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比例不足60%才会看到这句话哦

    正如枇杷十藏所说,西瓜山河豚鬼并未向上级汇报他追杀失败又碰到了枇杷十藏不战而退的事情,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 鬼灯满月养伤,日向由美以影分|身交替使用白眼侦查, 而自身则抓紧回复查克拉, 中间碰到过几次雾忍的巡查人员, 白眼远远地看到就避开了。

    一个月后三人再次藏身货船离开了水之国。

    在雨之国集合后,没有搭档的枇杷十藏和蝎被安排一起活动, 负责土之国周边的委托,而日向由美则和领了制服、戒指、指甲油的鬼灯满月一起负责铁之国到汤之国一带各小国的委托。

    这也挺好的,这几个小国正好在火之国的北面, 很多任务不是委托给北面的雷之国、就是南面的火之国, 有机会碰上跟队友一起出任务的日向——或者干脆化名委托几个需要探查的高难度任务更好, 不过火之国要求任务委托人亲自到木叶委托以便审核,这倒是个难题。

    其实只要能混进木叶,日向由美甚至不必冒着风险去火影面前委托任务, 她在日向家留下了无数飞雷神印记,只是日向族地处于木叶中心地带, 而她的飞雷神有效范围只有一公里左右。

    只要让我进木叶, 日向由美想, 满日向家都是合适的实验品,问一个不同意就敲晕了再问一个, 百八十个人呢, 一个一个慢慢问都行。

    可是整个木叶都在结界的笼罩下, 像她这样的本村通缉犯肯定早就被结界班拉黑了,一进去就会被发现,然后就要面对满村的忍者。

    倒也不是说跑不掉,可进去耀武扬威再跑掉有什么意思,她是要找人的呀。

    而且这些动作还都得在鬼灯满月的眼皮子底下做。

    日向由美想了想,觉得这根本办不到,干脆在佩恩跟前过了明路,直接问他,“没任务的时候我能做点自己的事吗?”

    佩恩看着她,“你想做什么?”

    “你知道,我是日向分家的。”日向由美指了指额头,“我打算从木叶抓几个日向家的人来做实验,看看能不能把这个去掉。”

    佩恩居然很体贴,“可以,只要不耽误正事。”又补充,“如果你进不去木叶,可以把这个任务委托给组织其他人。”

    “不,谢谢。”我还不想日向家被搞得血流成河。日向由美说,“这种事情我喜欢自己来。”

    佩恩的答复让日向由美心都凉了,宇智波带土摆明了要借助“笼中鸟”控制她,可是现在却任由她折腾,这说明他非常有自信“笼中鸟”根本解不开。

    可她怎么也得试试,忍术的奥妙无穷无尽,日向由美经常惊讶于忍术效果之奇妙诡谲,连秽土转生这样召唤灵魂的事都做得到,怎么可能没办法解开一个控制神经系统的咒印?

    这个方法一定存在于世界上,只是暂时无人发现而已。

    在晓的总部呆了没几天,日向由美就接到了她的第一个正式任务:暗杀草之国某大臣。她不喜欢这种事,但这种任务原来在木叶也做过,还在她的底线之上。

    不同点是木叶的暗杀任务要么有正当理由——比如说私人恩怨要报仇——要么是国家委托,而且除非是战时,不会接受暗杀大臣之类容易引起国家与忍村间关系动荡的任务。但晓的宗旨就是垄断战争委托,对于暗杀来者不拒而且轻车熟路。

    “你来还是我来?”日向由美问鬼灯满月,他们两个的能力都很适合暗杀、潜入,“这种事也用不着我们两个人都出手吧。”

    在之前共处的一个多月中,鬼灯满月一直表现得很沉默寡言,对于枇杷十藏和日向由美的安排全都没有异议,不管是轮流守夜还是探路,让做什么做什么,这次他也延续一贯风格,言简意赅地说,“都可以。”

    “那就你上。”日向由美直接推给他,“我还有事要办。”

    “佩恩不是要求我们两个一起行动?”

    “那你跟着我好了,”日向由美说,“你有其他想去的地方吗?”

    鬼灯满月摆着他那张一贯没有表情的脸,摇头,“没有,听你的安排吧。”

    在草之国和雨之国边境的换金所里,日向由美买了这个草之国大臣的情报,又问,“有没有关于日向家的情报?”

    满脸绷带的换金所情报贩子阴沉沉地说,“有,你要木叶的日向家,还是要叛忍日向由美的?”

    日向由美的斗笠把自己罩得严严实实,她笑,“先说日向由美的来听听?”

