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比例不足60%才会看到这句话哦

    在出发之前, 宇智波带土先让她见了正好在晓总部的其他成员,有雨隐村的实际控制者佩恩、财政负责人角都等,不过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个长得不大像个人、名为“绝”的怪人身上了。

    “明明能看见, 却完全感知不到你的存在……”日向由美说着两眼青筋暴起, 可即使有了白眼的加成, 在她广阔的感知中,甚至能分辨出这个总部里里外外所有人和动物的存在,绝所站的地方却仍然是一片空白。

    “看来操纵咒术的人就是你了。”

    如果是这个脑袋两边长芦荟(还是猪笼草?)的怪家伙,那从日向宗家的严防死守中搞到“笼中鸟”的操作方法似乎也不是那么不可思议了。

    日向由美出身分家旁系, 白眼浓度和一贯近亲结婚的宗家完全没得比, 但就像是她所学习的柔拳、查克拉控制等一样,随着查克拉的增强、实力的增长,她的白眼透视范围和带来的感知能力加成都在不断地提高,在日向家的历史上从未有过这样的先例。

    虽然同为三大瞳术之一, 但与能够不断进化的写轮眼不同, 白眼的能力受先天的影响非常大, 血统比较纯的一般能力就比较强, 只要白眼觉醒——大多数人都是先天觉醒——那此后的白眼能力就会一直维持在一个稳定的程度上,日向们随着年龄增长提高实力主要靠的是不断修炼与白眼相配合的柔拳。

    顺便, 绝大多数白眼的作用范围是一公里左右, 日向由美这样能将两公里内的最细微的动作都纳入感知范围的, 是当之无愧的怪物级。

    连她都察觉不到的绝, 在整个日向家想必是如入无人之境了。

    此后一番威吓作态, 在日向由美表演了“空手碎大石”的文明版——释放她庞大的查克拉威压——后, 晓组织中桀骜不驯的s级叛忍们总算是勉强认同了她作为新成员的实力,然后接到了可以被称之为“投名状”的第一个任务。

    “大蛇丸大人啊。”

    日向由美在日向家传统的无袖战斗服外面套上了制式的晓长袍,翘着脚让四个影分身给自己双手双脚涂黑色的指甲油,说来她小时候总想吐槽忍者制服里那双露趾靴子,也不怕打起来被人踩脚趾,但上了几年忍者学校她才发现,真到了战斗的时候,脚趾的灵活度有多重要,怪不得会成为各大国通行的潜规则。

    她问带土,“也有好几年没见了呢,那么我一个人去吗?你不是说其他人都是有搭档的?”

    “唔,大蛇丸叛逃前的搭档是蝎,但你的搭档我另有目标。”

    在除了佩恩小南这样以外的晓成员面前,宇智波带土是精神分裂般乐观开朗的见习成员阿飞,但给她分派任务的时候他倒是亲自出马了,又恢复了那种声音低哑言语深沉的状态,不过要日向由美说,不管哪个都不像他自己。

    “怎么样,要不要自己去招募一下我给你看好的新搭档?”

    日向由美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算了吧,我自己也没问题,还是让我先去会会大蛇丸吧,有他的线索吗?”

    “有人在田之国发现过他的踪迹,但具体就要你自己搜索了,我想这对你来说并不难吧。”

    “确实不难。”日向由美吹吹手上涂好的指甲油,皱着眉打量了一下,本来纯黑色的指甲油是很好看的,可是她因为练体术多年来一直把绷带从上臂缠到第二个指关节,黑色的指甲配上绷带,像中毒多过像追逐时尚。

    “真丑。”日向由美甩了甩手,这个怎么样都无所谓了,既然击杀日向宗家获得自由的计划已经失败,现在去寻找大蛇丸的踪迹正好,她该执行自己的plan b了。

    一到田之国日向由美就摘了斗笠、脱了晓的制服,这身衣服其实挺好看,有白眼在遮得严严实实的斗笠也不会阻挡视线,但不符合她低调的要求,作为一个刚刚叛逃不久的忍者,她并不想这么快就和意图拿她人头换赏钱的浪忍、或者可能存在的木叶追兵们交锋。

    在发现这几天杀人放火都是做白工、还被迫加入了一个反社会武装组织后,日向由美现在心情极度暴躁,在荒无人烟的野地里,她恶狠狠地咬破了自己的手指,以通灵之术召唤出了她的契约忍兽——一只足有大象那么大的穿山甲。

    “好久不见,阿太。”日向由美跟它打招呼,“帮我闻闻,这附近有其他人吗?”

