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穿越历史 > 虞书 > 第二十六章为民做主
    吕子魏听到这话,对着樵夫拱拱手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就和虞慧儿一起往山下去了。

    吕子魏转身的时候,没有发现这个樵夫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若是四皇子在这里,也会一眼认出,这个老樵夫是当初带他们去曹七家的那个。

    樵夫沿着山走,到了拿出悬崖前面,见四下无人,于是掀开藤萝,走到洞窟里面。

    这才走到拐角处,看到一个影子鬼鬼祟祟的站在前面,靠着墙壁,似乎在偷听什么。

    樵夫见到这个情况,不由大喝一声:“什么人?”

    那人影立马从这边逃了过来,樵夫一看见魏思思手中握着一把剑,下意识的避开了。

    这时候山洞里面的山贼也追了出来,魏思思因为对于这附近的路不太熟悉,逃到一处山头,反而被这群山贼围住。

    魏思思手中宝剑闪烁,每次挥剑,必有一个山贼挂彩。

    山贼见魏思思厉害,心生退意,围而不攻。他们这样,魏思思一时间也不好出剑了。

    很快,二当家就到了这里,对着魏思思说:“你这小娘子倒是不错,如今到了这里,就不要想走了。”

    二当家挥动五行剑攻上来,魏思思丝毫不畏惧,手中宝剑缠抹挑刺,每次都卡在二当家变招的时候,让二当家一套五行剑施展不灵活,完全进入不了行云流水的境界。

    二当家见魏思思剑法如此了得,对着四周的山贼挥挥手,顿时这群山贼围了上来。

    就在这时候,二当家听到破空声,不由一声下意识的闪避。

    魏思思于是一跃而起,到了四皇子的马边,四皇子一伸手,将魏思思牵上马,立即策马离开。

    “思思姑娘,这弩你用,让他们不要追上来。”四皇子将弩弓递给魏思思,魏思思也从马背上的箭囊拿起弩箭,开始射二当家他们。

    魏思思弩箭堪称百步穿杨,她射一箭,就有一个山贼倒下。

    这样大概射倒十多人之后,山贼就不追来了,魏思思和四皇子也回到长青观。

    进入长青观,四皇子不由叹息一声,里面大概有百多位伤者,其中大部分是搭乘镖车的平民。

    四皇子看着忙碌的道士,叮嘱他们要尽心治疗,若是需要钱银,自己可以出。

    四皇子吩咐完毕,就和魏思思回到了房间里面,四皇子坐在椅子上面,叹气说:“真是没有想到,如此太平盛世,还会遇到这种事情。也不知道这吴明新到底怎么当的县官,连治内这一伙山贼都惩治不了。”

    “这就是虞廷官员现状,他们只知道欺负无权无势的百姓,哪里敢惹凶悍的强盗。就算有一两个人起来替天行道,惩奸除恶,你们那高高在上的圣人,还职责他们是暴徒。”

    “这,思思姑娘,朝廷的事情,自然有朝廷处理,暴客就是暴客,圣人说的自然是对的。”四皇子捏着扇子,有一些为难地对着魏思思说。

    魏思思不屑地说:“是吗?难道做好事就是暴客,做坏事的反而是好官了。这圣人真是千古未有的大圣人。”

    四皇子听到这话,急切地解释说:“在圣人面前,只有顺逆,没有对错。顺圣人的就是对的,是好官,是善民。逆圣人就是错的,是暴客,是奸贼。”

    “这不是圣人,不过是独夫而已,魏朝前车之师,虞帝不鉴,日后江山易主,鼎革之后,就知道世间不止有顺逆,还有对错。”魏思思据理力争,四皇子一时无言,思索了一阵说:“思思姑娘,你我皆非朝廷之人,这件事不谈也罢。”

    魏思思点点头,这时候外面知客说:“梅相公,魏大相公求见。”

    四皇子点点头,推开门,对站在门外的魏存中行了一个礼。

    原本脸上带着笑容的魏存中看到魏思思也在房间,脸色一变,对着魏思思说:“思思,你还不快回去,如今这山中闹山贼,你一个弱女子留在这里,成何体统?”

