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都市小说 > 泡影 > 第四十三章 茶艺师小雨
    来到了安羽悦家楼下小区,这是一座别墅楼,据了解,每家每户都至少一千多平米,每层都是楼中楼。光是小区周围的景色就令人感叹不已,小区旁边是一座非常大的人工湖,放眼望去能看到对面的商城,居民楼,四周除了道路和立交桥外没有其他多余的建筑,显得非常空旷,交通十分便利,住在这样的小区里也不会吵闹,重要的是小区里各个设施场所都有,十分便利而且外部装修相当好看。

    小区的保安见到安羽悦走来,很和蔼的微笑点头,这里的治安很不错,安保人员认识这里的每家每户,而且很时眼色,很少听闻小区保安被户主投诉的情况。

    赵灵韵将车停到路边,牵着安羽悦的手来到大门前,却被保安拦下来了。一般保安看到外人,除非得到户主同意,否则是不让进的。

    安羽悦解释道:“这是我表姐,亲戚。”

    保安大叔站的十分端正,但神态却有些卑微:“很抱歉,安女士,您不能进去,您的家已经被安业集团作为公司财产回收了。现在已经被封了。”

    “什么?”安羽悦傻傻的愣在原地,不敢相信她听到的,原本以为施驹只是吞了父亲的财产和位置,没想到他这么狠毒连家产都抄。一时间安羽悦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一夜之间安家一无所有,自己的父亲至今昏迷不醒,现在落魄到连家也不能回,泪水在眼眶中打转,赵灵韵上前把安羽悦抱在怀里,她明白安羽悦的感受,那种失去的孤独感。

    赵灵韵拍拍安羽悦的脑袋安慰着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安羽悦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泪水沾湿赵灵韵的衣服。寂寞的夜里十分宁静,小区门口只有偶尔路过的车辆,剩下的就是安羽悦的哭泣声。

    大概哭了二十几分钟,安羽悦已经哭累了,在赵灵韵的怀里睡着了,脸上还留着泪痕,两眼红肿,看着面前的孩子,让赵灵韵十分心痛,她小心翼翼的将安羽悦抱起,放到车里,准备回去,车子刚刚启动,面前缓缓驶过一辆黑色小轿车,驾驶座上的男人让她觉得十分眼熟,而这个人也是她认为最不可能看到的————陈子龙。

    讲道理他现在应该在监狱里,这让赵灵韵十分诧异,加上上次跟林少华那次在网吧调查后也看到了类似的身影,她不相信这世界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是错觉?还是认错了,赵灵韵有必要搞清楚,油门一脚踩下去,紧随其后。

    来到大路上,黑色轿车的速度实在太快,转眼间就消失在视野中,赵灵韵左顾右盼焦急的寻找着,一不小心吵醒了车后的安羽悦,安羽悦睡眼朦胧,嗓子的声音十分沙哑:“灵韵姐……”

    “抱歉啊,吵醒你了,再睡一会儿吧,我们快到家了。”赵灵韵从后视镜看着安羽悦,这个孩子今天打击太大了,得赶紧回去休息了,现在安羽悦跟母亲都暂居她家,太晚回去杨柳慧也会担心,而且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那辆车,只好再找机会调查。

    第二天赵灵韵因为上班走不开,心里又一直惦记着,于是打电话给林少华,把昨晚的事告诉他,让他去看看陈子龙是不是被保释出来了。

    电话另一头的林少华却显得很轻松,无所谓的样子:“放心好啦,昨天我才去看他,他不会有什么事的,你一定是太累眼花看错了,别多想了,上你的班吧,实在不放心我下午再去一趟看看。”

    简单两句话过后,林少华挂掉了电话,表情变得十分凝重,他现在就在监狱外,而陈子龙,已经不在里面了。

    这两天林少华一直在调查施驹背后的动作,看看是否跟鸿运社有关,虽然没有发现双方有什么接触,但却遇到了个熟悉的身影,陈子龙。一开始以为是眼花看错,但想起来上次去网吧调查出来后,赵灵韵说看到了他的身影。林少华立马去监狱看看情况,果然,警卫告诉他陈子龙已经被保释出去了。但并不是被他的联络人保释的,而是被龙金标保释的。

