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武侠仙侠 > 帝姝传 > 第二百六章
    在慕君那里,她渡过了天真无邪的快乐时光,回到这里,她就得戴上不属于她的沉静稳重的面具。

    尤其是不能丢了理智,任何情况下。

    否则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毕竟这里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呢!

    皓月当空,一抹残影掠过枝头。

    长长的鞭子挥舞着,“啊!”如灵蛇般扭动的长鞭缠绕住那没了命一个劲往前逃跑的人的脖子,长鞭一收,那人便被拖拽过去。

    穿着淡粉色绣花鞋的小脚,一脚狠狠的踩到那人的脸上,眼中带着嗜血的冷笑。

    “饶……饶命……怜小姐!”那人便是白天监视慕月倾华的人,他看着如地狱恶魔的慕月倾怜,吓得六神无主,面如土灰。

    “呵呵……想要我饶命,可以啊!”她笑靥如花,却如嗜血妖姬,令人觉得阴冷、诡异。

    明明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为什么会这么嗜血、恐怖?

    “你为什么要监视姐姐,嗯?”她说着脚下的力道加重了几分。

    “是……是寒家主吩咐,监视华小姐的一举一动……随时向他禀告。”被踩在脚下的人,面色青灰,带着暗紫色。

    “嗯?”慕月倾怜的语气很危险,那人浑身颤抖,赶紧接着说道:“那日华小姐突然从梅苑出现,寒家主知道后……便让属下密切监视华小姐的一举一动……”

    慕月倾怜眯起眼睛,语气很危险:“也就是说,姐姐那几日一直都没有在闭关?”

    “是是……华小姐三年以来都未在慕府……今日却不想华小姐突然回归……啊!”

    慕月倾怜狠狠的踩着,那人吃痛,再难吐出一句话。

    姐姐竟三年来未曾在慕府!

    她去了何处?!

    难不成……

    不过,寒月北新,你竟敢欺骗于我!

    我会让你知道,欺骗我的代价和伤害姐姐的代价是什么!

    慕月倾怜眼中闪烁着凌厉嗜血的光芒。

    “啊!”她移开脚,一鞭子抽甩下去,那人四分五裂,好不恐怖。

    她收起鞭子,脚尖轻轻一点,人就飞走了。

    在她走后,慕月倾华的身影出现在那里,看着那四分五裂的肢体,抿紧唇,眼神幽深不已。

    她转身,那四分五裂的肢体,无火自焚。

    “倾华。”慕然站在月色下,月光把他的身影拉得长长的,显得很清冷孤寂。

    “慕然,好久不见。”慕月倾华嫣然一笑道。

    “是好久不见了,这三年,你过得如何?”慕然走过来,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

    慕月倾华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她道:“很快乐,快乐的不想回来。”

    慕然一怔,他盯着她,认真说道:“既然快乐的不想回来,那为什么还要回来?”

    留在让你觉得快乐的地方不好吗?

    只要你快乐了,我就觉得快乐了。

    慕月倾华笑笑,不语。

    慕然看着她,心里清楚她为什么不说话。

    因为这里是她的宿命,此生此世,她断不可能轻易的放弃这里,也或者根本就不会放弃这里的一切。

    她有着她必须回来的理由,所以再快乐,她也得回来,也得选择放弃快乐,选择痛苦。

    “你小心寒月北新,我先走了。”慕然说着转身离去。

    慕月倾华闻言心里一暖。

    “你自己照顾好自己,不要让自己受伤。”慕月倾华对着他的背影喊道。

    慕然脸上露出一个喜悦的笑容,没有转身,而是笑着跑走了。

    慕月倾华看着他跑远的背影,笑了。

    梅苑内——

    慕月倾华手持画笔,神情专注,一笔一划的画着一个孤寂、清冷的背影,在她的记忆中只有他的背影和身上的清香是最清晰的。

    不,还有让她沦陷的专注而深情的眼神,可她不敢画!

