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武侠仙侠 > 帝姝传 > 第二百一十章
    辰月白羽看着她因为接受不了这个打击,面色苍白,身体摇摇欲坠,更是流出了无助、绝望的泪水。

    他不忍的想要抹去她刚才看到的画面,可他知道这是未来会发生的事情,谁也没有办法改变,她迟早要面对,更要接受这个事实!

    他本想再给她看一些未来将会发生的事情,可看见她这样,他还是觉得下一次吧。

    慕月倾华无助的看向辰月白羽,张了张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

    她希望辰月白羽告诉她,那不是真的,那只是他跟她开玩笑,气她没有听他的话在第一时间赶回来,是假的……是假的……是假的……

    “华妹,坚强一点。”因为以后的路,更难走,也更痛苦。

    慕月倾华眼角划过一滴眼泪,她望着辰月白羽,声音沙哑、无力道:“你是用你的声音作为交换的代价,看到了未来的事情吗?”

    辰月白羽看着她,不语。

    他的眼睛平静无波,可眼底却有着化不开的伤痛,他在痛苦什么?

    “你回去吧。”辰月白羽转过身,不看她道。

    慕月倾华跑到他面前,语气坚决:“不!”

    “告诉我,你告诉我,为什么你的声音变了,为什么你成了大祭司?大哥,告诉我,告诉我……”慕月倾华无力的蹲在地上,双手捂面。

    那一声“大哥”叫的他胸口猛的震痛。

    辰月白羽看着她,声音嘶哑而沧桑:“我闯过了星辰禁,杀了大祭司,成了大祭司。”

    慕月倾华跌坐在那里,抬起头,泪眼婆娑的望着那一双波澜不惊、饱经风霜,深邃而有点凹陷的眼睛,她快痛的无法呼吸了!

    她知道星辰禁有多可怕,也知道要闯过星辰禁不是那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可是他闯过了,不仅闯过了,他还亲手杀了自己最为敬爱的父亲!

    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究竟是为了什么啊!

    “我是用声音作为代价,看到了未来会发生的事情,可这是我心甘情愿,无关乎其他。”甚至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所以,请你不要难过!

    慕月倾华笑了,笑的凄惨,笑的悲凉,她慢慢站起身,抹去脸上的泪水。

    “大祭司,可曾想过倾华的感受?可曾想过!”

    “随心而为,对得起本心足矣,何须多想。”

    慕月倾华点头:“好,好个对得起本心,好个何须多想,好啊!”

    她转身离去,走得那么坚决,走得那么潇洒……

    辰月白羽闭上眼睛,握着拐杖的手紧了几分。

    华妹,大哥的选择,你不会懂,就如他不懂你的选择一般。

    满园的梅花开了,飘飘洒洒的落下,好似在下一场花雨。

    一袭广袖白裙,三千青丝,随着血色的花雨舞动,那白色的身影直直的倒在了血色花瓣铺垫而成的血红地毯上,是那样的显眼,白的刺痛了人的眼睛。

    那苍白憔悴的小脸尽是疲惫与绝望,那是一种对所有的人和事都绝望了的绝望,生无可恋的绝望。

    她趴在地上,柔顺散乱的头发遮住了半张脸。眼角悄悄滑落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紧接着,一颗接一颗,她闭着眼,泪珠止不住的滑落,好似要将她这一生的泪水都流尽……

    血色的花雨,在微凉的轻风中,还在飘落着……那白色的身影上,也染上了星星点点的落红,美艳的凄凉。

    是不是,只有我死了,痛苦才能终止,是不是只有我死了,才能赎尽我此生的罪,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们才能得到幸福?

    那就让我死吧!

    轰隆——一声晴天霹雳,大地顿时如天崩地裂一般震动,天空就好像要被一道闪电劈开了一般。

    整个世界都陷入一种未知的恐慌,人在拼命的找寻着可以躲避的地方,但对他们来说似乎已经没有什们地方可以让他们躲藏了。

    因为他们的所有的举动都在天的注视下暴露无遗!

