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武侠仙侠 > 帝姝传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羽二,果然是倾华佳人,世间绝无仅有的绝代美人!”紫陌站起来,笑吟吟道。

    羽书很是得意,道:“也不看看是谁的妹妹!”

    慕月倾华偷笑,她还没有看见过这样的羽二哥呢!

    不过羽二哥真的是一个称职的哥哥,让她体会到了真正有哥哥关心的感觉,真的很幸福,她不想失去这样的幸福,所以就让她贪婪一点吧!

    “羽华,这可是哥哥铁兄弟兼发小,紫陌,千万别跟他客气,有用得着他的地方,都是他前世修来的福,所以你就尽管使唤他,不用给二哥留面子。”

    慕月倾华听着羽书的话,笑着点了点头。

    紫陌面带温和的笑容,对羽书的话,没有异议。

    “紫大哥可是冥域之人?”慕月倾华笑笑道,

    紫陌点头道:“正是。”

    “有机会一定要去冥域好好玩玩,紫大哥可不能装作不认识羽华啊!”慕月倾华嬉笑道。

    看着她脸上真挚的笑容,两个人心里都很高兴。

    紫陌笑道:“那羽书一定会把我抽筋剥皮的,我可不敢!”

    “呵呵呵……”三人笑做一团。

    三人坐在一起,聊了很久,方才各自离去。

    在帝都有一处大殿,叫八君殿,共有八殿,每一殿皆有一位殿君掌管,每一殿所做之事皆不同,如君一殿主暗杀、君二殿主贩卖五界域各种各样的情报资料等。

    君八殿内,一位墨袍男子高坐大殿之上,一身威严之气不威自露。

    殿中站着一位蒙面的黄衣女子,她拱着手,对大殿之上的男子很是敬畏。

    “眉儿,本殿吩咐你之事如何了?”

    男子说话时,语气中带着令人屈服的威压,黄衣女子浑身一怔,强扛住这股威压,仍是不愿屈膝。

    “回殿主,慕家之人并无异样,只是比寻常人修炼的速度更为快速,且这一任的月主似乎更为神秘,眉儿连她的面容都未窥见。”

    “哼!”男子冷哼一声,显然是对黄衣女子的不满,巨大的威压让黄衣女子半跪在地上,嘴角溢出了一丝血迹。

    他道:“慕家家主体内有着九月神族之人特有的神血,你却对本殿主说没有异样!”

    黄衣女子头微低,不言语。

    “且上一任长小姐离世,这一任的长小姐闻所未闻,凭空出现,这本身就是一大一点,而且从第十任开始,慕家的长小姐都是成年后才出现,都是来无影去无踪,死了,连陵墓都没有,这不是疑点吗?”

    “属下办事不力,请殿主责罚。”

    “罢了,你先回去,若再查不清楚慕倾华的底细,以及九月神族之事,休怪本殿对妖域出手了。”

    黄衣女子闻言一震,随即点头。“是。”

    男子挥挥手,示意她可以退下了。

    黄衣女子起身退了出去。

    男子望着她的背影,眼底一片阴沉。

    慕倾华,好一个绝色美人!哼哼!

    月光下,一穿着紫色广袖纱裙的女子站在一棵樱花树下,用薄纱轻掩面。

    柳眉微蹙,眸若寒星……

    在她身后倏然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子。

    黑衣男子对她的态度,恭敬无比。

    一脸肃穆的男子单膝跪下:“长小姐。”

    此女自是——慕月倾华。

    她道:“起来吧。”

    男子老老实实站着,恭敬道:“属下等还未查到有关慕家家主失踪之事的原因。”

    “无妨,退下吧。”

    “是。”男子如来时那般消失了。

    敢动她的人,就得做好被她找上门的准备!

    她玉手一拂,银紫色的气劲拂向空中飘舞的花瓣,倏然粉碎,化作尘埃。

    青刹走进院子,站在慕月倾华身后,行礼道:“长小姐,八君殿中的君二殿的殿主相邀听雪楼。”

    “明日听雪楼赴宴。”

    “是。”青刹退了下去。

    清冷的笛音,悠悠扬扬,月色当空,此情此景,有此仙乐,也不错。

    慕月倾华听到这笛声,便知道宁寒子卿回来了。

    她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听着笛声,闭上眼睛,享受这美妙的仙乐。

    宁寒子卿,幸好还有你!

