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武侠仙侠 > 帝姝传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帮凶
    万恶之渊下,封印在洞府之中的人身上的锁神链的魂灵,突然对那人捆锁失去了往日的作用,化作一点紫光,飞出了洞府,冲出了万恶之渊,消失在半空中。

    锁神链,与其叫作锁神链,不如叫作锁爱链,锁住我对你的爱——我对你的爱,早已融入骨髓,刻入灵魂,以我之躯,以我之魂,以爱的名义,炼化出此链,锁住你我永生永世的情缘,锁住你我之爱不断!

    我若爱你,此链将世世代代都能锁住你,我若不爱你,此链将如凡物,奈你不得,你将重见天日,重获自由!

    沐君久的身体在幻仙湖上躺了一会儿,也消失了。

    远在天域的凤天帝皇站在新修建好的凤天宫顶上,望着远处的天,不悲不喜的呢喃道:“这天又要变了。”

    天羽城——命天宫——

    梨先生火急火燎的赶回命天宫后,看到的就是箜女死死护住九羽落月灯,和七八个白衣蒙面死士周旋,并被蒙面死士打伤的情景,他眼神一凌,手中出现了拐杖,往地上重重的一拄,血红色的光芒扫射过去,那些蒙面死士都被震倒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

    他并没有就此饶过他们,而是拐杖一挥,凌厉的杖风,就将他们尽数斩杀。

    “先生!”箜女看到他惊喜的叫道,然后一手扶住一旁的柱子,一手捂住胸口,咽下涌上喉咙的鲜血。

    梨先生走过去,仔细检查了一番九羽落月灯,发现并没有什么事情后,说道:“你没事吧?”

    箜女摇摇头,“我没事,只是这些人也不知是如何闯入天羽城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命天宫,若不是我近日一直守候在殿中,只怕是……”

    “你先下去疗伤吧。”梨先生似乎并不想多提此事,箜女却明知他是这个意思,还是问道:“这些人也不知是那股势力的,为何会对公主殿下的本命灯出手?大人可知道?”

    “该你知道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梨先生大手一挥,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都不见了。

    “是。”箜女神色不变道,转身走了出去。

    此事虽没有得到确切的回复,但是箜女心里知道梨先生定是对股势力极为熟悉,才会避之不谈,否则就连天翎皇等人若不是梨先生主动告知箜羽公主的本命灯在他这里,他们谁都不会知道这件事,所以他们能轻易的进入命天宫,还敢对箜羽公主的本命灯出手,若不是自视甚高,以为梨先生不会将他们怎么样,怎么可能如此明目张胆?!

    箜女怀疑这些人都是梨先生那一族之人,但也只是怀疑,也说不定这些人是其他势力的,只是梨先生刚好知道谁做的而已。

    梨先生在箜女离开后,就把视线再次落到九羽落月灯上,那灯盏内的小精灵的命脉上的黑线,就在刚刚慢慢褪去了,天道不再盯着她了!

    他摊开手,泪天石出现在手中,一道紫光从天际飞来,射入其中,里面的小人儿的躯体变得凝实了不少。

    他摊开另一只手,出现了一个比手掌要大许多的水晶棺,里面躺着一个身躯半透明的戴着面纱的女子,突然水晶棺内精光大现,那半透明的身躯变得完整了,不再是半透明了。

    他将泪天石放进水晶棺内,放在她的胸口,将水晶棺盖上,手一收,那水晶棺就消失了。

    “有些人永远也学不乖,你再去教教他们什么人该招惹,什么人连一分一毫的心思的都不能动!”梨先生大手一挥,九羽落月灯消失不见了后,他道。

    “哦!”

    空气中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可就是没有看见人在哪里!

    “你回来后,可会怪我再一次成了天道的帮凶?”梨先生呢喃道。

    可是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回答他。

    ******

    无仙城——醉茶楼——

    包厢内,沐卿珏先给沐卿殁倒了一杯清茶,“天域的凤天宫,最近似乎出了一件事情,三少知道吗?”

    “何事?”

    沐卿殁扫了一眼,包厢的窗外,正对着一家客栈的二楼上的一间客房。

    “此事,三少不是应该比我更清楚吗?”

    “何事?”

