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武侠仙侠 > 帝姝传 > 第一百八十二章
    箜羽公主噘着嘴,不开心的嚼着口中的食物。

    “阿华,不气了啊!”

    慕华一少揉揉她的头发,再三保证道:“这一次是慕哥的不是,没有在沐花节之前,叫醒你,是慕哥不好。但下一次,慕哥绝对会把你叫醒,让痛痛快快的玩上一玩,好不好?”

    箜羽公主闷闷不乐的点了点头,也不再噘着嘴了。

    “你说话算数!?”

    “说话算数!”慕华一少举起手,发誓道。

    箜羽公主满意的笑了。

    这一次,箜羽公主睡了好几日的功夫,一开始慕华一少还以为是沐卿殁做的,可迟迟不见沐卿殁回来,又不见箜羽公主又苏醒的迹象,他心里才有了不好的预感,没曾想箜羽公主醒来,就将到了花都的事情都忘得差不多了,现在恐怕告诉她,沐卿殁是谁,她都怕是不知道了。

    他的心里清楚,箜羽公主为什么会忘记这一段记忆,她若是越爱沐卿殁,她便会越快忘记与他之间的种种,直到再也记不起这个人。

    “慕哥,我想出去玩。”箜羽公主拉住他的手,摇晃道。

    慕华一少想着她睡了几天,也想带她出去玩玩,这下两人想到了一块儿去了。

    “你先换身衣服,再梳洗一下,我去给你弄点儿好玩的,待会儿出去玩去。”

    箜羽公主一听就高兴了,“慕哥你对我最好了。”

    慕华一少笑着揉揉她的头发。

    “对了,别穿太长的裙子,不然到时候可不方便行动。”

    箜羽公主吐了吐舌头,“慕哥,你忘了我的裙子都是很长的吗?”

    慕华一少:“……我现在就去给你买一件,等我。”

    箜羽公主还没有点头,慕华一少就像一阵风,瞬的刮走了。

    箜羽公主:“……”

    不过,慕华一少回来的也很快,他拿了一套紫色衣服,给她放在床边,便出去了。

    箜羽公主爬了起来,抓起床边的衣服,就跑到屏风后面换去了。

    慕华一少笑容满面的等在外面,想到他为箜羽公主准备的那一身衣服,就觉得满心的期待啊!

    可他等了半天,都不见箜羽公主出来,他不由得纳闷了,怎么还不出来?

    咔擦——在慕华一少想冲进去看看箜羽公主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时,客房的门打开了一条缝,箜羽公主小心翼翼的伸出半个头,为难的看着他:“慕哥……”

    “阿华怎么了?”慕华一少想看看她把衣服穿上了没,可是怎么看也只能看到她露出的半个头。

    箜羽公主苦着脸道:“衣服太短了。”

    慕华一少挑眉惊讶道:“不短啊!”

    他选的都是长的,都只是露出一小截小腿而已,别的姑娘选的都是超短裙,恨不得将整个腿全部露出来,怎么可能会短嘛!

    箜羽公主可怜兮兮的摇着头,不愿意的说道:“太短了,不合礼法。”

    慕华一少微微一怔,似曾相识的话,他好像也听一个人讲过,是谁来着?

    “能不能换一件遮住腿的?”箜羽公主已经不抱希望慕华一少能答应换一件长的遮住脚的衣裙了。

    慕华一少扬了扬额前的碎刘海,别有深意的笑道:“阿华确定只要遮住腿就可以了?”

    箜羽公主一呆,瞬间想起了上半身的惨况,使劲的摇摇头:“还有这上衣也太露了,不行不行……”

    慕华一少露出一个微妙的表情,伸出手,便要推开房门。

    “啊!”箜羽公主见此,忍不住尖叫,赶紧双拳抱胸,极快的转过身,踏踏的跑到屏风后面躲着。

    慕华一少自己选的衣服,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她穿在身上是怎么样,酥胸半露,香肩全裸,还露出光滑似玉的后背呢!

    他摸了摸下巴,这皮肤真好啊!也不知摸在手上是什么感觉,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肩膀,也挺滑溜的,不过感觉还是她的更滑一点儿!

    箜羽公主躲在屏风后,只露出一双眼睛,紧盯着他,向防贼一样防着他。

    慕华一少失笑道:“阿华,我还能非礼你不成?”