    街上空无一人,零乱的纸张在阴冷的风吹的满天飞舞,就连一声狗吠都听不见了,街道边的房窗都死死的关紧着,还有好多人的摊子都来不及收拾就慌忙的逃走了。

    繁华的街市难得如此的安静,可是这安静的气氛却诡异的让人感到恐惧和死亡的逼近,窒息的感觉在一点点蔓延……天在一点点的变色,由天蓝变得阴暗,霎时间万物失色,世界被笼罩在一片阴暗中。

    一道道闪电毫不留情的劈着天空,轰隆——伴随着一声声震耳欲聋的雷声,天开始被一种血红色的颜色一点点所吞噬……

    血染苍穹,以血为祭,以魂为引,施下死咒!

    “啊!救命啊!”

    “娘亲救我!”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魔女啊!救命啊!”

    繁华喧闹的古城中,一道嗜血的身影飞窜其中,但凡路过之地,皆是尸横遍野。

    血染苍穹,不祥之兆……血色天空下,皑皑白骨堆积成山,血流成河,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原本繁华热闹的古城,如今成了骇人听闻的荒芜之地。

    “哈哈哈……情咒,不解之咒,我终于成功了,哈哈哈……”一个浴血的少女站在白骨成山的古城中,癫狂大笑,她一人屠杀了一城之人,真可谓是丧心病狂,嗜血成性!

    帝都——慕家

    慕月倾华拿出两把银剑,一把是素雪剑,一把是素风剑,是一对姐妹剑,也是慕君送她的礼物。

    她将素风剑放到一个锦盒中,收起了素雪剑,拿起锦盒往慕月倾怜的萱院去了。

    “怜儿,生辰快乐!”慕月倾华宠溺的笑道,“这是送怜儿的生辰。”

    “谢谢姐姐,怜儿祝姐姐生辰快乐!”慕月倾怜接过锦盒迫不及待的打开一看,眼中虽有喜悦之色,但眼底却有一丝明了的神色。

    果然,他已经和姐姐见过了!

    慕月倾怜取出剑,拔出剑,挥动了几下,兴奋道:“姐姐,我很喜欢。”

    “这是素风剑,与我的素雪剑乃是一对姐妹剑。”

    慕月倾华笑的自然而甜美,她抓起慕月倾怜的手,很认真很真诚的说道:“我希望我们之间的姐妹之情能恒久不变,一如既往,如素雪剑与素风剑般,不舍不弃,生死相依,一剑折,另一剑毁,永远不会有兵戎相见的一天。”

    慕月倾怜笑着点点头,掩去眼底的那一丝黯淡与不自然。

    “姐姐,我们一定可以长长久久,生死相依。”

    慕月倾华笑着点头,只是她的笑意不达眼底。

    怜儿,希望你记住今日约定,不要逼的姐姐无路可走,无路可退!

    “姐姐,既然送了怜儿剑,就得负责教怜儿剑术,好不好?”慕月倾怜撒娇道。

    慕月倾华笑着说道:“好。”

    “那只教怜儿一个人可好?”

    慕月倾怜注意到她说这话时慕月倾华的脸色有一丝异样,不过她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她。

    “呵呵……我就知道姐姐对怜儿最好了!”

    慕月倾怜兴高采烈的模样,成功的取悦了慕月倾华。

    “姐姐送了怜儿生辰礼物,怜儿也要送姐姐生辰礼物!”慕月倾怜将素风剑放回到锦盒中,转身去寻了一个木匣子出来。

    她打开一看,竟是一条手链,上面有着淡紫色的心形晶石,开放着一朵朵白色栀子花,栀子花的花心,写着她与她的名字。

    慕月倾华目光暖洋洋的看着手链,看着慕月倾怜取出手链给她戴上了。

    “姐姐,我同你有一样的想法,那就是希望我们姐妹之情,可以天长地久,彼此永不分离!”

    慕月倾华伸出手,宠溺的看着她的眼睛,轻轻的抚摸她的头发。

    只要你不走到那一步,姐姐与你自然能天长地久,永不分离!

    慕月倾怜扑到慕月倾华的怀里,掩去了眼底的沉痛与无奈。

    姐姐,别怪我,我只是太害怕失去你了,想要留住你……

    慕月倾华在萱院陪了慕月倾怜一天,便回了梅苑。

    她推开门,房间的烛火自燃,房间瞬间亮起来。

    她像往常一般,关上门,走到梳妆台前。

    咦?

