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日向由美说她杀人不用考虑查克拉,不是说她查克拉储量爆棚,就像是漩涡一族或者人柱力似的,而是影分|身配合着飞雷神,实力尤其是体术比她差的、没有特殊保命秘技的,她杀谁都是一下的事儿,杀个下忍或者杀个普通精英上忍对她来说没区别。

    哪怕现在连用了十几个小时的白眼,日向由美觉得凭剩下的查克拉再干掉二三十个她也没问题。

    当然现在的处境她不可能把自己压榨到那种地步,现在身在敌国不说,枇杷十藏名为暂时的同伴,但两个人旧仇在身,真有机会相信他也很乐意给她来一刀,面前还有个鬼灯满月,得先帮他把他的敌人杀了,然后问问他要不要加入,如果他不答应,还得要么打到他服,要么干脆杀了他。

    日向由美和枇杷十藏一起出现在交战双方面前。

    “哟,西瓜山。”枇杷十藏很是熟稔地跟以前的队友打招呼,“你还没死呢?”

    人如其名胖得像座山、脸上的油彩也涂成了西瓜样的西瓜山河豚鬼握着他的大刀鲛肌,衡量了一下局面,觉得比起已经穷途末路的鬼灯满月,还是两个新出现的叛忍威胁比较大,“十藏,没想到你还会回来。看来我今天除了鬼灯家的叛徒,还能回收斩首大刀。”他的目光又转向日向由美,“以及回报一下木叶之前的照顾。”

    枇杷十藏正要继续说什么,忽然只见西瓜山河豚鬼身后两个追忍胸前爆出一蓬血花、几乎是同时,西瓜山庞大的身躯一震,向后急退,留下一路血迹,而枇杷十藏几乎来不及震惊,只是直觉地向上一跳,躲开了鬼灯满月下意识的水冲波。

    跟他一起跳起来的是在刚才一瞬间杀了两个雾忍、重伤了西瓜山河豚鬼又把鬼灯满月抓过来的日向由美。她一边跳起来一边大笑,“水化之术还真有意思,居然连体内的经脉也跟着变化了。”

    枇杷十藏这次是真的震惊了,他单知道日向由美现在很强,但这种强是建立在她体术犀利、白眼范围广、查克拉量大还会很多忍术的基础上的正常范围的强,就像个精英上忍比如他自己这样,但刚才那一下兔起鹘落她突然出现在四个人的身后发起攻击,那明明是传说中的飞雷神吧?

    就是那个让四代火影波风水门变成金色闪光的飞雷神、作弊一般强大的飞雷神。

    从来没听说过日向由美还会飞雷神好吗?

    她作为一个体术忍者速度已经很快了,再配合上飞雷神,讲不讲理啊?!

    日向由美落在离鬼灯满月有段距离的地方,她看看西瓜山,“这胖子跑得好快。”

    刚才那片刻之间她分出了四个影分|身分别投放到四人身后,分|身们发起攻击的同时在四人衣服上打下飞雷神印记。两个会冰遁的追忍实力稍差,虽然下意识的反击打破了影分|身,但同时也被当场击杀,省了本体的事儿。

    西瓜山在日向由美分|身给他打下印记的同时,就以鲛肌吸收了影分|身的查克拉,下一秒日向由美就以飞雷神瞬移到他身后,不过他那身结实的脂肪救了他的命,日向由美放在普通忍者身上足以瞬间摧毁全部内脏的一拳只是让他受伤吐血而已。

    一击即走的日向由美随后抓住了鬼灯满月讲他移到了枇杷十藏的身边,只是他瞬间将被击中的背部化为液体,让她控制他的打算落空,还来得及放一个360度攻击周围的水冲波。

    正要拿着大刀追上去砍的枇杷十藏楞了一下,“西瓜山跑了?”

    “嗯。”日向由美一个手里剑飞过去,手持鲛肌一副严阵以待样子的西瓜山河豚鬼就化为烟雾消失了,“挨完打瞬间就替换成分|身了。”她发动白眼看了看,“已经跑出好远了,要追吗?”

