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武侠仙侠 > 帝姝传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围观的人注意到,这些女侍卫的衣服上胸前较为显眼的地方无一不是绣着一朵梅花,瞬间就让他们联想到了空灵谷!

    空灵谷之主尤爱梅花,故但凡空灵谷之人,无论是服饰还是其它物品上都会有梅花印记。

    翎鸟扑闪翅膀,出现在景城的上空,青翎阁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翎诉等人在青翎阁内聚集一趟,还没有见到箜聆皇子与箜羽公主的面,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送到驿馆大门外。

    扫了一眼周围的情况,几个人交换视线,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讶。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

    围观的人第一眼就看到了蒙着面的翎诉与箜钰,在看到翎诉身上的身份牌时就对她的身份肯定了,箜羽公主的贴身侍女,而她身边的箜钰衣着虽然差了那么一点儿,但也比较像箜羽公主的装扮了,所以大部分都起了结交她的意思,想要在她面前刷存在感了。

    箜钰捏了捏手指,对突然出现在脸上的面纱,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突兀的扫了一圈,发现她与翎诉都戴着面纱,且其他人戴着面具后,心里的不安淡了不少,想必是箜聆皇子怕他们的容貌被外人熟知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方如此做了。

    一处茶楼内,不同的包厢内的各方人士,看着箜钰等人的反应都是不一样的,但都有点意味深长。

    空中金光一闪,箜聆皇子的身影出现在箜钰等人的前方,他的一双桃花眼在银白色的面具下水光涟涟,勾的旁人心神迷乱,差点不顾侍卫的拦截冲上前去。

    “恭迎主上。”

    两排女侍卫齐刷刷的单膝跪地,神色恭敬道。

    箜聆皇子微微颔首,手一摆,众人又齐刷刷的站了起来。

    领头的一位女侍卫走上前来,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箜聆皇子笑看箜钰,眼神挑了挑,示意她先请。

    箜钰略带不解的看了他一眼,得不到回应,索性就先往前走去,箜聆皇子不紧不慢的走在她身旁。

    “众目睽睽”之下,翎诉心里虽有很多疑惑,也不好做出什么过激的反应,她紧跟其后,往驿馆走去。

    其他人自是以他们为首,话不多说的走进驿馆了。

    一盏茶的功夫,整个景城的人都知道天羽城的箜聆皇子与箜羽公主住进了驿馆,各种各样的拜柬也随之而来。

    箜聆皇子看着上来的拜柬,大手一挥,笑着让人送到箜钰那里,让她来处理。

    箜钰看着面前的一堆请柬,有点懵,这是什么意思?

    “主子说让您全权处理。”侍女走之前好心的提醒了一句,“还有翎诉小姐也会协助您处理。”

    箜钰翻了翻请柬,发现都是想要接见箜聆皇子与箜羽公主的,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但……箜羽公主并没有出现,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她将请柬都理了理,发现三分之二的请柬都是一些大世家以及皇族的,贸然回拒了都不好,可看箜聆皇子的意思是不想接见了。

    如此任性妄为,也不知箜聆皇子是否知道这些人的身份,随便摆出来一个,都能让人够呛!

    箜钰挑挑捡捡,选了几个举足轻重的人的宴会准备去参加了。

    翎诉虽不知箜聆皇子为何要让箜钰全权处理这些请柬,不过仍选择尽职尽责的跟随在箜钰身边,听从她的吩咐。

    这一边如何了,箜羽公主似乎并不关心,与青刹出了阁楼,身影一晃就出现在一热闹非凡的街道上,而且两人的容貌都发生了变化,不至于那么引人注意。

    青刹玉手一伸,一把青纸伞出现在手中,她食指一动,青纸伞撑开,一朵朵盛放的曼陀罗华明晃晃的映入眼帘。

    箜羽公主慢悠悠的走着,她跟在一旁,安静的撑着青纸伞。

    在这样凉爽的日子里,竟然有人撑着一把伞出门,引得无数人侧目而视,但两人似乎毫无所觉。

    两人慢慢走近清河神庙,喧闹声也慢慢散去,昔日原本热闹非凡,堪比皇都中心街市的清河神庙,寂静的让人心里直发怵。

    “昔日这个时辰来此,都是人山人海,一不小心还容易走失了。”青刹低声,“今日倒是奇景,空无一人,不知情的还以为这是座鬼庙,而不是座神庙呢!”

