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玄幻魔法 > 路边捡到一只猫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毒发身亡
    离儿冷静缜密的性格在关键时刻发挥了关键作用,只需轻轻一刺,便让媚姬身中剧毒,连使用玉融丹的机会都没有。

    一根闪烁着寒光的银针从离儿手中掉落到地上,发出一声极为轻微响声,银针的尖端呈现出浓浓的黑色。

    这根染着剧毒的银针,正是当初秦思思被关在地牢的时候,用来杀死侍卫的武器,后来她被四长老攻击,银针脱手掉落。

    九歌及时赶到救走了秦思思,还把四长老狠狠地暴揍了一顿,离儿在混乱中趁机拿走了这根毒针。

    她小心翼翼地保存着,为的就是有这么一天。

    “母亲!”九歌回过神来,脸色大变地向媚姬飞奔过去,离儿长剑一挥,拦在了九歌面前,表情虽然在努力维持平静,拿剑的手却在微微颤抖。

    “离儿,让开!”九歌怒喝着,手中的惊雷破空扇已经扬了起来。

    离儿不说话,只是执拗地挡在九歌面前,不让他去解救媚姬,眼神痛苦而坚定。

    九歌焦急得近乎发疯,惊雷破空扇狠狠一扇,一招风元天斩气势汹汹地向离儿砍了过去。

    离儿挥舞长剑,在身前凝聚出一面天风屏障来进行防御,然而她的实力与九歌相差太多,风元天斩很快就击碎了离儿的防御,强大的能量波轰击在离儿身上。

    离儿一声痛呼,被迫向后退了一段,又强行停了下来,身后距离媚姬不过两三米,她的嘴角渗出一丝鲜血,却仍然站在那里,不肯退让。

    九歌逼到了近前,想要绕开离儿去看媚姬,离儿一个转身再次拦在九歌面前。

    九歌怒极,一把扼住了离儿的咽喉,低声吼道:“离儿,你一定要逼我吗?”

    “九儿,九儿……救我,救……”

    身后传来几声急促沙哑的呻吟,九歌面如土色,一把将离儿甩在了地上,快步上前抱住了媚姬。

    “母亲,母亲!”九歌急声呼唤。

    然而媚姬已经全身发黑,连曾经鲜花一般娇媚的面庞都黑得像锅底一般,再也没有了生机。

    秦思思染在银针上的毒是蛇毒,剧毒无比,致命的速度相当快速。

    当初那个偷袭秦思思黑衣人因为伤在腿上,所以有机会取出玉融丹来为自己解毒,再依靠自身强大的法力,这才勉强保住了性命。

    而媚姬之前与夜幽的战斗消耗了太多的魔法之力,还受了伤,身体本就虚弱,又被毒针刺中了手背,没办法取出玉融丹解毒。

    被离儿再三阻挡之后,最佳的救援时间已经过去,蛇毒已然在媚姬体内爆发,如今躺在九歌怀里的只是一具尸体。

    九歌难以置信的看着怀中媚姬的尸体,刚才他还在努力想办法拯救她的性命,希望以后有能力让她脱离权利斗争的中心和对**的沉迷,体会一下淡泊平静的生活。

    没想到眨眼之间,她已经走了,再也回不来了。

    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给过他最深的关怀、也给过他最大的伤害的那个女人,永远离开了他。

    他失去了唯一的亲人。

    九歌眼中溢满了泪水,他慢慢抬起手,颤抖着帮媚姬闭上了眼睛。

    她生前那么爱美,死后全身乌黑,五官变形,奇丑无比。

    那些拼了命要想留住的东西,最终还是留不住,比如年轻,比如美丽,比如感情。

    九歌把媚姬轻轻放在地上,然后站起身来,一双狭长的眼睛看向了离儿,原本柔和的眼神瞬间变得冰冷无比。

    “为什么?”他迈开脚步慢慢地向离儿走去。

    那是他最忠诚、最信任的侍女,在他十三岁那年,他从天魔神堡放假回来,在湖边玩耍的时候,听到了一阵喧嚣。

    他便跑过去看热闹,那是他第一次见到离儿,十岁的小姑娘,身量未足,稚气未脱,却拿着一把锋利的小刀,不要命似的狠狠刺向每一个想要靠近她的人。

    好几个五大三粗的侍卫围着她,居然有些缩手缩脚。

    那一刻,九歌突然对这个眼神冰冷的小女孩生出几分兴趣,他身边的那些小侍女们都太唯唯诺诺了,一点意思也没有。

    于是九歌几句话赶走了那几个侍卫,救下了已经浑身是伤的离儿。

    他问起离儿的来历,离儿说自己的父母被坏人害死了,她偷偷进入族长府,想要找一个法力高强的人交给她魔法技能,让她以后有机会为父母报仇。

    九歌爽快地说道:“好,我教给你魔法技能,我也会保护你的安全,不过你要做我的侍女,听我的命令。”

    离儿听到这句话,突然再次举起了已经放下的小刀,恨恨地说道:“我不会陪你睡觉的。”

    九歌瞠目结舌,眼皮一翻,没好气地说道:“你有病吧!”

    那时候的九歌还是一个比较单纯的男孩,他压根就没有往那方面去想,他更没有想到,十岁的离儿能说出那样的话,代表了什么。

    就这样,离儿成为了九歌身边的侍女,她沉默寡言,做事冷静果断,思虑周全,九歌对她十分满意。

    后来,九歌懂得了男女之事,也不是没有对离儿动过心思。

    不过想起当初离儿那恨恨的一句“我不会陪你睡觉的”,就觉得,还是算了吧,做人要将信用,当初既然答应了,那就要做到。

    再说,万一睡了她,母亲要杀她,那他可就失去了这个最满意的侍女了。

    无人可说的心事,他会对她说;不好出面的事情,他会派她去做。离儿每次都把任务完成得非常好,令九歌越来越看重她。

    九歌从来没想想到,他最忠诚、最信赖的侍女,有一天也会背叛他。

    九歌的大手再次扼住了离儿的喉咙:“告诉我,到底为什么?”

    离儿表情痛苦地说道:“离儿辜负了公子,愿以死谢罪。”

    “好。”九歌松开了离儿,眼神冰冷地看着她,好像在看一个死人。

    离儿大口大口地呼吸了几下,俯身拿起了掉落在地上的长剑。

    这把剑是九歌送的,她身上的衣服也是九歌给她买的,她的魔法技能很多也是九歌教给她的,连她的命都是九歌救回来的。

    如今大仇得报,她也该偿还回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