    她记得他握着她的手,教她吹奏乐曲,她明明会吹笛,可偏偏装作很是笨拙,只希望他能多教教她,他真的如她所愿了,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的教她。

    她记得他身上的淡淡清香,总是可以安抚她不安浮躁的心,自此她恋上了这个香味。

    她记得两人花中舞剑,不知场景太美,还是那人太梦幻,让她看痴了。

    慕君。

    我倾慕君。

    窗外一抹残影伫立,无人察觉。

    慕然隐匿身形,躲在一棵树上,看着房间里的人,看着她痴迷的反复画着一个人的背影,那时,他知道,慕倾华的心不完整了。

    湛蓝的天空下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花海,郁金香、曼陀罗、玉兰花、薰衣草、守望花……数不清的花被种植在这里,风轻轻的拂过,一波波的花浪特别的美。

    在花海中还有一棵参天大树,这是一棵千年古树。这棵古树上开满了白色和紫色的小花,散发出淡淡的芬芳,沁人心脾。

    古树的周围是一片草地,草地上还长有许多小野花,更多的是蒲公英,风一吹,就好像雪花飘舞一样,好美啊!

    离古树不远处就是花海的正中间,有一心形湖泊,湖水清澈见底,白色、红色、蓝色、紫色……各色各样的鱼儿在水底嬉戏,忽而就消失了,原来是钻入了湖底的鹅卵石中。

    慕月倾华看痴了!

    好美的仙境!

    这是什么地方?

    一只淡蓝色的蝴蝶,身上闪烁着绚丽的荧光,翩翩起舞。

    慕月倾华睁大眼睛盯着她,小心翼翼的伸出手,那蝴蝶飞落在她手指上,扑扇着翅膀,却没有飞走。

    慕月倾华惊喜万分,动都不敢动,生怕惊走了手上的蝴蝶。

    她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看见了一抹白色身影,她愣愣的转过身,看着那个清冷的身影。

    慕君?

    那个人,缓缓转过身,看着她的眼神是那样的专注、那样的深情!

    “慕君!”

    她展露笑颜,奔跑过去。

    他伸出手接住了扑过来的她,她抱紧他。

    “慕君、慕君、慕君……”

    好怕,这只是一个梦,一个随时会醒的梦。

    他安抚的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不语。

    慕君,你来看我了,是吗?

    是不是,我们就可以这样永远……永远在一起了?

    慕君,我……我在想些什么?

    真是可笑,怎么可能会和你永远在一起?

    慕月倾华猛然推开慕君,往后退去。

    慕君……你不该出现的……真的不该出现的!

    房间内,一纤长的身影立在床边,一手指泛着白光,点在熟睡的慕倾华的太阳穴处,形成了她的梦境。

    在慕月倾华推开他的那一刻,他收回了手,看着她的目光晦涩不明。

    终究……还是这个选择,呵呵……

    慕月倾华猛然睁开眼睛,翻身坐起,房间里没有其他人的气息,可她刚才明明感觉到身边有人!

    难不成是……只有他,可以让自己感受不到任何的气息。

    慕月倾华垂眸,眼底波涛汹涌。

    慕君,我的选择,你不会懂的,你永远都不会懂的!

    她身影一闪,消失在房间内。

    慕月倾华淡然的看着这个曾经追杀了她许久的人。

    “汝认为此时的汝杀得了现在的吾?”

    卫一沉声道:“我只是依令行事。”

    慕月倾华笑笑,她不杀生,可不代表她不会让别人杀!

    嗖嗖——几个如鬼魅般的身影闪现,将卫一团团包围。

    “卫一,汝若求饶,自可离去,但日后不可再出现在吾面前,否则……”慕月倾华的声音随着她的身影慢慢淡去。

    卫一抿唇,看着族中最让人忌惮的刹卫,他拔出了剑。

    今日,他注定要命丧于此。

    慕然踉跄的跑着,身后银色长鞭紧追不舍,甩动的长鞭如灵蛇般灵活敏捷。

    “啪!”

    “呃……”长鞭狠狠的抽打在他的背上,他扑倒在地,忍着痛,挣扎着爬起来。

    “啪!”长鞭再次抽过来,他又扑了下去,趴在地上。

    “啪!”又一下,只要他想起来,马上就会被抽,然后被抽的没有力气爬起来。

    慕月倾怜握着长鞭,一鞭又一鞭的甩抽在慕然身上。

    慕然仍然挣扎着要爬起来,哪怕背后已皮开肉绽,他愣是没有哼一声。

    慕月倾怜对慕然有着深深的厌恶和痛恨,让慕然想不明白。

    他们两个从来没有过任何的交集,为何慕月倾怜会如此的厌恶、痛恨他,甚至想要折磨死他!

