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武侠仙侠 > 帝姝传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奉花国
    睡梦之中的箜羽公主,置身在一处的空旷的平地上,她转了转身子,前后左右都看了一看,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觉得眼熟呢?

    咦?

    那里好像有个人?

    箜羽公主看见一个穿着红衣的男子,背对着她,不知在弯腰做什么。

    “你是谁?在做什么?”箜羽公主跑过去,站在他身旁,往下身,想看看他再做什么,却看不大清楚,眼前似有一片迷雾遮挡住她的视线,不让她看清楚。

    “种树。”清冷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很是好听,虽看不清他的脸,箜羽公主还是喜欢上他的声音。

    “种树?”箜羽公主歪着头,疑惑的看着他前方被种下的树,都是一些小树苗,而且品种还不一样。

    “有一个小傻瓜,很喜欢喝果汁,就突发奇想的想种一片果林,我不想让她累着,所以便来这儿种树了,等结果子的时候,再叫她来看,给她一个惊喜。”他的声音带着无限的宠溺,却隐藏着淡淡的忧伤。

    “你对她可真好!”箜羽公主羡慕极了。

    “只可惜她再也不会知道了。”男子话锋一转,落寞哀伤的语气,让箜羽公主困惑的看着他模糊的脸,追问道:“她走了吗?还是……”

    “是啊,她走了……”男子转身,走向其它地方继续种着小树苗,淡淡的声音,好似从遥远的天际传来。

    箜羽公主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看着他不断移动的背影,不知在想些什么。

    等箜羽公主回过神来时,眼前已经不见了男子的身影,这里也不再是什么空旷的平地了,而是一处凉亭外,在凉亭内,一穿着白衣袍的男子背对她而坐,那高高束起的青丝,无风自扬,不知乱了谁的眼?

    她提起裙摆,跑进凉亭内,男子站起身,还不等她开口,便走了。

    “等一等!”箜羽公主追了上去,拉住他的手腕,男子回过头来,看着她,并不言语。

    箜羽公主怔怔的看着他,慢慢放开了手,他转过头,继续向前走去,慢慢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他是……紫竹林内的男子?!可是为什么觉得他们不像呢?

    箜羽公主歪着头,冥思苦想,对了,他的额头没有那剑纹,妆容也不像那紫竹林内的男子!

    熟睡中的箜羽公主突然睁开眼睛,将一早醒来,就跑到她房间,坐在她床边,双眼盯着她一眨不眨的箜檠太子给吓了一跳。

    “小羽儿醒了?”

    “嗯。”

    箜羽公主坐起身,呆呆的,还有点沉浸在刚才的梦中,那个男子为何会出现在她的梦中呢?

    “饿了吗?”箜檠太子摸摸她的头,箜羽公主也没听清楚他说了什么,就点了头,然后他接着道:“大哥一早便让小二准备好饭菜了,你是在房间里吃,还是去包厢吃?”

    “还是去包厢吧。”箜羽公主想到可以在包厢内看见外面的街景,还可以听客栈内的人谈天说地,很是热闹好玩,就不想在房间里待着,箜檠太子自然是随了她的意思。

    “那快点起床,洗漱一番,准备吃饭,今天我们可要早点赶路去奉花国,这样还能多在路上游玩几天。”

    箜檠太子嘴上催着箜羽公主赶紧起床,眼睛却满是宠溺的笑意,就算是箜羽公主今天不愿意赶路,他也不会说什么,大不了再在这里逗留几天便是,然后出了青沐城直接飞往奉花国,也不会耽误时间。

    箜羽公主翻身下床,箜檠太子站起来,蹲下身替她将鞋子穿上,俨然一副好哥哥的形象。

    箜羽公主似乎也习惯了箜檠太子对她的好,洗漱一番后,就与箜檠太子去了包厢内。

    箜檠太子准备了一桌她爱吃的菜,她笑笑,感激的看着箜檠太子道:“大哥,你对小羽儿真的太好了,你这样我心里会觉得愧疚不安。”

    “真是个傻妹妹,做哥哥的对妹妹好,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要想太多!”箜檠太子温柔的揉揉她的头,注意着力道,没有把她的头发给弄乱了。

    箜羽公主点点头,笑了笑,就开始吃饭了。

    箜檠太子不停的往她碗里夹菜,嘴里说着:让她多吃点,那么瘦,不好看,还是胖一点,看着又可爱,又舒服!结果得了箜羽公主两个白眼。

    箜羽公主不经意的抬起头,往窗外看去,一抹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闯入她的眼中,她定定的看着,那人回眸,惊鸿一瞥,她痴痴的盯着那人远去的身影,听着街道上的议论声:这就是沐天一族的嫡长三公子啊!当真是真仙似的人物,难怪青沐城的女子都吵着一定要嫁给他!……

    他……就是嫡长三公子吗?