    她现在对绝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了,感觉随时随地都有人在监视她,而且这很可能不是错觉而是事实。

    穿山甲阿太长长的鼻子动了动,“没有人类的味道,五十米外有个超~大的白蚁巢,好香,一会儿你没事儿了我能去吃吗?”

    “当然,”日向由美抱住穿山甲的头蹭了蹭,干燥而光滑的鳞片触感像玉石一样,“阿太,我杀了日向日足和日向俊介,然后叛逃了。”

    “……终于还是动手了啊。”穿山甲说,“可你看起来不太高兴?”

    日向由美把额头抵在穿山甲上,凉凉的鳞片顶在她的“笼中鸟”印记上,自从那天被绝阴了起一直隐隐的疼痛似乎也缓解了许多。

    “啊,然后马上又冒出来一个叛忍组织邀请我加入,作为见面礼,还念了一段咒。”

    真是可怜,穿山甲想,它可能是在日向由美真正动手前唯一知道她在想什么的生物。

    这个年轻的人类那么强大、在它签订契约后跟着日向由美上过战场、做过任务,见过无数木叶村内村外的强者,她比绝大多数人类都强,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可能成为最强的一个。

    可是她又那么可怜。

    从她十岁跟阿太签订了契约起,阿太就一直能看出她每时每刻都处在极度的焦虑中。

    虽然是一个忍者,却从不以忍者自居,对成长的村子和家族都毫无忠诚可言,所有的忠诚都只奉献给自己。

    同时她的早熟使她明白她的想法与这个世界通行的法则和道德观相悖,是绝对得不到任何人理解的,不管是父母、还是平日里相亲相爱的小伙伴,她不能对任何人说出自己真正的想法,也不能与任何人产生真正的、无障碍的交流。

    可是阿太喜欢她。

    忍兽是忍者手脚的延伸、是与手里剑、苦无一样的忍具的一种,它们遵从人类的命令,为人类战斗,从人类那里得到查克拉作为报酬,这是自古以来的通行法则。

    但日向由美绝大部分时候召唤它只是为了“阿太,我想和你聊天,这些话我不能对别人说”,她不将它视为工具,也不将任何人视为工具。

    但是这样一个人,额头上却刻着“笼中鸟”,这注定了她一生都要生活在别人的掌控下,不是这个人、也会是那个人。

    虽然她现在才动手,但阿太明白,日向由美的反抗和挣扎早就开始了,那是无望而激烈的挣扎。

    阿太用自己长而尖利的爪子拍拍日向由美的背,“那么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日向由美晃晃头,“走一步看一步吧……”她在阿太的头上写“有人监视我”,“反正命也给人捏在手里了,人家说什么我做什么吧,何况我觉得他说的还挺有道理的。”

    “我要去找大蛇丸,如果要对付他和万蛇两个我恐怕不行,所以我们尽量偷袭,我会尽量打断不让他有机会通灵,但如果万蛇真的来了……”日向由美“啧”了一声,没接着说下去,只是嘱咐阿太,“等我用白眼确定了大蛇丸的所在后,你帮我打地洞从地下发起攻击。”

    阿太答应了,又示意她看自己的爪子上绑着的一只相对它的体型太过细小的木叶护额,“你护额摘了,那我这个还用带着吗?”

