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武侠仙侠 > 帝姝传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你!”

    荆馥气急,她何曾受过这等侮辱,直接抽出了别在腰间的软链,便朝箜羽公主抽去。

    变故太快,谁也没曾想到荆馥会动手打人。

    两只手同时抓住了荆馥挥过来的软链,将箜羽公主护在了身后。

    “放手!”荆馥一看是箜檠太子与沐卿殁,顿时恼怒的拉扯软链道。

    “敢打本太子家的小公主,你是不是活腻歪了!?”箜檠太子一点形象也不顾的大声吼道,看着荆馥的眼睛都在喷火。

    沐卿殁放开了软链,转过身,视线落在一直盯着他的背影看的箜羽公主脸上,见她并没有被吓到,眸色暖了暖。

    慕华一少站在原地没有动,有箜檠太子在她身边,谁还能动的了她,何必过去惹人不爽呢!

    箜羽公主定定的看着沐卿殁,自家大哥护住她,是因为她是妹妹,所以必须护着,他护住她,又是因为什么呢?

    琉星看到沐卿殁瞬间来到箜羽公主身边护住她的那一刻,看着箜羽公主的眼神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

    “谁让她出言不逊!”荆馥杀气腾腾道。

    “你还有理了!”箜檠太子手上一用力,将她手中的软链夺了过来。

    “箜檠,你想干什么?!”荆馥大惊失色道。

    “干什么?!揍你!”箜檠太子十分霸气侧漏的把这句话吼出来,将在场,人都给镇住了!

    一个大男人,光天化日之下揍一个女子,还是一个太子,传出去也不怕天下人笑掉大牙!

    “箜檠你敢!?”

    “本太子有什么不敢的,连你皇兄我都揍过,哼!”箜檠太子说揍就揍,把她手中的软链夺过来就往她的身上招呼,疼的她直跳脚,还要不停的躲闪,一时之间狼狈极了,心里恨死箜檠太子了!

    箜檠太子还想抽两下子,手中的软链就动不了。

    “三表弟救我!”荆馥像看见了救星,赶紧向沐卿殁求救。

    “喂!‘伪谪仙’你什么意思?!想要移情别恋、始乱终弃啊!”箜檠太子跳脚道。

    沐卿殁并不理他,而是看着荆馥道:“各界域街皆知天羽城的箜羽公主乃是天下间最尊贵的公主,你贵为天域公主,难不成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吗?”

    “三表弟……”荆馥委屈万分的看着她,不明白一直都帮着她的三表弟,为什么突然帮了别人,还有自她有记忆来,身边的人都告诉她这世间最尊贵的公主便是她荆馥公主,可是现在却有人告诉她,最尊贵的公主不是她,乃是别人,这让她如何接受!

    箜羽公主没曾想到荆馥与沐卿殁之间如此亲昵,心中有些不舒服,想他会出面帮她,定是不想让荆馥惹麻烦,所以……

    “荆馥公主,本使者只是代替花神赐福,选中之人,并非是本使者选中的,而是花神选中,您注意到了箜羽公主胸前的那一朵奉守花了吗?”烛泪在这时出声了,她神色并无不悦,指着箜羽公主胸前的奉守花,示意众人看过去。

    少女们纷纷看向箜羽公主胸前的奉守花,发现与自己胸前的奉守花的颜色不一样,而且那朵绽放不败,她们胸前的奉守花都隐隐有些萎败了

    “本宫怎么知道不是你们明靥使殿搞的鬼,故意拿花神说事呢?”荆馥还在强撑着,明明现实已经摆在了哪儿,往年,天域的公主来此,胸前的奉守花的颜色都是与其她人是不一样的,所以最后绝殇花都是到了天域公主的手中,而现在是箜羽公主的不一样,所以……是花神选中了箜羽公主。

    “荆馥公主是在质疑花神的决定吗?”烛泪的脸色已有了一丝难看,语气也不觉的凌厉了些。

    “本宫……”荆馥还想说些什么,在看到沐卿殁那严厉的眼神时,一下子噤声了。

    沐卿殁将软链扔还给了她,“此事一了,抄写族规千遍,三日之内交给箜檠太子,他若不满意,便再抄千遍,抄到他满意为止。”

    “什么!?”荆馥不敢置信的尖叫,“三表弟,我做错了什么!?”