    “可这衣服……”箜羽公主觉得委屈极了,她就是不喜欢穿这么暴露的衣服,总觉得这样穿了,会发生不好的事情,她的心里十分抵触这样的行为。

    “阿华不委屈了,我们不穿了。”慕华一少穿的衣服一向随意,什么款式的都穿过,也没有像她这样不能接受暴露一点儿的衣服。

    不过,他的阿华就像是养在深闺中的女子,只愿她的良人看到她最美的一面,让人忍不住想要得到她的倾心。

    “嗯。”箜羽公主闷闷的应道,心里还是觉得很委屈,她很想哭,总觉得自己在这一件事上,忘记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她很想记着的,却怎么也记不住。

    慕华一少为了不惹她真的生气伤心,给她重新取了一件紫色襦裙和上衣,给她放在了屏风外,就走了出去。

    箜羽公主好似身上沾染了脏东西,动作极快极利索的将身上的衣服换下,重新的穿回了熟悉的衣服,她心里终于感觉到了安定与自在。

    她心满意足的打开门,出去后,慕华一少扫了一眼她穿着,略微失望的摇了摇头,暗自叹道:可惜了,下次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呢?

    等沐卿殁回来,收拾箜羽公主衣物时,发现那一身衣裙的话,不知道他还会不会觉得可惜了!

    箜羽公主嘟起嘴,不开心的看着他。

    “哎呀,我的阿华又嘟嘴了,真是一个小……”

    箜羽公主睁大眼睛,故作凶恶的瞪着他,似乎他要是敢说出让她不满意的字眼,就完了。

    “娇娃。”慕华一少吐字艰难的吐出两个字,他这一生里,从来没有感觉到词匮乏过,今时今日,方知,他还是读书太少!

    “哼!”箜羽公主傲娇的扬起下巴,走在了慕华一少的前面。

    “真是随了‘伪君子’了。”慕华一少可不敢大声的说出来,而是悄咪咪的嘀咕。

    箜羽公主一路上都像个乖宝宝,紧跟着慕华一少,这里走走,那里走走,头一次没有追问他带她到哪里玩,似乎是学乖了,知道怎么问,也不可能提前问出来,还不如耐心的等惊喜到来的那一刻。

    慕华一少带着箜羽公主走进一间一开始放着轻缓音乐的大厅,里面人来人往,衣着古怪、暴露,发型也是极富有个性,用现代的话来说,便是杀马特造型,箜羽公主简直是被雷的不轻啊!

    她轻轻拉扯了慕华一少的衣袖,悄声问道:“慕哥,这是什么地方啊?”

    大厅内的人看着她的眼神好诡异,让她说不出的奇怪,很不想别人用这种眼神看着她。

    慕华一少拉住她的手腕,安抚道:“没事,就是一个叫酒吧的地方。”

    “喝酒的地方吗?”箜羽公主脸上一个明晃晃的大写加粗的问号。

    慕华一少肯定的点头。

    “那不应该是叫酒楼吗?”箜羽公主被他牵着往楼上走去,一路上五颜六色的灯光闪烁个不停,闪的她眼睛都花了。

    “这与普通的酒楼不一样,以娱乐为主。”慕华一少觉得箜羽公主就是见识的东西太少了,才会被沐卿殁一次又一次的拐跑,这一次他一定要让箜羽公主见识到男子的花心与放荡。

    他们很快就来到一处更大的大厅,可这个大厅里的人更多了,而且放着的音乐变成了重金属相撞的声音,又杂又乱还刺耳,箜羽公主直接将两耳给紧紧捂住了。

    慕华一少似乎经常来这个地方,显得随意极了。

    箜羽公主好奇又震惊的打量着整个地方,不论是装饰,还是里面随音乐节奏跳动的人,在她看来都是陌生的,若是有一丝熟悉感,那无疑是在看群魔乱舞了。

    突然,她的目光落到一个长相极为俊秀的白衣男子身上,他随意的躺在红色的沙发上,一手端着一杯红酒,轻轻的摇晃着,极具侵略性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然后舔了舔唇角,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猎物。

    箜羽公主很讨厌他的目光,也很害怕他的目光,下意识的躲在了慕华一少的身后,偷偷打量着他。

    “慕少。”他站了起来,冲着慕华一少举了举手中的红酒。

    慕华一少闻言,略带笑意的扫向他,“清河。”

    箜羽公主心中疑窦突生,慕哥怎么会认识他呢?而且他的气场这么强,容貌虽长得像个文弱书生,这名字也倒是配得上他这一张脸,就是眼神看人的时候,太讨人厌了。

    慕华一少抓起箜羽公主的手腕,带着她走向清河,坐在了他对面的沙发上。

    箜羽公主坐下去的时候,只觉得好奇怪,怎么会这么有弹性的凳子啊!?

