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穿越历史 > 虞书 > 第四十八章对子相公
    玉玲珑见到情况,只好了退了回去,玉箫郎君倒是无所谓地说:“这丫头剑法倒是厉害,没有想到那人这些年竟然创出这么一门剑法来。”

    剑师冷笑一声说:“这些年来,又不是只有你金大人有在练武。”

    玉箫郎君没有回答,看着面色惨白的冯侩,对着冯侩说:“愿赌服输,你既然想要这个小娘子伺候你,就要有那本事,如今你没有,那只有遵守约定。”

    冯侩听到这话,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红,一会儿白,嘴巴几次张开,想要道歉,却说不出口。

    魏思思见到他这样子,冷笑说:“阁下若是不想认的话,那就算了,我和阁下不同,只是希望阁下以后不要再出言无礼了。”

    听到这话,韩中流夫妻反而没有送气,他们认为这是魏思思以退为进,若是冯侩真的不认错,那么冯侩更加丢脸,江湖上行走,就是信义二字,今天要是丢了信,那么日后就难办了。

    韩中流面色一沉,对着冯侩说:“冯兄弟,技不如人,甘拜下风,日后还有指教的机会。”韩中流提醒,今天认错之后,日后还有机会在把面子找回来,若是今天就这么了事了,日后遇到魏思思就不能再找茬了。

    白水香也劝着说:“大丈夫一言九鼎,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冯兄弟,何苦呢?”

    听到韩中流夫妻的话,冯侩将手中断剑怒掷在地上,然后跪在地上,大声说:“冯某出口无礼,得罪了姑娘,冯某在这里,向姑娘你认错了。”冯侩这话怨恨无比,魏思思见梁子已经结下,也不在挽留什么,对着冯侩说不在乎地说:“知道了。”

    冯侩站起身,脚步踉踉跄跄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他心里上受的伤,远比右手上的伤深。

    等到他落座,白水香站起身来,对着魏思思说:“姑娘,刚才多谢你指教我这个冯兄弟,姑娘你的剑法,奴家倒是十分钦佩,不知道姑娘是否肯赏脸,指教奴家几招呢?”

    白水香说完,剑师开口说:“既然你都出言请教了,不妨你们夫妻二人同时出招,让老身看看江湖传闻的铁鸳鸯到底有什么厉害的。”

    听到剑师要出手,白水香脸色一变,看了看自己丈夫,韩中流笑着站起身来,对着剑师说:“既然剑师有意指点我们这两个后辈,我们若是拒绝,岂不是辜负了剑师一番好意。”

    剑师也站起身,准备出去的时候,外面再次敲锣打鼓起来,听到这乐声,一直闷闷不乐的二皇子脸上露出了笑意。

    没有一会儿,几位穿着官服官员走了进来,为首一个贼眉鼠眼,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走到大厅之中,对着二皇子行礼说:“臣卢博见过义亲王,王爷金康万福。”

    听到这个名字,柳细营不由笑了起来,对着卢博说:“原来阁下就是那位对子相公呀。”

    在场众人听到这个外号,都哄堂大笑起来,朝廷的官员他们认识的不多,但是对子相公当时知道,这位对子相公的官位就是靠着一副对子得来的。

    那是去年的事情,圣人过五十大寿,卢博就献上一副对联。

    六万里皇图,伊古以来,从无一朝一统六万里。

    五十年圣寿,自今以后,尚有九千九百五十年。

    就凭借这一对对子,卢博就当上了官员了,民间戏称他为对子相公,对他这种拍马十分不屑。

    不过魏思思知道,这卢博不止靠着这一对对子,早年卢博也不出仕,当一个和尚,倒是在士林之中有些名气。

    不过后面卢博还俗,四处结交达官贵人,众人才明白,卢博其实是想博一个隐士名头来出仕。

    不过卢博名声不高,朝廷也无意征召这种小角色,卢博混了几年之后,就改为著书立学,提倡古文运动。

    士林之中认为他心死了,专心弄学问的时候,他出了一本古文选,里面序言有暴露他的意图了。

    他书里贬低魏朝文人,吹捧虞朝文人,这一贬一捧,大家自然明白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了,对他鄙视就更加深了。

    魏思思最为不耻卢博这种小人,于是笑着说:“原来阁下就是对子相公,真巧了,我这里有一个上联想了很久,没有想出下联,不知道大人是否有兴趣一对。”

    卢博心想自己也没有招谁惹谁,怎么就一群人笑自己了,他自重身份,对魏思思不加理睬,四皇子却发话了:“早就听闻卢大人精通对对子,今日恰好又是东海王大喜的日子,何必对上一对,算是一件贺礼呢?”

