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武侠仙侠 > 帝姝传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疯了
    “神君,别怕,都过去了,全都过去了,没有人再打了,别怕,别怕……别怕了。”

    紫溪活了千万年,也怨了千万年,可此时,她替怀中的人儿心疼,明明那么爱,明明那么不舍,可是却被爱,被不舍给生生逼疯了。

    站在远处看着的箜聆皇子,神色凄凉道:“看到她这个样子,你可满意了?”

    梨先生从他身后走上前来,看着箜羽公主那边,眼底有着深深的心疼,却没有说什么。

    “疯了也好,疯了也好!”箜聆皇子忍住眼中的泪水,“我也想就这样疯了!或许心中的痛能减轻一点。”

    “有时候疯了的人,比清醒着的人,更可悲更痛苦。”

    因为疯了的人,一直都在痛苦与悔恨中轮回挣扎,上演着一遍又一遍的痛苦,却永远都得不到解脱。

    梨先生说完这句话后,就转身走了。

    “更可悲更痛苦吗?”箜聆皇子不可遏制的笑起来,笑出了眼中的泪水。

    梨先生走在幻仙宫中,看着宫中的事物,眼前总是会不经意的浮现出那个人的身影,他慢慢的走着,慢慢的看着,来到了那个人最喜欢的梅林,望着那如血似火的红梅,慢慢摘下了他脸上的面具,露出了他那张已千万年来不曾露出的脸。

    如果沐君久在这里或是凤天帝皇在这里,一定会马上将他认出来,他竟是已逝的——梨白真神!

    那眉宇间的梨花印记,还是那么的生动夺目!

    他将面具扔在一旁,抬头望着天空,神情不悲不喜。

    “先生,念儿她这一生,都要在疯魔中度过了吗?”天翎皇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后,发现他将面具摘了后,站在原地,没有向前走去。

    “她的神魂太过脆弱,经不起任何的记忆封印。”

    看来他不是没想过要将箜羽公主的记忆封印的,只是箜羽公主的神魂真的太脆弱了,让他没有办法去封印这一段记忆。

    “怎么会这样?!”天翎皇大惊失色,上前一步道。

    “怎么会这样?”梨白真神低声重复了一句,又低低的笑起来。

    为了护住她的那个人,撕裂了一半神魂,炼化成锁神链的魂灵,又为了那个人,进入了化生池,又化去了身躯中所剩无几的神魂,这唯一逃脱的残弱神魂,几经转世重生,哪一世,不是带着对他的执念,被天道所不容,一点一点的消磨这弱小的神魂,最后终于脆弱的一击必散了。

    “到时我会在此设下铸魂阵,替她铸魂,并将她的这一段过往,给彻底抹去。”梨白真神的这一句话,无疑是给天翎皇希望,忘记所有的箜羽公主,就不会再痛苦了。

    “多谢先生!”天翎皇拱起手,真挚的谢道。

    “此事一了,万不可再让她与沐君久扯上关系了。”梨白真神似是觉得厌倦了,低低道。

    他们几个人,因为沐天帝皇妄改天命,而纠缠了数千万年,真的太久了,也太累了。

    “先生尽管放心,本皇绝不会再让沐君久有机会接触到念儿。”天翎皇正色道。

    “箜羽公主这个名字,终是不详,还是叫羽华吧!”梨白真神回头,淡淡的扫了他一眼。

    天翎皇拱起手道:“谢阁下赐名!”

    “愿她真的能沐羽成华吧!”梨白真神轻声道,抬步往前走去。

    天翎皇站在原处,不解的想着他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落石溪边,紫溪抱着箜羽公主,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细声吟唱着一首忧伤而唯美的歌:“哒哒哒——落石溪水,潺潺细流,再不见伊人欢笑,再不见君相伴,再不见长相随,伊人啊,落石溪水未干涸,怎的又见伊人泣?君啊,落石溪水已盈满,怎的不见君相伴?怎的不见君相伴?

    落石溪水长长流,流到君心,诉情思,落石溪水久久流,流到君心,诉情思——

    伊人泣,君不伴,君不伴……落石溪边,伊人泣,泣相思,泣相思……君何在,君何在?

    落石溪边,伊人笑,笑欢颜,笑欢颜,伊人笑,笑相思,笑相思……”

    箜羽公主抬起头,痴痴傻傻的看着她,笑道:“好好听,我也会唱,也会唱!”

    紫溪眼中噙泪,点了点头。

    “素雪飘,飘不到眷念的过去,红梅舞,舞不尽憧憬的未来,娇儿笑,笑看素雪飘,君郎吟,吟赏红梅舞,素雪飘,飘不尽的长情丝,红梅舞,舞不完的缱绻意……素雪飘——”箜羽公主唱着熟悉的歌,慢慢站了起来,神情再次恍惚,双眼无神的不知看向什么地方,转身往其它地方走去。

    紫溪站起来,跟在她身后,耳边还能听见她在断断续续的唱着,唱着……

    箜聆皇子站在那儿,静静的听着,再次落下一滴心痛的泪珠。

    “素雪飘……红梅舞……”

    梨白真神站定,往歌声传来的方向看去,箜羽公主慢慢的唱着,往梅林内走来,那漫天飞舞的红梅,飘啊飘,落啊落,落在她的脸上,落在她的身上,落在她的心上。

    雪无声无息的飘落,落在她的脸上、眼睛上,她眨眨眼,伸出手接住雪,痴痴道:“啊——下雪了……”

    梨白真神走向她,伸手将她头发上的雪给抚去,看着她的眼神很怜惜。

    “华妹……”他轻轻的唤道。

    箜羽公主眨眨眼,疑惑而痴傻的看着他,“你是谁?你是谁?……”

    梨白真神闭上眼睛,将她拥入怀中,她不安的挣扎,他把头贴近她耳边,柔声的乞求道:“不要怕,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不会伤害你。”

    至于有没有真的伤害过她,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箜羽公主渐渐的安静下来,任由他抱着了。

    紫溪站在远处看着,梨白真神,你果然没那么轻易死啊!

