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武侠仙侠 > 帝姝传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调情
    她再试着送了几颗其它的果子,他都没有开口,她小嘴一撅,突然灵光一现,想起了一本书中的场景,笑着把一颗葡萄咬在嘴里,往他嘴边一送,他微启嘴唇咬住了半边葡萄,她瞪大眼睛,唇上冰凉柔软的触觉,是那么的真实清晰的传入大脑,让她的小脸瞬间羞红。

    她的脸色遽然一变,猛的把沐卿殁推开,整个人往后退去,手肘还撞在了小方桌上,撞翻了茶杯与果盘,造成一片狼藉。

    沐卿殁站起来,把发带扯开,看着她发白的小脸,问道:“怎么了?”

    箜羽公主的小手不自觉的抚上胸口,刚才一瞬间,心好像突然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疼的她差点叫出来,现在想想都还有一种不敢相信的感觉。

    “没……没事。”她的神色还有一丝恍惚。

    沐卿殁对她伸出手,想要看看她刚才撞到哪里了,还没有碰到她,她就下意识的躲开了。

    他的手顿在那儿,看了她一眼,伸了回来。

    箜羽公主有些难过的低下头,“对不起……”

    “你也困了,先休息吧。”他将软榻上的东西一收,神色如常的说道。

    箜羽公主抬头看着他,眼睛有些红,可怜兮兮道:“我手撞到了,疼。”

    沐卿殁往她身旁坐下,抓起她的手腕,把她的袖子抹上去,露出有些红肿的手肘,轻轻的给她揉了揉,淡蓝色的流光在他手指间流转。

    箜羽公主看着他的侧颜,紧咬嘴唇,那一种感觉又出现了,只要她一想……靠近他!

    她还是不受控制的往他怀里一靠,闭上眼睛,慢慢入睡。

    沐卿殁把她的袖子理好,替她盖好被子,一手环抱住她,看着她安详的睡颜,眼底暗沉一片。

    明靥使殿——

    一名身着绣有奉守花粉红色正装的女子,站在一处冰湖之上,在她前面正悬浮着一朵冰蓝色的奉守花,在黑暗中,蓝幽幽的光芒照亮了一片。

    这名女子乃是第三十任明靥使者,明日将会是她卸下重任,欣然追随历任明靥使者而去的日子。

    她此时正将必生的修为源源不断注入此花之中,随着修为一点一滴的流逝,她的容貌也在一分一秒的老去。

    虚空之中,缓缓走来一人,慢慢踩落在冰面上,朝她走来。

    她收了功力,对着来人单膝跪地道:“尊主大人您来了。”

    此人正是先前被慕华一少匆匆请来救急的人,他身披一件灰黑色的披衣,宽大的披帽几乎将他整张脸遮住,只露出瘦削的下巴。

    他微微颔首道:“汝可将她带来了?”

    女子闻言稍稍一愣,当即明白过来他说的是谁。

    “箜羽小尊主并未来明靥使殿。”

    “嗯?”男子周围的气压剧降,女子赶紧道:“属下那日准备圣花浴的事宜时,不小心将箜羽尊主的事情透露给沐天家族嫡长三公子知道,他说与箜羽尊主是故交,可代为邀请箜羽尊主前来参加朝花圣典,所以属下猜想箜羽尊主此时定在沐天嫡长三公子那儿。”

    竟然是他!

    男子抬起头,露出一双极其明亮的眼睛。

    “好好准备圣花浴,朝花圣典之事不容有误!”

    “是。”女子恭敬低头道。

    一名妙龄少女身穿白衣匆匆而来,近了看见跪在地上面容苍老的母亲时,整个人一震:“母亲!”

    “丫头还不快拜见尊主大人!”

    少女这才注意站在一旁的男子,抬起头看向他时,对上一双如炽日般明亮耀眼的眼睛,那一瞬间,她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满心满眼只有这一双震人心魂的眼眸。

    “还请尊主大人恕罪,小女年幼无知,冒犯了您!”女子见少女迟迟未动,才发现她竟盯着男子看痴了,慌忙一把将她拉跪下,赶紧向男子请罪。

    “无妨。”

    “多谢尊主大人。”反应过来的少女虽不明白男子究竟是何身份,竟能让身为明靥使者的母亲如此恭敬对待,但还是赶紧跟着母亲谢恩。

    “汝来此何事?”