    卢博见到四皇子在这里,也是心中一惊,听到四皇子这话,连忙说:“既然这位相公都这么说了,那么我就试上一试。”

    魏思思见他答应了,于是笑着说:“这上联是古人诗句,前生恐是卢行者。”

    卢博听到这话,神情一变,他已经知道魏思思这是刻意找茬了,刚想思索如何反击,却被柳细营抢过话头,柳细营笑着说:“这个对子就让本官续一个下联吧,后学过呼韩退之。不知道姑娘和卢大人认为对的好不好?”

    卢博听到这话,气的直喘气,高声说:“你们,你们……”这时候四皇子听到这话,笑着说:“这两句十分贴切,不如小生凑个热闹,添一个匾额,再世韩卢,诸位认为如何?”

    卢博差点气晕过去,这一对对子分明是古人的诗句,不过倒是也贴切他身份,卢行者指的是禅宗六祖,六祖俗姓卢。卢博也曾经出出家当过和尚,这里表面是夸卢博就是六祖转世。后面一句也是夸,卢博的弟子将他们老师比作韩退之,卢博和韩退之都提倡古文。

    这一个对子表面是夸奖,其实是讽刺,卢博没有六祖那样静心证道,也不能像韩退之那样文起八代之衰。

    至于四皇子那个再世韩卢,明指韩退之和六祖,然而韩卢在古书之中是猎犬的代称,这个再世韩卢真是骂的一点不着痕迹。

    卢博就算想要发作也发作不得,气愤了一会儿,才勉强拱手说:“义亲王,你交代小臣的事情,小臣已经办妥了,现在可以开宴了。”卢博直接回到正题,不准备和他们说什么。

    卢博话说完,二皇子笑着说:“本藩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了,开宴开宴。”

    二皇子说着,外面伺候的侍女就开始上菜了。

    四皇子看到吴元也跟在那群官员后面,找了一个出恭的理由,离开大厅,出大厅的时候看了吴元一眼。

    吴元也很识趣,没有一会儿就跟了上来,吴元跟着四皇子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询问吴元说:“这是怎么回事?圣人不是一向不看重这些江湖人士,怎么会下诏册封鱼鼎天这种人当东海王呢?”

    “因为圣人明白了,这群江湖人士实在不太安定,他们不愿意当顺民,圣人只好管管他们,鱼鼎天只是第一个,绝不会是最后一个,梅相公,你慢慢就明白了,圣人心思如天一般不可测,手段如同海一般诡谲。这一刻风平浪静,下一刻就巨浪滔天,毁天灭地。”

    四皇子也没有在乎吴元这话里面对圣人的冒犯,沉思了片刻说:“不过就这么封东海王,是不是有些不妥当。”

    “梅相公,你多心了,这不过一纸诏书,一些服饰,就换来三万将士,几百艘船,这天下没有比这更加划算的买卖了,这一个东海,就算圣人不封,鱼鼎天还是占着称王,这不过慷他人之慨而已。”

    四皇子想了想说:“看来你们这次要将这一群人一网打尽了,不过吴大人,小生这里还有一个请求,不知道能否网开一面,让他们逃出去呢?”

    吴元听到这话,诧异看着四皇子,想了想说:“梅相公,这件事可不是说着完的,你要知道,圣人对这一次事可是很看重的,若是无功的话,不止我们会倒霉,就算二皇子……”说到这里,吴元就不在说下去了。

    吴元紧紧握着手中的折扇,在四皇子身边踱着步,四皇子笑着说:“吴大人,区区一个织造,不是很屈才吗?”

    吴元摇摇头,还是犹豫不绝地说:“梅相公,这荣华富贵要有命享才有用,小臣真的不敢保证,这一次事坏了,小臣的项上人头还安稳的待在远处。”

    四皇子笑着说:“圣人不是那种暴君,而且这件事和你吴大人又有什么关系,若是小生没有猜错的话,这一次副使是卢博,到时候倒霉的也是他。”

    吴元听到这话,看着四皇子,准备说什么,四皇子再次说:“你就算帮助义亲王成了此事,难道这里面还有你的功劳吗?若是你帮了剑师他们,剑师会铭记于心,所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这自古以来,福贵都是险中求,若是怕死,怎么得的到泼天的财富,生杀的权柄呢?”

    吴元见四皇子都如此说了,只好拱手行礼说:“这件事到时候由梅相公出头就是了,下臣只能暗中相助,功劳不敢,只望日后能有一丝苦劳,就足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