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比例不足60才会看到这句话哦“那样我是毫无疑义的叛逃而且我的队友你找的那个委托人也得承担责任。”日向穗经土说,“我们装作正常地把这次任务做完,回程的时候我会打伤他们两个来找你日向家的事,没必要牵连别人。”

    日向由美点点头,“也好。”

    忍者的价值观一向都很迷,常常让日向由美分不清在他们心中到底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最后像日向穗经土、像她自己这种人,她只能简单称之为是个“正经人”,却不能说是个“好人”。

    不过要跟日向穗经土合作总比跟大蛇丸或者晓里其他肆无忌惮的人合作好受得多。

    “既然这样”日向由美伸手结印“我先发动一次你的笼中鸟看看,我需要实际发动的数据你一会儿也可以装作和袭击我的人战斗后才解开他们的幻术。”

    日向穗经土吐了一口浊气,他盘腿坐下,撕了点绷带塞到自己嘴里防止咬伤点点头示意她开始。

    “我会尽量控制在比较轻的程度的。”日向由美轻声说随即她发动了咒术。

    那个从进来之后就一直表现得很沉稳的日向家少年刹那间全身肌肉紧绷,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只是片刻身上的汗水就把他的衣服都打湿了。

    鬼灯满月一直静静地坐着、静静地看着,直到这一幕让他也不由得诧异,真是厉害啊,这个咒术,也真是好用。有了这个咒术,忍者最为看重的忠诚不就变成了最普遍、最没有意义的东西了吗,忍者也就真正意义上成为了一贯所推崇的工具。

    所以,那个一照面就秒杀了雾隐村两个精英追忍、击退了西瓜山河豚鬼还抓住了他的人,那个在他眼中强大到堪比水影的人,头上一直带着这个东西?

    鬼灯满月不由得以一种奇异的目光注视着日向由美,那么她口中那个能够发动咒术控制她的人是谁?他确实存在吗?难道是佩恩?她又究竟是为何加入晓?

    咒术的发动时间只有短短的几十秒,很快就停止了,但日向穗经土仍然沉浸在痛楚的余韵里不能自拔。

    日向由美放下结印的手后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她迟疑了一下,伸手想用掌仙术先缓解一下日向穗经土的痛苦,被他抬手挡住了。

    “不用,我队友栗原是医疗忍者。您既然想扮作普通人,还是别留下查克拉的痕迹了。”

    日向穗经土又粗粗地喘息了几分钟,才终于缓过来点儿,问道,“有什么发现吗?”

    有,很大的发现。不过鬼灯满月就坐在后面,所以日向由美只是摇摇头,日向穗经土答应下来的时候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这会儿也没觉得多失望,只是示意三人开始串口供。

    最后对了个台本:日向由美化名向田美子,委托的任务是指名日向穗经土护送她和化名向田满的鬼灯满月到汤之国泉山街,因为携带有全部家财生恐遭遇浪忍叛忍劫财,因此委托为级任务。在穗经土带队前来的时候,果然遭遇了浪忍袭击,他的两个队友中了幻术倒地,而穗经土则躲过了幻术并打倒了对方。

    “漏洞有点多。”日向由美这样评价。

    日向穗经土撑着头说,“差不多就行,他们很信任我。”说完想起自己就要当叛忍去了,不由得叹了口气。

    在把两个木叶中忍叫醒后,日向穗经土开始了他的表演,而日向由美则思考着自己的新发现:在她使用咒术发动“笼中鸟”的时候,是用到了白眼的。

    鬼灯满月在她身后,而日向穗经土闭着眼挣扎,只有她自己感觉到,在她发动咒术的一瞬间,查克拉随着结印不由自主地流向眼睛周围的经脉,那种感觉和平时发动白眼透视的时候是一样的。

    也就是说,绝有白眼?!

    不,虽然外表看起来非常奇怪,不过那两只眼睛确实不是白眼。日向由美想起了大蛇丸研究资料中的某些内容,那么,他是把白眼移植到了身上吗?那样还能正常使用?