    “不用。”枇杷十藏转为面对鬼灯满月,“这胖子贪生怕死,没法解释面对我们不战而退的情景,他不会向上面报告我们的行踪的。”

    “啊,所以我们任务快要完成了。”日向由美跟枇杷十藏互为犄角将鬼灯满月围在中间,“这位少年,你想加入我们的组织一起统治世界吗?”

    鬼灯满月看看枇杷十藏又看看日向由美,一个是老前辈,虽然在他加入忍刀七人众的时候人家就叛出了,不过实力是有保证的,而另一个光从刚才那一瞬间就能看出实力在他之上,而他现在查克拉几乎耗尽、半边身体被冻成冰无法水化,唯一能倚靠的只有手上的刀,可说是毫无胜算。

    他缓缓地放下刀,原地坐下了,一副要好好谈的样子,“一个专门搜罗叛忍的组织?”

    日向由美没想到他态度这么平和,看看枇杷十藏:你们雾忍村不是都悍不畏死的嘛,怎么刚才西瓜山跑得比飞雷神都快,这个鬼灯满月看着面无表情麻木不仁的,也一副好说好商量的样子?

    枇杷十藏恶声恶气,“看我干嘛,我就是个带路的,这是招募你的搭档,你自己说,等需要砍了他的时候再叫我。”

    “行吧。”

    日向由美跟鬼灯满月隔着一段距离,也坐下了,刚才交手虽然只是一瞬间,不过这个鬼灯满月明显跟那个西瓜山那样的攻击全靠鲛肌、防御全靠脂肪的家伙不一样,她们来之前他在地上留下的二十多具尸体可以证明这一点、他刚才一瞬间无印发出的水冲波也能证明这一点,而且水化之术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克制她的柔拳的。

    他半边身体冻结,另半边身体化为液体的瞬间体内经脉穴位全都发生了变化,宇智波带土安排这样一个人做她的搭档,莫不是居心不良要监视她?毕竟绝也只有一个,他那么好用不可能只用来盯着她。

    而且这次的招募任务也很诡异,水之国闭关锁国、雾隐村也是各村中最神秘的,鬼灯满月还没有逃出水之国,雾隐村也没有发出通缉令,佩恩是如何详细得知鬼灯满月带着家人叛变的事情的?

    而且说是带着家里的老弱病残逃亡,这也没见他家的老弱病残呀。

    这个鬼灯满月虽说拿白眼一看就知道没中幻术,但还可以通过家人控制嘛,他到底是不是带土在雾隐村的内线?然后被派来监视她?

    日向由美一边想着不知道绝现在在不在附近看着,一边照本宣科地叙述临行前佩恩告知的、对于不知道月之眼计划的成员的通用说法,“是这样,我们的组织叫‘晓’,主要成员你都看到了,全是各村的叛忍,目前主要是积累金钱,方式呢就是各大忍村不接的任务我们都接,以后逐渐垄断这些关于战争的委托,而终极目当然是以我们的势力统治世界,不过那是以后的事了,反正目前来看跟在村子里也没什么区别,反正在哪里都是做任务赚钱而已。”

    日向由美手一摊,“反正你已经叛逃了,如果不加入什么组织的话,一直被追杀会很累吧,干脆加入我们,我是你的搭档,以后会两人一组行动,以后有人来杀你的话我会给你搭把手。但如果你选择不加入,因为我们目前还是个秘密组织,就只能把你的尸体带回去了。”

    “好。”

    日向由美一愣,这么容易就答应?她觉得自己的招募听起来就没什么诚意,这个鬼灯满月看起来一副孤高的样子,结果是个意外的识时务的人?

    “我说好。”鬼灯满月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卷轴,把手上长得像巨型卷轴一样的到封进去,“我跟你们走。”

    枇杷十藏突然问,“不是说你是带着族人一起离开村子的?你的族人呢?”

    “死了。”鬼灯满月淡淡地说,“西瓜山追上来,我腾不出手,就把他们都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