    这也让林少华明白,为什么出来不联系自己和赵灵韵,因为他的卧底身份还没有曝光,现在仍在鸿运社,他不想把其他人拖进来,但疑惑的一点是,为什么保释他的人是龙金标,而不是洪兆添,按理说陈子龙是洪兆添的得力手,龙金标费劲千心设计的局陷害他,使洪兆添亏损一名大将,而现在又放他出来,难道是要贿赂他谋反洪兆添?还是说……对他有什么不利的事。

    林少华的思路非常清楚,赵灵韵打来的时候先第一时间安抚她的心情和疑惑,然后立马冲去鸿运社弄个明白。路上不禁回想起曾经的一些往事,但心思很快就收了回来。

    来到鸿运社门口,这里看起来是一座普普通通的茶楼,抬头看见写着“鸿运当头”四个大字,外观装饰的很美,金灿灿的门店,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里面的古风韵味,红杉木搭成的内部结构,无论是桌子,椅子都是上好的木制材料,柜子上也摆着各式各样的陶瓷茶具茶杯,另一边的展柜上也有许多名茶:铁观音,大红袍,龙井,毛尖,普洱等等,光是外包装看起来就觉得价值不菲。在门外都闻得到里面沁人心脾的茶香味。

    都说品茶论道,可谁知道,这么一间优雅清新的茶楼,背后的老板却是黑帮老大。

    门口随时都有两个穿着旗袍的礼仪接待小姐,虽然身材脸蛋都不错,有些姿色,但和傅美静相比,那气质可甩了她们十条街,不是一个档次的。

    一般来说洪兆添都会在茶楼里泡茶养生,毕竟年过半百的人了,也不会到处去鬼混,惹事生非。龙金标既然跟洪兆添撕破脸皮了,必然不会再呆在这,但唯一能打听到他去处的,也只有这里了。

    林少华站在茶楼门口徘徊了犹豫了一会儿,眼珠子时不时的偷瞄礼仪接待的小姐。能在这里上班的姑娘也不是一般人,一眼就看出林少华有事,加上林少华自身的长相,有一种韩国欧巴那种痞帅的感觉,是个女人走在路上都会忍不住多看两眼。

    其中一个礼仪小姐侧过身礼貌的稍微鞠个躬问道:“这位帅哥,看您好像有什么事很焦虑的样子,要不进来品两杯茶,陪您聊聊天,慢慢解决?”

    林少华嘴角露出了不经察觉的邪笑,但转瞬即逝:“能跟这么漂亮的美女陪伴品茶,是我林某的荣幸,不知这里都有些什么好茶?”

    美女回应的很快:“只要是先生您想得到得,小女子立马就能给您沏上娓娓道来。”

    林少华渐渐露出那放荡不羁的笑容:“那可否有您这般美丽娇柔的嫩茶?”

    美女笑了笑,伸出手势往里面请,林少华也顺势进去跟在她后面来到里面的茶桌前。

    茶楼里面的装修更是美仑美观,墙壁上挂满了许多大师的书法,茶桌前还摆着一个香炉,香炉释放的味道让林少华整个人感到十分放松,美女坐在茶桌前的主位上娴熟的操作着茶几。每一个动作都非常的娴熟,游刃有余。

    林少华仔细看了看这个美女,盘起的头发,精致的五官,脸上化着淡妆,粉嫩的嘴唇小巧饱满,双眼中充满了柔和,身材不管从哪个方向看都非常的完美,在泡茶的过程中专心致志,动作举止优雅,如果不是看她在这里上班,恐怕会误以为是哪国的公主。

    很快,空气中弥漫着茶香味,不知为何,一进来就让人有一种放松的感觉。美女将泡好的茶双手递到林少华面前,做出个请的手势,林少华微微一笑轻敲两下桌子,端起茶杯由鼻端移到嘴边,趁热闻香尝味,看着面前的面女笑道:“茉莉花茶,又叫茉莉香片,其茶香与茉莉花香交互融合,有着‘窨得茉莉无上味,列作人间第一香’的美誉。其香气鲜灵持久、滋味醇厚鲜爽、汤色黄绿明亮、叶底嫩匀柔软。看来,不仅拥有美丽的外貌,藏在背后的也是一颗柔和醇厚的心。”

    美女笑了,笑起来十分好看和妩媚:“看来您很了解茶呢,怎么称呼?”

