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武侠仙侠 > 帝姝传 >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东宫——

    箜钰端起酒樽,对着向她敬酒的人,微微一点,然后抿了一口。

    她不大喜欢喝酒,却喜欢这种万人仰慕的社交场合,那会让她享受到一种无法言语的快感,尤其是在箜羽公主还未降世前,在天羽城她就是唯一的公主,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那时所有人的目光,所有人的赞美都是围绕她的,可这一切在箜羽公主降世后,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就算是还会提起她,也是觉得她不如箜羽公主,可她真的不如箜羽公主吗?

    箜羽公主不就是出身比她好吗?

    同样是身俱翎鸟血脉,为什么她翎家是皇族,而她箜家却只是……臣子!

    现在她又重新享受到了久违的快感,可这快感是介于误以为是箜羽公主之上的,她就觉得心闷涨的生疼生疼的,同时也更加的怨忿不甘!

    凭什么?!

    这一切明明都是她该拥有的,为什么要靠箜羽公主才能得到?!

    她果然是不该来到这个世上的!

    箜钰浅笑安然的端起酒樽与敬酒的人相示意,将酒樽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百无仙略感兴趣的打量她,还真是个奇怪的女子,内心又喜又怒,又爱又恨,面上却巧笑倩兮,莫不是……神经病?!

    在场的人越是对箜钰恭维,箜钰内心越是喜怒交加,很是精彩,倒真有一种神经病的感觉。

    大殿外的擂台上,翎诉与颜芾站在两处,皆是双眼紧闭,陷入了对方的幻术之中。

    擂台下的人,关注点大多数都在殿内的箜钰以及百无仙等人身上。

    能让东臻辕亲自邀请的百位宾客,在奉天世界都是大有来头的人,能结交一个,对于殿外的世家子弟来说,都是一种无上的荣誉。

    毕竟家世等级摆在那儿呢!

    极少部分人,虽然没有进入殿内,可他们的身份与殿内的人相差不大,倒是对翎诉与颜芾的比试感兴趣,饮着酒,静静观看二人谁更胜一筹。

    层层叠叠的帷幔,飘飘荡荡,娇小而灵动的身影穿梭其中,躲藏在一根大圆柱后面,偷看公主床上的瘦小人儿。

    “嗯~”

    小人儿蜷缩在柔软的大床上,面色异常潮红,时不时的溢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帷幔一层层的移开,一个女子无声无息的快步跑进寝殿内,把手往小人儿的命脉上一搭,顿时脸色难看的用被子将小人儿裹好,如一阵风似得跑了出去。

    躲在大圆柱后面的小女孩,歪了歪头,小手挥开帷幔追了出去。

    女子抱着小人儿来到一处冰窖内,极其冰寒的气息扑面而来,致使女子的眉毛上都凝结了一层冰花。

    “嗯~嗯……”

    小人儿来到冰窖中后,脸上的潮红退了些,整个人也舒服的放松了身体。

    女子将小人儿放在了冰窖内的冰床上,即使动作很轻柔,但是滚烫的身体一下子接触寒冰的冰床,冷热交替的感觉太酸爽,让小人儿一下子惊醒过来。

    “箜女……”

    她神色还有些迷糊,呐呐的不知在何方。

    “小殿下乖,很快就没事了。”箜女抚摸她的头发,柔声安抚道。

    她感觉体内全要把她烧融的热流,在冰寒之气侵入体内后,慢慢的冷却下来了。

    “……啊!”

    可是在她感觉有点儿冷的时候,那如岩浆般灼热的高温瞬间席卷全身,让她整个人都像是被丢进了岩浆内被焚烧一回,痛苦不堪。

    “小殿下!”

    箜女伸手抓紧她的手,却被她身上滚烫无比的温度给灼伤了手掌,痛的她一下子放开了手。

    她抬起手,愣愣的看着发黑的手掌,她只是抓了一下,就被烫的受不了,她从出生之日就要日日夜夜忍受这种灼热之苦,是如何坚持到今天的!?

