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武侠仙侠 > 帝姝传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所有人都以为是慕月倾华来了,结果满怀激动的看过去,却发现根本就不是慕月倾华,一时之间人群躁动。

    这来人是寒月一脉的嫡长女,寒月凌依。

    “那明明是给华小姐留的位子,她凭什么坐啊?”

    “是啊!她别以为穿一身紫衣就能和华小姐比了!”

    “到时候华小姐来了,看她怎么办!”

    “没错!”

    慕月一菲看着寒月凌依,眉微蹙。

    她竟然是淡紫色的曼陀罗花印记,怎么可能?

    人群中的白月凝紫为寒月凌依接下来的命运堪忧!

    寒月北新听着底下的不满声,冷笑。

    无知之人!

    如鬼魅般的残影在众人面前闪过,让他们还来不及反应,就看见坐在首座上得意笑着的寒月凌依被一脚踹飞下来,摔在大圆台上,随后一抹残影也随之来到大圆台上,一脚踩在寒月凌依的脸上。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惊住。

    寒月北新当即站了起来,仔细一看,竟是慕月倾怜!

    “我不是警告过你们不许再穿紫色吗?”慕月倾怜的眼神很可怕,就好像要将她生吞活剥了!

    楼台上的一些女子见是慕月倾怜,都害怕的看着她,她们中可是有人看到过白月凝紫当年的惨状的!

    慕月倾怜有多狠毒,她们一点也不想再知道!

    寒月凌依挣扎着,想摆脱慕月倾怜的控制,却是动弹不得。

    凭什么只有慕月倾华一人能穿?凭什么?

    寒月北新大步走到慕月一默面前,怒色道:“族长就任由怜小姐这般横行霸道,恣意妄为!”

    慕月一默不是不知道慕月倾怜做的那些事情,只是他跟慕月倾华一样纵容了、无视了。

    “你闭嘴!”慕月倾怜转过身,恶狠狠瞪着寒月北新,指着他道。

    她的举动再次把所有人给震住了!

    这胆子是得有多大啊!

    当着月主、族长的面就让分支家主闭嘴,且寒月北新还是寒月一脉的长老,恐怕是华小姐也不会如此做吧!

    寒月北新脸色铁黑,寒月一脉的众人脸色也很难看。

    当即就有人站了起来,不满道:“月主与族长就任由怜小姐辱我寒月一脉之人,肆意欺压吗?”

    慕月倾怜一脚将寒月凌依踢下大圆台,飞身而起,怒视着那人道:“都说了闭嘴,你是不是想死!”

    她暴怒,一掌打过去,那人惊慌之下,竟忘了反应。

    “啪!”慕月一默拍桌而起,一掌击散了慕月倾怜的掌力。

    辰月白羽面无表情。

    慕月一菲脸色略显难看。

    “逆女,你究竟在干什么?”

    慕月倾怜瞪着他,一言不发。

    上一世,慕月一默知道了她对姐姐的感情,什么也没有说,却是给她和姐姐分别安排了婚事。自然,她大闹了婚礼,杀了两个新郎!而她也因此被逐出九月神族,并永远不得踏入九月神族之地,她也将永远见不到成为月主的慕月倾华!

    这剑拔弩张的架势,是要闹事吗?!

    “怜儿,姐姐一刻不管着汝,汝就要生事,这可不行!”

    慕月倾华脚踩虚空,翩然而来。

    所有人的视线都移到她身上,什么叫出尘不染,什么叫清冷高贵,什么叫绝世倾颜,她慕月倾华就是最好的写照。其他人又算是什么东西,怎么敢跟她比较,真是……

    慕月一默、慕月一菲、寒月北新、辰月白羽、寒月凌云等人看见慕月倾华头上的翎羽时,皆是神色各异。

    但他们都不知道慕月倾华将他们的异样收在眼中,心中了然,暗想果然如此。

    慕月倾怜看见慕月倾华时,整个人都愣住了,不发一言的看着她。

    慕月倾华飞落在楼台上,她伸手示意,当即就有人将昏迷不醒的寒月凌依送下去疗伤了。

    “寒家主、寒月大长老,怜儿行事是乖张、肆意了,可她是按族规行事,二位的反应过激了。区区一个伪血统者,那首座也是她能坐的?这紫色衣裙,貌似也不是该她穿的,若要说欺辱,好似是她在欺辱吾吧?”慕月倾华淡笑,眼神却是寒冷异常。

    寒月凌依的血统不纯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如今却成了淡紫色的曼陀罗花印记,那只能说明她用了不该用的方法提纯了血统,这在九月神族触罚族规的!

