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玄幻魔法 > 仙武医生 > 第九十九章:改变的秘密
    两个人按得都很用力,特别是秦水文,学得很用心,上手也特别的快。

    三四分钟过后,昏昏欲睡的年轻女子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口中有一股强烈的呕吐感。

    叶子荣连忙给秦水文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加大了手上的力度,继续按摩。

    才按了没一会儿,那年轻女子竟然作出了一个即将要作呕的姿势,她的喉咙里发出了剧烈的蠕动声,眼瞳也开始闪动了起来,一副即将要山洪暴发的模样。

    “晓白,把这个姐姐扶好!”叶子荣赶紧嘱咐了一句,又是继续地加大了按摩的力度,秦水文也不是个呆子,学着叶子荣把力度加到了最大。

    在叶子荣和秦水文手指的强烈刺激下,那年轻女子胃部的饱胀感变得越发的强烈,直到最后控制不住。

    “哇哇哇......”

    在秦晓白的挽扶下,年轻女子身体猛地向病床侧面调转了过去,然后大口大口地朝着下面的垃圾桶里呕吐了起来。

    在女子呕吐的时候,叶子荣并没有停止给她做指压,直到年轻女子把胃里哪些不能消化的东西都吐干净了以后,他和秦水文才停止了按摩。

    勤快的秦晓白连忙拿出纸巾帮年轻女子擦干净了嘴巴,然后让她趟在了床上。

    “子荣啊,你这办法还真行!你快看,这些难以消化的东西都吐出来了。现在是不是要开始针灸了?”秦水文说着说着就去桌子上拿来了针具。

    “恩”,叶子荣点了点头。

    “老秦啊,你看仔细了,下一次,就该你亲自动手了!”叶子荣从针具盒里取出一根长长的银针,开始用酒精棉球擦拭针身。

    “我在看着呢,你赶紧找穴位啊!”秦水文此刻看上去比叶子荣还要着急。

    这倒是让叶子荣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这个老顽固的学习劲头一点也不比秦晓白学习时候的劲头差啊。

    治病救人,根本就不存在男女之间的任何芥蒂,叶子荣让秦晓白在病床边长拉上了帘子,倒是自己和秦水文呆在了里面,让秦晓白在外面照顾其它的病人。

    叶子荣又看了看年轻女子,说:“我现在准备用针灸法来除去你体内的旺火,只不过扎针的穴位在你的腹部和背部,你不要害怕,先侧着身体躺着,好吗?”

    年轻女子点了点头,然后依照叶子荣的指示调整了睡姿。

    叶子荣依次在年轻女子的背部和腹部找到了肾俞穴和关元穴,还有其它几个穴位,这几个穴位都是人身体上的大泻之穴。

    “老秦,这些穴位你都认识吗?”

    “认识!认识!”秦水文不停地点头。

    “记住了,我这可不是达摩针法,我用的是太乙神针中的透心凉绝技。”叶子荣说完,依次把长针捻入到了女子身体上的穴位里。

    “太乙神针中的透心凉?”秦水文捣了捣后脑勺,丈二金刚摸不着后脑勺似的问了一句。

    “是的,天下针法种类繁多,但是也大都同源,只要你学会了其中的一种针法,其它的针法学起来就相对容易得多了。”叶子荣耐心地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秦水文似乎是若有所思,榆木脑袋终于开窍了。

    “是的,你看清楚我的手法,插,捻,提,转......这些都很重要,要把握好力度。这一次,只要用透心凉把她的体温给降下来,她的命就基本保住了。”叶子荣一边御针,一边向秦水文讲授。

    叶子荣是真的很想教会秦水文针法,因为再过两个月,他可能就要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念书了,老秦学会了针法,泰生堂今后就能继续开下去。

    老顽固学得还真是很仔细,叶子荣的每一个动作他都记在了脑海里,还有叶子荣交给他的心法,他也都努力地记住了。

    给年轻女子扎完了针,病人的脸色好了很多,已经有了血色,而且走起路来比刚进来的时候要稳健得多。

    叶子荣又给女子开了一个疗程的草药,嘱咐她一个星期后再过来复诊。

    而这个时候,年轻女子的老公也赶了过来,那个年轻的小老公一进门就自己给了自己两巴掌,因为他的妻子生病了,而且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严重程度,他还得等到下班才赶过来,他觉得他简直连禽兽都不如!

    但是年轻女子却望着他老公笑了笑,看着这个压力山大,为了生活,为了给她治病,努力工作,到处筹钱的好老公,眼睛里已流出了泪花。

    “没事了,我现在好多啦,我们回去吧!”

