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比例不足60%才会看到这句话哦

    “哟, 西瓜山。”枇杷十藏很是熟稔地跟以前的队友打招呼, “你还没死呢?”

    人如其名胖得像座山、脸上的油彩也涂成了西瓜样的西瓜山河豚鬼握着他的大刀鲛肌,衡量了一下局面, 觉得比起已经穷途末路的鬼灯满月,还是两个新出现的叛忍威胁比较大,“十藏, 没想到你还会回来。看来我今天除了鬼灯家的叛徒,还能回收斩首大刀。”他的目光又转向日向由美, “以及回报一下木叶之前的照顾。”

    枇杷十藏正要继续说什么, 忽然只见西瓜山河豚鬼身后两个追忍胸前爆出一蓬血花、几乎是同时, 西瓜山庞大的身躯一震,向后急退,留下一路血迹,而枇杷十藏几乎来不及震惊, 只是直觉地向上一跳,躲开了鬼灯满月下意识的水冲波。

    跟他一起跳起来的是在刚才一瞬间杀了两个雾忍、重伤了西瓜山河豚鬼又把鬼灯满月抓过来的日向由美。她一边跳起来一边大笑,“水化之术还真有意思, 居然连体内的经脉也跟着变化了。”

    枇杷十藏这次是真的震惊了,他单知道日向由美现在很强,但这种强是建立在她体术犀利、白眼范围广、查克拉量大还会很多忍术的基础上的正常范围的强,就像个精英上忍比如他自己这样,但刚才那一下兔起鹘落她突然出现在四个人的身后发起攻击, 那明明是传说中的飞雷神吧?

    就是那个让四代火影波风水门变成金色闪光的飞雷神、作弊一般强大的飞雷神。

    从来没听说过日向由美还会飞雷神好吗?

    她作为一个体术忍者速度已经很快了, 再配合上飞雷神, 讲不讲理啊?!

    日向由美落在离鬼灯满月有段距离的地方,她看看西瓜山,“这胖子跑得好快。”

    刚才那片刻之间她分出了四个影分|身分别投放到四人身后,分|身们发起攻击的同时在四人衣服上打下飞雷神印记。两个会冰遁的追忍实力稍差,虽然下意识的反击打破了影分|身,但同时也被当场击杀,省了本体的事儿。

    西瓜山在日向由美分|身给他打下印记的同时,就以鲛肌吸收了影分|身的查克拉,下一秒日向由美就以飞雷神瞬移到他身后,不过他那身结实的脂肪救了他的命,日向由美放在普通忍者身上足以瞬间摧毁全部内脏的一拳只是让他受伤吐血而已。

    一击即走的日向由美随后抓住了鬼灯满月讲他移到了枇杷十藏的身边,只是他瞬间将被击中的背部化为液体,让她控制他的打算落空,还来得及放一个360度攻击周围的水冲波。

    正要拿着大刀追上去砍的枇杷十藏楞了一下,“西瓜山跑了?”

    “嗯。”日向由美一个手里剑飞过去,手持鲛肌一副严阵以待样子的西瓜山河豚鬼就化为烟雾消失了,“挨完打瞬间就替换成分|身了。”她发动白眼看了看,“已经跑出好远了,要追吗?”

    “不用。”枇杷十藏转为面对鬼灯满月,“这胖子贪生怕死,没法解释面对我们不战而退的情景,他不会向上面报告我们的行踪的。”

    “啊,所以我们任务快要完成了。”日向由美跟枇杷十藏互为犄角将鬼灯满月围在中间,“这位少年,你想加入我们的组织一起统治世界吗?”

    鬼灯满月看看枇杷十藏又看看日向由美,一个是老前辈,虽然在他加入忍刀七人众的时候人家就叛出了,不过实力是有保证的,而另一个光从刚才那一瞬间就能看出实力在他之上,而他现在查克拉几乎耗尽、半边身体被冻成冰无法水化,唯一能倚靠的只有手上的刀,可说是毫无胜算。

    他缓缓地放下刀,原地坐下了,一副要好好谈的样子,“一个专门搜罗叛忍的组织?”

