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穿越历史 > 虞书 > 第八章初见
    十月初三,宜嫁娶。

    继贤书院前面再次响起了锣鼓声,一群人高兴的欢呼着。

    魏存正站在花轿面前,听着媒婆念着诗,眼中都是喜悦。

    他倒是十分高兴,而站在一旁观礼的知县却是面露难色,有些不知所措。

    虞朝推行古制,五礼都是按照古制来办,这婚礼也是如此。

    不能敲锣打鼓,只能寂寞无声。不能正午举办,只能在傍晚时分。

    而继贤书院这一套礼节,完全是按照魏朝婚礼制度再弄,什么出门轿门之前要吃饭,出轿门之后要跨火盆,都是和礼制不合的。

    但是知县又不能说出来,这婚礼制度已经持续了三百年了,就算虞朝再怎么纠正,还是有些人要这么办,虞朝上下官员管的厌烦了,也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大家知道奏折就算上奏上去,也会存中,不会批下来。

    在拜过天地之后,新娘被魏思思送入洞房之后,知县这时候也开口了,先是预祝魏存正琴瑟协和,相敬如宾等话,然后再次开口说:“其实本县到了这里,是有一件事是想要请求控鹤先生的。”

    魏白云听到这话,微微皱眉,对着知县微微拱手说:“不知道老爷有什么吩咐?”

    “那个控鹤先生,本县如今也算加冠之年,也有好逑之心。希望控鹤先生能伐柯丝萝,做一个月下老人。”知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着。

    魏白云听到这话,又是好笑又是好奇,对着知县说:“老爷学问高深,小老儿有些听不懂,还请知县大人明示。”

    知县听到这么一问,心中明白自己又有典故给弄错了,不由脸一红。

    他深呼吸一下,然后对着魏白云说:“还请控鹤先生能将令千金许配给本县。”

    这话倒是十分直白,魏白云听了之后,反而有些不好回答了,略加思索,推辞说:“老爷,这件事还需要问下思思的意思。这大虞律也有条文,男女婚配,需要双方皆有意。”

    知县听到这推脱,腹诽魏白云这个人,什么时候把大虞律当一回事了,如今用大虞律来推辞,真是让很好笑。

    心中这么说,而知县口上只能说是也是也。

    在酒宴完毕之后,魏白云将知县今天的来意告诉了魏思思,魏思思听了之后,摇头说:“这个吴明新真痴心妄想,肚子里面没有半点学问,文不成,武不就,连书院多少书生都不如,还妄想女儿嫁给他,真是可笑。”

    魏白云摸着自己的胡子,沉思说:“吴明新这个人是本县的父母官,为父担心他会以权势压迫,到时候思思,你应该怎么办?”

    “女儿自然是去桐山,桐山那么大,孩儿只要有三尺剑在手,足以。”魏思思说完,炫耀眼中别着的宝剑,魏白云听到这话,无奈的摇头说:“既然你有主张了,父亲也不用多说什么了。”

    翌日,魏思思因为吴明新提亲的事情,心情有些不好,于是第二天就带着桃红前往东海泛舟。

    今日天气不错,风和日丽,上下天光,一碧万顷。

    魏思思看着壮阔的东海,胸中的抑郁之情全都消失了,她坐下来,拿出七弦琴弹奏起来。

    听着魏思思的琴声,桃红也放声高歌,主仆两人倒是自得乐趣。

    在琴音结束的时候,魏思思突然听到了拍掌的声音,魏思思转眼看过去,只见不远处一个富家公子坐在船上,望着这边。

    “好好,正式镜前鸾对舞,琴里凤传歌。”

    听到这话,魏思思脸色一变,站起身来,对着富家公子说:“没有想到一个体面的人没有一个体面的心,看你样子,倒是一表人才,没有想到出口如此无礼,什么鸾对舞,小心本姑娘一拳打的你不能舞。”

    富家公子听到这话,倒是饶有趣味的看着魏思思:“姑娘,请见谅,小生一时失言,还请姑娘见谅,若是姑娘不介意,喝下这杯谢罪酒如何?”说完,富家公子拿起一个酒杯,倒了一杯酒,然后食指一弹,这酒杯就径直的飞了过来。

    不过酒杯要到船上的时候,突然径直掉了下去。

    魏思思这时候弯腰伸手,快速的将酒杯接住,直接抛了过去说:“这一杯酒,本姑娘敬谢不敏了。”

    酒杯落在富家公子的桌子上,魏思思微微拱手,就让船家开船离开这里。

    在一旁伺候的一个道士开口说:“王爷,是否要将这个丫头抓来,向王爷你请罪。”