    在年轻女子老公的挽扶下,一对恩爱的夫妻慢慢地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里。

    今天算是治疗了一个重患,叶子荣的识海里收获到了一份功德之力。

    酋时已过,秦水文遣散了病人,嘱咐大家明天再来。

    吃晚饭的时候,秦水文很是高兴,平时滴酒不沾的老顽固愣是让秦晓白到隔壁超市买了一瓶烧刀子,要跟叶子荣高兴高兴。

    本以为叶子荣不会轻易地传授针法绝技,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居然丝毫没有藏着掖着的意思,愣是把吃饭的玩意大公无私且手把手地教授于他,还生怕他学不会,不知道这个小年轻是脑子进水了,还是要学习明朝的王守仁,做个没有一点私心的圣人。要是换作他秦水文自己,怕是把古针法带到了火葬场,也不会传外。

    其实是秦水文想得太多了,现在的年轻人跟现在的老古板,思想是完全不一样的。

    不管考得怎么样,这个大学叶子荣肯定是要去上的,所以他要教针法给秦水文,等他不在的时候,老秦也可以用针法给人治病,造福于民。

    更为重要的是,叶子荣认为,把针法多传授给一个人,天底下就会多一个救死扶伤的国之圣手,道医天下,医生医的不仅仅是病人,医得更多的却是人心。

    秦水文给叶子荣斟满一杯酒,又是笑嘻嘻地说道:“子荣啊,不知道你考不考得上大学,我想啊,要是考不上的话,我们就合伙把这个诊所盘大点,再开个分店,你看怎么样?”

    “爸爸,你尽瞎乱说?谁说子荣哥哥考不上大学了?”秦晓白嘟着小嘴,狠狠地朝老秦抛了一个谴责的眼神。

    叶子荣倒是二话不说,一口就把酒倒进了脖子里,说:“老秦啊,不管我考不考得上,你都可以放心,我都是泰生堂的医生,也会到泰生堂给病人看病的。”

    秦水文听到这话,觉得非常的养血,自己也灌了一杯,乘着酒意说道:“子荣啊,考不上呢,咱俩就合伙干票大的,要是能考上呢,我会重点考虑考虑你跟晓白今后的发展方向,反正正反都不让你吃亏,我老秦算对得起你了吧?”

    秦晓白闻言,一双笑脸红的跟红苹果似乎的,却是小声地嘀咕了一句,“爸爸,你真坏!”

    酒足饭饱过后,叶子荣也丝毫不耽误时间,他连忙把自己锁进了房间里,抓紧时间炼制丹药。

    今天的任务很重,在火攻童子喜龙的配合下,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静心炼制,终于炼出了三颗筑基丹药。

    叶子荣赶紧把丹丸收拾好,然后把麻皮袋子里的龙胆草拿出来清洗干净,倒进了龙凤鼎里。

    龙凤鼎里有不少炼丹后剩下的残留物,这些东西可都是宝贝,叶子荣往鼎里注入不少的清水,然后把里面的龙胆草和残留物搅拌均匀,才命令喜龙往里面喷火。

    在灵火的作用下,龙胆草慢慢地变软,然后跟残留物融合在一起,最后变成了膏状物,这就是叶子荣要炼制的药膏,他要用这些膏药给那些天生爱美的女人美肤,同时也给他自己和仇大海去挣学费。

    这些膏药看似普通,却是用龙胆草配合着灵草的残留物炼制而成的,价值不菲。

    叶子荣找来了几个空矿泉水塑料瓶,冲洗干净后,把膏药全部装了进去,足足有三大瓶。另外,他还单独弄了一些膏药装在了一个小瓷瓶里,当作样品。

    叶子荣是希望有个识货的客户能够试一试这些膏药,然后一传十,十传百,如此一来,他就不愁销路了。所以他打算明天到北湖挖完龙蛋草后,就跟仇大海到医院附近的马路上去摆地摊,招揽客户。

    想到这里,他纵身一跃,翻身跳到了床上,开始打坐修道,修炼天医玄经。修行对于他来说,是一刻也不能耽误的。

    ......

    翌日清晨,叶子荣早早地起了床,充实的一天又将开始了。

    可是这一天的早晨让他觉得来的有些突然,因为当他洗刷完毕,穿上白大褂,准备开始这一天工作的时候,并不勤快的秦水文却是在泰生堂对面的马路上打了一通道家十二段锦,正大汗淋漓地往回走。

    改变的秘密,是把所有的精力放在打造新的事物上,而非与过去的平庸作抗衡。在叶子荣的感化下,秦水文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冥顽不化的老顽固了,他决心改变自己,他要学会古针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