    慕华一少被她惊奇的反应,给逗乐了。

    清河见此,也抿了一口红酒,笑笑。

    “圣义尊者当初建造了极乐酒吧,第一次去的人,恐怕都是如令妹般可爱。”

    箜羽公主听见清河调侃的声音,立马坐正了身子,不再乱动了。

    说实在的,她很不想在他的嘴里听到任何和她有关的话题。

    “阿华自是最可爱的。”慕华一少也不在乎清河是什么意思,极其自豪道。

    清河看着箜羽公主浅笑,不语。

    箜羽公主一见他看向自己,当即扭转了视线,看向了别处。

    这一看,可不得了!

    “啊!”箜羽公主腾地站起来,尖叫着,双手紧捂住眼睛,似乎看到了什么极为肮脏的画面。

    慕华一少被她刺耳的尖叫声,差点吓得跌坐在地板上,当即站起来,抓住她的双肩,焦急的问道:“阿华怎么了?”

    大厅内,时不时都会有一些情绪激动的人惊叫声,也没有人听到箜羽公主的尖叫声,而特意的转过来看一看是这么回事。

    “他……他们……”箜羽公主又气又急的直跺脚,支支吾吾的就不愿意说清楚。

    慕华一少朝她背后看去,发现一群男人浑身赤裸的将几个衣服脱的差不多的女子围在中间,做着某样不可描述的事情,他的脸瞬间黑沉一片。

    他看着那一群人的眼神,杀意十足,若不是顾虑到此时的箜羽公主与当初的箜羽公主不一样,他早就当场把人给杀了。

    “阿华……”

    “慕哥,这里好可怕,我们回去,好不好?”箜羽公主突然可怜兮兮的拉住他的衣袖,红着眼睛盯着他,打断了他即将脱口而出的话。

    慕华一少只能熄了现在安慰她的心,点了点头,不过心里却把那些人都给记住了。

    慕华一少歉意的朝清河看了一眼,带着明显惊吓过度的箜羽公主离开了。

    清河在他们走后,漫不经心的往那些人那儿一扫,顷刻间,那些人像镜片一样破碎了。

    看来,那人说的是真的,那件事,果然在她的心里留下了痕迹。

    清河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眼中闪过一道亮光。

    慕华一少将箜羽公主带回香花楼后,她就一个人躲进了客房里,不愿意慕华一少进去陪她。

    他焦急的在走廊上来回踱步,心里恨恨的埋怨自己,为什么要带她去哪儿玩,结果还疏忽大意的让她看到了那一幕,真真是该死啊!

    箜羽公主蜷缩在大床里面的角落里,紧紧裹着被子,身如抖擞,小脸惨白,又惊慌又害怕的无声抽泣。

    她不敢闭眼,一闭上眼睛,就会冒出一个模糊的画面,然后脑海中会响起一道嘶哑痛苦的惊叫声与求救声,那声音的主人很害怕,她的声音都是颤抖的、破音的。

    她也觉得好害怕,害怕的活不下了。

    慕华一少站在门外,自责又无措,恨不得将自己掐死谢罪,好几次想要冲进去,看看她怎么样了,还是没那个勇气。

    他的潜意识觉得,此时的阿华,最不想看见的人,或许就是他,不是因为他将她带去了那个地方,见到如此不堪的画面,而是其它的原因。

    “华儿。”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她只觉得听到他声音的那一瞬间,心中所有的害怕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一双有力又强壮的双臂将她拥入怀中,温软的唇,怜惜的吻去她脸上的泪珠。

    “华儿,不害怕,我回来了。”

    他的声音充满了磁性,好听到让她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脸烧的红呼呼的。

    沐卿殁连人带被的抱了起来,坐在了床边。

    箜羽公主抬起头,哭过的眼睛红肿肿的,眼中还有泪花闪烁。

    她终于看清了来人的长相,只觉得世间再无比他长得好看的男子了,当然了他的太子哥哥是漂亮,慕哥是祸国妖姬,嘻嘻。

    。顶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