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是反派,我选择开摆 > 第一百零七章 新收的跟班

第一百零七章 新收的跟班

第一百零七章 新收的跟班 (第1/2页)

看着邪幽将不断远去的背影。
  
  陈长应很疑惑,对方为何和当初的人形邪物一样,对于自己等人视而不见。
  
  另外,系统提示半天,总不可能就为了引导自己创造出一个新的邪物。
  
  然后就不管不顾吧。
  
  心念至此,他迈开步子跟上前。
  
  三条任务选项,也随即跳了出来。
  
  【选项一:拦住面前邪幽将的去路,直接将其收服。完成奖励:天玄珠-玄级上品法宝】
  
  【选项二:放任其离去,转头去往其他方向。完成奖励:荒铁-玄级下品炼器材料】
  
  【选项三:跟随在后面,默默观察一段时间。完成奖励:随机属性点+1】
  
  根据上述系统信息。
  
  看来,还真的要跟着这家伙,才能更近一步摸清楚,这其中到底有什么意义。
  
  脚步未停,陈长应的脑海里则是不断回溯,从进入巨石宫殿之前,再到眼下这一刻所发生的事情。
  
  当时在宫殿外,深黑色邪物会将那些灰色邪物吞噬。
  
  并且激发起一连串的养蛊反应。
  
  如今在宫殿内,两者却可以和平共处。
  
  难道是因为,这处宫殿的问题?
  
  不对
  
  当初沿途中,自己同样有看到过灰色虚雾与深黑色虚雾并行。
  
  所以这大概率与地点无关。
  
  那么除了地点之外,还能有什么样的因素,影响这群没有神志的家伙,突然间互相吞噬。
  
  难道是某个固定的时间点?
  
