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武侠仙侠 > 帝姝传 > 第二百零一章
    “呵呵……小姑娘说笑了,茶水都是一样的,只是泡的时间长短罢了。”

    老先生和蔼的笑脸有着一丝的僵硬,那些原本不在意慕倾华一个小丫头的人,都将注意力移到了慕倾华身上,眼底隐藏着危险的光芒。

    慕倾华笑的自然,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重重的放下,那响声,将茶棚内各怀心思,以及正在思量接下来如何做的人,吓了一跳。

    “不好意思,手滑了!”慕倾华对着众人歉意笑道。

    真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明明就是故意的,还要装的那么不小心和无辜。

    慕倾华眼底的那一抹嘲讽和戏弄被两人捕捉到,两人眼中都带有玩味的笑意看着她。

    慕倾华站了起来,指着他二人道:“老板,这茶水太淡了,我要与他二人一样的茶水。”

    老先生面露古怪之色,看了一眼茶棚内的其他人,在和一个气息凶煞、暴躁的人对视一眼后,转身去换了另一壶茶水。

    “小姑娘,你尝尝看,这回可淡了?”老先生笑着给她倒了一杯茶水,没有注意到慕倾华眼底转瞬即逝的精光。

    这么快就找来了!

    倒是小瞧了那些人了!

    慕倾华嘴角噙笑,端起茶杯,将杯中的茶水,在众人的注视下一饮而尽。

    区区小毒,何以为惧?

    慕倾华眼角的余光扫到那疾飞而来的一群人,他们迅速将茶棚里里外外包围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茶棚的人无不露出惊诧之色,甚是不解。这些人身上气息隐匿,看不出高低,可那眼中实实在在的杀意,让人很难忽视,很快众人就发现,他们是冲着慕倾华而来。

    紫陌、南钦玉对视一眼,看向不为所动的慕倾华。

    因为她的提醒,所以他们并没有喝茶水,而后他们就发现了茶水确有古怪,可她刚刚喝了,怎么会一点事也没有?

    而且这些人是什么身份?

    与她又有什么关系?

    切记,不可动杀念,不可杀人!

    切记,不可!

    慕倾华脑海中响起一句话,她眼底的杀意褪去。

    她站起来,看着那些将茶棚包围的人冷声道:“一个不留。”

    慕倾华扫了茶棚内的人一眼,但凡被她视线扫到的人,无不觉得毛骨悚然,心颤不已。

    那些人闻言提起剑,冲进茶棚,对着除了慕倾华以外的人,就是一剑封喉,速度快的让人来不及做出反应。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众人摸不着头脑,这些人不是冲着她来的吗?怎么会听她的话,就对他们下杀手?

    紫陌、南钦玉一边躲闪着攻击,一边向慕倾华那边靠近。

    他们刚才看到了慕倾华扫视所有人的时候,看向他们的眼神是不一样的,似在提醒他们。

    慕倾华见他二人明白了自己的意思,眼中带笑,拿起包袱,拇指指甲轻轻划过食指,划出一个小伤口,流出泛着紫色光芒的血液,她眼中冷光一闪,在空中点画着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图案。

    “快阻止她!”为首的人,发现了慕倾华的举动,当即喊道。

    慕倾华拉起紫陌与南钦玉,淡紫色的光芒四射,三人都在原地消失了。

    “可恶!”

    为首的人恶狠狠的看着慕倾华消失的地方,恼怒的看向那些还没有被杀掉的人,眼神凌厉。

    “一个不留!”

    听了他的话,其他人速度极快,招式极为狠辣的将幸存的人斩杀。

    这些人于他们眼中如蝼蚁无异,轻而易举便可斩杀,毫无还手之力。

    不管他们是不是要追杀慕倾华,有一点是必须要执行的就是,但凡见到他们真面目以及见到慕倾华的人都得死,这也是慕倾华叫他们杀了他们,而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动手的原因。

    慕倾华也是抓住了这一点,成功的逃脱了。

    她不是一个喜欢滥杀无辜的人,哪怕是她让别人杀的,也是杀该杀之人。

    那些人身上的血煞气息极重,杀戮太多,且杀了许多无辜之人,身上围绕着怨恨气息,那是被杀之人的怨念所化,既然都是该杀之人,又何必心慈手软呢!