    她拿起梳妆台上多出的方形锦盒,打开一看,一只晶莹剔透的紫玉镯子,上面有着银色的复古花纹,雕刻着一朵妖冶的曼陀罗花,花心镶嵌着一个‘华’字,那是她熟识的字迹,是她爱不得的人,亲手为她而制的生辰礼物

    他怎么会知道?

    锦盒内有一张纸条,什么只有四个字——安好、离去。

    慕月倾华拿起纸条,眼泪如珍珠断线,一颗颗的往下淌,滴落在纸条上,滴落在玉镯上。

    安好?

    离去?

    慕君,你终于要离开我了吗?

    慕月倾华捂住胸口,这里又开始痛了,真的好痛啊!

    它在告诉我,我有多爱你,就会有多痛吗?

    可我怕痛死,也无法不爱你……

    慕月倾华拭去脸上的泪水,把镯子戴在了左手上。

    慕君,好希望是你亲自为我戴上它……可永远也不可能会是你……

    窗外一抹残影伫立良久,房间内发生的一切,被那双清冷的眼睛尽数收入眼中。

    慕月倾华走到窗边,看着星空,笑了。

    窗外的那一抹残影不见了。

    “生辰快乐!”慕然突然蹿出来,让她小惊喜了一番。

    “慕然!”

    你怎么也知道?!

    慕然不理会她的疑惑和惊讶,拉起她的手,笑道:“跟我来,我可是偷偷跑来的,今夜还要赶回仓城呢!”

    “呵呵……”慕月倾华听他如此一说,忍不住笑起来。

    慕然听到她的笑声,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慕月倾华跟着他跑到一处玉湖旁,整个人都呆住了,好美!

    玉湖里用各色各样的花灯摆放成她笑靥如花的模样,而且还会自动变化图样。

    慕然一笑,转身跑开了。

    “嘭嘭嘭……”

    慕月倾华听到响声,抬头看着星空,好漂亮!

    那烟花绽放出四个五颜六色的大字:慕月倾华。

    随后又是生辰快乐四字,然后又是她的笑颜……

    慕然不知何时到了她身旁,抬着头陪她一起看烟花。

    这可是他花费了好久的时间,亲自制作,只为搏她一笑。

    慕月倾华看着星空,看着一会儿就变一个花样的烟花,笑意直达眼底,一脸的幸福与满足。

    慕然看着她,笑的也很满足,他只希望她能一直这样笑下去,这是他最大的心愿。

    “慕然,你对我真好,谢谢你!”慕月倾华很感动,语气中竟带上哭腔。

    “我对你好,可不是为了一句谢谢,我只是想看你笑。”

    慕然冲她做了一个鬼脸,转身跑了。

    “时候不早了,礼物也送完了,我先走了!”

    慕月倾华听着他渐渐变远的声音,嘴角微微翘起。

    慕然,谢谢你!

    仓城——寒家——

    慕然走进寒月北新的书房,对着他拱手道:“家主伯伯,您找我?”

    “然弟许久未见,见到大哥也不表示表示,这可太伤大哥的心了!”

    慕然一愣,转身看向另一边,一个温文儒雅的男子手持折扇,笑吟吟的看着他说道。

    “大哥,你怎么来了?”慕然难掩惊喜之色,寒月凌云可是外出历练许久了,他们兄弟俩交情深,慕然可没少想他!

    刚才他一心想着寒月北新找他何事,竟没有注意到大哥来了,真是该死!

    “大哥想然弟想得紧,自然就来了。”

    慕然脸色微红,不好意思的看着寒月凌云。

    “凌然同你大哥坐下,我与你二人有事相告。”

    寒月北新打断了两人的叙旧。

    慕然点点头,走到寒月凌云旁边的位子坐下。

    “辰月一脉已经再次夺得大祭司一位,如今只剩下月主与月少的位子,若不出意外,届时慕月倾华定是月主之位的夺得者。”寒月北新眼底划过一丝亮光,这意外自然就是慕月倾怜了。

    “月少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想必想要争夺此位的人不在少数。”寒月凌云扇了扇手中的扇子,笑道。

    “听闻族长有意让沧月一脉的三公子争夺月少的位子,待他夺得此位,便将华妹妹许配给她,待到华妹妹成为月主,两人即可完婚。”

    。顶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