    林少华放下手中的茶杯,脸上挂起了邪魅的笑容:“林锋。不知您的芳名是?”

    美女点点头,继续为林少华斟茶:“我叫小雨。不过你也说得不全对,这茶呢,并不是描绘我的,而是针对你的,看你最近脸上的黑眼圈和嘴角微微的发白,看得出你最近因为某些事情尽心尽力非常疲惫,相信很久没睡过好觉了,这花茶呢,具有安神,健脾解气,抗疲劳的功效,加上林先生的言行举止如此优雅,我想敬你此茶最适合不过了。”

    很显然,林少华再一次瞎编自己的身份,他来这边可不是为了泡妞,而是为了找到龙金标的消息,当然眼前这个美女让他不有多看两眼,甚至有些动心,不过他不能确定小雨是不是洪兆添的手下,所以必须小心翼翼的收集信息。

    林少华接着问道:“看你的技术,无论是泡茶礼仪,火候,量度都掌握的刚刚好,不像是刚来的,但怎么之前没见过你?”

    “哦?林先生是熟客啊,若有怠慢多有得罪。小女子刚来两个月,因为家境贫穷,不得不出来谋生,这里的薪资高,又端庄高雅,加上自己的兴趣爱好,才学习这些谋生计巧。”小雨不紧不慢的说道。

    林少华再次抿了一口茶,似笑非笑的说道:“恐怕这不是两个月随便能到达的水准吧?”

    小雨依旧保持着微笑为林少华续上一杯茶:“林先生恐怕也不只是来品茶的吧?”

    两人相互对视几秒,双方都清楚对方的心思,从小雨的言行举止和泡茶技艺可以看得出她绝对是经过专业培训的茶艺师,鸿运社不会平白无故请一个专业的人士来当管理自己的门面,小雨是洪兆添耳目,以茶艺师的身份打探各种消息。当一个人做一件事做的越完美,说明这个人越有问题。小雨也明白,林少华肯定是有目的而来的,至于是什么,还不敢确定,她能成为洪兆添的手下不仅是长相,还有她的能力。

    林少华背靠椅子挑了下眉毛:“当然,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对您这么漂亮的美女有抵抗力,如果你还没有男朋友,那么我这茶就算没白品。”

    “这就可能要让你后悔进来了,林先生,小女子早已有了对象。”说完小雨的手机突然响起,是一条简讯,小雨看都没看继续烧着水泡茶,林少华迅速瞄了一眼,嘴角微微上扬。

    小雨的手机屏保上正是龙金标,好巧不巧,面前这个小雨竟然是龙金标的女人。

    林少华顺势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哦?那真是太可惜了,没想到您已经名花有主了,那我也不好意思再装绅士了。对了,你男朋友接你下班吗?不介意的话我可以送你。”

    “我男朋友可是帮我老板做事的,最近在管理另一家店面,很久没跟我接触了。如果你不怕我男朋友找上你的话,可以试试送我回家哦。”小雨笑起来脸上的两个酒窝看起来十分可爱。

    “哈哈哈,洪老大的人可不是我敢惹的,既然咱们无缘,就下次再见吧,希望到时候还能再喝到这么沁人心脾的茶。”说着林少华付完钱离开。

    洪兆添最大的生意是走私文物,而第二大生意是地下赌场,茶楼只是他们的一个正大光明的集合地,既然龙金标不在茶楼,加上刚才从小雨口中得知龙金标十有八九在管理洪兆添的地下赌场。

    小雨的眼睛左下方有一颗美人痣,这种女人多半主水性杨花,定是在洪兆添的身边待久了才和龙金标扯上关系,亦或是洪兆添安插在龙金标身边的眼线。无论哪一个,小雨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现在知道了龙金标的地点,林少华事不宜迟出发,越早找到龙金标,越早发现陈子龙的身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