    慕倾华三人出现在一处树林内。

    紫陌、南钦玉对慕倾华能将他们瞬移,无不惊诧不已,不由纷纷猜测慕倾华的身份。

    慕倾华脸色不怎么好看,她垂眸,眼底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她不杀生,可若两人心存不善,她也有法子治他们!

    “在下紫陌,这位是在下的朋友南钦玉,多谢姑娘相助之恩。”紫陌拱手道。

    慕倾华抬眸,看着他们不明深意的笑道:“哦。”

    慕倾华的回答,让两人俱是一愣,按道理她不该如此回答吧?

    想到那些人明明冲她而来,却听她吩咐,二人对她的身份感兴趣的同时,也深知她的不简单,轻易招惹不得!

    “虽说相识即是缘,但也得说告辞了。”慕倾华笑了笑,不等二人回话,转身离去。

    真是一个有趣而奇怪的人!

    二人脑中不免冒出这样一个想法。

    慕倾华虽然在茶棚多管了他们的闲事,可不代表她相信了他们,会与他们同行。

    他们和左清秋不同,而她的身份也太敏感,不适合与人结伴同行,而且跟着她,迟早要被杀的,她可不喜欢拖累无辜之人。

    况且先前的禁术,她短时间内是不能再用了,多一个人在身边,她躲避追踪就多了一分困难,这种得不偿失的事情,她可不喜欢!

    慕倾华已以极快的速度往帝都赶去,她现在要去帝都慕家。

    到了慕家,她的安全自然而然就有保障了。

    但是她的想法很美好,现实貌似很残酷。

    嗖嗖——数十身影从空中飞落,将她团团包围。

    这才过去多久,又被追上了!

    “华小姐,束手就擒,属下可保你没有任何痛苦的离开。”

    为首的人是一个青年,慕倾华认得他,那个人身边的暗卫——卫一。

    “你当我好欺负吗?”慕倾华眯起眼睛,语气有一丝危险。

    “不敢。”卫一拱手道。

    慕倾华冷笑,嘴上说着不敢,却是追杀了她一月之久,如今还让她束手就擒,真是可笑!

    不可杀生,切记!

    慕倾华眼底的闪过一丝杀意,终是没有动手杀他们。

    “想让我束手就擒,不可能!”慕倾华冷色道,伸出右手,一条紫色长绫从袖口飞射而出,直逼卫一而去,发出呼呼作响的破空声。

    卫一一怔后,当即拔出剑,剑光闪闪,便见他手中长剑划破长绫,直逼慕倾华而去。

    慕倾华嘴角挂起一抹冷笑,被化成两半的长绫,如灵蛇般舞动,瞬间将卫一缠绕住,其他人见状,纷纷拔剑,向慕倾华袭来。

    慕倾华甩出左手,一条紫色长绫飞射而出,一个回旋,缠绕住他们手中的长剑,一群人就这样僵持不下。

    卫一眼中厉色一现,怒喝一声,震碎了长绫,手中长剑挥舞,一剑刺向慕倾华。

    慕倾华面色一凝,一个空翻,躲开了他致命的一击,冷不防的被他回转一剑,伤到了手臂,泛着紫色光芒的血液潺潺流出。

    慕倾华低头看了一眼伤口,眼中杀意尽显,暴戾的眸光让卫一一愣。

    “尔等该杀!”她身上气势大涨,手中长绫变化多端的从四面八方飞射而去,将众人围住。

    卫一躲闪着穷追不舍的长绫,眼中看到的只有紫色的长绫,早已看不见慕倾华身在何处。

    他一剑斩开长绫,看清楚了周围的状况,其他人都被慕倾华的长绫裹住,脱不了身,甚至慕倾华身上的气息很暴躁,杀气难以掩饰。

    那些人再不出手救助,马上就会被慕倾华绞杀。

    卫一一剑挥出,凌厉的剑光横扫过去,长绫尽数破碎,慕倾华也被剑光所伤,她嘴角溢出了鲜血,身上暴躁的气息平稳了许多,眼中杀意也淡去许多。

    不可妄动杀念,否则必将万劫不复!

