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武侠仙侠 > 帝姝传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箜聆皇子神色慢慢变得凝重,他沉声道:“预言法则。”

    慕华一少扬眉一笑:“是预梦法则。”

    “预梦法则?”箜聆皇子敛眉。

    “预言之神——绿娆,预梦之神绿梦。”

    “绿娆?!”箜聆皇子睁大眼睛,时隔几月,再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他的内心是震荡回响的。

    慕华一少点了点头:“正是大公子的心上人。”

    “你怀疑是她?”

    绿娆为了皇兄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又岂会……

    “呵呵……二公子真爱说笑,预言和预梦可不一样哦!”慕华一少又开始卖关子了。

    箜聆皇子:“……”他不得不佩服他的超强耐心!“太子殿下可记得自己是东臻帝国的人?!”

    “本宫正是因为记得,才不想东臻帝国自取灭亡!”东臻辕气势一变,直压百里让而去,让他瞬间白了脸。

    他忍着不适道:“太子殿下何出此言?”

    “哼!”

    东臻辕站起来,甩了甩袖。

    “箜聆皇子前脚与慕华一少传信,求取锁魂玉,你后脚便把锁魂玉盗了,如今天羽城虽未传出需要紫雪之花,可你安插在箜聆皇子身边的人,还是尽职尽责的告知了关于紫雪之花的事情吧!”

    “臣……”

    “本宫不与你说那些虚的,紫雪之花现在已经到了你手里,你就得把它护好了,若是不小心丢了,本宫相信你百里一族命数是该到头了。”东臻辕见百里让还想争辩,脸色一冷,厉声道。

    百里让心里明白,若是紫雪之花在他手中出了事情,只怕是东臻帝国会直接舍弃了百里一族……

    “太子殿下……”

    东臻辕伸出手,打住了他说的话。

    “多说无益。”

    东臻辕神色淡淡,但眼底可见的是不耐烦。

    百里让一怔,他对他也有失去耐心的时候吗?

    “太子殿下,臣从未想过与天羽城为敌。”百里让走过来,将紫雪之花放在桌上,看了东臻辕一眼,见他不愿意理会他,眸色一沉,转身退了出去。

    东臻辕的视线落在圆形长盒上,目光晦涩难辨,眼底却有了一丝决绝之意。

    ……

    天桥上,箜聆皇子远远的就看见了慕华一少站在桥中央,对着天桥下的人“卖弄风骚”,不由得嗤笑道:“三公子这是孔雀开屏了?”

    慕华一少脸上的笑容一僵:“……”想掐死他怎么办?

    慕华一少收回招舞的手,转过身,故作严肃道:“二公子近日来事务繁忙啊!小公子屡屡听见二公子为了某某东西,茶不思饭不想,真是忧心啊!”

    “何意?”

    慕华一少扬起下巴,傲然一笑:“你求我啊!”

    箜聆皇子:“……”白痴。

    “哎呀呀!你怎么不说话,是觉得再多的溢美之词都不能表达你对小公子我滔滔不绝的崇拜之情,是吧?”

    箜聆皇子:“……”脑残的白痴!

    慕华一少甩了甩宽大的衣袖,得意一笑:“奉天世界关于二公子的消息流传的很快啊!小公子我远在东臻帝国都知道了紫雪之花的事情,想想二公子可真是唯恐天下不知呢!”

    “你说什么?!!!”

    箜聆皇子抓住慕华一少的衣领,将他往跟前一带。

    明明紫雪之花的事情,他与箜女翻遍古籍,昨日方才知晓,今日便早早的去拜访了梨先生,想听听他的意见,可……阿慕的意思是奉天世界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吗?。

    “二公子,大公子暴毙的消息,你有没有想过不是闾姬告知的印息尘?”慕华一少突然神情认真的看着他问道。

    箜聆皇子抓紧衣领的手,倏然松开。

    不是闾姬,还能是谁?!

    慕华一少悠悠道:“你我几人,生死岂是区区长命灯可看的,大公子的长命灯在万年前便毁了,印息尘以大公子安置在天域的长命灯熄灭为由,指出箜檠太子因阿华早已暴毙之事,借此围攻天羽城,这本身就是一大疑点。”

    “皇兄的长命灯从未放置在天域过,那只是一个幌子。”箜聆皇子闭上眼睛道。

    “小公子我自然是知道了,猜想二公子心里定然也是存了疑惑吧!”慕华一少笑道。

    箜聆皇子:“……”他定然从未想过他是一个话痨!