    日向由美摩挲了一下阿太右前爪上绑着的木叶护额,那是她很久以前给阿太带上的。她原本的护额在跟凯和玄间对恃的时候就扔了,现在遮挡额头的是放在忍具包里的备用绷带。

    “给我吧,”日向由美解下那个护额,用苦无在木叶的标志上深深地划过,系在了绷带上面,“叛忍就要有叛忍的样子嘛。”

    但这种有道理的感觉让日向由美又想吐了,而且这次她是觉得自己恶心。日向由美再次深刻地体会到自己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忍者,她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并且只希望能永远格格不入下去。

    正如枇杷十藏所说,西瓜山河豚鬼并未向上级汇报他追杀失败又碰到了枇杷十藏不战而退的事情,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鬼灯满月养伤,日向由美以影分|身交替使用白眼侦查,而自身则抓紧回复查克拉,中间碰到过几次雾忍的巡查人员,白眼远远地看到就避开了。

    一个月后三人再次藏身货船离开了水之国。

    在雨之国集合后,没有搭档的枇杷十藏和蝎被安排一起活动,负责土之国周边的委托,而日向由美则和领了制服、戒指、指甲油的鬼灯满月一起负责铁之国到汤之国一带各小国的委托。

    这也挺好的,这几个小国正好在火之国的北面,很多任务不是委托给北面的雷之国、就是南面的火之国,有机会碰上跟队友一起出任务的日向——或者干脆化名委托几个需要探查的高难度任务更好,不过火之国要求任务委托人亲自到木叶委托以便审核,这倒是个难题。

    其实只要能混进木叶,日向由美甚至不必冒着风险去火影面前委托任务,她在日向家留下了无数飞雷神印记,只是日向族地处于木叶中心地带,而她的飞雷神有效范围只有一公里左右。

    只要让我进木叶,日向由美想,满日向家都是合适的实验品,问一个不同意就敲晕了再问一个,百八十个人呢,一个一个慢慢问都行。

    可是整个木叶都在结界的笼罩下,像她这样的本村通缉犯肯定早就被结界班拉黑了,一进去就会被发现,然后就要面对满村的忍者。

    倒也不是说跑不掉,可进去耀武扬威再跑掉有什么意思,她是要找人的呀。

    而且这些动作还都得在鬼灯满月的眼皮子底下做。

    日向由美想了想,觉得这根本办不到,干脆在佩恩跟前过了明路,直接问他,“没任务的时候我能做点自己的事吗?”

    佩恩看着她,“你想做什么?”

    “你知道,我是日向分家的。”日向由美指了指额头,“我打算从木叶抓几个日向家的人来做实验,看看能不能把这个去掉。”

    佩恩居然很体贴,“可以,只要不耽误正事。”又补充,“如果你进不去木叶,可以把这个任务委托给组织其他人。”

    “不,谢谢。”我还不想日向家被搞得血流成河。日向由美说,“这种事情我喜欢自己来。”

    佩恩的答复让日向由美心都凉了,宇智波带土摆明了要借助“笼中鸟”控制她,可是现在却任由她折腾,这说明他非常有自信“笼中鸟”根本解不开。

    可她怎么也得试试,忍术的奥妙无穷无尽,日向由美经常惊讶于忍术效果之奇妙诡谲,连秽土转生这样召唤灵魂的事都做得到,怎么可能没办法解开一个控制神经系统的咒印?

    这个方法一定存在于世界上,只是暂时无人发现而已。

    在晓的总部呆了没几天,日向由美就接到了她的第一个正式任务:暗杀草之国某大臣。她不喜欢这种事,但这种任务原来在木叶也做过,还在她的底线之上。

    不同点是木叶的暗杀任务要么有正当理由——比如说私人恩怨要报仇——要么是国家委托,而且除非是战时,不会接受暗杀大臣之类容易引起国家与忍村间关系动荡的任务。但晓的宗旨就是垄断战争委托,对于暗杀来者不拒而且轻车熟路。

    “你来还是我来?”日向由美问鬼灯满月,他们两个的能力都很适合暗杀、潜入,“这种事也用不着我们两个人都出手吧。”

    在之前共处的一个多月中,鬼灯满月一直表现得很沉默寡言,对于枇杷十藏和日向由美的安排全都没有异议,不管是轮流守夜还是探路,让做什么做什么,这次他也延续一贯风格,言简意赅地说,“都可以。”

    “那就你上。”日向由美直接推给他,“我还有事要办。”

    “佩恩不是要求我们两个一起行动?”