    听雪楼——

    宁寒子卿与慕月倾华一同赴宴,慕月倾华本想一人赴宴,无奈宁寒子卿突然说也想见一见八君殿的君二殿的殿主,她也不好回绝了他,且她在不知不觉中早已习惯了,身边有着一个宁寒子卿,更不会回绝了宁寒子卿的要求。

    慕月倾华与宁寒子卿相继走进了九楼上的一间雅间,里面早已备好了酒水等,一位衣着华丽却不失尊贵的男子坐在桌旁,静静的等候他们的到来。

    “长小姐、宁寒公子,二位能赏脸赴宴,真乃在下的荣幸。”君二殿主站起身,对着两人拱手道。

    “君二殿主相邀,岂有不来之理?”慕月倾华浅笑道。

    君二殿主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慕月倾华与宁寒子卿坐在了他对面的位子。

    “不知君二殿主相邀所谓何事?”慕月倾华也不和君二殿主绕弯子了,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长小姐既然开口问了,那在下就直接说了。”君二殿主笑笑,“月主,可知转生珠一事?”

    慕月倾华神色未变,眼底却是冰冷一片。

    “不知君二殿主何意?”

    “呵呵……慕家乃是慕月一脉在凡域的分支一事,在我们这些掌权者之间,早就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只不过想不到还真的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动慕家之人。”君二殿主笑道,“月主又何必再问在下是何意呢?”

    “君二殿主,相邀本主到此只是为此事吗?”慕月倾华也不再隐藏身份了,对方既然已经知道了,又何必再遮遮掩掩呢!

    “在下对九月神族没有其他的不轨想法,只想得到转生珠,若是月主能够告知在下转生珠的下落,在下一定重谢。”君二殿主很是诚恳的说道。

    慕月倾华直言道:“不瞒君二殿主,本主最近也在找这转生珠,但遗憾的事,一点消息也没有。”

    君二殿主的眼中闪过一丝懊恼和急迫,看来这转生珠对他而言真的很重要。

    但是不管慕月倾华是不是知道转生珠的下落,她都断不可能会告诉君二殿主有关转生珠的任何事情。

    理由嘛!自然是她也需要转生珠。

    “月主,当真查不到有关转生珠的消息?”君二殿主似乎还是有点不相信,又问了一句。

    慕月倾华认真的看着他道:“君二殿主,这转生珠有何用,你我都清楚,且转生珠只有一颗,在界域之战的时候就已经随着逆族的消失而消失了,就算世人皆知九月神族的人就在雾蚀荒域,这又能如何?转生珠根本不在九月神族,若是真有转生珠,九月神族的始祖会死吗?九月神族会在雾蚀荒域待千万年之久吗?”

    君二殿主闻言,沉默半响,他低声道:“月主,转生珠对在下来说真的非常重要,若是月主能够告知转生珠的下落,在下的君二殿全凭月主差遣。”

    慕月倾华听此,脸色并未有一丝异色,她道:“这转生珠,若是真有了消息,本主定会让人告知君二殿主,君二殿主不必如此。”

    “在下多谢月主的慷慨之举。”君二殿主很是真挚的答谢道。

    慕月倾华微微颔首,不语。

    三人坐着聊了一些其他的事情,纷纷告辞离去了。

    云城——

    一个长相俊朗的男子,衣着粗陋,行色匆匆的走进了一家客栈内,刚坐下,对面便坐下了一妖孽,一身妖艳的红色,令男子恶心的想吐,尤其这妖孽长得不男不女,更是令他作呕。

    “我说小弟弟,这是急着去哪里啊?老是把人家给甩下,很不厚道呢!”慕然略带指责和委屈的说道。

    “够了,你到底想怎么样?别恶心我了,成吗?!”男子忍无可忍,一个多月了,这个妖孽纠缠了他一个多月,无论他用尽何种办法都不能将他甩掉,这是何方妖孽啊!

    老天,求你把他收了吧!我保证,会给你烧高香的!

