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武侠仙侠 > 帝姝传 > 第一百八十五章
    自从箐皇因圣花浴一事惹恼了箜檠太子,被前一任明靥使者下了权力,焚玉虽表面不说,可心里又何尝不多想多思,唯恐有一天落得如此下场。

    她暗地里不知做了多少事情,一步步的瓦解明靥使殿的权力,让明靥使殿的人逐渐淡出了皇族的视线。

    而对整个奉花国的人来说,除了那些必要知道明靥使者存在的人,其他人对明靥使者的存在,一直都是当做是传说的。

    更何况,明靥使者现如今明明白白站在了天羽城那一边,妄想让奉花国在自认为是独立国,独立数百万年后,在天翎族用得着奉花国后,依附天羽城,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本宫本想你是个聪明的,留你在奉花国做个娇宠公主也不错,可如今看来,他们的归宿,才是你需要的。”

    不不不……不……

    琉星摇着头,泪水乱飞,挣扎着往后退去,看着她的目光就像是看到了洪水猛兽,避之不及。

    焚玉突然捏紧她的下巴,冷笑道:“奉花国正是多事之秋,你给本宫乖乖的当个花瓶,本宫当做不知道你做的这些事情,若是……”

    琉星眼泪汪汪的又喜又害怕的使劲点头,一点儿也不在意焚玉捏着她下巴的手有多紧,她的下巴有多疼。

    焚玉面色一缓,放开了她。

    琉星的下巴留下三个深紫色的手指印,而她也终于感受到下巴被捏碎的痛苦。

    “本宫这也是为你好,若非没有本宫护着你,你别说命人给箜羽公主下毒,只怕是你露出了一丝想法,都会没命。”焚玉一副姐妹情深的说道。

    琉星不住地点点头:“……”

    “好歹是天翎族的箜檠太子与箜羽公主,明面上是只有他二人来此,暗地里你知道有多少个人盯着吗?”

    琉星摇头,她要是知道,她也不敢趁着箜檠太子与绿娆打的火热,顾不上箜羽公主的时候,让人想办法解决了箜羽公主。

    “想杀箜檠太子与箜羽公主的人,比你身份贵重比你实力高强,不知凡几,也只有你是最蠢的!”

    琉星被她一顿讥讽,方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有多蠢,若是箜羽公主真有那么好杀,想让她死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可谁向她这般蠢,险些自己把自己蠢死!

    焚玉轻点她发白的嘴唇,“你蠢可以,但不要再给本宫招惹一点儿麻烦。”

    “姐姐,我……我我不会了,我会乖乖的!”琉星急切万分的向她表达自己的态度,才惊觉自己可以说话了。

    焚玉扬起下巴,笑笑:“回去吧。”

    琉星曾多少次,看到她以这副高高在上、高贵不可攀的态度看人,如今心里却再也没有了嘲讽她的意思,只觉得她有这个资本。

    “琉星告退。”琉星赶紧爬起来,以最快的速度快步离去了。

    今时今日的经历,让她知道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必须把权力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否则……

    焚玉在她离开后,整张脸阴沉的可怕。

    梨花树下,那身穿绿裙的女子,安静的坐在那儿,脸上挂着浅淡而幸福的笑容。

    她的身后,站着一个身穿红衣的男子,他拿着桃木梳,温柔的替她梳发,深情道:“今日梳青丝,此间情意结,你我共连理,今生永相随……”

    焚玉站在大门口,面目因太过愤怒、怨恨,而显得狰狞的望着里面情意绵绵的一幕,心中无尽的怒火在翻腾、咆哮,她紧紧咬住牙关,双手紧紧扣住手心,生生的扣出四个血窟窿,双脚死死的踩在地上,用尽了毕生的容忍,方才止住了想要冲进去,怒骂箜檠太子与杀了绿娆的心。

    箜檠太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焚玉转过身,带着一身渗人的杀气离开。

    在快走到小巷出口的时候,她停下了脚步,双目冒火的瞪着眼前的女子。

    若不是她的出现,只要再过百年、千年甚至是万年,阿檠一定会与她完婚,可这一切在她出现的时候,都破灭了。

    “焚玉公主。”绿娆向她微微行了一礼。

    “哼!”焚玉冷哼一声,对她表现的不屑一顾。

    绿娆当真像极了大家闺秀,站在那儿就是一道温婉甜美的风景线,让人不自觉向她看齐。

    焚玉讥讽的打量了她一眼,轻蔑道:“箜檠太子倒是喜欢你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小家碧玉的紧,还想给你太子妃的位置,也不知你的命格硬不硬,能不能活到坐上太子妃位置的那一天!”

