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书网 > 恐怖灵异 > 分金术 > 第44章 张洛的造化
    郑风韵想不清楚,为什么张洛受了这么重的伤,爷爷不让我把他送到医院,反而送到破庙里。

    想归想,但是郑风韵还是按照郑老爷子的话,拿了张洛带出来的两个盒子,驾车把张洛送到了西城的破庙里。

    临走时,郑风韵怕张洛身上的血,脏了自己的车,所以用洗车的水管把张洛浑身冲了一遍。

    车内,张洛昏迷了过去,躺在了后座上。

    郑老爷子所说的西城破庙,曾经是京城一处有名的庙宇,里面供奉着地藏王菩萨,但是有一年,京城发生了一起窃偷案,地藏王菩萨的金身被偷走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这西城不断的有人莫名死亡,闹得人心惶惶,后来来了一个方士叫祁隆业,他主持重铸金身,但是却把地藏王菩萨庙移到郊外,从那以后,这就变成了一处破庙。

    西城,郑风韵一脚踩下了刹车,车子停在破庙的门口,昏迷不醒的张洛意识有一点醒了过来。

    郑风韵扶着张洛下了车。

    张洛忍着体内的巨痛,道:“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郑风韵撇撇嘴,我要是知道就好了。

    “别多事,进去就知道了”。

    郑风韵刚走进庙院,大门突然关了起来,七八个黑衣人从四面八方走了过来。

    看来他们早就预谋好了这一切,就等着张洛入套。

    “你们想干什么?我是郑家的,你们要去敢动我,在京城,我爷爷是不会放过你们的”郑风韵害怕了起来,她从小生活在蜜罐里,哪里见过这阵仗。

    为首的一个黑衣人道:“郑家人?算了,我们可以放了你,但是这小子必须留下”。

    郑风韵把张洛的手紧紧的挽住,瑟瑟发抖的说道:“不,不行,你们不能带走他”。

    为首黑衣人一听,大笑了几声:“如果我们硬要带走他呢?你又能如何”。

    说罢,他一掌打了过来,只要能完成任务,管你是谁,之前看在你是郑家人的面子让,饶你不死,可是你偏不知好歹。

    见黑衣人冲了过来,郑风韵闭上了双眼,她的脚已经不听使唤了。

    噗!

    郑风韵并没有感受到疼痛,但是听到了噗的一声,她急忙睁开了眼睛,发现张洛挡在了自己面前。

    黑衣人轻视的看了张洛一眼,道:“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还玩什么英雄救美,不知死活”。

    张洛猛吐了几口血,颤颤巍巍的说道:“几个小喽啰,也配让你张大爷低头?”

    说完,张洛的身体朝后倒去,郑风韵抱住了他。

    “老板有令,活捉张洛,动手!”

    黑衣人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围了过来。

    突然,一根棍子从破庙里飞了出来,直接打翻了两个人。

    寒刃和孙瞎子走了出来,孙瞎子还在不紧不慢的喝着自己的米酒。

    寒刃把孙瞎子看着。

    “看师父干什么,在不出手,你的好兄弟就要挂了”。

    “是!”

    黑衣人把矛头转到了寒刃身上,骂道:“哪里来的野小子,敢坏大爷我的大事,我看你是活腻了”。

    寒刃朝他竖起了小拇指,一语未发,直接冲了过去。

    寒刃出手太快,黑衣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拳打翻在了地上。

    其余的黑衣人,见老大被打翻了,全部一拥而上。

    有时候,人多并不能代表什么,就比如现在寒刃可以稳妥妥的吊打你们所有人。

    七个人打寒刃一人,却都被寒刃一一打出了内伤,这家伙究竟是有多变态。

    为首的黑衣人,捂着胸口,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下回咱们走着瞧”。

    说完,八人灰溜溜的跑出了破庙,他们预谋了这么久的阴谋,居然就这么泡汤了。

    寒刃从郑风韵的手里接过了张洛,看了郑风韵一眼,道:“嫂子,跟着进来吧”。

    郑风韵听这人叫自己嫂子,突然不知道怎么反驳了,只有跟着进去再说吧,反正以后有时间再解释。

    “师父你看?”寒刃看着脸色通红的张洛,心里满是担忧。

    孙瞎子为张洛把了脉,突然笑了起来:“造化,造化啊,这小子到底是踩了什么狗屎”。

    郑风韵和寒刃两人看着要死不活的张洛,孙瞎子居然还在开怀大笑。

    “师父,张洛有没有性命危险?”寒刃目前想知道的就是这个。

    “他能有个屁事,好着呢,想必郑越戎让他来这里,就是为了用地藏王的气息压制他的邪念”孙瞎子道。

    郑风韵听得云里雾里,哪跟哪啊,自己怎么一点都听不懂。

    “邪念?你是说他身上的谛听?”寒刃之前见过张洛入魔,那时候的谛听变得血红色,张洛更是毫无人性。

    孙瞎子想不到程家的手都伸到自己这里来了,看来自己不弄点动静,他们是不知道我孙瞎子姓什么了。

    一般来说,喝了七彩尸蟒的蛇血,活不过八个小时,但是巧的是,张洛有鬼面幽兰这种可以解剧毒的奇草,蛇血和鬼面幽兰相遇,将会从根本44改变张洛的体质,至于达到什么程度,孙瞎子暂时也不敢下定论。

    “把鬼面幽兰配合五毒熬成汤药,天黑之前必须把药送来,要不然可就麻烦了”孙瞎子叮嘱寒刃道。

    寒刃点了点头,从郑风韵那里拿了装鬼面幽兰的盒子,便离开了破庙。

    “老先生,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反正现在张洛没了性命之忧,郑风韵也没有必须继续待在这里,只不过想要离开,还得得到孙瞎子的同意。

    “把里手里的那个银盒子交给我,你就可以回去了”孙瞎子道。

    郑风韵想了想,反正这个盒子对于自己又没有什么用,拿去就拿去呗。

    “给”。

    孙瞎子接了盒子,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郑风韵走后,孙瞎子坐在原地打量着这个银盒子,锁法是天方无易锁,反正自己是无法打开了,只有等这小子醒了以后,再说吧。

    傍晚,寒刃终于端着药汤回到了破庙。

    给张洛喝下后,他的气色渐渐恢复了过来,胸口的纹身慢慢的消失了。

    寒刃松了一口气,这家伙总算是没事了。

    第二天,孙瞎子留下了一封信,便和寒刃离开了京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