏逆呆在一起,就算孤也保不住你。这天下优秀的侠客多的是,你又何必陪着白车丰一起送死呢?”鱼鼎天气的跺脚,这时候鱼鼎天埋伏的士兵也从后院出现,将魏思思一群人给包围起来。

    鱼鼎天看到这个情况,大声喊着说:“是谁让你们出来的。”

    这时候李海玉苍白着脸走了进来,对着鱼鼎天行了一个大礼,然后站起身来,在鱼鼎天耳畔说:“大王,今日之事,难以善了,如今郡主站在他们那边,若是我们没有什么表现,岂不是让朝廷见疑。而且若是我们的人动手,也可以免郡主伤在朝廷手中。”

    鱼鼎天听到这话,顿时苦笑不得,他告诉李海玉,江离郡主已经在剑师等人手中了,现在正在僵持之中。

    李海玉也是苦笑,在后院疗伤的他听到属下禀告鱼娘闯了进来,才让埋伏的人马进来,现在看来,真是多此一举了。

    剑师看到这个情况,冷笑说:“鱼鼎天,你真是好手段,这一手瓮中捉鳖真是玩的漂亮,不过你认为老身来这里,没有准备吗?”

    剑师说完,从衣袖之中拿出一个竹筒,然后将竹筒丢在一棵树上。

    那竹筒碎裂之后,里面黑色液体洒在书上,众人看到这个情况,倒是颇为不解,不知道剑师这是准备干什么,只有孤独傲露出一丝笑容。

    孤独傲将一旁侍卫的蜡烛抢过,丢到那个黑色液体上,砰的一声,那液体瞬间燃烧起来,冒出了黑烟,散发着刺鼻的味道。

    在场人士闻到这味道,下意思屏住呼吸,他们知道有毒的烟雾都是刺鼻的。

    鱼鼎天看着那颗熊熊燃烧的树,看着剑师说:“你这东西倒是有趣,比油好用多了,不过就凭你这小小的一竹筒,也想逃出这天罗地网吗?”

    剑师笑着说:“鱼鼎天,这小小的竹筒不过是你给的,我们鬼府的人早就带着三十六桶到你的岛上去了,若是他们二更时候不能见到我回来,就烧了你的岛,到时候你就当一个孤零零的岛大王吧。”

    鱼鼎天听到这话,脸色不由一变,他可不愿意自己就剩下这么一座神剑岛,于是迫不及待地说:“那么你意欲何为?”

    剑师没有说话,鱼娘开口说:“父亲,你让我们去祠堂,我要和勿忧结拜天地。”

    剑师听到这话,笑着说:“真是犬父虎女,鱼娘你在如此情况下,还要和白二侠成亲,真是可敬可佩。好好,今日老身就算死在这里,也算一件快事了。”

    剑师说完,看着曹寅和魏思思,魏思思笑着说:“自古嫌贫爱富多,舍生忘死少,今日能陪同白二侠和鱼姑娘一起死在朝廷手中,也算一件幸事。”曹寅自然也不会舍弃自己师弟师妹,说愿意陪同。

    柳细营等人互相看了一眼,柳细营说:“今日我等兄弟四人前来,没有想过活着离开,能在临死前,见证两位这百世难遇的姻缘,也是我等之幸。”

    “老身早已经死了,生也罢,死也罢,都不足论。”叶天凤哀怨看了看玉箫郎君,心中真是愁肠百断。

    “那么鱼鼎天,我们就去你家祖祠,等到他们结拜完毕,老身自然会将告诉你如何联系我们鬼府的人,保住你祖先的基业。”

    听到剑师这话,二皇子开口说:“你们还是乖乖的呆在这里最好,东海王,这群逆贼不过空言吓唬而已。”

    鱼鼎天听二皇子这话,心中颇不是滋味,心想这件事若是真的,你这个义亲王担得起吗?

    四皇子这时候走上前,笑着说:“如此美事,义亲王和东海王何不成人之美呢?”

    鱼鼎天也不管二皇子,对着件事说:“好,你们去,不过到时候不止这告诉孤这些,还要将江离郡主放了。”

    “这是自然,反正江离郡主在我们手里,你们也不准备放了我们。”

    鱼鼎天听到这话,送了一口气,挥挥手,他的手下就一一散开,让出一条路。

    魏思思等人在鱼娘的带领下,从走廊走到后院,再从后门离开这座宅子。

    这余家祖祠在宅子后面五百步远,建立悬崖上面。

    魏思思等人进入到祠堂里面,鱼鼎天等人和神箭营也跟着到来,鱼鼎天对着二皇子说:“义亲王请看,此地三面凌空,只用这一条道路,这群贼子要想离开,要不从这路上走,要不跳下去,落得粉身碎骨。”

    二皇子看着这险要的地势,点点头,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

    他们这里得意满满,祠堂里面的众人也是笑容满面,他们看着三叩首的白车丰夫妻,心中充满了喜悦。

    能在生命最后一刻,见证两位有情人终成眷属,他们说不出的开心。

    行礼完毕,白车丰准备说什么的时候,鱼娘先开口说:“诸位,你们先从密道离开,我来看着这郡主。”

    鱼娘一边说着,一边将祠堂的香案给搬开,然后将下面的石板轻轻揭开,露出一条密道。

    鱼娘继续解释说:“密道通向山下,有一艘小船,不知道你们是否会行船。”

    众人都摇摇头,鱼娘不由叹气一声说:“那我只能跟着下去了,不过到时候这郡主谁看着。”

    大家都明白,若是看着这郡主,就等于死路一条,上官惊鸿思索了一番说:“我们为何不带着这郡主一起离开呢?”

    “这到山下要一个时辰,若是我父亲他们起疑,询问起来,没人回答,怎么办?”

    鱼娘话音才落,外面就传来邹屠子雄浑的声音说:“你们好了没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