    箜羽公主回过神来,掩去眼底的异色,暗自想到,果真如不染纤尘的谪仙般,难怪、难怪、难怪!

    再吃了几口,箜羽公主便放下碗筷,说道:“大哥,我吃饱了。”

    箜檠太子也跟着放下碗筷,“再休息一会儿,便启程。”

    箜羽公主点点头,没有异议。

    奉花国——花都——

    微风阵阵,缕缕花香袭来,或清雅或香甜或浓郁……

    通往花都的官道两旁种植着悉心培育的花树,盛开各色的似玫瑰又如牡丹的花儿,引的路人伫目,惊艳而流连。

    “此乃奉花国的奉守花,花如其名,奉谕守护花都,是花都百姓尤为喜爱的名花之一。在通往花都的大小官道都会种植此花树,并由专人守护,毁坏此花树者,轻则重罚,重则被葬花。”

    听着耳边温柔而不失宠溺的声音,少女对着身前的一株奉守树而伸出的纤纤玉手,不由自主的抖了抖,赶紧缩了回来。

    “呵。”她身后身着蓝白相间的华服男子见此,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但凡初入奉花国花都的男女,都可以采摘一朵奉守花佩戴于胸前,以示对奉花国习俗的尊重。”

    少女嗔怒,瞥了他一眼,撅起嘴,一言不发,扭头就要走。

    “呵呵。”男子轻声低笑,指节分明的双指一划,那一朵入了少女眼的花落入他指间,“真是小孩子心性,哥哥错了,还不成吗?”

    少女别扭的绞着手指,看着他将那一朵花别在她胸前,颜色渐变的花瓣,与水蓝色的纱衣分外相配,她的眼中也有了笑意。

    “下次若是再如此,我就不理你了!”箜羽公主低低说道,好似为先前的行为而不好意思,低着头向前快步流星的走去。

    华服男子哑然失笑,这丫头……不就是他故意把话说一半留一半吗?

    这一男一女,便是从青沐城赶来花都参加沐花节的箜檠太子与箜羽公主。

    箜檠太子本以为,这一次会在路上耽搁个一两天,却不知箜羽公主为何一路上突然对那些新鲜事物都失去了兴趣,一个劲的催着他赶路,两个人没多久,就来到了奉花国,并直接往花都来。

    箜羽公主自是因为那一日,在包厢内听见了有人说,沐天一族的嫡长三公子也会前去参加奉花国的沐花节,所以……

    身姿轻盈的人儿,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捕捉到一抹熟悉的身影,下意识的偏头看去,入目,一片圣洁的白,那一片白中,炫红明亮的丝线,秀出一朵朵灵动的宛如昙花精灵的绣花图案。

    一袭白衣翩翩的男子,手持一支玉笛,静立于奉守树后方的一花亭内,目光如炬的望着远方,在他的身旁,另一白衣男子,随意的依靠在石柱上,嘴角嗤笑的看着他。

    箜羽公主盯着白衣男子衣袍上绣花,觉得那针法,很是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看见过,她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了,不过这人侧影,怎么那么像紫竹林内的那红衣男子的身影呢?

    “怎么了?”

    箜檠太子跟上来,顺着箜羽公主的视线看过去,那是——沐天一族的人。

    他只认得其中的一个人,那便是那个倚靠在石柱上的白衣男子,乃是沐天一族的嫡长四公子——沐卿珏。

    传闻,沐天一族的嫡长四公子与嫡长三公子形影不离,若是见到嫡长四公子的身影,那嫡长三公子不是在身旁,就是在不远处了。

    “没事,就是觉得那人身上的绣花很好看。”箜羽公主回过神来,不再盯着沐卿殁身上的绣花看了。

    “区区绣花,也值得你看那么久,绣的还没有幻仙宫内放着的那一大推衣服上的绣花好呢!”箜檠太子好似与沐卿殁不大对盘,但凡跟他扯上关系的事情,都要贬低几句。

    箜羽公主瞪大眼睛,再次往沐卿殁那边看去,刚才她就觉得针法熟悉,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原来就是在幻仙宫内见过,一样是男装,只不过绣功要比沐卿殁身上的要好很多,应该是老绣工的缘故。

    由于箜羽公主先前在客栈内,并没有见到沐卿殁的全貌,此时沐卿殁也差不多是小半边脸对着她,所以她没有把人给认出来,只是觉得眼熟而已。

    “才不是呢!”箜羽公主下意识的反驳箜檠太子的话,给了他两个白眼后,继续往前面走去了。

    箜檠太子跟了上去,心里暗自道:本来就是嘛!再好的衣服穿在那人身上,都是浪费了,自然是不好看了,再说了,谁让你一直盯着他看的!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吃醋了!

