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其他综合 > 摇红烛 > 第六十五章 干花
    在众人如释重负的心情之中,与赵艮册终于平静下来了之后,王公公这才命人忙将他们拥了进去。

    而李沐媱见到他们这么惊讶,这才发觉原来朱常洵也是刚刚才回到了府上。

    本来在堂中也听到一些只言片语,她也只晓得朱常洵这是出了远门才回来而已。

    难不成他马不停蹄地赶回来,就是为了她这件事吗?

    李沐媱惊讶感动之余,就已经被众人拥了进去。

    原本她还打算沐浴换衣之后再去找寻朱常洵,可转念一想,朱常洵这几日恐怕都未休息,现在去打搅他一番似乎不是太好。

    等真正回到了房中,李沐媱看着熟悉的房间,一时间也有些恍惚。

    还是熟悉的摆设,熟悉的味道。她的房间简单,但却也有些小女儿心思,那些蔻脂她虽不常用,却又十分爱鼓捣这些。

    如今这些小玩意儿还静静地躺在那里,她拉开梳妆匣中的抽屉,又在里面拿出了一个小小盒子。

    那是她那日采集的花瓣,她来不及制作,便放在了这个小盒子之中。

    如今她再打开看,那些花瓣都已经干枯掉了。

    不能用了,真是可惜。

    李沐媱将干花瓣倒在手中,却又舍不得就此扔掉。

    她见窗外的盆栽,转念一想,便将手中的干花埋在了盆栽土里。

    沐浴之后,她只无聊地坐在窗旁沉思静想,一时间也想不出为什么朱明思会这样帮助遂宁。

    她也总是觉得,皇上此番突然到来,说是找寻朱常洵,可在衙门那里寒暄之后,便又轻飘飘地回去了。

    这看起来,倒感觉皇上此举,也是冲着她来一样。

    而皇上,又为什么要帮她呢?

    “小月月,你在发什么呆呢?”

    赵艮册突然从窗外窜了出来,一下子便将窗外的光线尽数挡住。

    李沐媱一愣神,有些疑惑地看了看赵艮册。

    赵艮册也朝她眨了眨眼,显然也是不太明白李沐媱在这里发什么呆。

    “是艮册兄啊。”

    李沐媱站起身来,走了几步便将房门打开了些。

    她刚刚沐浴完毕,只穿了一件薄衫,不过天冷,她也在外面随意套了件褂子,穿着软底绣鞋,这么看来,穿得确实是有些不伦不类了。

    她头发还未干,倒是任其随意披散在身后,倒是显得她的小脸更加精致了些。

    不过赵艮册显然是注意不到这些,他只觉得李沐媱如今披着长发,倒是显得更加有些像个小娃娃了。

    见她过来,赵艮册笑着摸了摸头,又开心说道:“你能好好回来真是太好了呢!本来我还打算若是你今日还不回来,我便半夜去牢房将你悄悄劫走了来着…”

    李沐媱尴尬一笑,颇为有些无语。

    若是没有发生变故,过了今晚,她便不再是在牢房之中了,如今身首异处都是有可能的。

    不过见赵艮册这么说了,她还是有些微微感动。

    “嗯...艮册兄,这几日王爷是去了哪里?还有,盛伯去哪里了呀?”

    李沐媱微微疑惑,她好像从回来到现在,也没有看到赵盛。

    赵艮册听得她这么问,他似乎一下子便焉儿了一般,这才沮丧说道:“小月月,其实这个你也不该知道的,不过反正大部分人都知道了,那我就跟你说说吧。”

    李沐媱抬头,看了看赵艮册。

    “就是半个月前,蛮夷那边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都像疯狗一样朝建州攻进,建州被突然攻打,差点就要失守了。”

    “皇上那边也是,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让我们王爷去说服远在沈阳的兵部侍郎出兵支援,我爹也去了,出去还没几天呢,就被我们王爷搞定了!”

    说到这里,他不禁自豪一笑,这才又赶紧说道:“所以啊,我猜是王爷先赶了回来救你,我爹那边呢,就带着兵前去建州了。”

    李沐媱微微凝思了一下,表情却是有些严肃。

    如今边境似乎并不安稳,如此一来,恐怕不久后便又要进行一场恶战了。

    赵艮册见她表情严肃,心中不免有些懊恼,暗想刚才就该不要说出来才好。

    李沐媱很快便反应了过来,这才又问道:“那么,这两日可是有一个姓姜的公子来过?”

    “有啊,那人长得可好看了。”

    赵艮册脱口而出。

    一瞬间,他便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说道:“小月月,我跟你讲,长得太美的人都是靠不住的,你你你要离那个姓姜的远点才行!”

    激动之余,他说的话都有些结巴了。

    李沐媱不明所以,她也仔细想了想,姜乔虽是长得好看,但为人似乎有些天生的傲骨,初步看起来也确实是不好相处。

    想到这里,她不禁点了点头。

    赵艮册见她同意,心中雀跃之感差点掩藏不住,就连嘴角都不禁上扬得更高。

    “他可有给过你们什么东西?”

    “诶,有的!说是让我们交给王爷的,可是王爷那时候没回来,所以簪子还在我的房中,你放心小月月,一点也没磕着碰着。”

    赵艮册说完,便立马头也不回地奔向左处。

    见他突然掉头跑了,李沐媱微一疑惑。

    看来朱常洵是不太知道尚书府发生的事了。

    不对,不是不知道,邱庭突然出现的证词,他究竟知道几分?

    还有姜乔,她倒是有些好奇,这几日姜乔在做些什么。

    皇上为了宽抚于她,将此案交给她处理,可是朱明思…

    朱明思究竟要做什么,她也不甚清楚。

    不过这次也算是长了教训,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此话只适合在宅院,先要做好防备才是真道理。

    不一会儿,赵艮册便单手高举地又奔了过来,手中似乎还攥着一个被丝绸包住的东西。

    “诺,小月月,这不是你的东西嘛,之前我记得你说过你很喜欢的,我便好好保存着的。”

    他说着便将这根簪子拿了出来,放在了李沐媱的手心之上。

    李沐媱手上接触到玉簪的温润触感,这才感觉身上还有些微凉。

    这里面,却是有着吴嬷嬷与宋黑八勾结的证据。

    而王薏宁,她又是否又知情这封信的事呢?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