    日向由美没想到他态度这么平和,看看枇杷十藏:你们雾忍村不是都悍不畏死的嘛,怎么刚才西瓜山跑得比飞雷神都快,这个鬼灯满月看着面无表情麻木不仁的,也一副好说好商量的样子?

    枇杷十藏恶声恶气,“看我干嘛,我就是个带路的,这是招募你的搭档,你自己说,等需要砍了他的时候再叫我。”

    “行吧。”

    日向由美跟鬼灯满月隔着一段距离,也坐下了,刚才交手虽然只是一瞬间,不过这个鬼灯满月明显跟那个西瓜山那样的攻击全靠鲛肌、防御全靠脂肪的家伙不一样,她们来之前他在地上留下的二十多具尸体可以证明这一点、他刚才一瞬间无印发出的水冲波也能证明这一点,而且水化之术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克制她的柔拳的。

    他半边身体冻结,另半边身体化为液体的瞬间体内经脉穴位全都发生了变化,宇智波带土安排这样一个人做她的搭档,莫不是居心不良要监视她?毕竟绝也只有一个,他那么好用不可能只用来盯着她。

    而且这次的招募任务也很诡异,水之国闭关锁国、雾隐村也是各村中最神秘的,鬼灯满月还没有逃出水之国,雾隐村也没有发出通缉令,佩恩是如何详细得知鬼灯满月带着家人叛变的事情的?

    而且说是带着家里的老弱病残逃亡,这也没见他家的老弱病残呀。

    这个鬼灯满月虽说拿白眼一看就知道没中幻术,但还可以通过家人控制嘛,他到底是不是带土在雾隐村的内线?然后被派来监视她?

    日向由美一边想着不知道绝现在在不在附近看着,一边照本宣科地叙述临行前佩恩告知的、对于不知道月之眼计划的成员的通用说法,“是这样,我们的组织叫‘晓’,主要成员你都看到了,全是各村的叛忍,目前主要是积累金钱,方式呢就是各大忍村不接的任务我们都接,以后逐渐垄断这些关于战争的委托,而终极目当然是以我们的势力统治世界,不过那是以后的事了,反正目前来看跟在村子里也没什么区别,反正在哪里都是做任务赚钱而已。”

    日向由美手一摊,“反正你已经叛逃了,如果不加入什么组织的话,一直被追杀会很累吧,干脆加入我们,我是你的搭档,以后会两人一组行动,以后有人来杀你的话我会给你搭把手。但如果你选择不加入,因为我们目前还是个秘密组织,就只能把你的尸体带回去了。”

    “好。”

    日向由美一愣,这么容易就答应?她觉得自己的招募听起来就没什么诚意,这个鬼灯满月看起来一副孤高的样子,结果是个意外的识时务的人?

    “我说好。”鬼灯满月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卷轴,把手上长得像巨型卷轴一样的到封进去,“我跟你们走。”

    枇杷十藏突然问,“不是说你是带着族人一起离开村子的?你的族人呢?”

    “死了。”鬼灯满月淡淡地说,“西瓜山追上来,我腾不出手,就把他们都杀了。”

    大蛇丸被三代目火影发现进行人体实验叛逃后,当时还隶属于正规忍者部队的日向由美曾奉命配合暗部查封其多处实验室,虽说她不是暗部,但日向家是木叶名门,她又以“天真善良”而著称,三代火影相信她不会被实验室中诡异的力量所迷惑,且在暗部中就职的其他日向家成员加起来也没她探查能力强。

    作为当时在场的唯一非暗部人员,日向由美的表现确实非常完美,她对实验室中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表示了强烈的厌恶和恐惧,破解了全部的暗藏忍术陷阱、找出了所有隐藏的暗室和资料,也从来没对任何人提起过自己曾经参与过此次行动。

    而一直在心里暗暗策划着脱离“笼中鸟”束缚的日向由美也获益匪浅,虽然没有做出任何值得怀疑的事情,但哪怕远远地站着,只要她打开白眼,就能看到比别人想象中多得多的内容,虽说合起来的卷轴因为不是一个平面不能直接看到里面内容,但光是表面的东西也能透露很多内容了。