    奉花国的花都,每一年都会举办一场沐花节,年满十五岁的少女,可享受百花浴,接受百花的沐浴、洗涤,洗净污垢,拥有水嫩如玉的肌肤,另有百花赐福一说。

    沐花节这一天,少女可向自己心仪的少年郎表白,无论少年郎心中是否有意,今日都得陪少女渡过,所以沐花节换句话说亦是奉花国的情人节。

    花亭内的沐卿殁,转过身,神色平静的望着他们离开的方向。

    “居然是他。”沐卿珏站起身,望着箜檠太子的背影,略有一丝惊讶的说道:“他不是死了吗?!沐天一族的情报也会出错吗?!”

    “走吧。”沐卿殁对他的惊讶不以为然,身形闪动,刹那间,已到了另一处地方。

    沐卿珏低头嗤笑,眼中闪烁着别样的光芒。

    没过多久,箜羽公主与箜檠太子就来到了花都的城门口,与其它帝都的城门口不一样的是,花都的城门,并非是高大而笨重的青铜门,而是由颜色渐变的各种各样的花瓣组合而成,颜色变换的同时,花瓣组成的图案也在变换着,是一幅幅颜色艳丽而生动的图画,一幅幅看下去,就像在看一个故事。

    箜羽公主认真的看着,一时之间看呆了。

    “这是……”

    “这就是花都的城门,是由万花之花瓣组成,靠花晶提供能量,集防御攻击为一体的万化阵,由第一任奉花国的国主所创,现在城门上不停变换的图画,讲的是午靥花史。”

    “午靥花史?”箜羽公主歪着头,露出迷惑不解的神情,眼底隐隐浮现出浓烈的好奇心。

    “午靥花史,顾名思义,午氏族庶子午没与奉花国明靥使者相爱相杀,悲尽缠绵,逆天改命的故事。”一道爽朗明快的声音在箜羽公主身旁响起,两人不约而同的扭头看去,一个身着银白色华服的男子言笑晏晏而来,他的容貌竟生的比女子还要好看,若非那一股不容忽视的英气,只怕是要被人误以为是女扮男装了。

    箜羽公主盯着他那一双比星辰还要璀璨夺目的明眸,只觉得世间万物在他那一双眼眸之下都失去了光泽。

    箜羽公主身旁的男子不可察的微微蹙眉,眼底已然流露出一丝对此人的怀疑与防备。

    “午氏?”箜羽公主轻咬唇,面露困惑之色,“可是那暝零时期的五大族之首的午氏?”

    箜羽公主在询问午氏一族时,会加上是否是暝零时期的午氏一族,纯粹是因为不同的时期,同一个午氏一族,所处的地位是不同的,例如现今的辰龙时期午氏一族早已没落成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了,与暝零时期的五大族之首的午氏一族两相对比,可以说是天壤之别,同样暝零时期的午氏一族亦是最让人忌惮和臣服的。

    “正是。”男子投以露齿一笑,恍如春风和煦,令人心神舒畅,顿时心生无限好感。

    眼见箜羽公主对男子心生好感,面露娇笑,并且男子不知道还要说些什么不着边际的事情吸引自家小公主的注意力,箜檠太子适时的出声道:“在下羽妄,此乃家妹箜羽公主,不知阁下尊姓大名?”他特意咬重了最后一句,暗含警告之意。

    男子听见箜檠太子的声音,好像才注意到他的存在,对他不失风度的笑道:“羽公子,在下只不过是一游荡江湖之人,承蒙各路江湖人士厚爱,赐鄙称——慕华一少。”

    箜檠太子眼角忍不住直抽搐,慕华一少!

    好大的脸皮,也不怕把自己给拖死,也要想想沐天帝皇会不会从万恶之渊爬出来,掐死你啊!

    “慕华一少?”箜羽公主歪着头,眨巴着大眼睛,甚是可爱,慕华一少的心瞬间被萌翻了。

    “对,慕华一少!”他重重的点点头,特意咬重了“慕华”二字。

    箜羽公主点了点头,还有人叫这么奇怪的名字啊!真是应了那句话,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

    。顶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