    魏思思见魏存中这般神情,乖巧地说:“大哥,你也早点下山吧,我是一个弱女子,你也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我们半斤八两,还是早点下山比较好。”

    魏存中尴尬的咳嗽一声,对着四皇子说:“梅相公,衙门批文已经批下来了,你交代的事情,在下也已经摆脱了。如今山贼作乱,小生也不多留了。”

    四皇子点点头,接过魏存中的批文,对着魏存中行礼:“有劳魏兄了,如今山中多事,小生也不挽留。”

    魏存中点点头,带着魏思思离开这里。

    没有一会儿,范安民走了进来,跪在地上行礼说:“王爷,此番惊扰到王爷,小臣罪该万死,还请王爷责罚。”

    “这件事怪不得你,你速度派人去查五皇子是否已经来到沧海府了,若是他到了,那么立马上一封奏章给圣人。五弟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竟然敢擅自离开京城。”

    范安民恭敬地说了一声诺,然后离开这里。

    范安民离开这里的时候,正好看衙门的人到来,范安民找到县尉,对着县尉说:“你们不可去后院滋事,后院有位相公,惊动不得。”

    县尉说着是是,然后走到三清大殿里面,看着里面受伤的平民,咳嗽一声说:“我是这海宁县的县尉,你们有什么冤情,可以写状子递给老爷,这一张状子三两银子。”

    听到前面的话,众人心中还是很高兴的,但是听到后面半句话,心顿时就凉了。

    “大人,我们被山贼已经拿去全部家当了,现在哪里还有钱写状子呀。”

    县尉听到这话,不耐烦地说:“没钱那就不要写就是了,难道我还逼着你们写了吗?这县里那么事情要办,县老爷都从早忙到黑,你们没钱,就不要去添乱了。”

    听到县尉这话,众人如坠寒窖,不少人忍不住哭了起来。

    这时候,刘歆站起来身来,对着四周的人说:“各位父老乡亲,小生倒是读过几年书,状子也会写,不如让小生帮你们写吧,小生不收一文钱,只要你们能找来笔墨就行。”

    众人欢呼起来,道观里面本来就有笔墨,很快刘歆就坐在那里写着状子起来。

    一个衙役走到了县尉的身边,对着县尉说:“大人,如今应该怎么办?”

    “不要慌,他一个穷书生,还能和我作对不成,这银子,官爷我今天收下了。”

    很快一张状子就写好了,一个老人拿着状纸走到了县尉面前,对着县尉诚恳地说:“这位老爷你看,这个行吗?”

    县尉原本想找状子的麻烦,不过刘歆这状子写的滴水不漏,也十分符合格式,他也跳不出错来,只能说:“可以,我就先收下了。”

    “那么大人什么时候开堂呢?”老人用十分期待的目光看着县尉,县尉冷冰冰地笑着说:“开堂,等着吧,或许十年后县老爷就可以看到你这状子。”

    “啊!十年,怎么久!小老儿是否能活十年还两说。”

    “对的,十年。这书生写的状子都是十年后批,不过我的写的状子,明天县老爷就可以看到。你们想找谁写就找谁写,我可不逼你们,免得你们这群小民又到处嚼舌根,说我们坏话。”县尉一番豁达的样子,听到这话,众人也不在求刘歆写状子了。

    其中有几个有钱人,凑了三两银子,让县尉写了一个状子。县尉见确实没有什么油水可以捞了,也就离开这里。

    刘歆一直在一旁冷眼旁观,见到如今这个情况,叹气一声说:“没有想到,衙门会有如此官吏,贪张枉法,欺压良善。”

    这时候刘李氏对着刘歆说:“唉,可惜掌柜还有丁大人送给我们的银两,全都落在车上了,如今你怎么入学呢?”

    “娘亲,无须多心,天无绝人之路,如今到了海宁县,入学的事情可以慢慢来,我可以卖字赚钱。”刘歆安慰着自己的母亲,然后就和道士一起帮忙治疗伤患。

    第二天早上,刘歆他们在治疗伤患的时候,突然帮忙人认出一个病人是山贼,众人群情激怒,开始拳脚相向,刘歆连忙出口阻拦说:“诸位,诸位,不管他是什么人,先等他伤好,我们送他去衙门,让衙门处置。”

    经过刘歆这么一挡,那山贼得以脱身,开始往后院跑着,刘歆一边劝着,一边跟着他们到后院之中。

    这群人吵闹将四皇子惊醒,四皇子不悦起身,打开房门,见到这个情况,对着他们说:“你们吵闹什么?”

    刘歆将事情说了之后,四皇子将那山贼擒住,丢到他们面前说:“看来诸位都很恨山贼了,既然这样,等下小生准备前去对付那群山贼,诸位也请一起吧,所谓哀兵必胜,诸位和小生一定可以将这一群山贼铲除。”

    四皇子说完,目光望了过去,这群人全都目光闪烁,不敢看着四皇子。

    四皇子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一把抓住刘歆,对着刘歆说:“你也和梅某前去铲除山贼如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