    沐卿珏见沐卿殁蹙眉,当即道:“无情剑杀阵那个红衣剑仙再次出现了,不过是以一副与你非常相似的容貌出现的。”

    “现在,整个奉天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你嫡长三公子与凤天帝皇大战了一场,毁了凤天宫,好不威风啊!”

    “沐君久。”

    “嗯?!”

    “他是沐君久。”

    沐卿珏惊惑的看着他,“他是沐君久,不就是三少你吗?”

    “沐天帝皇曾转世重修神途,他转世的身份,便是沐天神族的嫡长九公子,在沐天神族史籍上记载的杀戮剑神,便是他。”

    “可三少,你是杀戮剑仙啊!”沐卿珏脑子里一团糟,心里莫名的感到很烦闷。

    沐卿殁沉默。

    “沐卿殁,字君久。沐卿珏,字君玉。”沐卿珏神情恍惚而迷茫,“不论是名还是字,都有它的意义在,如果这名不是我们的名,字不是我们的字,那我们是谁,我们从何而而来,又为何而来?”

    “杀戮剑仙、杀戮剑神、沐天帝皇、绝天医、医帝……”沐卿珏低声笑了起来,“呵呵……又是一个轮回重修吗?”

    “不,不是轮回。”沐卿殁认真的看着他,坚定不移的目光,让人不自觉的想要去信任他。

    “箜羽公主、帝华神君,她们是同一个人吗?”

    沐卿殁对上他执拗的双眼,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绛月、箜羽公主、月姝,她们三个人是同一个人吗?”

    “慕然、慕华一少呢?”

    “你呢?”

    沐卿殁一个都没有回答,沐卿珏却不放弃的接着问下去。

    “不能说吗?”

    “我不知道。”

    “好,我当你不知道,但是你一定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今天的这一切,我不想,下一次出现一个跟你或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出来招摇过市,那样会让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复制品。”

    沐卿珏的脸色很难看,这几乎是他第一次给沐卿殁摆脸色。

    “你不是复制品。”

    这干巴巴的一句话,能安慰到人吗?

    “现在,他在以你的名义,在天域抢走了帝华神君跳入化生池,所化的泪天石,届时,要背锅的人,是你。

    天域,那些虚伪无耻的人,到时要找的人,也是你,他们可不会听你说那是嫡长九公子沐君久,而你是嫡长三公子沐卿殁的话。”沐卿珏语气不自然的转移了话题。

    “沐君久表现出来的实力,足以让他们暂时安分下来,你不用担心。”

    “呵。”沐卿珏冷笑一声,“三哥,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一点儿不好,爱自作多情。”

    “嗯。”沐卿殁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认真的点了点头。

    沐卿珏傻眼了,心里恨恨的想,算了,跟这个人计较些什么。

    “三少,你说沐君久抢帝华神君的泪天石是为何?箜羽公主若与帝华神君是同一个人的话,那以前她们二人是如何一同出现众人面前,且身负的血脉都不一样,跟主要的还是,二人俱是一人,那么帝华神君与箜羽公主因沐天帝皇而决裂的事情,又是怎么搞出来的?”

    沐卿殁默然不语。

    沐卿珏直勾勾的看着他,笑了笑,“总不会,一切都是在作秀吧。”

    “我不知。”

    “这世上,有什么事情是三少不知的。”沐卿珏不以为然,“我可记得三少的戮竹居的密室里挂着一幅美人画,那美人的容貌倾城倾国,本该是世间少有的绝色美人,可惜就是同她相貌相似的美人儿太多了,反而显得平常了些。”

    “君玉,戮竹居曾是沐君久的居所,里面的所有东西的所属权,不在我之手。”

    沐卿殁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想把一向是喜欢刨根问底的沐卿珏给打发了,也想的太容易了。

    “三哥,可别忘了,沐君久是你,沐卿殁还是你,不论是你是嫡长三公子还是戮神剑仙。”

    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接受,人长的差不多一模一样,剑道亦是同道之人,是完全没有干系的两个人。

    何况,名字取得都这么不走心啊!

    “君玉,真想知道,我想家主知道的更多,你是下一任家主的第一人选,到时又有什么事,是你不能知道的。”

    沐卿珏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敢情,是我现在的身份级别不够,不能知道,而不是你不知道啊!”

    “毒尸的事情,怎么样了?”