    敢当真众人的面责罚天域公主,也只有他沐天一族的嫡长三公子做得出来了!

    箜檠太子挑眉,突然之间觉得未来有这么个会讨自己开心的小妹夫,也是个不错的事情,怎么办?

    不过……他以为这样就能成功的收买他,未免也不把他当回事了!

    箜羽公主震惊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为她出气吗?

    据她所知一个小家族的族规都有大大小小数千条,抄写千遍都要抄死人,更何况是沐天一族那样大世家!

    他对自己表姐未免也太狠了吧?!

    以后她不小心惹他生气,他会不会也这样罚她,千万不要啊!

    箜羽公主“痛苦万分”的捂脸,搞得箜檠太子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出什么事情了吗?那是什么表情?!

    “目无尊卑、出言不逊,行事乖张。”

    沐卿殁一个眼神瞥过去,荆馥再不愿再不满,也只能咽下,她谁都不怕,就怕自家从来不愿意多说一句话的表弟!

    冷静下来的荆馥觉得奇了怪了,从来不见自家表弟为了旁人的事情多嘴,今天不仅多嘴了,而且还罚了她,一点也不听她解释,这是不应该的事情啊!

    荆馥的视线再次移到了箜羽公主身上,想起了沐卿殁先前对她的维护,突然之间明白了什么,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

    “诸位,明靥使殿内有一处花海,大家可趁此机会进去游玩一番。”烛泪觉得疲惫,不想再站在台上主持什么朝花圣典了,便开口道。

    往常的朝花圣典都是有很多节目,让少男少女们互动的,今年的朝花圣典未免显得单调了,不过能多一点时间和心上人相处,大家也没有觉得什么不好了。

    焚玉引着众人往烛泪说的那花海去了,烛泪也趁机溜了。

    荆馥走到沐卿殁面前,低声认错道:“三表弟,今日都是表姐的错,还请表弟不要生气。”

    沐卿殁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微微颔首。

    “三表弟,你不生气,真是太好了!”荆馥面上一喜,继而失落道:“我原本是想得了那绝殇花,送给你,可是……”

    箜羽公主低头看着手中的绝殇花,再看看沐卿殁与荆馥,走过去,将绝殇花送到沐卿殁的面前,“我没曾想过会得到绝殇花,这花终究背负了太多,所以你若是喜欢,便送给你。”

    沐卿殁扫了她一眼,将她手中的绝殇花接过,插在她的发髻上,配着羽翎很是好看。

    箜羽公主一怔,没想到他会这样做。

    “很好看。”沐卿殁看了一眼,便看着她闪烁如星光的眼眸说道。

    箜羽公主小脸瞬间涨红,心跳的快要蹦出来,他在夸她好看?

    事实证明,无论是美的,还是丑的,都希望自己的心上人夸自己!

    荆馥就这样被无视了,不过她也不恼怒,反而是饶有趣味的看着二人。

    琉星恶毒阴冷的目光毫不忌讳的落在箜羽公主的身上,她要她死!

    “我……”箜羽公主本想借机表白,可是那一丝噬心之痛却不经意的传来,打断了她的话。

    “嗯?”沐卿殁看着她,想听她说些什么。

    “对不起!”箜羽公主神色有一丝慌乱,绕过沐卿殁,就这样跑了。

    她的身影,在所有人看来根本就是落荒而逃。

    “小羽儿!?”箜檠太子不明白,好好地,怎么突然就跑了,他赶紧追了过去。

    慕华一少的眸色沉了沉,也跟着追了过去。

    沐卿殁的手不自觉的握紧,转身,身形一顿,便消失了。

    箜羽公主一路跑,一路捂住渐渐泛疼的胸口,一个不留神,被绊倒在地上。

    “疼吗?”一片阴影笼罩下来,她抬起头,露出渐渐失去血色的脸,看向那个蹲在她前面,对她伸出手的神秘男子,他的声音是她听过最好听的天籁之音,若是她还有夙念的记忆,则会发现他的声音与梨白真神的声音几乎是一模一样。

    “疼。”她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神无助而迷惑。

    梨白反握住她的手,“知道为什么疼吗?”