    “焚玉公主,绿娆能不能活到那一天,并不重要,绿娆同你一样都爱慕箜檠太子,都只想当他心里的唯一,但你我心里都明白,红色牡丹花也罢,白色牡丹花也罢,都成不了他心中的唯一,他本就是多情的人。”绿娆说这话时,眼中流露出的伤感与不甘,与曾经的焚玉眼中流露出的情感是一样的。

    “你以为你这样说,本宫就会高看你一眼,不会对你出手,真是太天真了。”焚玉好笑道。

    绿娆轻轻摇了摇头:“焚玉公主,你能得到今天的一切,已是不易,莫要因为一时的疏忽大意,而毁了三千年的根基啊!”

    焚玉面色一厉,“你什么意思?!”

    “我一个凡人,能认出你是焚玉公主,在箜檠太子都还未察觉到你出现,便已发现了你的踪迹,总得是有自己过人之处,不是吗?”

    焚玉上前一步,抓住她的肩膀,力道大的,仿佛要将她的肩膀捏碎,“你若是胡言乱语,本宫一定隔了你的舌头!”

    绿娆神色不变,“焚玉公主可以试试。”

    焚玉甩开了她,大步走出了小巷内。

    面上虽然对绿娆的话持怀疑态度,可心里已然是信了几分,整个奉花国能动摇她根基的人,只有琉星一人了。

    焚玉看向宫殿外的广阔天际,唇角冷血的扬起。

    绿娆,本宫绝不会承你的情,阿檠必须是我一人的!

    “来人。”

    听到她冷静下来的传唤声,立马就跑进来了一个女官,跪在她前方,恭敬道:“拜见大公主。”

    “准备启程去天羽城。”

    “是。”女官当即下去准备了。

    阿檠,本宫倒要看看,天翎族的人,还能允许你与一个凡人厮混不成!

    焚玉眼中闪过一抹势在必得之色。

    魔域——魔都——

    昏沉的天空,窒息的空气,让在钧木兮怀里一直安静的慕华一少突然挣扎起来。

    钧木兮低头看去,慕华一少脸色乌青,费力的仰着脖子,拼了命的呼吸,就是像离了水的鱼,他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衣服,力道紧的将他防御力极强的衣服都给抓破了。

    “阿慕!”

    钧木兮被他吓得六神无主,下意识的喊道。

    阿慕……

    慕华一少瞳孔猛的放大,血丝凸起,死死瞪着他,垂死挣扎道:“离……离开……”

    钧木兮听到他的声音,总算是找回了点理智,当即想明白了前因后果,身影一闪,带着他离开了魔域。

    “绝……天……医……”

    钧木兮带着他出了魔域,他的情况还没有没有好转,反而更严重了,他的脸已经涨成乌紫色了,每吐出一个字来,都像是用尽了所有的生命。

    钧木兮看的心惊肉跳,同时心里恨不得把自己千刀万剐了,怎么就鬼迷心窍的把人带回了魔域!

    绝天医——沐天卿珏!

    钧木兮想到沐卿殁在香花楼,那么沐卿珏也一定在了,当即带着慕华一少找去了,他现在没什么功夫想慕华一少为什么一定要找绝天医了,只要能让慕华一少恢复到以前那个作天作地,活蹦乱跳的小狐狸就成了,千万别像一条垂死挣扎的美人鱼了!

    不得不说,他与慕华一少的运气还算好,沐卿珏今日正好有事找沐卿殁相商,留于香花楼中。

    箜羽公主自沐花节后,昏睡的时间比较多,沐卿殁怕她突然醒来,见不到人,一直都守在箜羽公主身边。

    沐卿珏对此是嗤之以鼻,好好的半步之神,竟为了一个小丫头,变成了一个凡夫俗子!

    做出了那么多让人不忍直视的事情,有时候他真要怀疑他是不是换了一个芯子了,要不然前后差距怎么这么大,不过想想也不可能,谁能夺舍了堂堂沐天主府的嫡长三公子!

