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武侠仙侠 > 帝姝传 > 第二十七章 礼物
    戮竹居——

    夜幕低垂,绛月换了一身红裙,在身上绑着一个大大的蝴蝶结,坐在床上等着沐卿殁回来。

    沐卿殁走进内室的时候,看着她这装扮一新的模样,不自觉的跳了跳眉。

    “嗯?”

    绛月欢喜的扑到他怀里,双手抱住他的强劲有力的腰,抬头认真的望着他道:“卿珏哥哥说今日是你加冠礼,亦是你的生辰,过生辰要送生辰之礼,我不知道该送你什么礼物好,但是我觉得你值得最好的礼物,所以我把自己送给你,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我最好的礼物了。”

    沐卿殁紧紧拥抱住她,望着她的眼睛都有了一丝湿意。

    “华儿……”他埋首在她脖颈间,深情无比的唤道。

    绛月清楚的感受到他抱着她的手在颤抖,也清楚的感受到内心巨大的感动与喜悦,甚至还有那深深掩藏在这无声的感动与喜悦下的巨大伤痛。

    他的心,此时此刻是在滴血,是在痛苦,为什么?!

    “华儿……我的华儿……”沐卿殁亲吻、抚摸着她的额头、脸颊、粉唇……将她深深的描画烙印在脑海中,不敢忘记分毫。

    这还是,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如此情绪外漏,他一直都是克制自律、万事不挂心的人。

    可见她先前的那番话有多触动他的心,让他方寸大乱、不知所措,只能一遍遍深情的呼唤着她的名字。

    华儿……我是你的华儿,独属于你一个人的华儿。

    绛月依偎在他怀里,静静的听着他跳的飞快的心跳声,如是的想到。

    ******

    天羽城——

    箜聆皇子从青沐城与慕然分别后,便一路赶回了天羽城。

    与她同去的箜钰公主却没能回到箜家,而是被他赐了一处宫殿,软禁在了皇宫内,清醒过来的箜钰公主自然是一番大闹,可是侍女都听从箜聆皇子的命令,没有一个人搭理她,随她闹。

    好几次,箜钰公主都想打杀侍女,被深知她脾性的箜聆皇子在她体内下了禁制,一旦她对谁出手便会被禁制反噬,使得她不得不控制住自己的脾气,后来似乎是学乖了,渐渐安分了下来。

    帝聆宫——

    “沐天神族出世一世,恐是与数千万年前的旧事有关,二殿下多思无意。”

    箜聆皇子回到天羽城后,箜女立刻就来帝聆宫见他,询问此行之事,他将沐天主府内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通。

    “数千万年的旧事,不正是与本族有关吗?!”箜聆皇子不以为然道。

    “二殿下莫不是忘记了旧事的起因可是沐天神族与那一族挑起的,本族只是时运不济的受害者。”箜女坚持己见道。

    箜聆皇子闻言,沉默不语。

    孰是孰非,早已牵扯不清了,谁又不是施害者与受害者呢!

    “沐天神族不论是为何而出世,总归有知晓的一天,现在首当其冲的是小殿下之事。”箜女见箜聆皇子的神色,便知他不再想提此事,故而转移话题道。

    “小羽儿可是回了空灵谷?”提起箜羽公主,箜聆皇子立马就换了一个人似的,让箜女直呼神奇啊!妹控这种生物,是她不能理解的存在。

    “她……去找‘太子殿下’等人出事的地点了。”箜女略有一丝迟疑道。

    “胡闹!”箜聆皇子气急,天羽城外的情况如此危险,她的身体也不好,怎可“独自”出城!?

    箜女知道他生气的绝大部分原因,绝对是因为箜羽公主没有等他回来一起去。

    箜聆皇子这下是什么忧思忧国的心情都没有了,直接飞出帝聆宫,往天羽城外飞去。

    急急燥燥的二殿下,还真是少见啊!

    箜女看着他消失的背影,怀念想到。

    荒郊野外——

    箜羽公主依着脑海中闪过的画面,走出天羽城,向着一个方向,不紧不慢的走去,越走越远,越走越偏,她伸出一只手,触碰空气,触碰枝叶,触碰花草,闭上眼睛,感受着那一场血战中残留下来的刺鼻的气息和温热的触觉,那是鲜血的味道。

    脑海中,飞快的闪过一个接一个的画面,刀光剑影,青羽飞扬,残肢断臂,血洒大地……

    金色的羽翼展开、扑闪,还未展开最凌厉的一击,染血的残影,滴血的剑刃,飞落的金翼……

    “不!……”她猛的睁开双眼,迸射出强烈的恨意、愤怒与心疼。

    是谁?!

    究竟是谁?!

    她的整张脸笼罩在一片阴霾下,看的人心里直发怵。

    因情绪过大而起伏较大的胸脯平复后,她呼出一口长气,闭上发红的眼睛,将所有的愤怒忧伤埋藏在心底,再次睁开眼睛,她的眼中只剩下坚定和自信。

    扫视周围一眼,心中还是忍不住伤痛,拿出一个绣花布袋,弯腰捡起飘落在地上的青色翎羽。

    过去发生的事情既然无法改变,那就在现在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吧!

    有好些青色翎羽都陷进泥土里了,箜羽公主也不嫌脏,一片片的挖出,放进绣花布袋里。

    而她从前天到现在已经在这里捡了一天多了,捡了很多的翎羽,可是这边荒野还很广阔,她徒手捡,是很难捡完的,甚至有些已经沉入水底了。

    她本就与其他人不一样,长久的忧虑与疲倦,使得她脚步轻浮,眼前的景物都有些模糊,好几次差点脚软跌倒,但心中的执念太深,让她不愿就此放弃。

    箜聆皇子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身后,静静的看着她锲而不舍的捡着一片片的翎羽,神情恍惚,可那揪心之痛,让他又清醒不已。

    他大步走上前去,什么也没有说,大手一吸,数不清的翎羽从四面八方涌来,窜入她提着的绣花布袋内。

    箜羽公主起身,对他展颜一笑,“还是二哥厉害,伸伸手,就能一下子收集这么多翎羽。”

    箜聆皇子看着她,眸色深沉,扯了扯嘴角,也只是点了点头。

    两人身后不远处,站着另一个人,那好看的眼眸深处流露出一丝哀痛。

    “她总是那么特别,特别的让人心疼。”箜女从一旁走出来,看着箜羽公主的方向,意有所指道。

    梨先生扫了一眼阴沉沉的天空,转身离开了。

    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何会这样做,箜聆皇子知道,箜女知道,他也知道,她只是想让逝去的人有魂归的地方,想让天羽城下一场属于他们的“羽雪”,想让他们被祈祷被祝福!

    这不是矫情,这不是做作,而是一种情义,一种纯粹而美好的情义,他们之中,或许没有一个人是她认识的,但是他们都是她的族人,同属一条翎鸟血脉,在她不知道的地方,他们也曾尽心尽力的守护她这个被病魔缠身的女孩,将那赤诚的关心,以他们的方式来表达出来,甚至于献出自己的生命。

    在箜聆皇子的帮助下,箜羽公主很快就将所有的翎羽都捡完了,两个人相视一笑,只是眸底深处的哀伤,让人心惊且心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