    少女来此时,步履匆匆,神色更是难掩焦急,应该是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朝花圣典在即,是不允许出一点事情的。

    “小女今日奉母亲之命,告知箐皇明日朝花圣典的事宜,箐皇不答应将圣花浴给外人用,且此时正与箜檠太子为此事争吵。”少女不自觉的抬起头,望着他的眼睛说道。

    “外人?”他轻声呢喃这两个字,听在女子耳中犹如地狱魔音,而听在少女耳中则是天籁之音也不为过,世间怎会有男子的声音如此动听?

    “竟是外人吗?”男子又轻声道。

    “尊主大人,箜羽尊主又岂是外人,小女言语不当,还请恕罪,箐皇那边,属下马上去处理!”女子头低的低低的,眼里是深深地担忧,心里止不住的直叹气,她的女儿算是毁了。

    “罢了,吾与汝同去。”男子背过身,“汝不适合白色。”

    少女一怔,看着他抬脚缓缓离去。

    女子赶紧站起身,眉头紧皱的深深看了一眼呆怔的跪在一旁的少女,最终低低叹了口气,赶紧追着男子而去了。

    望着那遥不可及的背影,她呢喃道:“不适合白色吗?那适合什么呢?”

    这边,箜檠太子坐在摆放在大殿之中的椅子上,冷笑连连的看着指责他欺人太甚的女官们。

    “别说是让本族的嫡系公主来享用圣花浴,就算是本族让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来享用圣花浴,你们奉花国的人也得给本太子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的服侍着!”

    焚玉先前见劝不住他,早就站在箐皇身边,轻声细语的劝她不要和箜檠太子一般计较,他只是护妹心切了!

    箐皇铁青的脸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的脸色都要难看,若不是顾虑到箜檠太子的身份,她肯定让人将他凌迟处死五马分尸了!

    “箜檠太子如此不将我奉花国看在眼里,是以为我奉花国当真不敢将箜檠太子如何吗?”

    “箜檠太子与大公主早年就订下婚约,这本是为了两族友好往来,亲上加亲订下的婚事,如今你当着大公主的面,如此欺辱奉花国,莫不是看不上大公主,不愿意履行婚约,故意如此?”

    “依本官看,定是如此,各界域之人谁不知天翎族箜檠太子风流成性,是个多情种,想必是厌恶了大公主,又不愿做那毁约的伪君子,方才出此一策!”

    女官们一个接一个的说着,越说越激烈,马上就演说到箜檠太子是个薄情寡义的负心汉,大公主对他一往情深,他竟为了毁约,做出如此令人发指的事情!

    焚玉听她们如此一说,心里是又担忧又怀疑,不管怎么说她始终是阿檠的未婚妻,可他今日竟不看在她的面子上,好好与母皇商量,而是一味的讥讽侮辱奉花国众人,这让她心痛而又无奈。

    她看了箜檠太子一眼,真担心他下一秒就出声接了女官们的话,表明他就是这个意思,那她该怎么办?

    箜檠太子嗤笑道:“奉花国的女官倒是比那写书的先生还厉害,本太子佩服之至!”

    “阿檠……”焚玉望着他欲言又止。

    箜檠太子对她投以歉意又安抚的一笑,继续道:“本太子与阿玉的婚约,解不解除与你等何干?有这闲心还不如好好想想明日如何把本族的小公主伺候好了!”

    “箜檠太子你莫要欺人太甚!”

    “箜檠太子,朕敬你远来是客,对你以礼相待,你莫要再不识抬举!”箐皇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哈哈哈……”箜檠太子好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竟然有人敢对他说这句话,哈哈……

    “明靥使者到!”

    突然一声高呼,喧闹的大殿一下子安静下来。

    箜檠太子嘴角还挂着未逝去的笑意,戏谑的看向大殿外一前一后走进来的两人。

    “拜见明靥使者。”包括箐皇在内奉花国众人纷纷对这个老了数十岁的女子行礼,心里却对明靥使者身前的男子充满了疑惑,此人是谁?明靥使者为何对他如此的敬重?