    这个富家公子正是离开京城的四皇子,他来到着海宁城,也是闲来无事,来泛舟游玩。

    四皇子看着桌子上的酒杯笑着说;“不用了,本藩此次乃是微服而来,不要惊动太多人。”

    四皇子说完,让船家也靠岸,和道士一起回到了桐山的长青观之中。

    进入观中,有个道童连忙说:“观主,粮商范安民来了。”

    观主听到这话,看了看四皇子,四皇子点点头,回到自己的房间,没有一会儿,观主带着范安民进入到四皇子的房间。

    “属下范安民向王爷请安。”

    四皇子让他起身,然后询问范安民来这里所谓何事。

    范安民拿出一个鸟笼,对着四皇子说:“这是四圣司专用的青鸟,只要王爷将书信绑在鸟脚上,放出鸟儿。这青鸟自然回飞到四圣司的手中。”

    四皇子看了看里面的几个鸟儿,逗弄了一下,然后询问说:“还有什么呢?”

    范安民拿出一个盒子,四皇子打开之后,先是看到一块木头,木头不算打,不过八寸到一尺左右,削的十分平缓,在一木块中间有一个沟槽,然后横着也有一个深沟。

    四皇子拿起木块,看到下面还有机括和几根弩箭,顿时明白过来。

    范安民示范了一下,四皇子也很快就把这个小巧的弓弩组装好了。

    四皇子试着放在衣袖之中,发现大小十分合适。

    “有劳你送来这两件礼物。”

    “不敢,总司大人已经嘱咐过小人们,尽全力协助殿下你。”

    四皇子没有说什么,总算明白自己的母亲用意,自己虽然明面没有任何人可用,但是暗地能用的可不少。

    当天晚上,在吃了晚膳之后,四皇子换上了夜行衣,前往继贤书院。

    到了书院前面,他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呼喝声,四皇子笑着小声说:“真是好笑吗,书院苦读之声竟然是呼喝,看来这些学生学问也不怎样。”

    四皇子看着墙壁,施展轻身提纵之术,几次蹬墙壁,就上了墙壁。

    这站在墙壁往里面一看,四皇子倒是冷吸一口气。在前厅的空地之中,书院的学生正在那里练习军阵搏杀。

    这些书生挥舞武器之间,如同真正的士兵一样,除了操练兵器之外,还有射箭负重等,若不是四皇子在进来之前看到大门上写着继贤书院四个大字,还一位自己来到一处军营了。

    “父皇说的不错,不过那些暴客到不足为惧,反而这书院,一定要告知母后,让四圣司的人彻查,这东海四府的书院都要查。这白读书,夜练兵,真是好计谋,好计谋。”四皇子心中想到这里,眼中冒出杀意。

    在这个时候,四皇子再次听到后院之中传来淙淙琴音,四皇子不由好奇的到了后院。

    后院湖中小榭之中,魏思思正坐在那里,弹奏一首不知名的曲子,四皇子看着魏思思,心中一动,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魏思思。

    他看着魏思思,突然拿出弩,对着魏思思那个方向射了过去。

    只听到弓弦轻响,魏思思快速一个铁板桥,避开来了。

    四皇子这时候也准备离开,而这时候魏思思的长剑已经刺了过来。

    四皇子左闪右躲,倒也是有些狼狈,突然四皇子吹了一声长长的口哨。

    听到口哨,魏思思明显一愣,收剑回访,担心外面有人接应。

    这时候出乎四皇子的预料,竟然真的有四个人从花园之中冒了出来。

    四皇子看到这个情况,二话不说就趁乱离开。

    而魏思思一时间追不上,只好将后来出现的四位夜行人给逮住,丢在地上。

    这时候书院的学生也赶过来了,魏白云的大弟子,沈豫揭开了四位夜行人面纱,发现竟然都是县衙里面的人,其中还有一个是县尉。

    “你们来这里干嘛,为什么要谋害本姑娘。”

    县尉听到这话,无奈地说:“思思姑娘,小的就算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害你呀,我们这一次前来是为了寻找御匾的。”

    魏思思准备说什么的时候,桃红这时候走过来,手中拿着弩箭,弩箭上挂着一条小蛇。

    桃红笑着说:“小姐,他不是想害你,而是想救你呀。”

    魏思思见到这个情况,看着县尉说:“你们下次不要再来了,这继贤书院里面没有你们要的御匾。”

    魏思思也不多留,离开这里,而这些书生在送这四人离开的时候,不由暗中施展了几番拳脚,教训了一下这些所谓的朝廷走狗。

    将他们赶出之后,沈豫开口说:“以后县尉大人还是从前门进来,从后门进来真是有辱斯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