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武侠仙侠 > 帝姝传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亲近
    奉花国的人这些年安稳日子过久了,真以为单靠明靥使者就能护她们平安了,区区一个明靥使者,他箜檠太子不放在眼里,天翎一族更不放在眼里!

    至于暝零时期的明靥使者,那早就是过去式了!

    焚玉见两人都没有反对,接着道:“天翎族的嫡系公主尊贵、同样明靥使者的接替者的身份亦是尊贵的,试问是天翎族的嫡系公主尊贵,还是明靥使者的接替者的身份尊贵?”

    众女官神色一变,还以为大公主是要帮箐皇劝说大皇子,却没想到她是为了……

    箐皇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示意她闭嘴。

    “母皇,据儿臣所知,明靥使者的接替者都是内定,但不是不可更改,亦就说明她的身份并不如明靥使者尊贵!”

    她这不是废话吗?只是一个接替者,在没有成为明靥使者之前,任何的变数,都能让接替者变成另一个人,所以明靥使者接替者的身份,并不是那么的尊贵!

    不过现在情况不同了,明靥使者的接替者的人选,一般都是明靥使者的女儿,所以基本上女承母职,是不变的事实。

    焚玉好似没有看见箐皇怒火中烧的眸子,继续道:“天翎族的嫡系公主的身份是与生俱来,不可更改的,这也就预示着她尊贵无比的身份,所以……”

    “够了,你给朕闭嘴!”箐皇厉声呵斥,对于这个满心满眼只有自己情郎的女儿,她是彻底的失望至极!

    焚玉还是有点怕箐皇的,身子往箜檠太子的身后缩了缩,不再开口。

    箜檠太子眉头一皱,护住焚玉,冷笑道:“箐皇又何须恼怒?阿玉说的本就是事实,一个接替者的身份也能和本太子最尊贵的妹妹相提并论,这简直是对她的侮辱!”

    “你!”箐皇怒指箜檠太子,半天愣是没有憋出下一句话来,显然是气的不轻。

    这边为了箜羽公主的事情闹得不可开交,而箜羽公主那边却是快要崩溃了!

    箜羽公主哭丧着脸,可怜兮兮的在御花园里转啊转,转了一个多时辰了,愣是没有转出去,也愣是没来一个人!

    她累的很没形象的一屁股做下去,幸亏这草坪够软,不然可有的她受得了!

    她长这么大,哪里这么狼狈,哪里受过这样的苦?!呜呜呜……那个坏心肠的“不知名”公子,怎么可以这样对她?!亏得她那么相信他,想也不想的跟着他走,呜呜呜……

    下次见到他,一定要叫慕哥、大哥、二哥还有父皇好好教训,告诉他下次不能这么欺负我!

    哎!不过他长什么样啊?!

    箜羽公主迎风凌乱了,她居然记不起“不知名”公子的长相了,先是红衣公子,现在又是这个“不知名”公子,这是为什么啊?!

    她想破头,都没有把一个多时辰前见过的人的长相给想起来,她觉得自己是不是被人施了法术,才会记不得,要不然……怎么会记不得呢!

    看来箜羽公主终于有所察觉了,不过……

    哎呀呀!好烦啊!不想他的事了!

    如果我在这里坐一夜,天亮了,会不会有人经过这里?

    慕哥见我一夜未归,会不会担心的来找我?

    姑娘,你不用彻夜未归,你家慕哥也担心的四处找你的!

    比如现在他正因为找不到你,被批呢!

    “人呢?”

    阁楼的阴暗处,一个戴着披帽的男子冷声问道。

    “还没有找到。”慕华一少的脸色极难看,脸上是掩盖不住的疲惫,眼底是深深的担忧,他一个多时辰的时间,差不多把整个花都翻个底朝天了,箜羽公主的踪影一丝都寻不到。

    “千叮咛万嘱咐,现在是非常时期,让你一定要寸步不离的跟在她身边,你倒好任由她到处跑,什么都没放在心上!你做事什么时候能靠谱点?!”男子转过身,脸笼罩在一层阴影中,看不大清楚。

    慕华一少低着头,一言不发。

    这件事确实是他的错,若不是他大意了,阿华怎么会被人带走,他的心从阿华失踪后就一直抽的疼,指不定是阿华被人欺负了,再呼唤他呢!