  另外,从刚才的情况来看,只要将众多邪物融合在一起,同样会塑造晋升出一只实力更强的邪物。
  
  所以养蛊的特性,并没有受到约束限制。
  
  还有就是,邪物主动攻击人,这点并不奇怪。
  
  可为何越是高等级的邪物,越会将其视而不见。
  
  以及那个实力极为恐怖可怕的家伙,他最后出场。
  
  仅仅解决了养蛊之后的优胜者,便径直离去。
  
  这一切的一切,都显得有些新奇。
  
  随着脑海中的思绪不断发散,陈长应和身后的两女,已经跟随前方的邪幽将,走过两条石壁通道。
  
  面前的景象,终于是豁然开朗,矗立着一片石雕建筑群。
  
  目之所及之处,百米之外则还有另一个凝实的邪物。
  
  应该是常驻在此地的邪幽将。
  
  对方同样将自己这些生人无视掉,仅仅与新冒出来的同类互相对视一眼。
  
  最终,什么也没有发生。
  
  自己紧紧跟随一路的这只邪物,并未靠近那边,又重新寻路进入石壁通道,继续进行着游荡。
  
  十五分钟之后。
  
  似曾相识的走出石壁通道,来到一片开阔地。
  
  这里同样有一只邪幽将驻守在此。
  
  两者之间,依然并未产生任何交集。
  
  陈长应跟着这家伙,再度返回石壁通道当中。
  
  在此之后的两个时辰,诸如此类的情况无数次上演。
  
  期间大概走过了数十片区域。
  
  却始终找不到相关归宿地。
  
  再一次误入一片有主之地后,这个邪幽将的脚步顿住了。
  
  大概有半分钟的停滞。
  
  它最终转过头,看向陈长应。
  
  事情发展到这里,陈长应不禁有了几分明悟。
  
  这个宫殿,本身驻守着不少元婴期之上的邪幽将。
  
  这些邪幽将,不像那些低级邪物,凭借原始本能攻击生人。
  
  反而每一位都拥有着一片,自己的归属地。
  
  并且不多不少,数量上刚好可以将对应的开阔区域占满。
  
  至于陈长应无意间创造的元婴期邪物,也因此成为了多余的存在。
  
  那么对方现在转过头,看向自己。
  
  该不会是,临时将他当成是归属了吧。
  
  为了验证这个观点,陈长应侧了侧身子,径直朝着一处石壁通道走去。
  
  下一秒钟,那个邪幽将,确实迈开脚步,眼眶空洞的跟了上前。
  
  眼角的余光,瞥见身后的那道身影。
  
  结合之前的种种,陈长应产生了更深入的推论。
  
  从头到尾所发生的种种事情,虽然有些特别。
  
  但如果以最为简单的方式进行概括的话,极有可能是规则如此。
  
  无形的规则中,默许金丹期之下的邪物攻击生人,却限制了更为强大的邪物随意出手。
  
  同样也是这里的规则,让邪幽将不多不少,正好进驻不同的区域。
  
  并且,所有邪物的变强方式,都是通过互相吞噬完成。
  
  而这其中,似乎又有某些条件加以限制。
  
  至少当前不可以主动进行吞噬的行为。
  
  被动的融合汇聚,则不会受此影响。
  
  结合这些因素,陈长应斩落大量邪物后,创造出了这样一只“变数”。
  
  它并非金丹期之下的邪物,不会攻击生人。
  
  但又由于,目前没有归属地可去,转而选择了跟随自己。
  
  在理清楚这些思路之后,时间也差不多到了晌午时分。
  
  之前的长时间战斗,外加上走了一路。
  
  现在,也是时候停下来歇息片刻。
  
  当然了,陈长应并没有忘记此处宫殿的空气中,充斥着大量的邪气。
  
  他专门选择了一处还算敞亮的石壁旁。
  
  如果以封环剑庇护,坐下三个人倒没什么问题。
  
  就是距离挨得稍微近了点,而且自己还必须在正中间。
  
  也不知妖女那边.
  
  思索之际,陈长应看了眼一旁仿佛侍卫般的邪幽将。
  
  突然间他发现,对方似乎正在缓缓吸收巨石宫殿内的邪气。
  
  如果距离它近一些,同样能够避免负面影响。
  
  于是,陈长应主动开口道:“左姑娘,那边的家伙似乎没什么危害,靠近它即可免受邪气侵扰。”
  
  “又或者,你也可以坐到我这边来。”
  
  听到耳边的这番说明,左小妍看了看距离男人左手边,极近的位置。
  
  自然是觉得选择前者比较好。
  
  她其实还挺好奇,这样一个元婴期邪物,怎么突然间就转头跟着某人。
  
  主动朝着体型凝实的黑影,跨出一大步,她随即开口道:“那我在这里就行啦。”
  
  看着妖女兴致十足的模样,陈长应拉上姜师妹在旁边坐下,不再关注那边的情况。
  
  而是回过头小声道:“这里的邪气很诡异。”
  
  “为了以防万一,我可以用封环剑的剑意,替你淬伐下身子。这样即便我们意外走散,你也能守住灵台清醒。”
  
  上述言语,也只有对着姜师妹,才能说出口。
  
  毕竟以剑意梳理身子,已经属于比较亲密的举动。
  
  对待妖女时,肯定是不能这样做的。
  
  眼下正巧有时间,他顺便为姜师妹多上一层保障。
  
  听到这话,姜红璃轻轻地点了点头。
  
  她从纳戒中取出几枚,拥有丹纹的聚灵丹说道:“师兄先前应该也耗费了不少灵力,这个地方又很难吸纳灵气。”
  
  “这是前辈的纳戒里,可以快速恢复的丹药。”
  
  没有辜负此番好意,陈长应将聚灵丹收好。
  
  然后,开始以封环剑为媒介,替姜师妹进行身体上的淬伐。
  
  随着剑意一点点渡入对方的身体。
  
  姜红璃娥眉微蹙,薄唇紧闭,明显正经受着痛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深空彼岸 我的治愈系游戏 灵境行者 万道龙皇 魏晋干饭人 斗破苍穹 赤心巡天 相亲当天,豪门继承人拉着我领证 万古神帝 择日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