    “啊!……不疼……不疼……”小人儿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倔强又坚强的说着“不疼”“不疼”……直到疼的再也没有力气说出为止。

    箜女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很想怜惜的抱住她,安慰她,甚至想代替她受苦,可却无法做到。

    现在她即便是轻轻的碰小人儿一下,都能加剧她的痛苦,只能让她一个人慢慢的熬过去。

    冰窖内寒冰之气,只在最开始有了作用,其后无论这寒冰之气如何厉害,都无法再侵入她的体内。

    箜女守护在她身边,一动不动,不一会儿身上就覆上一层冰霜了。

    “不疼……不疼……不……”疼……

    小女孩扒拉着身子,躲在冰窖外,将里面的场景看的一清二楚,那细碎的呻吟声,一声接一声的抨击她的心神。

    擂台上,颜芾先翎诉一步睁开了眼睛,看着她的眼神有些复杂,令人看不懂。

    “看来还是颜公子技高一筹啊!”百无仙见此笑道。

    箜钰点点头,“颜氏一族极少有男子幻术如此厉害,颜公子今日可是让本公主开了眼了。”

    东臻辕轻笑点头:“确实。”

    殿外看他们一直在谈笑风生的众人,内心一定是:呵呵呵……

    翎诉缓缓睁开眼睛,对着颜芾俏皮一笑:“颜公子果然厉害。”

    “翎诉姑娘也不可小觑啊!”颜芾爽朗一笑。

    翎诉眨眨眼,没有说话。

    刚刚他使用的是幻心术,可使人直面印象最为深刻的事情,而她这一十几年都过得很快乐,唯一不快乐的一件事,大概就是目睹了箜羽公主被病痛折磨而痛不欲生的事情吧!

    同样也就是从那一件事开始,她下定决心,今后生死都交付在守护箜羽公主的事情上,永不背弃!

    在幻境中重温那一件事,再一次体会到了那时的害怕、担心、无助、焦急、无奈……她没有向记忆中一样冲进去,撞破那一幕她极不想让他人知道的脆弱不堪的场景,也没有见到记忆中她那双惊慌失措、苦苦压抑的喘息声。

    箜羽公主是骄傲的,无论何时,她从不想让人看见她的脆弱,尤其是她的臣民。

    这一切,当时她不懂,她觉得箜女都可以守护在她身边,看着她受病痛折磨,她为什么不能去安慰她,和她一起分担呢?!

    因为她是箜羽公主啊!

    她必须要让她的臣民看到她无坚不摧的一面,让她的臣民安心,无忧无虑的生活啊!

    她不能把她的痛苦公布于众,她不能让她的臣民替她担惊受怕,那会让她觉得无能……

    这一切,她本来都不知道的,是箜女告诉了小小年纪的她,何为箜羽公主,身为箜羽公主背负了些什么,舍弃了什么,人人羡慕的身份,或许是当事人避之不及的。

    “噗……”箜女突然吐出一口血水,使得众人一惊。

    “本公子还以为颜公子怜香惜玉,不舍得对娇滴滴的美人儿下手,原来是美人儿太能撑啊!”

    “颜氏一族女子极擅长幻术,鲜少有男子修炼幻术的,但凡男子修炼的幻术,无论置于那种幻境内,最后必然都是会遭到幻术反噬,故有传言,对上颜氏一族幻术者不可怕,可怕的那人是男子!”

    “天翎族的人很少有人修习幻术,这位姑娘能在颜公子手下撑这么久,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苗子了!”

    ……

    东臻辕起身走下大殿,看着走的不紧不慢,可没一会儿功夫就到了大殿外,再一眨眼就到了擂台之上。

    “你没事吧?”

    “翎诉姑娘可伤到哪儿了?”

    异口同声的担忧声响起,喧闹的氛围一下子冷却下来。

    翎诉略显苍白的小脸,火辣辣的烧起来,很是不自在的伸手抹去嘴角的血渍道:“辕太子、颜公子,我无事。”

    大殿之内的箜钰,远远的看着这一幕,眼中闪过一丝阴狠之色,抬手将酒樽内酒水一饮而尽。

    百无仙笑着摇摇头,这年头好不容易看上一个长的合心意的,都有人抢,男多女少的日子不好过哦!

    “辕太子这是看上天翎族的美人儿了?”

    “颜公子貌似也有点儿意思……”

    “呵呵……是个男子都喜欢小美人这种的,又可爱又活泼……”

    “这年头长得太漂亮的女子,都不大好相处,还是小美人这种类型的女孩子讨喜!”