    情报贩子伸手,“盛惠10万两。”

    喂喂,她一个s级叛忍的情报这么便宜?一个b级任务有时候都超过10万两好吗。

    日向由美交钱后拿到记录自己情报的卷轴,打开一看,都是些出身、年龄、相貌特征,传闻等等谁都知道的东西,唯一有价值的就是关于她叛逃事件的分析:能够在“笼中鸟”被发动前杀了日向日足和日向俊介,说明她要么已经有影级实力完全碾压他们两个,要么有能够提高速度的秘密忍术,推测是八门遁甲。

    整个卷轴唯一值钱的就是最后这段话,这么说10万两倒也不低了,毕竟他们的想象力还没扩展到飞雷神上。

    日向由美用手指点点情报贩子面前的桌子,“太敷衍了,除了众所周知的事就是推测,日向家的情报最好能物有所值。”

    情报贩子桀桀桀桀怪异地笑了,“由美大人,对您来说这些当然是众所周知的事,但还是有很多人不知道您的威名,需要通过我们了解的。”

    日向由美沉默了,战争年代做任务只要杀杀杀,战争结束后她任务做的也多是简单粗暴型,还真没跟地下世界这些人打过交道,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露陷的。

    “请放心,”情报贩子说,“角都大人有命,关于您的情报对外只会透露到这种程度。”又递上一个卷轴,“这里是关于木叶日向家最近三个月的情报汇总,盛惠35万两。”

    日向由美恍然,这人是角都的部下,那恐怕也是晓的外围成员。

    不过她是因为任务中的花费都可以报销才为图省事来买情报的,按照她以前做任务的正常步骤,草之国大臣的行踪、家里防卫力量等都应该自己调查出来。

    但角都的部下向她收情报钱,她再找角都报销——有趣,佩恩、不,宇智波带土知道他这么两头赚吗?还是并不在乎?

    毕竟等无限月读实现以后,金钱就没有意义了,不管亿万富翁还是贫民,他们在梦里要什么有什么,唯一能限制他们的只有想象力。

    根据换金所的情报记载,自日向由美叛逃那夜之后,日向家这几个月过得十分精彩。

    宗家只剩两个小姑娘和一个英子夫人,却偏偏留下了几百年积累下的财富,不只是财物,还有忍术、家谱等等。平日里毕恭毕敬的分家成员们好像猛然间发现了这世间的不公平,纷纷要求着平等的权力,这平等怎么体现?最基本就是先把宗家财产平分了。

    其中分家长老日向幸川说得好:这些财富都是来自于分家,宗家千百年来不事生产,不过是吸食分家血肉的寄生虫罢了,如今正该让一切回归正轨。

    客观地说,这话有失公平,无论战国年代还是加入木叶以后,宗家凭借高人一等的实力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为日向家做贡献,比如保护族人、上阵杀敌等等。

    不过与其他家族不同,他们高人一等的实力是通过限制分家实力对比出来的,不像宇智波、猿飞等族,与族长血缘亲近只意味着成为族长的机会比别人大,并不是绝对的凛然高贵。

    可惜想打土豪分田地的分家成员们本身也是群龙无首,想要登高一呼的人最少七八个,谁都不能取得所有人的支持。

    爱清净的直接搬出了日向家族地,看样子从此以后是不打算拿自己当日向家的人、也不管日向家的事了。

    比较激进的直言要让宗家也尝尝“笼中鸟”的痛苦,日向由美把“笼中鸟”的所有记载都毁了,他们想直接对宗家母女三人下手,方式血腥、姿态难看,不光引得日向家其他人看不过眼,连木叶高层也不得不插手,目前正处于被反弹阶段。

    而要力保宗家母女三人的也分为好几个流派,有平日里洗脑洗得比较彻底的、也有虽然痛恨宗家但觉得稚子何辜,两个宗家小姐不过是孩子的。其中就有与宗家血缘最近的日向宁次,他虽然是个七八岁的孩子,但他父亲为了宗家而死、生前是有名的高手,在分家中素有威望,这孩子平日里甚至不掩藏自己的怨恨,没想到现在倒是表态不许其他人对日向雏田和日向花火出手。

    也对,从血缘上讲,两个小姑娘也是他堂妹——虽然在宗家得势时,他连不叫堂妹“xx大人”都会引起长老们的斥责。

    不过日向穗经土不同意就这样直接跟着日向由美走。

    “那样我是毫无疑义的叛逃,而且我的队友,你找的那个委托人也得承担责任。”日向穗经土说,“我们装作正常地把这次任务做完,回程的时候我会打伤他们两个来找你,日向家的事,没必要牵连别人。”