    而大蛇丸的研究中她最看重的就是当时已经接近完成的不尸转生和尚未完成的秽土转生。

    不尸转生是指将自己的灵魂投入到其他人的肉|体中并据为己有,据说大蛇丸是打算以此来作为追求长生的手段,他绝大部分的残忍实验都是为了开发此术而进行。

    日向家的“笼中鸟”是通过额头的咒印控制整个脑部的神经系统,说到底是作用在肉|体上的,如果换个身体,连载体都没了,那“笼中鸟”也就不攻自破了。

    但这个术的副作用太大,让人难以忍受的残忍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连大蛇丸也难以解决的排异反应,这注定了不尸转生的使用者只是在另一种意义上的苟延残喘而已。

    日向由美觉得,如果不考虑其中的伦理问题,能克隆一个人的身体那大概这个术就完美了,但显然这世界没有这个科技水平——连前世的地球都还没这个水平呢,生命岂是那么容易创造的。

    第三个缺点就只是对日向由美本人而言了:她虽然学习能力超强,能够使用数百种忍术,但不管是熟练度还是威力都难以跟自己的体术相媲美,从五岁训练至今,表面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纤细女忍身材,其实已经是铜皮铁骨、千锤百炼,如果随随便便换个身体,那一身本领能剩下三成就不错了。

    而日向由美关注秽土转生,那是另一个思路,她不相信日向家这么多年的历史,从来没考虑过万一外人得到了控制咒术该怎么办。

    那天夜里时间紧迫,日向日足又是个死硬派,日向由美没办法逼问他,但如果能够秽土转生召回日足的灵魂——据说术者还能完全控制住秽土之人——那不管是威逼还是利诱,就有机会慢慢来了。

    哪怕不能直接解除“笼中鸟”,能在咒术被发动的时候稍微降低一点痛感也好,这样她就有机会直接攻击绝来打断咒术,乃至于反杀了他。

    “所以你要在这儿坐到什么时候?”

    在大蛇丸基地下方一公里处的土层深处的地洞里,阿太舔舔爪子,向日向由美撒娇,“我挖了这么长的地道,好累啊。”

    “得等大蛇丸离开他的实验室,然后我去杀他,你去偷资料。”面对“三忍”这样的对手,日向由美当然也做好了杀不成功的准备,她翻翻自己的忍具包,“黑翅白蚁没了,黄翅的行吗?”

    “黄翅的不够脆……不过也可以。”阿太捧着日向由美从卷轴中释放的穿山甲专用白蚁营养包,“还是木叶里口味比较全,算了,我会努力适应的。”

    在阿太咔吱咔吱的吃饭声中,日向由美只是专心透视着上方基地中的情景:一个跟大蛇丸非常像但又有点不一样的人,已经呆在实验室超过18个小时了,而日向由美也在地下等了他18个小时了,此外基地里还有三四十人,其中大部分都被关在笼子里、泡在水里,想必是他的实验品,另外五六个能够自由行动疑似大蛇丸部下的,从查克拉强度看不值一提,但也必须防着其中有些奇诡的秘术使用者。

    片刻之后,日向由美猛然精神一振,“大蛇丸离开实验室了。”

    阿太直接把剩下的半包白蚁都倒在嘴里,包装袋一扔,等日向由美以查克拉附着在它腹部后,利爪如飞,将头顶的岩石泥土悄无声息地挖开、又以坚硬的鳞片悄无声息地堆在身后。

    不过半个小时,在日向由美的指路下,阿太已经把洞挖到了大蛇丸卧室下方两米多,再往上就是岩石了。

    日向由美示意它停下,又在它鳞片上写,“实验室在十点钟方向,所有有文字的东西都拿走。”然后给它脖子上挂了个巨大的布兜。

    等阿太向着实验室的方向离开,土中潜航之术和土龙隐身之术在泥土中无比好用,但对付岩石就有点力不从心了,日向由美仰头看着大蛇丸一步一步走向自己头顶正上方,心中默数“一、二、三!”,猛地一拳击出。

    从地下迸起的碎石没给大蛇丸造成什么威胁,在碎石的掩护中袭来的苦无也被他或挡或躲。日向由美的攻势一波连着一波,完全不给大蛇丸结印的机会,他只抵挡了几下就被捶得多处骨折。

    直到大蛇丸的脖子猛然间伸长缠住了日向由美的手。

    “日向由美……”大蛇丸玩味地说,“好不容易逃离了木叶的你又是奉何人之命而来呢?”