    不,更重要的是,他的白眼哪儿来的。

    日向家的白眼只有宗家的才有可能丢失,其他人的因为头上“笼中鸟”的缘故,在死去的瞬间白眼就会被销毁,哪怕挖出来也就是个没有任何功能的普通眼珠子,就算移植也没有用。

    活着挖出来效果也是一样,就是个毁坏了的白眼。

    宗家的或者是小孩儿的。

    日向由美想,宗家上一次白眼丢失是在与水之国的战场上,谁得到了日向家心里也有大致的方向,如果是小孩儿……觉醒了白眼却还没来得及刻上“笼中鸟”的幼童在日向家属于重点保护对象,几乎不能踏出家门一步,而且也没听说过有幼童丢失或非正常死亡事件……

    算了,白眼哪儿来的不重要,反正绝就是有,这么说还有一条路就是破坏绝身上的白眼了。

    日向由美把注意力转回到眼前,日向穗经土已经把队友们从幻术中唤醒,按照台本解释给他们听,他果然非常受信任,队友们没一个提出疑问,而对于全程带着斗笠不让他们看见脸的委托人、和委托人那个貌似很危险的弟弟也没人提,本来她还准备好了说辞,如果有人问起就说鬼灯满月是哪个小国的忍者呢,反正现在他在水之国的身份是个死人,不像日向由美,悬赏通缉令明发天下。

    在去往汤之国的路上,日向由美完全沉浸在了“弱不禁风的普通人”这个角色里,拒绝露宿野外、必须住旅馆、虽然很有钱但是没有雇车,而是每走一两个小时就要休息一会儿,早晚餐必须在正经餐馆吃,午餐如果必须在路边吃,那她会坚决拒绝干粮,必须得有新鲜的鱼或肉才行。而且别看她这么娇弱,忍者们不管怎么放杀气威胁她都不怕,因为她是个普通人完全感觉不到杀气呢。

    日向由美生生把忍者三天的路程走出了十五天的效果,这当然是为了能够在晚上把日向穗经土叫到房间里来做实验,而白天轻松的行程也比较有利于他的恢复。

    这一路上,她在日向穗经土身上做过的最重要也最危险的实验就是以查克拉入侵他的脑部,一不小心就会弄死他,目的是以查克拉探索大脑结构,看“笼中鸟”到底是以什么方式和神经系统捆绑在一起的。

    之前她在大蛇丸处得到了不尸转生的资料,而不尸转生的基础则是灵化术:一个本来用于上阵杀敌的能让自身精神离开**、化为灵体的忍术。

    像这种难以分类在五种属性内的忍术,虽然不是血继限界,却像是飞雷神、通灵术之类的时空间忍术一样,能学的就是能学,不能学的就是不能学,资质仿佛是天生灌注在体内似的。

    日向由美的外挂不负她所望,连这种术也能学会,虽然她还没有修炼成功,但灵化术的前置修炼凝聚精神体就已经让她确认自己的灵魂是完整的,并没有遭到“笼中鸟”的侵蚀。

    之前日向由美还曾担心“笼中鸟”是蚀刻在查克拉上的,而查克拉本身就与人的灵魂和精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是这样,那她最后的退路“换个身体”也就不存在了,而且解开“笼中鸟”的难度也会瞬间上升一百倍。

    一路上作妖顺便做实验到进入了汤之国境内的时候,日向穗经土的队友们已经快要暴起杀委托人了,而日向穗经土一日比一日憔悴的神情也被理解为不堪忍受委托人的精神折磨。

    但最后一天夜里,负责值夜的日向穗经土在队友们睡下后,来到日向由美房里,却被她告知,“你不用当叛忍了。”

    “看这个。”

    日向由美两手上凝聚的查克拉合为一体渐渐变化成一个大脑的形态,日向穗经土来不及为她这一手出神入化的查克拉形态操纵而惊讶,就发现了不对,他指着那个大脑表层密密麻麻的黑色纹路问,“这是什么?”

    “这就是笼中鸟。”日向由美说着她的查克拉继续蔓延,大脑表层的纹路也在继续向前延伸,逐渐在最前端形成了一个让人无比眼熟的印记,一个他们过去在镜子里看到过无数次的“卍”字符。

    “我有一个设想,就是笼中鸟对大脑的掌控力度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加强的。”她示意日向穗经土看大脑的后部,“你看,这一部分完全没有被侵蚀到,这不是很奇怪吗?”

