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诸天:从玄黄大世界开始无敌 > 第七百零八章 我与众生,皆长恨绵绵

第七百零八章 我与众生,皆长恨绵绵

第七百零八章 我与众生,皆长恨绵绵 (第1/2页)

妖皇陵墓之中,因为一群大圣对方羽动了杀念,便有方羽炼制的神器,不空镯出手,斩杀诸多大圣。
  
  神组织的主神死了,不知何处的石头生灵死,来自地府的老古董死,还有些不怎么知名的大圣,都在一招之间被斩杀。
  
  以如今不空镯的神威,斩杀这些大圣,也就是一招。
  
  空也不空,唯我不空。
  
  这一枚不空镯,一下子斩杀了诸多的大圣,汲取了各种法宝之后,威能继续提升。
  
  方羽炼制的这一尊法宝,它自己也可以修行,越修行越强大,成住坏空之下,一切的能量和法则都可以为它所用。
  
  在吞噬了大圣和他们的圣兵之后,这枚镯子只是立在虚空之中,就让剩下唯一活着的两位大圣,牛魔王和百劫道人心神颤抖。
  
  牛魔王,是牛族的大圣,活了无数岁月,闭关一次就是数百年过去,这一族号称大力牛魔,又有几百年前一个名叫老子的存在炼制金刚镯,谁都不敢招惹。
  
  然而现在,牛魔王居然被打爆了一次,甚至他们一族的至宝金刚镯,都被那一枚镯子收了去,所幸他还得到了一条性命。
  
  “那枚镯子,好恐怖的威能,老牛我居然还能够活下来,不是因为那枚镯子杀不死老牛,而是因为那枚镯子似乎与金刚镯有些缘分啊。”
  
  牛魔王元气大伤,心中震惊,想起了几百年前有一个自称老子的人到来他们部落,带走了一头青牛,作为回报炼制了一枚镯子。
  
  而如今,竟然是金刚镯换取了他的一命。
  
  “他的修为,难道是一尊帝?”
  
  牛魔王的心中升腾起无限的后悔,未见此人的实力贸然出手,而导致了这一场大祸,这实在是不应该。
  
  不过谁能够想到这一个看上去年纪轻轻的人居然是准帝或者帝呢,他们当时只看到这一位要将妖皇留下的帝兵夺取走。
  
  一时不慎,损失了太多,好在保住了性命。
  
  “石头人死了,地府的也死了,神组织的都死了,老牛还是赚了。”
  
  这尊大力牛魔大圣想着想着,心中居然升腾起了这样的想法。
  
  却在此时,他的心神一凛,因为那个年轻人看了他一眼。
  
  “我与老子有缘,所以今日不杀你。”
  
  方羽的目光看向了那头牛魔王,声音响起。
  
  “多谢前辈,多谢前辈。”
  
  牛魔王不敢多想,急忙开口。
  
  方羽却不再看这头大圣,他的目光看向妖皇陵墓更深处,在这里有许多的药王,价值很高,而除却这些之外,还有一滩血迹,生命气机磅礴,乃是妖皇之血。
  
  妖皇之血守护着一枚玉匣,不过一尺长,晶莹剔透,数十上百万年都不褪色,有神辉流淌。
  
  这一枚玉匣之中却不是什么宝物,而是一株枯萎的花,没有一点光泽,早就枯萎,若不是妖皇施法,它早就化作了尘埃。
  
  这里有一幅又一幅画面浮现,那是昔日的场景。
  
  “真的要走了吗。”
  
  一座小湖,一个柔弱的少女脸上写满了不舍,希冀的目光望着一个白衣胜雪的男子,渴望他留下。
  
  “我要变强,天下无敌。”
  
  白衣年轻人英姿勃发,充满了自信,他的眸子之中闪烁着足以让日月失色的光彩。
  
  他要走上星空古路,踏上无敌的征程,成为天地间的唯一,打败所有年轻的至尊,走到证道终点,成为年轻的帝。
  
  “你还会回来吗,还会来见我吗?可以不要走么?”
  