    沐卿珏瞪了他一眼,敢不敢再把话题转移的再生硬一点!

    “毒尸的事情嘛?这个有点儿不好说啊!”

    沐卿殁看他露出为难的神色,“直说无妨。”

    “叔父传来书信,让你我勿再管此事。”

    沐卿殁蹙眉:“勿管此事?”

    “没错。”沐卿珏点了点头,“我想应该是叔父那边接到了什么消息,沐天神族不好再管这件事。”

    “慕家呢?”

    “啊?”

    “慕家……慕家派来无仙城的人,只剩下一个慕然在了。”

    沐卿珏观察沐卿殁的脸色,见他只是皱了皱眉头,没什么过激的反应。

    “殁城出现了吗?”

    “没有。”

    沐卿珏心里闪过一丝疑惑,殁城出现,有什么干系吗?

    “回去吧。”

    沐卿殁站起身,转身就走。

    沐卿珏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整个人云里雾里的跟着走了。

    出了无仙城,沐卿殁直接御剑飞走了,没有一点儿拖泥带水,干脆的让沐卿珏呆了呆,心里怀疑人生想道:当初是谁,知道了这件事后,跑前跑后的,比对自己的事情还要上心,现在不管了,又跑的比谁都快的人是谁?!

    沐卿珏也没多想,赶紧跟了上去。

    沐卿殁前脚回了沐天主府,他后脚就到了,心里还有些沾沾自喜的想,原来他御剑飞行的速度都快赶上了沐三少了,殊不知是沐三少有意放慢了速度。

    戮竹居——

    沐卿殁前脚踏入戮竹居,后脚就捂住胸口吐出一大口鲜血,他一手撑在院门上,才没有双腿无力的跪在地上。

    落后他一步的沐卿珏见此,大惊失色,慌忙上前搀扶起他,“三哥,你怎么了?”

    沐卿殁抬起头,直直的望向院子中的枯死的红梅树上,看着它一点点的化为乌有。

    “这怎么回事?!”沐卿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红梅树居然被戮竹居内的无情杀戮剑气给绞杀干净了。

    沐卿殁推开沐卿珏的手,步履踉跄而急促的跑进了书房内。

    “三哥!”

    沐卿殁跑进书房后,一把抱出了画筒内的画卷,一张张的拆开来看,空白,还是空白,除了他的身影外,全都是空白!

    “三哥,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画,为什么会……

    看着沐卿殁难看至极的脸色,沐卿珏心里有点儿怵他。

    沐卿殁失了魂似的盯着空白的画卷,好久好久,久到沐卿珏以为他就要这样一直站下去的时候,他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哥……”

    沐卿珏很担心他这样子会出事情,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他。

    “哈哈哈……”

    “君玉,第三次了,哈哈哈……第三次了。”

    “三哥什么第三次了?”沐卿珏听得云里雾里的。

    “梨白真神,本帝一定会杀了你!”沐卿殁的眉心上突然现出紫金色的剑纹,双眸呈血紫色。

    澎湃暴虐的杀气袭来,沐卿珏条件反射的给自己设下防护结界,原本可当真神一击的防护结界,在他无形之中散发出来的无情杀戮剑气面前,只够堪堪抵抗一瞬间,让他不至于受伤太重。

    “三哥……咳咳……”沐卿珏被掀飞出去,倒地的时候,吐了一大口鲜血。

    沐卿殁眉心的剑纹褪去,眼眸还带着点儿血色,他看着因他之故受伤的沐卿珏,眼中露出歉意之色。

    “君玉,抱歉,是我失控了。”

    沐卿殁一个瞬移来到他的身边,将他搀扶起来。

    沐卿珏擦去嘴角的血迹,不甚在意道:“三少,这不是第一次了,本少都习惯你间接性的发疯了。”

    “我下次会注意。”

    沐卿珏险些被他的回答给噎到了,什么叫下次会注意?

    “你回去休息吧。”

    “你……”沐卿珏简直是无语凝噎了。

    “我没事,一个人静静就好。”

    刚刚那样叫没事的话,那什么才叫事呢?

    沐卿珏不相信的看了他两眼,知道拗不过他,只能自己“一瘸一拐”的走了。

    沐卿殁看着院子中,空无一物的地方,眸色渐渐变的深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