    “那你跟着我好了,”日向由美说,“你有其他想去的地方吗?”

    鬼灯满月摆着他那张一贯没有表情的脸,摇头,“没有,听你的安排吧。”

    在草之国和雨之国边境的换金所里,日向由美买了这个草之国大臣的情报,又问,“有没有关于日向家的情报?”

    满脸绷带的换金所情报贩子阴沉沉地说,“有,你要木叶的日向家,还是要叛忍日向由美的?”

    日向由美的斗笠把自己罩得严严实实,她笑,“先说日向由美的来听听?”

    情报贩子伸手,“盛惠10万两。”

    喂喂,她一个s级叛忍的情报这么便宜?一个b级任务有时候都超过10万两好吗。

    日向由美交钱后拿到记录自己情报的卷轴,打开一看,都是些出身、年龄、相貌特征,传闻等等谁都知道的东西,唯一有价值的就是关于她叛逃事件的分析:能够在“笼中鸟”被发动前杀了日向日足和日向俊介,说明她要么已经有影级实力完全碾压他们两个,要么有能够提高速度的秘密忍术,推测是八门遁甲。

    整个卷轴唯一值钱的就是最后这段话,这么说10万两倒也不低了,毕竟他们的想象力还没扩展到飞雷神上。

    日向由美用手指点点情报贩子面前的桌子,“太敷衍了,除了众所周知的事就是推测,日向家的情报最好能物有所值。”

    情报贩子桀桀桀桀怪异地笑了,“由美大人,对您来说这些当然是众所周知的事,但还是有很多人不知道您的威名,需要通过我们了解的。”

    日向由美沉默了,战争年代做任务只要杀杀杀,战争结束后她任务做的也多是简单粗暴型,还真没跟地下世界这些人打过交道,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露陷的。

    “请放心,”情报贩子说,“角都大人有命,关于您的情报对外只会透露到这种程度。”又递上一个卷轴,“这里是关于木叶日向家最近三个月的情报汇总,盛惠35万两。”

    日向由美恍然,这人是角都的部下,那恐怕也是晓的外围成员。

    不过她是因为任务中的花费都可以报销才为图省事来买情报的,按照她以前做任务的正常步骤,草之国大臣的行踪、家里防卫力量等都应该自己调查出来。

    但角都的部下向她收情报钱,她再找角都报销——有趣,佩恩、不,宇智波带土知道他这么两头赚吗?还是并不在乎?

    毕竟等无限月读实现以后,金钱就没有意义了,不管亿万富翁还是贫民,他们在梦里要什么有什么,唯一能限制他们的只有想象力。

    根据换金所的情报记载,自日向由美叛逃那夜之后,日向家这几个月过得十分精彩。

    宗家只剩两个小姑娘和一个英子夫人,却偏偏留下了几百年积累下的财富,不只是财物,还有忍术、家谱等等。平日里毕恭毕敬的分家成员们好像猛然间发现了这世间的不公平,纷纷要求着平等的权力,这平等怎么体现?最基本就是先把宗家财产平分了。

    其中分家长老日向幸川说得好:这些财富都是来自于分家,宗家千百年来不事生产,不过是吸食分家血肉的寄生虫罢了,如今正该让一切回归正轨。

    客观地说,这话有失公平,无论战国年代还是加入木叶以后,宗家凭借高人一等的实力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为日向家做贡献,比如保护族人、上阵杀敌等等。

    不过与其他家族不同,他们高人一等的实力是通过限制分家实力对比出来的,不像宇智波、猿飞等族,与族长血缘亲近只意味着成为族长的机会比别人大,并不是绝对的凛然高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