  少女的眼中却黯然,和自信的男子不一样,她的目中含着泪光,在后边喊道,充满了不舍。
  
  “我当然会回来,等我成帝,我要让全世界的光彩都笼罩在你的身上,那个时候伱就是我的帝后,唯一的后。”
  
  白衣男子在天穹上回头大笑,风采自信,让天上的日月都暗淡了。
  
  说罢,他又冲回大地上,在一座山崖上采摘了一束野花交给了少女,而后头也不回的冲向域外,踏上了天路。
  
  “我等你,你要回来。”
  
  少女在大地上呼喊,用力挥手。
  
  一代妖皇雪月清,就此走上星空古路,一路而来,他征战了一处又一处古老的星域,斩杀敌手,力压群雄,征战无数岁月,有血有痛,而到达最后,他难逢敌手,光芒洒遍星路,最后更是征战最为强大的一些古星。
  
  他光芒万丈,自然举世皆敌,遭遇了最为可怕的追杀,各大古星域全都围剿,势必要将他斩杀。
  
  此时此刻,他已经无法回见故人,没法回头,一路血拼,斩杀敌手,要杀出一个朗朗的乾坤。
  
  最终他碾压同一辈人而证道成帝了,举世共尊,光辉万丈,震动古今,九天十地再一人可与他争锋。
  
  不过那时等待他的少女早就陨落了,在五百年前就已经陨落,埋骨在他们分别之地,而当年那个少女的好友,也都成了老妇,垂垂老矣。
  
  那位少女的好友告诉一代妖皇雪月清,少女的修行出了问题,化道而终,连躯体都没有留下来,临走之际在化作光雨之时,曾经带着泪水,呼唤他的名字。
  
  一代妖皇仰天长啸,连日月星辰都能破灭,诸天星域战战兢兢,但是却没有办法让死去的人复活,他后悔终生,却没有任何办法。
  
  恨不能早来五百年。
  
  人生之恨,若是能够早来五百年,以他的实力,一定足以保护住他爱的女子,爱他的女子。
  
  但是人生没有后悔,他走上星空之路,无法回头,再到来之时,一切都无法改变。
  
  心爱的人已经死了五百年。纵然他举世无敌,又能如何,无法令死去的人复活。
  
  “这的确是人生的一种遗憾,走上前路,厮杀无敌,但是回过头来,佳人早就死去,这是一种大遗憾,纵然是古之大帝,也有遗憾。问天地之间,何人无憾,何人无恨。”
  
  方羽的目光看着这一幕,若有所思,在他的身躯之中,诸多的道法神通在流转,数种大道神通在相互交融,似乎要衍生出一种新的大仙术。
  
  亘古一瞬,长恨绵绵。
  
  三千大道,大光芒术,三千大道,大潮汐术,大奔涌术,大七情术,大灵魂术,以及大秩序术,大统治术,大律令术,大世界术等等大道神通要衍生出一种新的大仙术来。
  
  这一种大仙术就叫做亘古一瞬,长恨绵绵大仙术。
  
  此招一经历施展,万古的岁月都在一瞬间,瞬息之间过去无所岁月,修士的一切都在亘古一瞬的时间流逝变化之下失去,无论是他的寿元还是他的法则。
  
  而修士在这样的大仙术之下,更是有一种长恨之意,天地宇宙之间,纵然是登临人道之巅的大帝都有恨,又有谁没有遗憾。
  
  举世茫茫,谁人无恨?谁人无憾?
  
  长恨绵绵,此情只待可追忆。
  
  这便是方羽见到一代妖皇雪月清,看到妖皇的过去故事之后领悟的新玄妙。
  
  在过去的日子里,他创造出了成住坏空,空也不空大仙术,这一种大仙术乃是根据阴阳五行灾难之力旋转不休,衍生世界,又显现出世界毁灭,创造出的大仙术,此种大仙术的创立主要是基于天地之间的宇宙生灭。
  
  成住坏空,空也不空。
  
  而在今日,方羽领悟出的亘古一瞬,长恨绵绵大仙术,乃是基于天地宇宙之间的人,修士,众生,虽然行走在了天地巅峰,但是依旧有大遗憾,大恨,岁月匆匆,亘古一瞬,万古千秋都在一刹那,世间没有什么人能够等待一尊大帝的归来,她并非是大帝,活不了太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深空彼岸 我的治愈系游戏 灵境行者 万道龙皇 魏晋干饭人 斗破苍穹 赤心巡天 相亲当天,豪门继承人拉着我领证 万古神帝 择日飞升