    慕然侧躺在长凳上,一手靠在桌上,撑着头,另一手缠绕着如丝绸般的青丝,听到恶心一词时,他魅紫的双眸一变,带着血色。

    “小弟弟,你不乖哦!”随着他这句话,男子就感觉到从心开始,蔓延到全身各处的剧痛,令他脸色发青,青筋暴起,就在他快承受不住这痛苦,哀呼出声时,他听见慕然的嬉笑声,“呵呵……”随后就感觉剧痛慢慢散去,他知道慕然只是给他一个警告。

    但再多的警告,也无法阻止他开跑。

    男子说跑就跑,手中遽然出现一根黑色有着骷髅头的拐杖,他狠狠地敲了一下地面,人就如狂风般从慕然眼前飞出客栈,往外面跑去了。

    慕然轻笑,本少可没心情再陪你玩了,小弟弟。

    慕然身影一闪,夺门而出,却撞入了一人怀中。

    慕然微微吃痛,心里略感诧异,好硬!抬头一看,一位穿着暗金色袍子,脸上戴着左半边白色暗金花纹面具的男子,正用他那锐利深邃的目光盯着他,而他的手还搂着他的腰,两人靠的极近,姿势极暧昧,让慕然不想再回忆。

    “看来,今天是个不错的日子,有如此极品美人投怀送抱。”男子笑的轻浮,脸更是凑近了慕然的脸。

    慕然魅脸闻言微红,挣扎着想离开,却发现动弹不得,这时若他还想不明白,一开始撞进这人怀里,不是这人故意的,他绝对去跳海自杀,不过貌似跳海自杀,也死不了吧!

    娇艳欲滴的薄唇一冰,眼前是放大了几倍的俊脸,慕然睁大了双眼,惊恐的看着他,双眸彻底变了颜色,魅紫变成了血红。

    他开始回吻,令男子一愣,随即嘴角上扬,加深了这个吻,却全然没有注意到慕然如血的双眸。

    “哼……”他闷哼一声,眸色冰冷的注视着慕然的血眸,慕然笑的邪魅妖娆,手插穿了男子的胸膛,正抓握着男子砰砰直跳的心。

    “小哥哥,你的心跳的好快,跳的好有韵律,真好听,我好喜欢。”

    慕然说着靠近他的胸膛,抓握着心脏的手紧了一分。

    “是吗?”男子冷笑道。

    “是啊,小哥哥你不喜欢吗?怎么办?我很喜欢啊!”他说着,又握紧了一分。

    男子冷眼看着他,眼底是极度掩饰的暴戾狂躁。

    慕然感觉脑海中一闪而过什么东西,好像是一个人的身影,他摇了摇头,血色的眸子暗淡了许多。

    “你喜欢,送给你好了。”冰冷刺骨的声音响起,慕然茫然的抬起头,看着男子。

    男子被慕然这看似茫然,实则媚眼如丝异常妖魅的神色给惊住。

    “小哥哥,你说送我了,那不许反悔哦!”

    “不反悔。”他笑道,眼中闪过一抹计谋得逞的精光。

    “是吗?”他调皮的一笑,手又握紧了一分,头靠在那鲜血淌出的胸口上,看着那鲜艳的血,他道:“我最喜欢这个颜色了,红红的、亮亮的,那么显眼,那么明艳,就像太阳一样,这样就算在人山人海中,也能很容易找到,红色,生命的颜色,这双手,注定要沾满血色,呵呵……”

    “骗我的人,只能有一个,除了那个人,其他人敢欺骗我,我就让他的血,染红我的双手,染红我的衣服,染红我的神魂……”

    慕然异常嗜血的笑道,“所以你不能骗我呢!要不然……呵呵!”

    男子盯着他的血眸,神色异常复杂。

    慕然邪魅的笑着,眼皮沉重的一闭,昏了过去。

    男子将他抱起,消失在原地。

    先前被慕然穷追不舍的男子,一口气跑出几座城市,随便找了一家客栈住了进去。

    饿死他了,真是个阴魂不散的家伙,不过往常这个时候,那个妖孽,也该出现了,这次,怎么这么反常?呸呸!

    巫南若,你是脑子有病吧!

    那妖孽没追来,你还惦记上了!

    巫南若想着,大口吃着饭,眼睛余光不经意的瞥见一道残影,他手中的筷子落地,人也跟着落地了。

    帝都——慕家——

    慕月倾华冷眼看着将她包围的数十个黑衣武士,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块血月石。

    真是不自量力,来找死呢!

    黑衣武士不对着慕月倾华攻击,而是催发血月石的作用,血色光芒照射在慕月倾华身上,她感觉到身体内的血液开始凝固,然后很快的时间内她无法做出出任何带有攻击性的行为。

    。顶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