    真心想说一句一少你真相了!

    “还有什么地方没找过?”男子语气缓和了些,他也不是真心想训斥他,这种意外不是小心翼翼就能避免的,他只是想让他长个心眼,这次能带走箜羽公主的人,他心里大概有个数,若是下一次是不知道的人带走的,遇到这种情况,那他们就算急死,也没办法把人找出来!

    “皇宫和明靥使殿。”他抬起头道,这两处若不是他此时的身份不便,他早就冲进去找人了,也不用大老远的把他给叫来了!

    “你好好休息,我会去看看,若不出意外,她定在皇宫内,待朝花圣典一过,她必出现在你面前。”他说着身影慢慢消失在黑暗之中。

    慕华一少呼出一口浊气,面上看着轻松了,心里却一点也不觉得轻松,男子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会这样说,只是想让他暂时放宽心,可是阿华被欺负了,他却不能马上帮她教训欺负她的人,这让他觉得很不爽啊!

    阿华,等你回来,告诉慕哥是谁欺负了你,慕哥一定会好好为你报仇!

    慕华一少摩擦着手掌,愤愤不平的想道。

    但愿箜羽公主真的会告诉他是谁欺负了她,呵呵。

    箜羽公主在草坪上坐了好一会儿,差点坐睡着了。

    她揉揉发困的眼睛,看了看周围,要是在这里睡一夜,这于她的身份不符吧?

    再者这是奉花国的皇宫,她若是传出在奉花国的皇宫内草坪上睡了一夜的事情,估计奉花国的国主没脸,父皇也会觉得没脸,更甚至会迁怒奉花国吧!

    堂堂天翎族的嫡系公主竟在奉花国的皇宫内的草坪上入睡,想想都觉得不能容忍,而且御花园内竟没有一个侍卫宫女经过,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怎么看都是有意而为之吧?

    箜羽公主站起来,拍拍衣裙,再抖了抖衣裙,见上面没有了草屑后,继续认命的在御花园内转悠,想着指不定被她这会误打误撞的转出去了呢!

    咦?是笛声!有人在那边!

    箜羽公主惊喜万分的提起裙子朝着笛声传来的方向跑去,这是她目前为止听过最好听的笛声,最动听的乐曲了!

    上苍啊!你一定是听到了我的心声,派救世主来拯救我了!

    日后的她回想今夜的种种,是否回想那人是拯救了她,还是把她推进了另一个无法拯救的深渊呢?

    她跑着跑着,周围的场景再次转换,就像那一次见到红衣男子那般,又是出现了紫竹林,紫竹花开,石路现,她没有一丝迟疑的往前跑去,是不是只要跑过这个幻境,她就可以离开了?

    这次不再是蒲公英花海,而是一片紫色梅花林,她停下脚步,望着梅林,眼中不由自主的露出一抹哀伤,她的心莫名的抽搐,疼的她想哭。

    但这感觉转瞬即逝,就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她的错觉。

    她走进梅林,笛声依旧,人儿渐近。

    那人一身白衣胜雪,傲立林中,飞舞飘落的花瓣,落在他的身上,又悄然无声的滑落,似是不忍毁了这圣洁的白衣,不忍让这宛如九天谪仙的人儿染上一丝尘物。

    他轻轻的吹奏着,清冷皎洁的面容,完美无瑕,让人一眼看去,惊艳不已,世间还有如此清冷孤傲的人吗?真真是绝色呢!

    他放下雪玉笛子,顺着她的视线看向她,四目相对,久久凝视。

    他的眸子很幽深,但也很暖,在里面能清晰的看见她此时此刻的模样,他把她牢牢的映入眼帘了!