    箜羽公主抬头望了一眼清河神庙,浓郁的黑雾将其笼罩,只能看出点模糊不清的轮廓,络绎不绝的“人”神色麻木的走进清河神庙中,被那张开血盆大口的黑雾吞噬了。

    她眯起眼,看着那黑雾中时隐时现,四处流窜的“红线”,唇角轻轻勾起。

    “清河神庙。”

    她直直的走过去,站在大大敞开的庙门前,抬眸看着清隽洒脱的四个大字,她咬字清晰道。

    青刹一直跟在她身后,落后她半步,支撑着青纸伞的手从始至终都没有晃动过分毫。

    “听闻清河曾是一弃婴,被清洛河神救起,赐名清河,历经百世,终得神旨,成为此间主神,庇佑一方生灵。”

    箜羽公主挑眉,瞥了她一眼。

    “区区弃婴,有此造化,也该是场机缘……吧。”

    青刹一愣,这最后一个字怎么听怎么想,都觉得很违和,怎么办?

    等等,小殿下嘴角扬起的那一抹笑容,怎么看怎么让人想要抽她,怎么办?

    箜羽公主拾阶而上,那前仆后继的“人”,纷纷退让,神色惶恐不安的盯着她,就好像她长得很可怕一样,她缓缓抬起右手,手指泛着莹白色的光芒,向着那黑雾伸去。

    一只纤长而指节分明的大手突然抓住她的手,制止了她接下来的行为。

    她心头突的一跳,抬起头,瞪大眼睛,看着眼前不知何时冒出来的人,一双如黑曜石般的眼眸,深邃而专注,不经意的一眼,仿佛在他眼中,自己就是他的全世界,是最重要的人。

    这是一双专情而深情的眼眸!

    不!

    是一双薄情却专情的眼眸!

    箜羽公主别开眼,抿了抿下嘴唇,又看向他,眼神有点儿复杂。

    他垂眼注视着她,视线落在她的脸上,将她脸上的细微表情尽数收入眼底。

    箜羽公主的视线移到他的薄唇上,不自觉的舔了舔舌头,她做完这个动作后,整个人如遭雷劈,慌的挣脱开沐卿殁的手,后退了一两步。

    不明白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的青刹赶紧过来扶住她,以防她不小心跌倒了,并且用质问且严厉的目光瞪向沐卿殁,紧绷的身子,做好了随时出手的打算。

    箜羽公主用食指轻轻触碰自己的嘴唇,果然是温湿的,那热乎乎的触感还残留在上面。

    她刚才竟看着一个男子的嘴唇觉得红润的好看且性感,并且想要品尝一下是不是甜的。

    如果她吃过果冻的话,她就可以直接比喻成美味诱人的果冻了,哈哈哈……

    她微微抬头,用余光偷偷打量着沐卿殁,他已经收回手,目光却还是落在她的身上,不过神色并没有什么异样,显然是对她刚才的举动并不以为然。

    青刹见沐卿殁没有什么逾越的举动,就将注意力转移到箜羽公主的身上了,用眼神询问她出什么事情了。

    箜羽公主看着她,就差仰天长叹了,她总不能告诉青刹,她刚刚对着一个俊美的男子起了色心吧!不过,那薄唇确实是她见过最好看,最具有诱惑力的存在了!

    她不着痕迹的用手拉了拉青刹的衣袖,眼神往沐卿殁那儿一扫,青刹当即明白过来,不慌不忙的对着沐卿殁开口问道:“这位少公子,来此何事?又为何突然抓住奴家少主之手?”

    沐卿殁的停留在箜羽公主身上的视线终于舍得离开一会儿,分点在青刹的身上了,他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淡漠的声音响起:“我来此是为了查清河神庙发生的血案,抓住你家少主的手,是为了以防她被此浑浊不堪的怨恶之气给伤了。

    此怨恶之气若是不小心被侵入体内,寻常人只怕会五脏俱损、七孔流血而亡,且修仙之人更是对此避之不及,唯恐沾染一分,损了修为。”

    箜羽公主眨了眨眼睛,这黑雾竟有如此厉害,那已成神的清河如今是何样?

