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玄幻魔法 > 仙武医生 > 第六十六章:灵药江湖
    “哈哈!看来子荣兄弟与我是同道中人啊,既是如此,那子荣兄的筑基灵药就由我来提供吧!”孤云长爽朗地笑了笑。

    “那怎么好意思?更何况筑基期所需的灵药用量十分巨大,再说了这些灵药可都是天材地宝,价值连城,我怎么受用得起呢?”叶子荣连连推却道。

    筑基期的灵药全由这个道长提供,这显然已经超出了叶子荣的心里预期,单单一条人命怎能与巨量的灵药相提并论?虽然叶子荣救了孤云长的性命,但是孤云长能把灵药施舍一二,他就很满足了,怎么可以贪得无厌,妄想索取更多呢?

    哪里想到孤云长只是呵呵一笑,欣然说道:“你救了我的命,那就是我的大恩人,再多的灵药送给你也是值得的!子荣兄弟,你就别客气啦!”

    “此事万万不可,我叶子荣不才,但是也懂得药理和药效,筑基期所需的灵药要求之高,必须是上品,那是得花多大的心血才能够培育得出来的啊,想必云长兄比我还清楚。所以我定不可以枉费云长兄的心血。云长兄,你万不可以厚此薄彼,这些灵药可都是你的身家性命啊!”叶子荣继续推脱。

    孤云长闻言,正待说话,却是突然间眉心一抖,愤然说道:“我家里来盗贼了!”

    紧接着孤云长就提起了长剑,纵身跃到了谷底的崖壁上,捏着粗实的藤蔓向他爬了上去,他身形敏捷,双手往上一截一截地抓着藤枝,扶摇直上,犹如奔跑一般。

    他身轻如燕,还没等叶子荣回过神来,就已到了崖腰间的楼亭底下。

    “喂喂!你等等我。”

    叶子荣顺着孤云长的脚步,来到崖壁底下,沿着藤蔓慢慢地往上攀岩,攀爬之中却是对孤云长的轻功赞不绝口,不过为了熟悉攀崖的路线,他并没有施展轻功,而是慢慢地向上攀爬,对每一个关键的节点都铭记于心。

    等到叶子荣爬到楼亭底下的时候,却是看到有好几个身着黑色劲装的大汉,一个个手持兵刃,腰悬器具,背扛篮篓,围在了孤云长周身。

    这些人一个个目露凶光,面相残暴,流里流气,从行头上来看,应该就是前来窃药的盗匪。

    孤云长晃动着手里的长剑,转动着身躯,凌厉的目光刺杀着来犯的每一个山匪。

    而这些盗匪也不甘雌服,诸都是根据孤云长的一举一动而适时地变换着武姿,手里的厉刃齐齐地对准要杀的人,随时准备着发起进攻。

    为首的一位盗匪,年纪尚老,头发已经花白,长着一副三角眼,下巴上的胡穗尖尖的,看上去凶煞得很。

    老盗手握厉剑,左右杀出几个招式,然后嗖的一声指向孤云长,满腹狐疑地道:“没想到你还没死?”

    孤云长听罢,眼珠子转了转,恍然大悟,一声大喝:“好哇!原来昨晚是你放的毒蛇咬我?你这个老毒物,简直是阴险至极!”

    老盗手抚下颌尖须,狡黠地笑道:“你知道就好!识相的就赶快把灵药都交出来,免得我们动手,不然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

    孤云长闻言,已然是气得浑身发抖,他大吼一声,道:“好你个强词夺理的老盗贼!看我不杀了你!”

    长剑在孤云长的手中几经过摆动,就已向着老盗杀了过去。

    “看剑!”

    孤云长可不是一个认怂的孬种,想让他束手就擒那是门都没有的事,更何况,他早就想杀光这些盗药贼呢。当下,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拼命去吧!他心里一紧,杀势大盛。

    山崖的早晨,雾气还很浓厚,也很灵动,雾朵朵在各处不停地跳着舞,变幻着形状,一点也不安分。

    老盗抖把手里的剑柄一抖,“嗖”地一声划开了眼前的浓雾,毫不示弱地迎了上去。

    只听“砰!”的一声响,两剑交杀在一起。

    孤云长挑动起长剑,用力的一拨,把老盗的剑格了开,又是一剑毫不留情地朝他身上刺了去过。

    “小小的臭道士,剑法倒还不错!”老盗竖起剑胚,挡住孤云长刺杀过来的长剑,用力地往前抵了抵,又是道:“也让你尝尝老衲的剑法!”

    老盗用力地一摆剑尾,把孤云长甩去了一米多远,紧接着就是一连串凶狠的剑招从他手形中变幻出来,往孤云长身上不停地刺杀了过去。

    老盗的剑法既悍戾又毒辣,剑胚嚣张跋扈,纵横无度,却是又很连贯,招招刺向孤云长身上的要害之处。

    没想到这个老毒物的剑法竟然会如此狞恶,孤云长却是一点也不慌张,而是不停地变换着身姿,让老毒物有剑无眼,无迹可循,手里的长剑也是随之而动,或挡或截,或削或刺,舞动不休。

    “砰砰砰砰砰......”利剑不停地交刃在一起,又不停地格开,被炸出一道道火花,亮了又熄,熄了又亮,像放烟花似的,场面很是有些壮观。

    飘荡在浓雾之中,两个剑客的剑胚连接不休地擦亮着周围的空气,一点都没有懈怠,根本就是都在往死里拼杀。

    叶子荣站在一棵翠柏后面,仔细地观看着这场生死搏斗。

    ”没想到有灵药的地方居然也会有江湖,俗世间跟修真界也是一样,真的是人心叵测,一点也不太平,为了区区的草药,竟然以身犯险,连命都不想要了。“叶子荣心里如是想道,不过仔细观剑,他发现老毒物的剑法看似凶狠霸道,实则是有形无力,不足为患。

    果不其然,十几个回合之后,孤云长一剑砍中了老盗手中的轻吕。

    砍法本来是大刀进攻的招式,没想到孤云长却是出其不意,套用了刀法,一击巨力被他贯穿在了剑胚之中,硬生生地把老盗刺过来的厉剑给砍断了。

    “你这老盗!剑法如此之烂,竟敢到我这里来偷取灵药?简直是太自不量力了!”孤云长收回长剑,朝上面哈了一口气,把那剑胚哈得喳喳作响,然后又是剑指老盗,大喝道:“还有什么招式,你尽管杀来便是!”

    偷药的老盗看了看手里的碎剑,一下子就傻了眼,口里啧啧地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啊......”

    跟着老盗一起来偷药的小盗们,早就忍耐不住了,眼见老道手中厉刃被折,竟是在没有口令的情况之下,一一地捏紧了手中的兵器,齐齐地杀向了孤云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