    嘭——

    客房的大门被撞开,打断了两个人的思绪,沐卿殁第一时间捂住了箜羽公主的的耳朵,以防她被惊醒。

    沐卿珏则是愣了愣,就被人给扑上去了。

    “哎……”

    在钧木兮撞开设下结界的房门后,慕华一少就挣开了他的怀抱,瞬间扑向了沐卿珏,一把抓下了他腰间的竹中玉。

    沐卿珏一惊,还从来没有人,包括沐卿殁在内,可以不经过他的允许就能从他身上拿走竹中玉!

    竹中玉是随他一同出世的,世间除了他,再无任何人可以触碰到竹中玉,否则竹中玉会遭到竹中玉的吸蚀而亡!

    慕华一少抓紧竹中玉,将它放在心口上,竹中玉散发出青色的荧光,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他就像是毒瘾犯了的人,突然得到了想要的东西,拼了命的呼吸,露出一个醉生梦死的表情。

    慢慢的,他涨成乌紫色的脸,恢复了原本的白皙透红,整个人彻底放松下来,慵懒的躺在了沐卿珏的怀里,闭着眼睛,享受着被暖洋洋的温泉包裹的感觉。

    钧木兮见此,脸色瞬时难看了起来,大步走过去,将他从沐卿珏怀里抱了过来,替他理了理乱了的外袍,将他重新包裹住。

    沐卿珏呐呐的看着慕华一少的手中的竹中玉,脑子里一阵懵圈。

    沐卿殁扫了他们一眼,眼底划过一丝复杂之色。

    钧木兮似有所感的看向他,两个人的视线对上,又同时移开了。

    两人心里想些什么,只有彼此才知道了。

    “这是怎么回事?”

    沐卿珏这话虽在问慕华一少,看的却是沐卿殁,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没有谁比沐卿殁更清楚了。

    “他被魔气侵染,竹中玉可净化他体内的魔气。”

    沐卿珏眼角一挑,等着沐卿殁的下文。

    钧木兮了然,果然是因为魔气的缘故,可他身上的魔气也很浓,为什么他待在他身边没事呢?

    沐卿殁伸手抚摸箜羽公主的头发,并没有继续讲下去的迹象。

    “三少!”

    沐卿珏已然失了耐心。

    “等待。”

    沐卿殁回了他两个字,他神色一僵,愤然的站起来,甩袖走了。

    他一走,慕华一少手中的竹中玉也跟着走了。

    慕华一少微微睁开眼睛,轻声说道:“谢谢。”

    沐卿珏虽气恼沐卿殁不对他实话实说,搞那些虚的,对慕华一少还算是和颜悦色,回道:“不必言谢。”

    有些事,非不是不能立马告诉他,而是说来话长,也不一定能说的清楚,时间总会告诉他该知道的一切的事情的。

    沐卿殁低头吻了吻箜羽公主的额头。

    钧木兮抱着慕华一少转身出去了,回了他的客房。

    魔域暂时是去不了了,在他找出能让慕华一少不受魔气侵蚀的方法前。

    天羽城外——

    一座装饰的富丽堂皇的花楼,悬浮在天羽城外,被血雾拦去了退路。

    焚玉穿着大红色的宫装,走出花楼,站在走廊上,对着血雾笼罩的天羽城喊道:“奉花国焚玉公主前来拜见箜聆皇子,商谈与箜檠太子之婚约。”

    过了片刻,血雾内,慢慢显现出一个人影,焚玉认得这是箜聆皇子。

    箜聆皇子虽不像箜檠太子时常在各界域露面,但众所周知,天羽城的事情都是交由他来打理的。

    “焚玉拜见箜聆皇子。”焚玉毕恭毕敬的行礼道。

    箜聆皇子神色淡淡的看着她,“免礼。”

    “谢箜聆皇子。”焚玉站定,直言道:“焚玉与箜檠太子订下婚约,已有三千年,如今箜檠太子有了喜欢的人,想与焚玉毁约,箜聆皇子能否给焚玉一个答复?”

    “本皇子不便替皇兄做主,焚玉公主与皇兄的婚约是否作废,取决于你二人,天翎族不做任何阻拦。”

    焚玉脸色微变,“若焚玉不同意,天翎族也不会找奉花国的麻烦吗?”

    。搜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