    “闾姬告知印息尘大公子暴毙一事,是为了换取回到天域的机会。”

    箜聆皇子:“……”刚刚是谁说不是闾姬做的!

    “可在闾姬告知前,印息尘已经知道大公子暴毙了,进而从闾姬那儿得到了确切的证据,确定了攻打天羽城的决心。”

    箜聆皇子生无可恋脸:“……然后呢?”

    “印息尘是怎么在闾姬告诉他之前得知此事的?东臻帝国与天羽城素来交好,为何抢在你之前取走了沐天一族的紫雪之花?!”

    “绿梦早在界域之战爆发前,便神陨了,绿娆对大公子痴心一片,又岂会对天羽城出手,小公子我怀疑奉天世界有人得了绿梦的传承,或者终于有人领悟了神的法则。”

    箜聆皇子淡淡道:“为何不是绿梦残魂未灭呢?”

    慕华一少惊悚,“也不是不可能哦!”

    箜聆皇子:“……”好想打他怎么办?!

    “我说真的,绿梦当初可是和天翎族很不对付呢!想想她的性子,也绝对做的出这个事情来!”慕华一少说着,还自我肯定的点了点头。

    箜聆皇子:“……”懵蠢!

    “印息尘等人便算是知道了些什么,你觉得他能改变大局吗?”

    慕华一少默而不语。

    “印息尘的能力,不管过多少万年,也只能玩到这一步了,若不是有人指点,他能率领各界域攻打天羽城,莫不是嫌他的天域之主坐的太久了?”

    箜聆皇子已经信了慕华一少的猜测的话,他与印息尘打过太多交道了,前前后后,所有事情连在一起想了想,很快就能想明白其中的疑惑点。

    “二……”哥……

    “阿慕,你得明白,有些事情,是必须见血的。”

    慕华一少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我们一定会得偿所愿的。”

    箜聆皇子望着远方,突然轻声说道。

    慕华一少一愣,随即颔首。

    一定会的,因为那是阿华啊!

    “大公子他……”

    箜聆皇子神色一冷:“皇兄他自己的选择,我们无权干涉。”

    “只是苦了小阿羽了。”

    慕华一少点点头:“是啊。”

    “紫雪之花无论如何,本皇子是一定要到手的,你……”箜聆皇子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不用手下留情。”

    慕华一少哈哈笑道:“紫雪之花,本少也势在必得,怎么可能会手下留情!”

    箜聆皇子浅笑颔首。

    “告辞!”慕华一少潇洒的抬手说道,然后一转眼间不见了身影。

    箜聆皇子望向青沐城的方向,眸色深沉的可怕。

    青沐城——戮竹居——

    “哈哈哈哈……

    沐卿珏笑了半天,终于笑够了后,抖了抖身子,理了理衣服,站定身子,扬起下巴,神情略显倨傲道:“为了研究清楚,紫雪之花与奉守花那个的药效更为厉害,本少翻遍古籍,更是以身犯险,将奉花国的奉守花与送往东臻帝国的紫雪之花‘取出’,两相实验了一番,本少发现奉守花只对天翎族与明靥使者的接替者有用,而紫雪之花的适用范围则是除仙外,皆可用!”

    沐卿殁无视了他那一副还不赶快“夸奖我”“膜拜我”的神情。

    “世间万物都有其特性,君玉身为医中圣者,当更清楚才是。”

    沐卿珏哑然:丫的,不就是说我脑子不好使吗?!至于说的这么清新脱俗吗?!

    “哼!”沐卿珏别起下巴,斜眼看着他道:“奉花国居然是天羽城的附属国,第一任明靥使者靥花原来是天翎族旁系嫡女,紫雪之花竟然是梨白真神种于沐天一族禁地中,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沐卿殁笑而不语。

    沐卿珏双眼一挑,他难道就不惊讶吗?

    这瞌睡就他查了好久才查出啦的东西啊!

    一般的史籍上可一点儿都没有记载,他可是偷偷翻了沐天主府的密库的密书,方才得知的消息,他还惊讶了好一会儿呢!

    “明靥使者奉天道之命,守护帝华神君,奉天世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沐卿殁见他实在是想不通,悠悠道。

    “嗯!!!”