    且九月神族之人能穿紫色者,须得血统纯正,拥有绝对的紫色曼陀罗花印记,而她慕月倾华很久之前就是纯紫色的曼陀罗花印记了。

    寒月北新脸色难看,其他人也好看不到哪里去,任由慕月倾华那张嘴说下去,只怕他们寒月一脉要彻底得罪慕月一脉,且得罪未来的月主,这会让他们寒月一脉很被动的!

    “华小姐,这事……”

    “寒月大长老,不过都是姐妹间闹闹别扭,这事便无须再提了,今日可是要举行月主争夺战呢!”慕月一菲神色冷淡,出声打断了那人的话。

    月主都发话了,谁敢说半个不字!

    “是。”

    “月主,倾怜也要参加月主争夺战!”慕月倾怜对着慕一菲说道。

    慕月倾华神色不动,眼底却有一丝异样。

    寒月北新冷笑,他就知道会如此。

    慕月一菲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慕月倾华,却发现她一点反应也没有。

    慕月一默看着慕月倾怜,不知想到了什么,他道:“还请月主准许怜儿的请求。”

    其他人都不明所以的看着,今天这月主争夺战接二连三的发生很多让他们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的事情,也让他们看得莫名其妙。

    “好吧。”

    慕月一菲的神色看不出喜怒。

    “谢月主成全。”

    慕月倾怜飞回楼台中,没有坐首座,而是坐在了旁边的位子,在她心里,慕月倾华是最尊贵的,只能得到最尊贵的待遇。

    慕月倾华对着慕月一菲拱手道:“月主,一场一场比下去,太浪费时间了,吾一人战所有人,一场定胜负吧!”

    慕月倾华此话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同时大多数人都是相信慕月倾华绝对会赢,她有那个资本,有那个实力说这样的大话!

    “好。”慕月一菲答应了。

    慕月倾华是下一任的月主,这几乎是在她出生的时候就定下的事情,这月主争夺战也只不过是走形式而已,因为没人胜得过慕月倾华!

    “姐姐,待我先解决不相干的人,我们姐妹认认真真较量一场,如何?”慕月倾怜站起来说道。

    她身后的人听到她如此一说,脸色纷纷大变,慕月倾怜有多狠,她们是知道的,在她手里根本就没有活命的机会,她们情愿慕月倾华一人战她们所有人,也不愿和慕月倾怜比试。

    慕月倾华脸色一冷,飞落在大圆台上,看向慕月倾怜道:“尔等一起,否则……权当弃权!”

    慕月倾怜脸色微变,飞身上了大圆台。

    她太了解慕月倾华了,从来不喜欢别人忤逆她的意思,若是有人忤逆了她的意思,那后果……她很清楚!

    其她人见慕月倾怜没有再反对,亦是纷纷飞身上了大圆台,站在慕月倾怜的身后,她们看着慕月倾华,心里直犯嘀咕。

    慕月倾华手中出现了素雪剑,她飞身而起,手中冰剑一挥,冰雪气息扑面而去。

    慕月倾怜身影一晃,人就不见了,在她身后的人,面露惊恐之色,还未来得及反应,便纷纷成了一尊尊冰雕。

    慕月倾怜的身影在半空中出现,手中素风剑一挥,剑光一现,大圆台上的冰雕,全部碎成了冰渣。

    慕月倾华眸色寒的可怕。

    怜儿,你怎会如此心狠手辣?

    慕月倾华身影一闪,已然到了大圆台上。

    你我姐妹,终是迎来这一天吗?

    不是说过不会有兵戎相见的一天吗?

    慕月倾华看着她,眼底划过一丝伤痛。

    怜儿,你到底要姐姐如何?

    慕月倾怜飞落在大圆台上,她面色冷的可怕。

    姐姐,你是会杀了我呢?

    还是会让我杀了你?

    慕月倾怜手中出现了素风剑,看着慕月倾华道:“姐姐,出剑吧!”

    “好。”慕月倾华手中银光一现,素雪剑出现在她手中。

    慕月倾怜提起剑,直刺向她,她看着那剑步步逼近,一点反应也没有。

    “铛!”慕月倾华的素雪剑直立眼前,挡下了慕月倾怜刺向喉咙处的剑。

    她看着慕月倾怜,眼底深沉的可怕。

    姐姐,为什么不还手?