    日向穗经土沉吟着,“确实,虽然你说会尽量放轻发动程度,但这几次都要比十岁那次痛苦得多。”

    日向由美和他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她需要一个新的试验品,一个孩子。

    日向雏田今年六岁,分家几乎所有十岁以下的孩子都是在一年前打上“笼中鸟”的,但是……

    “实验到此结束。”日向由美说,“接下来如果我没有新的方向那就不需要你了,如果再有需要你的地方我会再次向你委托任务的。当然如果你等不及,我可以给你不尸转生的资料你自己研究怎么换个身体。”

    日向穗经土轻声道,“那没有意义,由美大人,您明知道我是学不会灵化术的。十岁已经是个真正的忍者了,不算孩子了。”

    日向由美“呵呵”两声,斩钉截铁,“我说算就算,实验结束了,请回吧。”

    “算了,你说不能解除就不能解除吧,”日向由美摇摇头,走过去抓着日向日足的头发把他提起来晃晃,“醒醒,家主大人,我们来做个交易怎么样?”

    日向日足自混沌的神智中睁开眼睛,他不知道日向由美还想做什么,在他最深的噩梦中,曾不止一次出现过分家反噬宗家的情景,但他从没想过这个人是日向由美,而且她还下手这么利落、这么狠,毕竟在过去的二十年中,她都表现得太无害了出人意料的软弱、毫无意义的善良。

    “我不喜欢杀人,今天晚上,除了您和俊介大人,只有三个长老、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接触过笼中鸟的咒术,他们虽然是分家,但是太靠近日向家的权力了,只能……”日向由美做了个遗憾的表情,“其他人安然无恙而且没有人发现发生了什么事。”

    “之前我只是把英子夫人、雏田、花火她们打晕,并没有对她们做什么,但是现在,既然您告诉我无法解除笼中鸟,那我们得商量一下。”日向由美竖起三根手指,“请您告诉我一些您认为我应该知道的事,不管是其他有可能保存有咒术的地方、或者一些能够某种程度上规避咒术操纵的方法、或者您认为有可能知道如何解除咒术的人,随便什么都好,您说出来的让我认可一条,这三个人里就可以活下来一个,活下来的这个人由您指定,不管是大小姐雏田或者谁都好,我不怕她们报仇。”

    “但是如果您什么也说不出来,我恐怕宗家血统就只能从此断绝了。”

    日向日足的呼吸中都带着血沫,“……你真的会杀她们吗……由美、你从来没杀过平民和小孩……哪怕在战场上……”

    日向由美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确实如此,不过为了笼中鸟,我可以打破一切原则、做出任何事情。”

    日向日足倒没有怀疑日向由美做不出这种事情,他说那些也只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

    今晚过去日向由美唯一的出路就是离开木叶成为叛忍,她既然因为“笼中鸟”被发动而一怒之下选择了这条路,那恐怕会将家族和过去的软弱一起摒弃。

    他知道自己今天已经难以幸免了,但是听了日向由美的宣言,他的脑子也在飞快旋转,日向由美今天夜里雷霆一击,虽然杀人不多,但没有了笼中鸟,积怨已久的分家还能像从前那样忠心不二的辅佐宗家吗?恐怕从此日向一族二十年内都没有资格再跟宇智波一族争锋。

    雏田已经年满五岁,根据传统,族内分家所有小孩都已经刻上了“笼中鸟”之印,哪怕其中有侄子宁次这样天资卓绝的孩子,他们日后也绝难以同日向由美抗衡不、不如说哪怕是日向一族的历史上,像日向由美这样强大的人也是屈指可数,这还是在她的白眼有死角的情况下。

    而没有刻印的现在只有六岁的长女雏田和刚满一岁的次女花火,她们两个中间必须活下来一个,否则正如日向由美所说,日向一族的宗家血统就将在今夜断绝,日向日足绝不允许这件事发生。

    “在雨之国……纪之川……日向搬来木叶前的族地神社中……可能有笼中鸟的记载。”

    日向由美点点头,“我知道,我本来也打算下一步就去那里,这个不算。”

    “可你不知道、打开神社的结印顺序……”

    这倒是。日向由美把抓在手上的日向日足靠墙跟放下,让他能够倚着墙壁勉强坐直,“很好,那就请您告诉我吧。”

