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比例不足60%才会看到这句话哦

    日向由美只是冷笑, “你刚才的行为可不像是没有恶意的样子。”

    “那只是想考验一下你的实力罢了, ”那男人若无其事地说,“毕竟作为以后的同伴,我们得了解彼此的实力啊。”

    “不好意思, 我想你误会了,虽然我现在已经叛离了木叶,但这只是因为私人恩怨罢了,我对加入其他国家和忍村没有任何兴趣。”日向由美说,“尤其是像阁下这样明显从木叶叛逃的人所在的组织。”

    “是吗?虽然叛逃却仍然对木叶心存幻想啊,但木叶的高层恐怕不这样想呢, 对你的追击可不像是要跟你和平分手的样子。”

    “他们怎么想都无所谓, 除非三代火影或三忍之类的出手,否则木叶里没有能正面对上我的存在。”日向由美说着笑了一下,“不,应该说就算他们出手也没关系, 我不觉得他们真的能在一对一中击败我,哪怕被围杀,跑掉的自信我还是有的。”

    “看来在你的假想中已经将整个木叶都当做敌人了。”男人轻声说, 他略带沙哑的声音因为刻意压低而显得格外诡秘,“看来你也明白,所谓村子是一个多么残酷的存在。日向宗家公然将人数几十、几百倍与他们的分家成员当做仆人和奴隶, 这件事在木叶人尽皆知, 可是爱好宣扬火之意志、以爱和守护为口号的火影们几十年来一直对此视而不见, 对他们来说日向宗家能够完全控制分家, 而木叶只需要安抚好人数寥寥无几的宗家就能将整个日向家作为战斗力,这是比解放分家更合算的事。”

    “只是杀了几个趾高气扬的宗家就叫你心满意足吗?难道坐视着分家悲惨命运,只要能够维护整个木叶的稳定不惜牺牲你们分家的火影不是他们的帮凶?”

    日向由美最多只放了两分注意力在那男人的话里,她虽然闭着眼睛,但仍然保持着发动白眼的状态,这能让她的感知能力成百倍地扩大,方圆两公里的生物都逃不过她的感知。

    这男人确实是孤身而来,他敢单独前来招募她,要么是对自己的实力太有自信,要么是瞧不起她的实力,目前看来是前者。

    这男人表现出来的能力实在太诡异了,他的出手确实出其不意,既没有声音也没有查克拉的波动,而且还对日向家视为绝密的白眼死角了如指掌,只是在他动手的瞬间泄露了一丝丝杀气,这才被她察觉。

    她那闪电般的一脚踢了个空,并不是这男人在那一瞬间躲开了,因为她一点都没感觉到急速移动引起的空气扰动,那就像是……他本身就是空气、被她的脚穿了过去似的。

    “我确实对木叶有很多不满意,你说的我也都清楚,但这不满意还不至于让我冒着风险去与整个木叶为敌。”

    日向由美心不在焉地应付着,她正在逃亡之中,一贯小心谨慎,之前在族地大门外的树上打上了自己的飞雷神术式,一旦事情不对瞬间就能逃走,但这男人的能力太诡异了,又对她心怀恶意,哪怕今日离开了日后也没办法随时随地防范着他,如果可以,还是在这里干掉他比较好吧。

    “事实上我曾经做过的比你想象中更多。”

    日向由美一边努力转移他的注意力,一边努力通过感知反馈的空气流动来判断那个男人的位置和动作,这招她还没能练到炉火纯青,这里也是空气相对静止的室内,效果并不是太好。

    “在我十一岁晋升上忍的时候我就曾经为此请求过三代,请他以火影的身份与日向日足|交涉去掉我的‘笼中鸟’,哪怕白眼的死角仍然保留都没关系,我并不在乎这个,他却跟我说无能为力。”

    男人赞叹道,“确实,通过锻炼感知力,这个别人以为的弱点反而被你变成了最强的陷阱呢。”

    “强弱都是相对的,我也并不执着于无懈可击的强大力量。”日向由美对他的称赞不为所动,空气已经不再能穿过那男人的身体了,那男人现在确实是实实在在地站在这个密室中,“后来四代上任,我又再次请求他,可是四代却只拿还需要等待来敷衍我。”

    “不,如果是波风水门那个男人的话……”那男人说到一半猛地顿了一下,看着从自己胸膛中穿过的手臂,冷笑,“看来你也并不像自己说的那样憎恨火影呢。”

    日向由美冷静地收回那一掌后跃回到原地,“你脑子有坑吗?我说的是不满意,不满意和憎恨之间还隔着十万八千里呢。”

    “是吗?看来你不想继续和平地谈下去了。”男人说,“哪怕你的攻击对我完全无效,让你在这里手舞足蹈地也没办法仔细听我说。”

    “无效?”日向由美冷笑,“你让自己身体虚化也是需要时间的吧?虽然非常快,但刚才我的手掌是先碰到了你的衣服才穿过去的,只要我的攻击够快你根本就来不及虚化,我能持续不断地攻击你半小时都不累,你能持续保持虚化半小时吗?你的查克拉够用吗?”

    事实上只能虚化五分钟的男人说,“你可以试试你有没有那么快。”

    有了飞雷神我比你想象中更快,日向由美想,不过这男人是她近年来所遇最强敌人,她觉得自己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

    “说真的白眼发动起来就够丑了,我一般不喜欢用这招,会更丑,现在也顾不上了。”日向由美说,“八门遁甲阵第四门,伤门,开!”