    慕月倾怜飞身而起,一剑挥向她,她身影一闪,便躲开了。

    姐姐,这是看不起妹妹吗?

    慕月倾怜怒了!

    一道凌厉的剑光扫向慕月倾华,她躲开了,两道、三道……她一直在躲闪。

    她的手,从来没有染上一丝血,她也无法真正做到对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出手,她始终还是……狠不下心!

    慕月倾怜欺身而上,剑刺中她的手臂,那泛着银紫色的血流出,很是好看。

    慕月倾华柳眉微蹙,仍旧躲闪着。

    看着两人比试的人,除了辰月白羽外,其他人都想不明白慕月倾华为什么不还手,一个劲的躲闪呢!

    “姐姐,你再不还手,妹妹可是会杀了你的!”

    慕月倾华闻言,怔住。

    也就这一瞬间的功夫,她的剑刺入了她的胸膛。

    慕月倾怜呆滞的看着她淌出鲜血的伤口,她怎么不躲开?

    慕月倾华看着刺入她胸膛的剑,眼底是浓浓的哀痛。

    “汝当真……”想杀了吾!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惊住了,竟是慕月倾华输了?!

    这……怎么可能?

    慕月倾怜眼睛红红的看着慕月倾华,她摇着头,她不想的,她以为她会躲开的,她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慕月倾华往前走了一步,那剑就刺入进去几分,慕月倾怜握着剑的手当即松开了。

    “汝就……那么想要吾死?”

    “不是的!姐姐……不是的!”慕月倾怜跪坐在大圆台上,一个劲地摇着头,赶紧说道:“不是的……不是的……我怎么会想要姐姐死,我只是……”只是太害怕失去姐姐!

    慕月倾华的手握住素风剑的剑身,朝着胸膛猛的一推,瞬间刺穿她的胸膛。

    “姐姐!”慕月倾怜失声尖叫,赶紧爬起来,抓住她望着剑身血流不止的手。“姐姐,你这是做什么?放手啊!呜呜呜……”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杀她,从来都没有!

    “汝不是想吾死吗?”慕月倾华冷冷看着她,“这样汝满意了?”

    所有人看着这突变的一幕,惊得不知该作何表情!“姐姐……呜呜呜……我没有想要姐姐死,没有啊!”

    如果姐姐死了,我也不会活着,他们所有人都别想活着!

    慕月倾华嘴角溢出血迹,她伸出没有染血的手,轻轻替她拭去泪水。

    “都多大的人了,还哭?”

    慕月倾怜扑到她怀里,紧紧抱住她,嚎啕大哭,似要哭尽两世所受的委屈。

    天际飞来一抹艳红的身影!

    倾华,我回来了!

    慕月倾华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没有阻止她哭,她知道是她把她逼狠了。

    她跟她一样,只是怕失去,只是怕一个人。

    宁寒子卿站在远处看着,眸色冷漠异常。

    你总是喜欢用这样极端的方式,解决问题,你可知道,我不想看你受伤!

    辰月白羽握着拐杖,面色冷然。

    华妹,纵使你这般,她还是会变成另一个人,迟早会毁了你!

    白月凝紫可不会担心慕月倾华会死,毕竟离她死期还早着呢!

    慕月倾华,我越来越搞不懂你了!

    “我回来了!”一抹艳红色身影闪入楼台,所有人都看向他。

    慕然!

    你回来了吗?!

    慕月倾华睁大眼睛,看过去。

    那人一头墨色长发,未绾未系披散在身后,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丝缎。

    秀气似女子般的叶眉之下是一双勾魂摄魄的深紫色瑰丽眼眸,眼角微微上挑,更增添撩人风情。朱唇轻抿,似笑非笑。肌肤白皙胜雪,似微微散发着银白莹光一般。他柔弱无骨的靠在楼台上的上,媚眼微眯,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抹妖媚的笑容。他身上裹着的一层轻盈的红纱,将他比女子婀娜身姿还要好的身姿展现的淋漓尽致!

    妖孽啊!

    所有人都看痴了!

    寒月凌云猛的站起来,那是然弟!

    他还活着!

    寒月北新冷笑。

    寒月凌然,你果真好命!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