    日向由美点点头,“也好。”

    忍者的价值观一向都很迷,常常让日向由美分不清在他们心中到底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最后像日向穗经土、像她自己这种人,她只能简单称之为是个“正经人”,却不能说是个“好人”。

    不过要跟日向穗经土合作,总比跟大蛇丸或者晓里其他肆无忌惮的人合作好受得多。

    “既然这样,”日向由美伸手结印,“我先发动一次你的‘笼中鸟’看看,我需要实际发动的数据,你一会儿也可以装作和袭击我的人战斗后才解开他们的幻术。”

    日向穗经土吐了一口浊气,他盘腿坐下,撕了点绷带塞到自己嘴里防止咬伤,点点头示意她开始。

    “我会尽量控制在比较轻的程度的。”日向由美轻声说,随即她发动了咒术。

    那个从进来之后就一直表现得很沉稳的日向家少年,刹那间全身肌肉紧绷,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只是片刻,身上的汗水就把他的衣服都打湿了。

    鬼灯满月一直静静地坐着、静静地看着,直到这一幕让他也不由得诧异,真是厉害啊,这个咒术,也真是好用。有了这个咒术,忍者最为看重的忠诚不就变成了最普遍、最没有意义的东西了吗,忍者也就真正意义上成为了一贯所推崇的工具。

    所以,那个一照面就秒杀了雾隐村两个精英追忍、击退了西瓜山河豚鬼还抓住了他的人,那个在他眼中强大到堪比水影的人,头上一直带着这个东西?

    鬼灯满月不由得以一种奇异的目光注视着日向由美,那么她口中那个能够发动咒术控制她的人是谁?他确实存在吗?难道是佩恩?她又究竟是为何加入晓?

    咒术的发动时间只有短短的几十秒,很快就停止了,但日向穗经土仍然沉浸在痛楚的余韵里不能自拔。

    日向由美放下结印的手后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她迟疑了一下,伸手想用掌仙术先缓解一下日向穗经土的痛苦,被他抬手挡住了。

    “不用,我队友栗原是医疗忍者。您既然想扮作普通人,还是别留下查克拉的痕迹了。”

    日向穗经土又粗粗地喘息了几分钟,才终于缓过来点儿,问道,“有什么发现吗?”

    有,很大的发现。不过鬼灯满月就坐在后面,所以日向由美只是摇摇头,日向穗经土答应下来的时候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这会儿也没觉得多失望,只是示意三人开始串口供。

    最后对了个台本:日向由美化名向田美子,委托的任务是指名日向穗经土护送她和化名向田满的鬼灯满月到汤之国泉山街,因为携带有全部家财生恐遭遇浪忍叛忍劫财,因此委托为b级任务。在穗经土带队前来的时候,果然遭遇了浪忍袭击,他的两个队友中了幻术倒地,而穗经土则躲过了幻术并打倒了对方。

    “漏洞有点多。”日向由美这样评价。

    日向穗经土撑着头说,“差不多就行,他们很信任我。”说完想起自己就要当叛忍去了,不由得叹了口气。

    在把两个木叶中忍叫醒后,日向穗经土开始了他的表演,而日向由美则思考着自己的新发现:在她使用咒术发动“笼中鸟”的时候,是用到了白眼的。

    鬼灯满月在她身后,而日向穗经土闭着眼挣扎,只有她自己感觉到,在她发动咒术的一瞬间,查克拉随着结印不由自主地流向眼睛周围的经脉,那种感觉和平时发动白眼透视的时候是一样的。

    也就是说,绝有白眼?!

    不,虽然外表看起来非常奇怪,不过那两只眼睛确实不是白眼。日向由美想起了大蛇丸研究资料中的某些内容,那么,他是把白眼移植到了身上吗?那样还能正常使用?

    不,更重要的是,他的白眼哪儿来的。

    日向家的白眼只有宗家的才有可能丢失,其他人的因为头上“笼中鸟”的缘故,在死去的瞬间白眼就会被销毁,哪怕挖出来也就是个没有任何功能的普通眼珠子,就算移植也没有用。

    活着挖出来效果也是一样,就是个毁坏了的白眼。

    宗家的或者是小孩儿的。

    日向由美想,宗家上一次白眼丢失是在与水之国的战场上,谁得到了日向家心里也有大致的方向,如果是小孩儿……觉醒了白眼却还没来得及刻上“笼中鸟”的幼童在日向家属于重点保护对象,几乎不能踏出家门一步,而且也没听说过有幼童丢失或非正常死亡事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