    他那脖子的触感可以说是相当恶心了。

    日向由美一脚飞出逼得大蛇丸不得不把脖子缩回去,同时凭借着刚才拳脚相交时打在他肩膀上的飞雷神印记,瞬间移动到他身后以附加了风属性查克拉的手刀捅了他。

    “当然是你的老东家‘晓’啊。”日向由美说。

    大蛇丸猛地睁大了眼,“飞雷神?真是让人意外啊……”

    然后头一歪,咽气儿了。

    日向由美轻轻地吁了口气,怎么说呢,大蛇丸不愧是影级强者,在她的偷袭之下一身精妙忍术完全没机会用出来,幻术又被她的白眼所克制,这也罢了,毕竟对她来说,凭借超高速的近身体术攻击不给对手任何结印机会也算是老本行了。

    不过他用以应敌的体术应该是他一身本事中最微不足道的那部分,但在力量速度全部被压制的情况下,依然能凭借超快的反应和几十年的战斗经验与她交手数十招。

    要不是这出人意料的飞雷神,再拖下去就算她能打败他,恐怕也没办法杀了他。

    至于现在嘛,她在手刀上附着的风属性查克拉几乎撕裂了他半个身体。

    日向由美蹲下想摘大蛇丸手上的空之戒,忽然愣了一下,她掀开大蛇丸破碎的上衣,倒抽了一口冷气,不由得对地上这个人肃然起敬——这分明是个女人的身体。

    还以为他、不,她……不,还是他吧,长相变了是为了躲避追杀而使用的隐藏相貌的忍术,原来根本就是换了个身体。

    这恐怕就是他一直研究的不尸转生之术了,原来这么快已经投入实践了。

    这种直线奔着长生的目的而去,对于多余的自尊、道德统统不屑一顾的精神,真是令人叹服。

    日向由美收回了她一开始投出的数十枚飞雷神苦无,一路奔着实验室而去,路上遇到关押试验品的牢笼就顺手打开,有趣的是几个大蛇丸部下似乎也身兼实验品的职责——或者本身就是实验品晋升的?——他们试图阻止她的时候奇形怪状什么招数都用出来了。

    实验品们的反应也很奇妙,有的在牢门打开后视若无睹蹲墙根发呆、有的脱困第一件事就是去和别的实验品厮杀,还有的甚至来杀她。

    日向由美急着去实验室跟阿太一起搜刮资料,没空理他们,攻击她的统统一脚踹开,不知道踹死没踹死,反正没碰到还能过来攻击第二次的,只有一个看起来不到十岁的小孩,她顺手把攻击他的人踹飞,然后塞了一把苦无。

    “加油!”日向由美微笑,正想头也不回继续朝着实验室进发,冷不防那小孩猛地向她扑来,“大蛇丸大人呢?你把大蛇丸大人怎样了?!”

    日向由美条件反射地给了他一脚,小孩把墙壁砸出一个不浅的坑,又缓缓地滑落到地上,一边吐血一边向她这里爬,一边爬一边从手腕里伸出长长的骨头来。

    “啧。”日向由美退后了一步,“辉夜一族。”

    虽然这一族在传说中一向都是偏执疯狂的狠角色,不过看到一个这么小的孩子也这样,即使在三战中见惯了童子兵,日向由美也永远不能适应忍者们连儿童也当做兵器、当做对手的习惯。

    但她也做不到任何事、帮不了任何人,在过去十年的忍者生涯中她已经多次向自己证明了这件事,她唯一能做的,只有管好自己、静静走开。

    等背了几十斤卷轴的日向由美离开后,卧室中的大蛇丸尸体嘴里缓缓地爬出了一个湿乎乎的、崭新的大蛇丸。

    “日向由美,白眼、飞雷神……”他发出蛇吐信般“嘶嘶”的声音,“太可惜了,有笼中鸟在,她的身体不能作为容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