    青刹的眼神闪了闪,看着沐卿殁的目光变了变,将箜羽公主往她身边再次护了护。

    “如此,到是我们错怪了少公子,还请少公子多多见谅。”箜羽公主轻轻抚开青刹的手,往前走了一步,浅笑道。

    沐卿殁微微颔首,看着她的目光一顿,又移向了清河神庙中。

    “敢问少公子可是沐天一族的嫡长三公子沐卿殁?”青刹眼神一瞥,语气极为不善道。

    “正是。”

    “奴家少主姓慕,单名一个华字。”

    沐卿殁点了点头,没有对青刹的话流露出任何的疑问。

    “慕少主来此又是为了何事?”

    箜羽公主抬起头,笑了笑:“自然是来游山玩水啊!”

    沐卿殁对她的回答不可置否,却也没有提出任何的疑问。

    “早就听说东臻帝国人杰地灵,山清水秀,好不容易来此一趟,怎么着也得玩个尽兴,就是不知这平日里人山人海的清河神庙变得如此之冷清,适才听三少所言,这里曾发生过命案,不知具体是怎么回事?”

    “少主,此处出了命案自是会有料理这些俗事的人来处理。”青刹说这话的时候冷眼扫了沐卿殁一眼,“再不济也有此间主神在,又何劳烦远在青沐城的嫡长三公子出面?”

    沐卿殁要说出口的话就这样被人堵了,神色也有了一丝不悦。

    “青刹这话可就不对了,能在清河神庙出的命案,并且在此处聚集了如此浓重的怨恶之气,可不是常人能够处理的,且清河若是真有本事将此事给摆平了,如今的景象就不会出现在你我眼中了。”

    箜羽公主好似听不出青刹对沐卿殁怀有的巨大敌意,以及不希望她牵扯进这件事的心思,不以为然的笑笑,抬步想要往神庙内走去。

    “少主……”青刹还想要说什么,在接触到箜羽公主暗含警告的眼神时,噤声了。

    沐卿殁走在她的身边,不知是他的气场太强大,还是怎么了,黑雾在他们走进神庙的过程中,就像那些“人”一般,惶恐的退让开,让他们畅通无阻的进入神庙内。

    青刹跟在两人的后面,表情有点纠结。

    三个人一路上走走停停,这里看看,那里望望的,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主庙内,那铸金的神像高高伫立,眼微垂,那倨傲又带着点怜悯的眼神,让人第一眼看去的时候,会有种想要揍他一顿的冲动。

    “神像泣血?!”青刹惊诧道,双眼睁大大大的,瞪着神像上的双眼,那未干的血痕还在淌血,这血的源头就是神像的眼睛。

    箜羽公主挑挑眉,略带惊讶的说道:“这清河竟是男生女相,难怪了,难怪了……”

    清河咂舌,突然不想说话了,她觉得自家主子有点不在状态怎么办?

    “也不过如此。”沐卿殁冷冷的扫了清河的神像一眼,不以为然道。

    “三少,话不可能这般说,清河当初可是东臻帝国的第一美男子,名响奉天世界的风云人物,我早就想看看他这第一美男之姿是何绝色了!”箜羽公主说到后面,已有一丝玩笑在里面,偏偏有人较了真。

    “少主,这清河小神曾传出龙阳之癖!”

    “这世间长得比他一个小神出众的男儿多得是,例如天羽城的箜檠太子与箜聆皇子亦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箜羽公主睁大眼睛,定定的看着两个人,颇有一些纳闷和疑惑。

    “这跟他长得好看和我欣赏他的美貌有关系吗?”

    沐卿殁垂了垂眼皮,没有吭声。

    “少主那是什么?”青刹可不敢正面回答她的问题,指着突然出现在神像上的红色丝线问道。

    果然箜羽公主的注意力马上就给转移了。

    丝丝缕缕的黑雾缭绕在神像周围,明晃晃的红色丝线将神像由上到下缠绕住,神像的双眼还在泣血,只是这血迹的颜色慢慢变浓,变黑了,且神像的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俱都被红色丝线给吸收了,与此同时神像的光泽也变得晦暗不明,身上也出现了丝丝的裂缝。

    。顶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