    “你是个怪物,就该去怪物该去的地方!”慕月倾怜轻蔑的说道。

    慕然爬了起来,定定的看着这张酷似慕月倾华的脸,一字一句道:“我、不、是、怪、物!”

    “啪!”慕月倾怜扬起长鞭,一鞭子抽到慕然的脸上,抽出一条血痕。

    慕然黑曜石般的眸子闪过一丝血光。

    “狡辩,分明就是一个怪物,一个吃人的怪物!”慕月倾怜毫不留情,极度厌恶的说道。

    慕然的眼眸因为她的话而慢慢变红。

    呵呵,我知道你不是怪物,魅红色的眼眸很漂亮,你要是不喜欢这个颜色,我可以帮你换个颜色。

    慕然猛然惊醒,他不是怪物,不能被控制,不能伤害她的妹妹!

    慕月倾怜看见他眼眸恢复黑色,眼底闪过一丝懊恼。

    她扬起长鞭,一鞭子甩抽过去,慕然被重重的抽飞,摔倒在地上。

    “哼!”慕月倾怜不屑的冷哼一声,“没用的废物,也想留在姐姐身边!真是痴人说梦,可笑至极!”

    她的话给慕然沉重的一击,连她的妹妹都敌不过,还想保护她,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慕月倾怜转身走了,却不知在她身后有一双深沉、晦暗不明的眸子在盯着她,将她的所作所为尽收入眼中。

    慕然挣扎着爬起来,又因为支撑不住跌倒在地上。

    他咬紧牙关,再次挣扎着爬起,在他撑不住要倒地时,一双冰冷的手扶住了他。

    那冰冷的手,令他一惊。

    抬起头一看,竟是慕月倾华!

    她的手怎么会这么冰冷?

    慕然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更多的是心疼。

    上一次,她的手,可是暖和的让他不想放开,可这次……

    慕月倾华扶起了他,神色淡淡,轻声道:“对不起。”

    对不起,对你受到了伤害而选择熟视无睹,冷眼旁观。

    对不起,辜负了你对我的信任、你对我无言的守护。

    对不起,我纵容了她伤害你,却束缚了你……

    “不!”慕然摇头,赶紧说道:“跟你没关系,不要说对不起!”

    哪怕这一切都是默许和纵容的,我也不要你说对不起……我永远都不想你对我说对不起……因为那太伤人,也把我们推远了。

    慕月倾华垂眸,掩去眼底的复杂之色。

    慕然,何必如此?

    你可知,你的不需要,会把你带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你可知,你让我不忍心了;你可知,我不想放过你了……陪着我一起万劫不复吧!

    慕月倾华将慕然送了回去,给他处理伤口,看着那触目惊心的伤口,她双眼通红,她小心翼翼的给他上药,心里难受的哭不出来,她究竟是有多狠的心,就这样看着慕月倾怜伤害他!

    “倾华,不要难过,真的不痛,你这样我会很难过的……”慕然感受到慕月倾华的难过,赶紧无事的笑笑道,他脸上一条长长的血痕很是狰狞,但好在慕月倾华的治愈能力极强,否则他就要毁容了。

    慕月倾华听他如此一说,心里更加的不好受了,不过面上确实一点也没有显了。

    “慕然,我不会再让她伤害你,真的!请你相信我!”慕月倾华说的真切,似是怕慕然不相信她,又强调一句。

    慕然被她的模样给逗笑了,他道:“不管你说什么,或是做什么,我都会选择相信你,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不会相信你,也永远都不用对我做任何的解释,因为我不需要你的任何解释。做你想做的,说你想说的,但你要记住,我永远都会在你身边,与你共进退。”

    慕月倾华定定的看着他,不语。

    慕然伸出手,把她拥进怀里,坚定不移的说道:“我会与你生死与共,万劫不复。”

    慕月倾华点点头,还是没有说话,她已经说不出任何的话了。

    慕然,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你这样只会让我变本加厉的,你知不知道?

    慕然笑着,能让他陪在她身边,是老天对他最大的恩赐!

    。顶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