    箜羽公主摇了摇头,“我一想靠近他,就会疼了,莫名其妙的疼了。”

    “靠近谁?”梨白目光柔和,语气轻柔,让人不自觉的就对他心生好感,然后相信他。

    “我喜欢的人。”箜羽公主呐呐道,“只要一靠近,心就疼了,越来越疼……”

    不远处,箜檠太子与慕华一少都站在那儿,静静的看着他们,神色各异,还有一个沐卿殁,站在另一处看着,或许他知道她落荒而逃的原因,或许他不知道,但知不知道,选择的权利,他现在是交给了她。

    “因为你的心在提醒你,不能靠近他,不能喜欢他,明白吗?”他抚上她的脸,怜惜的看着她。

    箜羽公主摇摇头,迷茫的看着他:“为什么不能靠近他?为什么不能喜欢他?”

    “因为他是你此生的劫,会让你走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是吗?”箜羽公主的头无力的垂下,难怪心会痛了,原来是在警告啊!

    “是。”梨白点了点头,“你还要喜欢吗?”

    “我还要喜欢吗?”箜羽公主抬起头,轻声反问自己,迷茫的看着他。

    “还要喜欢吗?”梨白再次问道。

    “还要的吧!”箜羽公主呢喃道,“只是心好疼。”

    “那就想办法,让它不疼了。”梨白的手指摩擦着她手背上的绝殇花印记。

    箜羽公主眼中迸射出亮光,直直的看着他:“如何才能不疼?”

    “让你疼痛的力量,来激发它,转移你的痛苦,你越疼,它的力量就越大。”梨白看着她的眼睛道。

    箜羽公主的视线落在她的手背上绝殇花印记,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心里就照着他说的做了,她手背上的绝殇花迸射出刺眼的光芒,然后一朵朵绝殇花飞出,梨白放开她的手,倒飞远离她。

    箜羽公主跌倒在地上的身子,被绝殇花托起,然后她身子和手,自动的在空中舞动,旋转……

    那绝殇花如洪流般涌向梨白,一朵朵、一片片击打在他身前的防护罩上。

    箜羽公主的手灵活舞动,身姿婀娜,如羽仙起舞,那绝殇花在她玉手中飞舞,片片绝殇花,袭向梨白,将他身前的防护罩给击破,然后萦绕在他周围,箜羽公主的玉手一动,那绝殇花将他扫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箜羽公主的神色很冷,冷的不像是她,绝殇花,绝殇、绝殇,绝的是情,绝的是心。

    梨白爬起来,嘴角溢出一丝鲜血,他不甚在意的给抹去了。

    看着半空中的人儿,那绝殇花在手中飞舞、萦绕,而她的身前冰冷的宛如当年那个人。

    “这样就不疼了呢?”箜羽公主飞落在他跟前,轻轻道,“可是心也好冷。”

    “你的红梅。”梨白没有回答她刚才的话,而是拿出了一枝红梅,递给她。

    箜羽公主的眼睛一亮,玉手中的绝殇花尽数消失,手背上又出现了绝殇花印记,她伸手接住,道了一句:“谢谢。”

    梨白笑笑:“选择权,一直都在你的手里。”

    箜羽公主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点了点头。

    梨白的身影慢慢消散,只有她手中的那一枝红梅,证明他刚才出现过。

    梨白在离开箜羽公主的视线,来到烛泪替他准备休息的大殿后,扶住金柱,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尊主大人,您没事吧?”烛泪尾随他而近来,刚才的事情,她全部目睹了,绝殇花的威力不同小可,一般人根本就承受不住它的一击。

    “没事,汝出去吧。”梨白直起身子,走进了内殿之中。

    尊主大人,在得到明靥使者的传承记忆后,您的身份,箜羽公主的身份,于我而言,都将不再是秘密,明靥使者是为守护您们而生,亦是会为守护您们而死!

    烛泪看着他的背影,眸色黯然失色。

    在她能激发绝殇花后,如何使用绝殇花,已在她脑海中成形。

    沐卿殁的身影也消失了。

    。顶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