    慕倾华神智清醒了许多,想到刚才险些造下杀戮,被残暴嗜血的念头控制,她心里就一阵后怕。

    好险,她差点成了一个杀人魔头了!那些人没了束缚,纷纷向慕倾华举剑袭来。

    卫一更是欺身上前,慕倾华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慌忙躲开,卫一的剑却极快的斩下,眼中白光一闪,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而是被搂入了一个温暖而让人不自觉产生安全感的怀抱中。

    就在刚刚的一瞬间,这个白衣谪仙般的人男子突然出现在慕倾华身边,玉指轻轻一弹剑尖,卫一的剑连同他的人都被弹飞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其他人还没有接近他,便静止不动了。

    慕倾华感觉安全了,紧绷的神经一放松,整个人就昏了过去。

    白衣男子清冷淡漠的眸子扫视所有人一眼,身影一顿,遽然消失不见了。

    卫一爬起来,其他人也恢复了正常,却不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记得追杀慕倾华到此,而慕倾华又突然不见了。

    云雾缭绕的竹林内,一间竹屋坐落其中。

    竹屋内,燃烧着熏香,清新的香气四溢。

    躺在床上的人儿,眨了眨眼睫毛,慢慢睁开了眼睛。

    这是什么地方?

    她坐了起来,扫视一周,布置的清雅脱俗的竹屋,却不见主人。

    她低头,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被换下,但还是一身紫色,受到的内伤已被治愈,身上没有一丝的不适感。

    她好像迷迷糊糊看见了一个白色的身影,又是他救了她吗?

    一抹白色身影走了进来,他手上端着饭菜,走到桌子边,放在了桌子上,便走了出去。

    期间,他没有看过她一眼。

    好奇怪,明明看得见他的身影,却看不清他的脸!

    慕倾华下床,走过去,坐下吃饭。

    她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反正她是饿的不行了,天大地大,现在吃饱饭最大。

    等她吃完饭,那个白色身影再次走了进来,把碗筷收拾了。

    她还是没能看清楚他的脸,有了精力,她追着那人走了出去,可一出竹屋,外面全是云雾缭绕的竹林,哪里有那个人的身影,她往回看,竹屋不见了!

    是幻境?

    她往回走,在踏进那竹屋的门槛时,她看见了竹屋,她收回脚,竹屋就消失了。

    不是幻境,是一种隐形结界。

    可那人去哪儿了?

    慕倾华闭上眼睛,感受着周围色气息波动,但凡生灵,只要在她面前出现过,或是残留有气息,她皆可凭借其气息找到人。

    空气中的气息很纯净,在这纯净中有一丝残留的气息让她异常熟悉,正是那人残留的气息,她感受着气息的流动与去向,闭着眼睛寻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闻到了花香,听到了鸟叫、瀑布声……睁开眼睛,那人在瀑布下练剑。

    而她终于看清楚了他的容颜,好一个绝世的清冷谪仙。

    他身穿白衣,持一柄银剑腾转挪移,剑光闪闪。剑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风,又如游龙穿梭,行走四身,时而轻盈如燕,点剑而起,时而骤如闪电,他的剑势透露出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孤傲气质,明明站在她眼前,却又仿佛在很远的孤峰上,让她觉得眼前那人是孤傲的遥不可及。

    他目光如电,穿破虚空,身形猛然跃起,如同从高峰上凌空扑杀而下,只见剑光一闪,对面的瀑布从中间被划开,瀑布后面的石壁被划出一道深九寸,长三尺的可怕剑痕,干净利落,狠辣无情。

    但这不是让她真正关注的重点,她的视线落在被他一剑划开的瀑布,在那一剑划开的位置处被分割开,上面的水没有奔腾而下,下面的水也没有流下去,一切好像在他挥出那一剑的时候静止了。

    这是怎么做到的?!

    慕倾华满眼的震惊,令汹涌澎湃的瀑布停止流动,这无异于是让流动时间静止!

    这……他究竟是什么人?

    他收了剑,背剑而立于她前面不远处的石峦上。

    对于慕倾华会找到这儿来,他并没有意外,就好像是意料之中。

    “可会用剑?”清冷的声音如同他的人,清冷淡漠。

    他的剑势是孤傲的,人却是淡漠无情的。

    “还未学过。”她主要学的都是心法,武器至今为止,还未拿过。

    她想过学剑,可父亲不许,若她一日未将心法学成,一日不得学习任何武器,他却不知她早已将心法练成,只不过一直都在蒙骗他罢了。

    在一个大族中生存,又有那个没有点小心机!

    。顶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