    她慢慢的一步一步走向他,就向走向某个未知的未来,可能充满惊喜也可能充满灾难,但她仍然愿意义无反顾的向他走去。

    望着她认真执着而虔诚的眸子,他的眼神暗了暗。

    在快要走到他的面前的时候,她身子突然一歪,他眼疾手快的一手扶住她的肩膀,一手搂住她的腰,一个唯美的转身,她已被他抱在怀里。

    她定定的看着他,认真的描绘着他的面容,描绘着他的神韵,一笔一划的印在脑海中,刻在心底。

    他抱着她走了一会儿,梅林中就出现了一个小木屋,他抱着她走了进去,里面摆着简单而精致的家具,不染一尘,显然是常有人来打扫的。

    将她抱坐在舒适柔软的软榻上,他半蹲在地上,替她将软靴脱下,并将白色的棉袜也给脱掉了,露出了走的通红的小脚,他眼底闪过一抹心疼与懊悔,快的让人来不及捕捉。

    他的手有点凉,捏住她的小脚的时候,感觉很舒服。

    箜羽公主有些呆呆的看着他温柔的揉捏她的小脚,然后作势又要揉捏她的小腿,她才反应过来,在她看着人家发呆的功夫,他对她都做了些什么,她猛的从他手中抽回脚,往后挪了挪,拉了拉裙角把露出的小脚给盖住,看着他的目光有些躲闪。

    “已经肿了,如果不想明天走不了路,还是让我帮你捏一捏。”清冷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好像带着一股令人信服的魔力,让人不自觉的按照他说的话做,她睁大眼睛看着他,水亮亮的眼眸,好似能随时淌出水来。

    看着她慢慢伸出脚,他唇角忍不住上扬,伸出手极有手法的替她捏脚,每一下都能让她感觉疼痛舒缓,一下又一下的,很有节奏,让人紧张的心,不自觉的放松下来。

    箜羽公主看着他低着头认真的捏着她的小脚,眼中慢慢浮现出笑意,也不再计较他先前把她扔在御花园里的事情了。

    她看着看着,眼前的人的容貌,慢慢的和记忆中先前见过的那些男子的容貌重合在一起,组成了一张她熟悉又陌生的脸,她低声问道:“你是沐天一族的嫡长三公子——沐天卿殁?”

    沐卿殁没有抬起头,随意的“嗯”了一声。

    “也是紫竹林内的男子?”

    “嗯。”

    或许在外人看来,他们并不是同一个人,但在他看来,他们就是同一个人。

    对于她来说,似乎区分他们很简单,也很不简单,感觉对了就成,甚至她不大会想“他”变换的出现在她眼前为了什么?

    “我叫羽华。”

    她突然很想让沐卿殁记住她的名字,好似记住了她的名字,就能记住她这个人了。

    “嗯。”还是不咸不淡的一声,让箜羽公主听了,心里止不住的失望,想起一路上听到的关于沐卿殁的传闻,她也心知像他这样清冷高贵的九天谪仙,是不会太把什么事情什么人放在心上,可她还是忍不住难过,好似喜欢了很久的人,等终于见到了后,发现那人并不是如自己所想的那般喜欢自己的难受。

    沐卿殁把她的脚放在软榻上,拿过一旁的锦被给她盖上。

    “夜深了。”

    箜羽公主仰着头看着他,摇摇头,颇有些孩子气的说道:“我不想睡,而且我现在很渴,还想吃水果。”

    沐卿殁走过去给她倒了一杯茶,放到她手上后,凭空拿出了一个小方桌放在软榻上,还摆着几盘水果。

    箜羽公主嘻嘻的笑笑,喝了一口茶水,把茶杯往小方桌上一放,就迫不及待的抓起几颗樱桃往嘴里塞,还乐呵呵的冲沐卿殁笑笑。

    沐卿殁替她剥了几颗葡萄,趁她不注意,张开嘴的时候给她塞一颗进去,冰冰甜甜的味道,让她开心的眯起眼,又是展颜一笑。

    箜羽公主像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条青色的发带,在他眼前晃了晃,紧接着整个人都他身前凑了凑,双眸如星辰般闪烁迷人。

    她贴近他耳边,轻声细语道:“你把眼睛闭上,好不好?”

    他的眸色沉了沉,真的听话的把眼睛闭上了!

    箜羽公主见此是又惊又喜,真的好听话哦!

    她用发带将他的眼睛绑上,浅笑着拉着他坐在软榻上,往他身边坐了坐。

    她先是剥了颗荔枝,往他嘴边一送,见他张开了嘴,心里一喜,往里面送了送,他小小的咬了一口,就闭嘴了。

    。顶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