    那男人猛然喝道,“动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日向由美只觉得大脑深处一阵剧痛传来,这痛百倍、千倍于前几天日向直也发动的“笼中鸟”,仿佛是生受着刀劈斧砍、又仿佛是有人拿了锯子在她脑子里锯,可是哪怕真的把她的手脚砍下来也不会有这痛苦的百分之一强烈。

    什么伤门、白眼在这样惨烈的痛苦下完全不能保持。

    前几天那次她还能先忍着痛把日向直也击倒,可这次的痛苦连她的查克拉都完全搅乱,让她只能抱着头缩在地上打滚。一时之间只想要干脆痛昏过去,昏过去之后要面对敌人什么样的手段都好,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要这痛苦能稍稍停下来。

    在如此剧痛之下,她甚至连思考都停止了,但在咒术的作用下大脑仍未停止工作,反而让她所有的神经、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感受在这痛苦上。

    “好了,停止吧。”

    日向由美恍惚间听到那个男人这么说,“真是好用啊,‘笼中鸟’。”

    然后她就如愿以偿地昏过去了。

    再次醒过来的日向由美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那个攻击她的男人正坐在她对面的房间阴影里。

    她明知道自己现在落于敌手应该立刻保持警戒、应该打开白眼感应周围,但之前那种剧痛似乎还残留在脑子里,让她一时间恍恍惚惚无法集中精神。

    一时想着“日向俊介和日向日足这两个废物!“笼中鸟”都保不住去死吧!”,可他们本来就已经被她杀死了。

    又想着“早知道还不如窝在日向家当狗呢,最少闲着没事还能找凯喝酒”,可是难道要因为前途凶险就放弃改变的机会,给人当牛做马一辈子吗。

    最后也只能在发自内心的疲惫中感叹:她这几天辛辛苦苦、又是杀人又是放火的,到底为了什么啊。

    几分钟后,日向由美终于打起精神面对现实,“这是哪里,你是谁,你想要我做什么。”

    那男人满意地笑起来,“雨之国的‘晓’组织总部,宇智波斑,让我们一起来创造一个再也没有悲伤和痛苦的新世界。”

    日向由美支着额头缓了缓,晓什么的从来没听过,不是什么极密组织就是她这几年没出任务情报落后时代了,新世界之类的槽多无口,简直像是什么中二漫画中脑回路不正常的大boss所说的话,而这样的boss在漫画中失败的怎么也有一打两打了,成功的还一个都没听说过。

    倒是宇智波斑……

    日向由美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先不说宇智波斑活到现在老胳膊老腿还能不能动弹,你知道在感知型忍者的感知中每个人的查克拉都是不同的吗?就像是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长相一样,每个人的查克拉颜色和波动也都不同,哪怕性质和储量变化也总是有迹可循的,要分辨到这种地步当然很困难,不过我正好可以做到。”

    “你身体左半边的查克拉很熟悉呢,带土。”

    “那样我是毫无疑义的叛逃,而且我的队友,你找的那个委托人也得承担责任。”日向穗经土说,“我们装作正常地把这次任务做完,回程的时候我会打伤他们两个来找你,日向家的事,没必要牵连别人。”

    日向由美点点头,“也好。”

    忍者的价值观一向都很迷,常常让日向由美分不清在他们心中到底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最后像日向穗经土、像她自己这种人,她只能简单称之为是个“正经人”,却不能说是个“好人”。

    不过要跟日向穗经土合作,总比跟大蛇丸或者晓里其他肆无忌惮的人合作好受得多。

    “既然这样,”日向由美伸手结印,“我先发动一次你的‘笼中鸟’看看,我需要实际发动的数据,你一会儿也可以装作和袭击我的人战斗后才解开他们的幻术。”

    日向穗经土吐了一口浊气,他盘腿坐下,撕了点绷带塞到自己嘴里防止咬伤,点点头示意她开始。

    “我会尽量控制在比较轻的程度的。”日向由美轻声说,随即她发动了咒术。

    那个从进来之后就一直表现得很沉稳的日向家少年,刹那间全身肌肉紧绷,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只是片刻,身上的汗水就把他的衣服都打湿了。

    鬼灯满月一直静静地坐着、静静地看着,直到这一幕让他也不由得诧异,真是厉害啊,这个咒术,也真是好用。有了这个咒术,忍者最为看重的忠诚不就变成了最普遍、最没有意义的东西了吗,忍者也就真正意义上成为了一贯所推崇的工具。

    所以,那个一照面就秒杀了雾隐村两个精英追忍、击退了西瓜山河豚鬼还抓住了他的人,那个在他眼中强大到堪比水影的人,头上一直带着这个东西?

    鬼灯满月不由得以一种奇异的目光注视着日向由美,那么她口中那个能够发动咒术控制她的人是谁?他确实存在吗?难道是佩恩?她又究竟是为何加入晓?

    咒术的发动时间只有短短的几十秒,很快就停止了,但日向穗经土仍然沉浸在痛楚的余韵里不能自拔。

    日向由美放下结印的手后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她迟疑了一下,伸手想用掌仙术先缓解一下日向穗经土的痛苦,被他抬手挡住了。

    “不用,我队友栗原是医疗忍者。您既然想扮作普通人,还是别留下查克拉的痕迹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