    “奉花国——奉华国!奉守花——奉守华!”沐卿珏瞬间觉得他脑子是真的不够用了,明明这么简单的事情,他非得想的那么复杂,难道这就是他能当四弟的缘故吗?

    “帝华神君不是九月神族的人吗?又关天翎族什么事情?奉花国不是应该依附九月神族吗?”

    沐卿殁已经不想再回答他的任何疑问,因为他真的笨的无药可救了。

    沐卿珏:“……”多回答一句会怎么样?!

    沐卿珏脑海中灵光一闪,他惊疑道:“帝华神君与箜羽公主会不会就是同一个人?!九月神族当年会不会与天翎族通婚?!沐天帝皇这么爱帝华神君,又怎么会与箜羽公主纠缠不清?!”

    沐卿殁默而不语。

    沐卿珏得意一笑道:“三哥,你不回答,不代表本少的想法是错误的,明靥使者奉天道指令守护帝华神君,可明靥使者却是天翎族之人,与箜羽公主关系匪浅,奉天世界众所周知,天翎族之人终身守护的人,只有其族之人,帝华神君若是真的身死道消,明靥使者也当不复存在,所以,帝华神君一定还活着,而且极有可能已经转世投胎了!”

    “她们不是同一个人。”沐卿殁终于再次开口,可给出的答案,无疑是给了沐卿珏当头一棒。

    “不是同一个人……”

    沐卿珏突然想起在天桥上慕华一少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他心中隐隐有了答案。

    ……

    “走吧。”

    沐卿珏转身,往偏堂走去。

    小太子愣了愣,才发现是跟他讲话,赶紧跟了上去。

    小太子跟着走了一路,快来到戮竹居时,方才发现不是去君子居,疑惑的看向沐卿珏。

    “我最近留宿戮竹居。”

    “……”

    明明就是为了躲清闲!!!

    沐卿珏走进白玉亭,拂袖坐下。

    白玉桌上,水雾缭绕,清香扑鼻。

    小太子走到他旁边坐下,颇有些好奇的打量了一番戮竹居,他还是第一次进这里,果然和传言一样,只有紫竹林可入眼了。

    沐卿珏给他倒了一杯清茶:“这可是沐三少亲自煮的茶,尝尝……”

    小太子一惊,连忙端起茶杯,呼噜喝了一大口,没有细细品味,就咽下去了,可其它茶入口即是甘甜苦涩,这茶不见甘甜也不见苦涩,但就是有种奇异的清香,让人想一饮再饮。

    小太子舔了舔唇,又喝了一大口。

    沐卿珏笑笑,替他添了二回、三回茶……

    他当初第一次,喝沐三少煮的茶,也是百饮不厌。

    小太子不是一个爱茶之人,但这茶确实口感不错,能上瘾似得。

    他连喝几大杯,终于停下来,也反应过来,脸微红的看着沐卿珏。

    “呵呵……”沐卿珏轻笑几声,“小太子来此必然是有事要谈吧?”

    小太子点点头,他自那一次受了伤,就被父皇禁止外出,一直都卧榻养伤,眼看百族之战在即,他的伤势一天比一天重,再不找机会,将那事说出来,只怕是……

    “四表哥可还记得我偷跑去北毒宗的事情?”

    沐卿珏见他神情严肃,也不由得端正了身子,直觉告诉他,这一次他会知道一个让人震惊的事情。

    “我曾告诉四表哥,是有一个神秘人告知我箜檠表哥暴毙,后来又留信于我,箜檠表哥被困于北毒宗,危在旦夕,可后来天羽城之劫时,箜檠表哥却突然归来,化解了天羽城的危机。”

    沐卿珏浅笑:“神秘人欺骗了你?”

    小太子摇头:“不,我在北毒宗见到了箜檠表哥。”

    沐卿珏正色道:“你确定?”

    小太子点点头,认真道:“我很确定,那绝对是箜檠表哥。”

    数月前——

    君子居内,小太子捏着金色翎羽,神思恍惚的躺在床上。

    月光淅淅飒飒的洒下,映在他的略显稚嫩的脸庞上,渡上一层清冷的光晕。

    一缕黑影在窗外一闪而过,模糊了他的视线。

    他一惊:谁?!

    。顶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