    女子没有管对她行礼的箐皇等人,而是朝着箜檠太子行礼道:“明靥拜见箜檠尊主。”

    箜檠太子摆摆手,不以为意道:“明靥使者您老可终于出现了,本太子今夜可是累得慌,想要休息了,您赶紧给箐皇她们说说朝花圣典的圣花浴是为谁准备,本太子好去休息了!”

    “箜檠尊主言重了,实在是折煞属下了。”女子诚恐道。

    箐皇等人震惊于女子对箜檠太子的态度,莫不是箜檠太子先前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女子看了一眼箐皇,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

    “箐皇你老了。”

    这一句话犹如一道晴天霹雳,霹的箐皇一震,众人一惊,这是要废帝的节奏吗?

    “奉花国本就是天翎皇族的附属国,更是与天翎族签订了契约,这一次的朝花圣典的圣花浴乃是为箜羽小公主准备的,箐皇若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能处理好朝花圣典的事情,就交由大公主来处理吧。”女子一锤定音,在场的人都没有人出声反对了!

    因为那句奉花国本就是天翎族的附属国给她们的震撼太大了!

    她们一直都以为奉花国是独立存在的,可此时却告诉她们不是如此,这让她们一时之间都难以接受!

    箜檠太子打了一个哈欠,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本太子先走了。”

    他绕过箐皇等人,路过和明靥使者一同来的那男子身边时,一股莫名的熟悉感,让他的步伐一顿,随即摇摇头,嘲笑自己想多了,他可不是自家小迷糊妹妹,典型的“见过忘”!

    男子披帽下的头低了低,明亮的眸子在那一瞬间变得惨淡无比,莫名的情愫缭绕在二人周围,令人觉得诡异。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对于很多人来说。

    焚玉一直都以为自己和箜檠太子是门当户对的一对金童玉女,可今日的事实却啪啪的打脸!

    她与他的身份存在很大的差距,这让她原本就不自信能和他一起走到最后的心更加的不自信,同时也更加的偏激,这样优秀高贵的男子,才是她焚玉应该嫁的人,才是她焚玉该拥有的人,她绝对不会放手!

    箜檠太子走后,那男子的身影在大殿中也片刻就消失了。

    “啊!”出了宫殿的箜檠太子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气,“也不知道小迷糊睡了没有,先前想着她的时候,心里总觉得有点怪异,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要不要回香花楼看看?”

    他路也不看的往前走去,突然感觉眼前闪过一道黑影,定眼看去,一吓:“噢!”

    一个黑不溜秋的人影站在他前面挡住了他的去路,而且是背对着他,他刚一眼看过去还以为是个没脸的怪物,把他的小心肝吓的那叫一个颤啊!

    “你谁啊?大半夜的出来扮鬼吓人!”箜檠太子显然忘记了刚才在大殿之中的那名男子。

    “小公主已被沐卿殁带走,朝花圣典自会出现。”

    箜檠太子一愣,刚想追问他是怎么知道的,人就不见了!

    “靠!真见鬼了!”他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小木屋内——

    原本靠着沐卿殁胸膛睡觉的人儿,不知何时睡到了他腿上,一只小手还紧紧的拉着他的一只手。

    她嘤咛一声,慢慢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他光滑细嫩的下巴,有时候真的是不能想象一个男子长的他这般好看,是一种什么感觉?

    沐卿殁睁开眼睛,低头看向她,不起波澜的眼眸下,掩盖了波涛汹涌的情绪。

    箜羽公主本还想在他怀里多待一会儿,却不想他已经醒了,对上他的视线后,她一惊,便赶紧从他怀里起身。

    昨天晚上,她怎么会主动睡在他怀中呢?当时似乎是出于某种本能,可是……对了,慕哥!

    可怜的慕华一少终于被某人给想起来了!

    箜羽公主急急忙忙的下了床,将鞋子穿上。

    沐卿殁睁开眼睛,盘着的脚一伸,便直接站了起来。

    。搜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