    只是我这小小的落石溪主,就没有你那么好命了。

    “落石溪主,好久不见。”箜聆皇子从她身后走来。

    紫溪转过身,盈盈一笑道:“好久不见,箜聆皇子。”

    “听闻数千万年前,落石溪的溪主紫溪以筑梦换忆闻名于世,前来空灵谷求筑梦换忆的人络绎不绝,不知是否有此事?”

    紫溪浅浅一笑:“我能为天下人筑梦,却不能为自己筑梦,我能为天下人换忆,却不能为自己换忆。”

    “我若是想换忆,需要付出什么代价?”箜聆皇子定定的看着她,等待她的答复。

    “既已换忆,那便是丢失了曾经,已是代价,但箜聆皇子既然问了,那我便告诉你代价是什么,你可考虑清楚了?”紫溪虽一直在落石溪内,但对箜聆皇子的事情还是知道的。

    “自然。”箜聆皇子重重的点头。

    “那代价便是此生无爱,你的心将不会再爱任何人,包括你曾深爱的人,再次相遇,哪怕是她爱上你,你也不会再爱上她。”

    紫溪静静的看着他,良久,箜聆皇子点了点头。

    “箜聆皇子想换一段什么样的记忆?”

    箜聆皇子看向箜羽公主那边,温柔的笑道:“就换成一直都和她在天羽城和空灵谷幸福快乐的生活,一直……”

    “好。”

    箜聆皇子脸上绽放璀璨的笑容,露出了有史以来最好看的笑容。

    紫溪竟一时间看痴了,回过神来,颇有些不好意思。

    “换忆之时,箜聆皇子只需将你想要的记忆,在心里想着,我便会依照你心中的想法,替你捏造记忆,将原有的记忆换掉。”

    “如此,便劳烦落石溪主了。”箜聆皇子拱手道,“待小妹的事一了,我便来落石溪边。”

    “嗯。”紫溪颔首。

    ……

    天羽城内,箜聆皇子一边看,一边走着,想要把这个他生活了数百万年的天空之城牢牢的烙印在脑海之中,他亏欠了这个养育他、栽培他、保护他的地方,其实死真的很容易,但是他还欠着债,还背负着守护的责任,他不能死,也不可以去死。

    他逃避了数百万年,终于要勇敢的面对,自己闯下的祸患了,也终于要将属于自己的负担背负起来了。

    皇兄,你的弟弟,要长大了,你可以安心的长眠了。

    箜聆皇子抬眸,注视着天羽城禁地的方向。

    只可惜,弟弟永远都不敢再去看你一眼,原谅弟弟的懦弱。

    “箜聆皇子。”

    他转过身来,看清来人后,淡然一笑:“是花小姐啊。”

    “箜聆皇子似乎很不开心,是箜羽公主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吗?”紫雪隔着老远的距离就看见了他,只是他神思不属,眉宇间都是郁气,让她不知道会不会像上次那般让她不要多管闲事。

    箜聆皇子的眼底总带着一抹化不开、散不去的忧愁和悲痛,让人看见他这双眼睛的第一眼,很冲动的想捂住他的眼睛,不让他看任何的东西,也不想让他流露出任何的伤感之色。

    “花小姐很关心箜聆皇子的事情吗?”

    箜聆皇子想到了紫雪为何来的天羽城,看着她的眼睛,也带上了笑意。

    “啊?!”紫雪被他的话给弄糊涂了,他不就是箜聆皇子吗?

    “花小姐是个很好的女子,可惜遇到了一个不好的男子。”箜聆皇子怜惜的看着她,眼底有着一丝愧疚。

    “你叫我紫雪就好。”

    紫雪很不喜欢他此时看她的眼神,就像是看穿了她所有的心思,然后给她下了判决书,告知她所思所想,都只是她的妄想。

    “花小姐,天羽城的天要变了,不适合养花了。”箜聆皇子笑着说道。

    紫雪却觉得他的笑,比没笑还要冷酷,他在驱逐她。

    “再不适合养花,总有一种花适合这样的天气变化的。”

    箜聆皇子对上她认真的眼睛,不甚在意的笑了笑,“祝这样的花,能长盛于此城。”

    “一定会的!”

    “箜聆皇子尽管看好了,便是。”

    “本皇子会看着的。”

    箜聆皇子转身走了。

    原来真正的冷漠无情,不是对你的态度有多敷衍冷酷,而是明知你的心思,还能谈笑风生的让你坚持到底。

    因为,不论你做了什么,受了什么委屈,他都不会放在心上。

    紫雪看着他毫不留恋的背影,只觉得心在这一刻,似乎裂开了一道伤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搜狗手机版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