    一共十个印,日向由美默念了一下,今晚第一次微笑,“好了,家主大人,现在您可以开始选择第一个让谁活下来了。”

    日向日足闭闭眼,长女雏田天资不好已经初见端倪,而花火虽然有可能是个有天分的孩子,但最多也不过像宁次那样,指望她长大后向日向由美复仇是不可能的,但如果只有她自己,那仅仅是想要在接下来的分家们反扑中活下来都困难无比。

    与其如此,还不如选择雏田。

    “雏田……”说完,日向日足想到刚学会走路的花火和温柔的妻子,只觉得早已被日向由美打伤的五脏又一齐烧起来、烧得他一时间痛不欲生。

    “别这样,”日向由美稀罕地看着日向日足眼角的泪痕,温柔地说,“我还以为您不会哭呢,毕竟您弟弟日差替您去死的时候也没看您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呀。既然如此难过,再给我点别的线索不就行了吗?”

    日向日足摇摇头,“杀了我吧。”

    日向由美犹不死心,“真没有了吗?我可一点也不想在外面逍遥快活着又突然冒出个人来冲着我发动笼中鸟,那会让我很生气很生气的,可能会气到只要活下来就要冲回日向家杀人呢。”

    日向日足只是摇头。

    日向由美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伸手捏断了他的喉咙。

    不过日向日足一开始的判断其实没错,她不可能跑去杀什么也不知道的小孩,而族长夫人英子虽然也有上忍实力,但她已经退出忍者序列近十年,在卧室里一照面就被日向由美击昏了,连反应过来的机会都没有,根本称不上什么威胁。

    帮日向日足合上眼睑,日向由美站起来伸个懒腰,想想从今天起再也不用担心会因为冒犯了宗家伟大的尊严而被念紧箍咒,只觉得风清月朗,哪怕是黑天半夜,也仿佛看见面前正有一条金光大道铺展开来。

    日向由美最后看了一眼这座大宅,离开了木叶。

    第二天下午,在火之国和雨之国的边界,一直在森林中跳跃着高速前进的日向由美猛然停下,随即在她的前方,一身翠绿的迈特凯像个炮弹一样越过她落了下来,砸起一片小碎石,紧随其后的不知火玄间也落在他旁边,互为掎角之势挡住了日向由美的去路。

    日向由美又想叹气了,“凯、玄间,你们不是来给我送别的吧?”

    迈特凯站起来,一向兴奋激昂的脸上毫无表情,“由美,跟我回去。”

    日向由美也没摆出六十四掌的起手式,只是那么松松垮垮地站着,歪着头看着他,“回去干什么?”

    “回去说清楚。”叼着千本的不知火玄间也脸上一片严肃,“日向家的事不是你干的吧?”

    “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们说清楚,”日向由美清清脆脆地说,“在昨天、不前天夜里吧,我杀了日向俊介、日向日足和三个长老,烧了一些东西,然后就畏罪潜逃了。”

    迈特凯一拳打断了旁边一棵树,怒吼道,“为什么?!你那么、那么……”他想起在日向由美退出忍者序列之前,他和日向由美、不知火玄间三人一起组队的岁月,还有那些因为由美磨磨唧唧的小毛病横生枝节的任务,“你有时候连间谍都不肯杀,怎么会杀自己家的人?!”

    日向由美一把拽掉护额扔在地上,指着自己的额头给他看,吼的比他还大声,“为什么?当然是因为这该死的笼中鸟啊!”

    她喘了两口,平复了一下心情,“既然你们知道是我杀人,那想必也听说了那件事了吧,那样的小毛孩,我一拳能打死一百个的小毛孩,就是因为这个该死的印,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让我疼得跪在地上哭!只要有咒术,任何人都能轻易杀死我!家人?可别侮辱家主大人了,他只以为是我的主人。”

    迈特凯抿紧了嘴唇,片刻才说,“不是说日向日足向你赔罪了。”

    日向由美“哼”了一声,“赔罪?凯,你可不懂我们日向家,尊贵的宗家是不会向卑贱的分家赔罪的,他只是处置了那个小孩然后通知我而已。再说,他的面子有多贵?他向我赔罪就能顶过我受的罪?”日向由美摇摇头,“他不能,任何人都不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