    ……

    翎诉听着底下的人,丝毫不掩饰的议论声,俏脸更红了。

    “辕太子、颜公子,我先下去了,你们慢聊。”翎诉说着,一溜烟的跑下擂台,往大殿内跑去,躲在了箜钰身后,试图遮挡别人的视线。

    东臻辕:“……”

    颜芾:“……”

    两个大男人有什么好聊的!

    “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小美人啊!”

    “嘻嘻……也不知道辕太子与颜公子最终谁抱的美人归啊?!”

    ……

    颜芾与东臻辕对视一眼,俱是坚定不移、无所畏惧。

    箜钰眼角的视线落在翎诉的身上,打量了她一会儿,干瘪瘪的身材,略显普通的脸蛋儿,不甚出众的身世,真不知道他们看中了她什么?!

    箜钰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这些人的喜欢总是那么肤浅,没有见过箜羽公主,就将觉得她是最好的,见到一个稍微有点儿特别的女孩子,就觉得她又是与众不同、独一无二的,真是够了!

    东臻辕与颜芾一前一后的回到正殿,两人都神色如常的与周边交谈,似乎先前的事情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插曲。

    其后又有了一些世家子弟上了擂台比试一番,点到即止,使得宴会也比较有趣点了。

    翎诉的视线不自觉的移向殿外,对上一双笑的有点儿猥琐的眼睛,见他的视线落在箜钰身上,似乎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翎诉正想看清他的长相,看看他是什么人,他却突然消失了,翎诉也只好作罢。

    ……

    东臻主神清河,因其被弃于清水河内,其师取名清河。

    传闻那日清水河之水如血,红遍了天际,世人皆说是不祥之兆,清河其人乃是源头,当将其诛杀,祭天神,平天怒!

    河神清洛,心生不忍,私自带走清河,并收为其徒,历经百世,成就真神,时、清洛寐!

    世人惶,改清水河之名为长生河。

    箜羽公主脚未点地,站在长生河岸边,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冒着黑气的河水。

    长生河内一具又一具的白骨在流淌的河水中呈现出来,白骨上时隐时现的符文,刺的人眼睛有点疼。

    她的视线落到不远处的村庄,目光悠远而缥缈。

    她如手持小花伞的仙子,踏花而来,随风飘扬的荧光流苏串起粉红的花瓣,谱一曲梦中仙歌。

    她飘进村庄内,缓缓落地,手持白伞,慢慢走向那张灯结彩,吹锣打鼓,人来人往的农家户门口。

    “恭喜啊!”

    “恭喜!”

    “……”

    她走到人群外,止住了脚步,凝耳一听,最先听到的便是一声声的恭喜。

    “陈家几代一脉单传,想不到陈小三年纪轻轻就娶了媳妇,这马上就要生了,也不知是男是女,瞧这张灯结彩、吹锣打鼓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谁家又娶媳妇了!”

    “可不是吗?陈小三那小流氓倒真是好福气,连迎春楼的花魁都比不上他媳妇漂亮啊!”

    “这年头,还真是……八成是老天看他老陈家单了几辈子,特意降下的仙女吧!”

    “或许吧……”

    箜羽公主垂眸,径直的穿过人群,穿过大门,走进了院子里。

    “啊——”

    “老天爷,我老陈家可是单了几代了,你可一定要保佑我媳妇一举得男啊!”

    一个长得尖嘴猴腮的男人在院子里摆上一桌子祭品,跪在桌子前,手持三支香,拜了拜三拜。

    “啊——”

    房间里时不时传出女子痛苦难忍的嘶喊声。

    箜羽公主扫了一眼男子,便朝房间走去了,她走进房间,里面三四个体格剽悍的产婆,忙忙乎乎的替床榻上的绝色女子接生。

    因为生产的剧痛,使得她脸色苍白,更是冷汗淋漓,浸湿了鬓发。

    她双手紧紧的抓住床帘,眼中蹦射出骇人的光芒,“啊——”

    箜羽公主闭上眼睛,转身走出去,不愿意再看一眼绝色女子拼尽全力生出腹中胎儿的一幕。

    外面的天,在她进去之前都还是艳阳高照,可现在却一点点的被黑暗吞噬……

    。顶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